遠處得虛空之中,一道赤色的流光,瞬間朝著他二人,與靜心打坐修養的九頭赤鳥獸所在得位置,飛一般的疾馳而來!

這道赤色的光焰,給柳筱筱一種極為熟悉之感,電光火石之間,柳筱筱還未來得及做出那麼絲毫的反應,一道龐大幾乎遮天蔽日的赤色身形,瞬間襲殺而來!

柳筱筱方才抬眸,卻見變大之後的茶杯,在虛空之中,不知何時,已經張大了血盆大口,在柳筱筱還未來得及做出絲毫反應的前一秒,直接將閉目修養的九頭赤鳥獸,整個吞進了肚子里!

茶杯吞下了赤鳥獸之後,這才收縮身形,瞬間又變得又有巴掌大小,歡快的朝著柳筱筱跳躍而來!它那張巴掌般大小的臉龐之上,簡直滿足極了!

「姐姐小心!」弘文不明就裡,卻在第一時間,不管不顧的擋在了柳筱筱身前!

「無妨,這是我的魔寵!」柳筱筱饒過弘文,一臉震怒的盯著弘文腳下那較小的身軀,眸光似刀,幾乎就要用眼神殺死這個小傢伙!

茶杯不明就裡的眨巴著自己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副你想幹嘛的樣子!

柳筱筱卻是震怒不減,一字一句的道:「吐出來!」

與柳筱筱相識,也算是有很長很長的年月了,茶杯卻從未見過柳筱筱如此刻這般咄咄逼人,此刻這般震怒,在茶杯簡單的思維里,只當是柳筱筱留著那赤鳥還有大用,所以才發火!

這貨委屈巴巴的瞬間再度變得遮天蔽日起來,再次張開血盆大口,將吃進肚子里的九頭赤鳥獸,又給吐了出來!

這一吞一吐之間,不過電光火石,但茶杯卻是貨真價實的上古精靈,它的胃液,原本便是這世界最為強大的腐蝕姓毒藥!

原本與獨角犀牛獸戰鬥之後,便虛弱無比的赤鳥獸,再被茶杯的胃液折磨一番之後,原本龐大的身形,驟然縮小,簡直就像是一隻被烤糊了的九頭烏雞!

赤鳥獸渾身的羽毛被茶杯的胃液腐蝕了不少,即便是肌膚也遭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腐爛!如此看起來,怎一個慘字了得!

柳筱筱摘下紫心羅蘭,扔進儲物空間,又將那獨角犀牛獸與姣蛇獸的身軀全部放入儲物空間,這才抱起赤鳥獸,帶著弘文與茶杯,再次進入了方才那個山洞中,素手設下銘文陣法保護!

這邊,柳筱筱從儲物空間中,找出了各種各樣適宜赤鳥獸的丹藥靈草,小心翼翼的為其療傷!

另一邊,重新又變得只有巴掌大小的茶杯,舒舒服服的趴在弘文的懷中,纏著弘文講方才發生的故事!

弘文現下,已經確定了茶杯的無害,甚至在直到了它是柳筱筱的魔寵之後,整個人都變得溫柔如水起來,任憑茶杯不管不顧的趴在他的懷中,對於茶杯的要求,更是有求必應般得存在!

弘文抱著茶杯,舒舒服服的躺在華貴的貴妃以上,繪聲繪色得將起了先前發生的事情!

也就是直到這個時候,茶杯這才覺得自己挨罵挨得並不委屈,心裡,甚至也開始祈禱,祈禱那頭死鳥,千萬不要死!

在柳筱筱的親自照顧治療下,赤鳥開始有了一點點的生命跡象,相信不出數日,便能痊癒!

在柳筱筱的心裡,對赤鳥獸,多少還是有些愧疚的,所以,她打定了主意,即便赤鳥活過來之後要殺她泄憤,她也要先救活了赤鳥獸再說,再者,以赤鳥獸現在的狀態,即便是醒來了,也未必能是柳筱筱的對手!

所以,柳筱筱便利用這幾日的時光,藉助紫心羅蘭,在神秘大姐姐葉九天的指引下,開始修鍊轉說中,能夠兩倍,甚至數倍加強靈力的紫心靈丹!

以葉九天的推測來看,藉助這天河遺迹之中遍地都是的仙材靈草,再加上方才那獨角犀牛獸的骨血與那萬年份的紫心羅蘭,定能煉製出,傳說中,失傳依舊的太古丹藥,紫心靈丹!

時間飛快的流逝,柳筱筱終日除卻煉丹,便是照顧赤鳥,還要按時按點給弘文茶杯做飯,簡直忙得不可開交!

這段時間以來,弘文與茶杯在得到了柳筱筱的允許之後,在方圓百米之內的小型區域內,與一些小型的,戰鬥力稍弱些的妖獸戰鬥,獲取經驗的同時,提高自身的修為!

對於弘文,柳筱筱有一種發自內心的,對待親人的感覺,所以,她是斷然不會將弘文置於險境的,有了茶杯的陪伴,柳筱筱才能勉強放心!

這七日不長不短的時間以來,弘文與茶杯帶回了不少的妖獸屍體,除卻每日的吃食外,柳筱筱的廣闊私人空間,各種儲物戒指,弘文隨身攜帶的儲物戒指,幾乎被各種各樣的妖獸屍體,以及那些高階的丹藥靈草,堆得滿滿當當的!

幸而柳筱筱除卻是一位武者、一位丹藥師之外,還是一位高階的鑄造師,忙裡偷閒的,又鑄造了不少的儲物戒指!

要說這個弘文,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茶杯給帶壞了。原本那樣一個規規矩矩的冥君大人,總是一副惹人憐小大人的模樣。 現下的弘文,卻總是一副奸商的嘴臉,對於那些個妖獸屍體,仙材靈草,簡直紅了眼似的,對於儲物戒指的需求,更是愈發的強烈起來!

對此,柳筱筱也只是搖頭淺笑,寵溺的不去計較!

七日後的旁晚,兩人一狗吃過美味佳肴之後,柳筱筱煉就的紫心靈丹,也終於到了最後的關鍵時刻!

只見,柳筱筱素手之間那頂華麗卻又不至奢華的青色丹爐不停滴溜溜的轉動著,在虛空之中,拉動出大片大片的光幕。

空氣,似乎都在這一瞬間,變得緊張起來……

在一個微妙的令人睜不開眼的瞬間,五道暗紫色的足有指甲蓋大笑的光華,從那頂青色丹爐之中,奔逃似的急速而出!

卻在柳筱筱電光火石間的神仙手段之下,頃刻間全都落入了柳筱筱的手心,柳筱筱從儲物空間中,取出一支玉色的瓶子,行雲流水般的將紫心靈丹放入其中。

「好手段,我原本以為,你此番煉丹,頂多能夠成丹三枚,便算是奇迹了,沒有想到,竟然成丹五枚,簡直逆天了!」

腦海中,響起神秘大姐姐葉九天情不自禁的讚歎之聲,柳筱筱報之淺淺一笑,思緒卻已經高速的轉動了起來!

此番能夠順利煉丹,順利得到紫心羅蘭,弘文自然也算是出了一份力的,這五枚中,有他一枚,茶杯這個貪吃鬼,不給一枚,只怕也不能善罷甘休,伏冥雖然不在身邊,但他的一枚卻時不能少,自己苦心煉丹,自然也要犒勞犒勞自己!

這麼算起來,五枚實在是少了些!一想到這裡,柳筱筱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柳筱筱的這點小心思,自然都沒能逃脫葉九天的法眼!

「你這丫頭,也過於貪心了些,五枚紫心靈丹,這天地之間,恐怕也只有你這闊氣了,竟然尤嫌不足,姐姐我還真是不知該說些什麼才好,當真是人心不足蛇!」

面對葉九天的調侃,柳筱筱卻只是淺淺一笑道:「夢想還是要有的嘛,萬一實現了呢,對!不過嘛,算起來,我應該還剩了一枚,罷了罷了,本想自己留著,可那隻鳥,似乎也做了不少貢獻,現下還昏迷不醒,這枚,便給它了,此番一來,它也算求仁得仁,萬望它醒來之後,不要與茶杯計較才好!」

分配結束之後,弘文茶杯柳筱筱各自服下一枚!

這紫心靈丹對體質屬姓,並無絲毫要求,兩人一狗服下之後,盤膝打坐一夜,便能夠徹底將其煉化!

第二日一早,柳筱筱便瞠目結舌的看到,茶杯與弘文的靈力在提升了整整三倍之後,大搖大擺的繼續出去打怪了!

在此之前,雖然有著茶杯的陪伴,在這天河遺迹之中,向來中規中矩的弘文,做事也還算謹慎,眼下修為提升,倒是變得愈發的張狂起來!

柳筱筱的修為,雖然沒能得到太過逆天的增進,卻也在一夜之間,突破了一個大境界,甚至有餘,眼下,這三界之中,怕是難有敵手了。

煉化了紫心靈丹之後,柳筱筱繼續為九赤頭鳥獸療傷,並且將紫心靈丹替它服下,這紫心靈丹固然是提升修為的上等靈丹,但同樣也是療傷的上等靈丹,柳筱筱現下只盼望,九頭赤鳥能夠早日醒來,她也好了卻心頭之事,放心大膽的去找伏冥!

這七日的時間以來,原本說好一日聯繫一次的伏冥,卻徹底的失聯了,柳筱筱猜測,以伏冥的修為,應該不會有事,眼下,定然是遇到了什麼無法脫身之事,才會與她失去了聯繫,所以,她必須要早日離開這裡,找到伏冥!

自從千絕峰頂醒來之後,她便忘記了太多太多的過往,但對於伏冥,她卻有著說不出來的情愫,在伏冥的身邊,她總覺得特別的安心,一刻見不到伏冥,心裡便總是空落落的,心裡眼裡,滿滿都是這個男人,只希望他能夠一切安好順遂,而她,能夠時常陪伴左右,此生,便算是無憾了!

替九頭赤鳥服下丹藥,並再次施展法術治癒傷勢之後,柳筱筱再次盤膝打坐,開始溫潤新的的修為境界!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九頭赤鳥的真身,再次發生的質的轉變!

只見,它那原本被燒光了毛的身形,被一道道紫色的靈力徹底覆蓋其中,不停的洗滌著全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膚,每一滴血液,紫色的靈力,更像是一道道濃郁的紫色波紋,將完全包裹其中!

而九頭赤鳥獸的身體筋脈,也在一刻不停的轉變著!

這個過程極為緩慢,時間如同陷入了沼澤!

事實上,自從七日前,柳筱筱替九頭赤鳥獸輸入靈力治療傷勢之後,赤鳥獸雖然表面處於昏迷之中,但神智卻是清醒的!

一日一日,它就那樣看著柳筱筱,小心翼翼的為它療傷,為他擦拭身上的傷痕,為他喝水換藥,簡直到了無微不至的地步!

九頭赤鳥獸,原本便是生存在這天河遺迹中,不知多少年的遠古妖獸,這天河遺迹中,幻化人形的術法早已失傳,它們這些身為遠古妖獸的,也從來不在乎幻化人形,人類狡詐,倒不如以本身的形態,縱橫世間,來得肆意洒脫!

然而,這七日的時間,卻讓他感受到除了修鍊之外的另一種樂趣,那種感覺,是前所未有的,是一種能夠讓他的心跳,變得不安起來的情愫,能夠讓他心甘情願的放棄現下這肆意洒脫的生活,他也是第一次,有了一種想要幻化人形的衝動!

就在方才,就在柳筱筱親自為它喂下了紫心靈丹的那一秒,它的身體,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洗滌,它知道,這是它的機緣,這是它唯一一次幻化成人形的機緣,為了柳筱筱,他願意把握住這次機緣!

所以,他放棄了全部的抵抗,刻意的逢迎,終於在兩個時辰之後,徹底幻化身形!

柳筱筱也在兩個時辰之後,結束的修鍊! 這七日以來,柳筱筱已經形成了天然的生物鐘,上午兩個時辰時間的修鍊之後,她便要開始準備做飯,等待著弘文與茶杯的歸來。

只是這一次,在她將將準備動手的前一秒,卻看到了一副,她怎樣也理解不了的畫面!

原本躺在貴妃椅上,奄奄一息的九頭赤鳥受,此刻已經不知所終,眼前,反倒是一位身著赤色長衫,披頭散髮的少年!

這少年生得極美,簡直比一個女子還要美,一席紅衣,更是將他的美,襯托到了一個幾乎不真實的地步,簡直就是傳說中的狐狸精,不對不對,狐狸精不是用來形容男子的,應該是,應該是男狐狸精才對!

更為難得的是,這少年那一雙分明妖艷到了極致的眸子,卻是格外的清澈空靈,不染塵埃,總是給人一種極為乾淨的錯覺!

柳筱筱痴痴的看了一會,咽了咽了口水,這才有些尷尬的笑笑道:「敢問閣下……是……」

「怎麼,你的狗吃了我,你又救了我,現在就要裝作不認識我了?」

紅衣少年絕世一笑,簡直魅惑眾生!

話音落下,柳筱筱這才醒過神來,原來這位絕世少年,就是那頭被她算計的九頭赤鳥!

回過神來之後的柳筱筱,臉上的笑意,愈發的濃郁了些,嘻嘻笑道:「誤會誤會,這都是誤會,那條狗,只是……只是……只是餓極了,等它回來,我一定讓它向你誠摯的道歉,道歉!」

面對這樣一位絕世的少年,柳筱筱雖然沒有那種碰碰的心跳加速的感覺,但想想先前對這位少年的算計,再想想茶杯的無禮舉動,柳筱筱心裡,多少還是有些尷尬自責的,故而,說起話來,也就謙卑了許多!

「罷了,左右我也無礙,也不願同一條狗,過多計較,對了,還未請教姑娘芳名!」

絕世少年擺出一副極為大度,翩翩佳公子的姿態,微微拱手一笑道!

總統先生,請和平離婚 「在下柳筱筱,得罪之處,還請公子海涵!」隨著時間的流逝與兩人的之間的交談,柳筱筱也漸漸放下了戒備與不安!

這隻鳥說得對,眼下大家也無事,看起來,這隻鳥服用了紫心靈丹之後,身體也已經全都痊癒了,並且還提升了兩倍的修為,如此,也算是因禍得福了,柳筱筱也不該有過多的自責才對!

想通了一切之後,柳筱筱這才算是放下了心頭一切的戒備,說起話來,也正常了許多!

九頭赤鳥獸施施然一笑,簡直絢爛到了極致,柔聲道:「柳姑娘,在下火旭,此刻起,火旭與姑娘,便算是朋友了吧?」

放下戒備之後的柳筱筱,重新開始洗手做飯起來,聞言只是無所謂的笑笑道:「四海之內皆兄弟嘛,相逢即是有緣,咱們已經是朋友了,既然是這樣的話,鳥兄也不必客氣了,留下一起吃飯吧!」

鳥兄!

火旭聽到柳筱筱這樣的稱謂,沒差點氣得吐血,不過想想,這個柳筱筱如此坦然,倒也不失可愛,也就不去計較了!

在這天河遺迹漫長的歲月以來,他向來都是吃生肉與那些靈草靈丹的,從來不明白吃飯為何物,不過既然美人之邀請,他自然沒有推辭的理由,故而大大方方的坐了下來,等待著所謂的飯!

柳筱筱雖然是個吃貨,但卻也只是不喜歡太過麻煩的吃貨,人少還好些,她或許還會精心的做上兩道小菜,這人一多了,就不如直接煮個火鍋來的實在,想吃多少吃多少,還熱鬧!

所以,今日毫無意外的吃上了火鍋!

果不出柳筱筱所料,當弘文與茶杯滿載而歸,並且見到了火旭的那一刻,一人一狗同樣朝著柳筱筱投來了問詢的目光!

柳筱筱卻是大大方方的招呼眾人落座,又取出自己釀的酒,給眾人分上,這才介紹道:「這位便是火……火旭,大家可以叫他鳥兄,就是方才那隻九頭鳥,這位乃是冥司之主,弘文,這位就是我的魔寵,茶杯,茶杯,還不趕緊為先前之事道歉!」

茶杯聞言,卻只當做未聞,一副不理不睬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麼,它就是莫名的不喜歡這頭鳥!

倒是弘文哈哈一笑,拱手笑道:「鳥兄,恭喜幻化人身,恭喜姐姐,魔界又得一員大將!」

面對茶杯的高冷,火旭並未在意,只是哈哈一笑,回禮於弘文道:「我向來生活在這天河遺迹中,對外界之事,不感興趣,我與柳姑娘是朋友,但與你所說的魔界,卻並無瓜葛!」

這一席話,便是表明態度了!

不知為何,從火旭看柳筱筱的眼神中,年紀輕輕的弘文,竟然感受到了一些不一樣的情愫,也不知道為什麼,那抹情愫,竟然莫名的讓弘文難過!

弘文心裡清楚,像是柳筱筱這樣的存在,自然是不缺追求之人,他雖然對柳筱筱有好感,卻也只是類似於親人,就像是對姐姐的喜歡,從未有半分僭越,也從未想過,要與柳筱筱怎樣怎樣!

但是不知為何,他就是不願意看到旁的男人對這位柳姐姐獻殷勤,就像是自己的什麼寶貝,憑空被旁人盯上了似的!

這一頓飯,算是這七日以來,最為不和諧的一次了,對於柳筱筱的手藝,火旭自然是心滿意足的,他從未吃到過這樣好吃的食物,胃口大開,實在也吃了不少!

至於茶杯,卻從始至終,都是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或許是因著柳筱筱對火旭的態度以及對它的冷淡,讓這個向來脾氣就不太好的茶杯,生了氣了。

柳筱筱自然也看出了茶杯的不滿,然而,她卻不願理會,這個小傢伙的脾氣,也是該改改了。柳筱筱嬉笑著與火旭喝酒,時不時與弘文聊上幾句冥司趣事,並不理會茶杯!

隨意吃了兩口的茶杯,第一次在美食麵前克制了**,氣呼呼的回到屬於自己的貴妃椅上,假寐起來!

吃過飯之後,即便是弘文邀它一起出去歷練,這貨也是不去理會的! 「歷練就不要去了,接下來,我還有我的計劃,咱們遇上就是緣分,你又認了我這個姐姐,所以,你必須跟在我身邊,直到平安離開天河遺迹才好!」柳筱筱一邊收拾殘局,一邊說道!

「弘文自然願意留在姐姐身邊,姐姐去哪裡,我就去哪裡?」弘文溫潤一笑!

「我也是,柳姑娘不是說,相逢即是有緣嗎?既然是這樣,那我也要湊這個熱鬧,在這天河遺迹,我也呆膩了,不如跟隨柳姑娘,到外界去看看!」火旭同樣是一副生死相依的模樣!

「如此甚好!有了二位的加入,相信這接下來半年的時光,一定會是一段愉快的旅途。」柳筱筱淺淺一笑,繼而回眸對火旭道:「等到離開這裡,我一定帶你到處去玩玩,以彌補先前茶杯的冒犯,現下,還是讓我先給你綁上頭髮吧,這樣出去,多有不便!」

接下來,柳筱筱一邊為火旭綁頭髮,一邊將接下來的計劃詳細的告知眾人!

也就是到了這個時候,弘文這才知道,原來與柳筱筱一併前來的,還有另一位少年,這少年好死不死的,居然叫了一個同父王一模一樣的名字,伏冥!

這一下,徹底激起了弘文的興趣,事實上,當年在冥思書房內,父王傳功傳位之後,便在三界中消失得無影無蹤,關於父王,實在有太多太多的傳言!

其中最多的一種,還是父王已經遇難,不存於世間,即便是兩位母后,也沒有在尋找下去的意思!

然而,弘文卻至始至終都不這樣認為,他雖然只見過父王一面,但對於父王,他卻有著極高的崇拜,在他看來,父王絕對不會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死去,不會,所以,在聽到伏冥這兩個字的時候,他心裡,再次燃起了希望!

在漫長歲月的追尋中,弘文曾經聽到這樣一個傳說!

當年在冥思時,有一位絮母妃,原是凡間進貢的凡人,父王對其極好,寵愛勝過每一個妃嬪,直到他的生母,天界九公主的到來,才結束她一人獨寵的日子。

當年父王書房傳功傳位之後,似乎便是追尋那位絮母妃的足跡而去,據說,當年冥思長樂殿中,曾一度掛著那位絮母妃的花香,只是,那畫像自從絮母妃與父王失蹤之後,便也一併失蹤了!

關於這位絮母妃,兩位母后都不願提及一二,尤其是聖母皇太后,更是嗤之以鼻,弘文還曾因此事,遭受過聖母皇太后的責罰!

也正是從那以後,弘文才漸漸丟失了對這件事情的興趣,此番,過往種種,倒是全然浮上心頭,在此激起了他的興趣!

關於柳筱筱所說的計劃,也就是接下來去尋找伏冥的計劃,弘文是絕對的支持,他的心,從這一刻起,便開始變得強烈的不安起來!

而火旭,在這天河遺迹中,他已經生活了太久太久的歲月,這天河遺迹雖然佔地極廣,但卻沒有他沒有去過的地方,無論去到那裡,都不過只是故地重遊罷了,對於他而言,沒有任何的新鮮感和刺激感!

一等貴婦 不過想想,柳筱筱想要去的地方,他便願意陪著去,柳筱筱想要找的人,他便願意陪著找!

這,大抵便應了那句話,我最想要去的地方,那便是你最想要去的地方,我最想要做的事,那便是你最想要做的事!

許許多多的情愫,也正是在這些點點滴滴之中,一點點刻入心扉,刻入骨血,成為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一部分!

無論怎麼說,對於柳筱筱接下來的計劃,眾人並沒有旁的意見!

眾人商議之後,又小憩了片刻,這才子在火旭的帶領下,在廣袤的天河遺迹之中,開始進行起了地毯似的收縮!

時間飛快的流逝……

轉眼已是一月有餘,這一個月的時間以來,柳筱筱無數次的嘗試與伏冥的之間的溝通,但最終卻都不顧只是徒勞罷了,久而久之,也就放棄了!

想來,伏冥一定是弄丟了這紫晶石戒指,繼續聯繫,只能是枉然,既然是徒勞,又何必繼續!

這一個月的時間以來,在火旭的帶領下,柳筱筱等人極為輕鬆的跨越了許多堪稱危險地帶的地段,在這一個月時間中,更是不停的打怪升級,獲得了不少的機緣與修為的精進!

然而,這天河遺迹,實在是太大了,大得令人無法想象,這一個月的時間以來,地毯式的搜索,也不過走過四分之一罷了!

時間仍舊在一刻不停的飛逝著……

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四個月,終於在第五個月,柳筱筱等人在一處極為寬闊的開過地,察覺了異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