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等股東們聞聲大喜,史新知又冷哼示意不遠處冷笑著的雇傭兵道。

「這錢不是你們的,是公司暫時交給你們保管,懂我的意思嗎?」

股東們面面相覷,少傾,紛紛面露恍然。

史新知這是要把公司掏空!

因為和通天電氣的官司,任誰都知道必敗無疑!

到時候要賠的錢,以新知公司現在的底蘊,就算賠掉褲衩都賠不起!

所以,史新知這是準備拋棄到時候只剩一層空殼的新知公司,等到時機合適,再以巔峰之勢重新崛起!

想明白史新知的打算,股東們只覺得心頭一熱,但還有人眼神貪婪,準備錢到手就立刻跑路。

不過在看到那一個個眼神漠然的雇傭兵后,又都熄了心中的打算。

「現在還有異議嗎?」

史新知開口。

「沒有…」

股東們要麼低聲附和,要麼搖頭贊同史新知的計劃。

「很好,那麼從現在起,任何人都不能離開這間會議室!」

史新知語氣森然的說完,轉頭離開。

而他帶來的雇傭兵們,則留下負責「看押」這些心思各異的股東們。 聽見墨允城的話,墨流淵輕嗤一聲,這混蛋還想著讓初雲親自做給他喝?

他搬來一條椅子,看著墨允城打開保溫盒,小口喝了一口。

鮮美無比的湯入口的剎那,墨允城的眸子都有一瞬間的緊縮,就算是嘗遍山珍海味的他也不由地覺得這個味道實在是好,忍不住又灌了好幾口進去。

沒想到她的廚藝竟然這麼好。

一旁的墨流淵看著眼前的這一幕,嘴角勾起一絲奸險的冷笑。

沈初雲進門的時候,就看見了這樣一幕,墨流淵坐在椅子上看著墨允城喝著保溫杯裡面的湯。

一看見墨流淵,她的心情就忍不住變好了,嘴角帶著輕笑走上前,「墨教授,這湯還和胃口嗎?」

「和,特別和,你做地,肯定和我很合拍。」墨允城對著沈初雲魅然一笑,一雙絕世無雙的俊臉好似能勾魂,這要是換做其他人,可能早就被迷地神魂顛倒了。

但是沈初雲卻完全免疫,反倒是她對著墨允城的那一笑讓對方微微一愣。

「墨教授喜歡就好,不過這個湯,不是我做的哦。」

「什麼?」

墨流淵在這時起身,順勢摟住了沈初雲纖細的腰身,將她一把攬入自己的懷中。

墨流淵垂眸看向了沈初雲,「寶貝,時候不早了,我們該走了,讓墨教授好好休息。」

沈初雲沒想到他會當著墨允城的面叫自己寶貝,雙頰頓時變得紅彤彤地,伸手推開他,「我去樓下等你。」

說完便轉身走了。

待沈初雲離開病房,墨流淵這才看向那邊的墨允城,輕笑一聲開口,「忘記告訴你了,這湯是我為你親手做的,好好享受一下吧,我的好哥哥。」

墨允城臉色一變,「你……你在裡面放了什麼!」

墨流淵什麼都沒說,轉身走了。

不一會兒,病房裡面就傳來了墨允城氣急敗壞的咆哮聲,「墨流淵!老子要宰了你!!」

墨流淵這一輩,能活下來的幾個兄弟感情不錯,但也不是單純地不錯,像墨允城和墨流淵就經常給對方使袢子,在暗中默默較量著。

這一回墨允城竟然把腦筋動到了初雲的身上,那就別怪他不念兄弟情了。

沈初雲一口氣跑到了樓下,電梯都沒坐,氣喘吁吁地,臉頰的熱度非但沒有退下反而更加地熾熱了。

為什麼她對著墨教授那種極品容貌一點感覺都沒有,可是一對上他就感覺渾身都熱了,心跳也會忍不住加快,根本無法控制。

就在這時,一雙熾熱的手從身後摟住了她。

沈初雲嚇了一跳,耳畔卻傳來了熟悉的聲音,「怎麼跑這來了?害地我好找。」

「你……你怎麼這麼快……」沈初雲有些結巴。

墨流淵輕笑一聲,伸手颳了刮她的鼻尖,「因為我會坐電梯啊,一下子跑下六樓,累不累?」

沈初雲被對方揭穿,一張臉更紅,「你欺負人……」

她剛剛其實是在坐電梯的,可是又怕遇到陌生人,不過好在走下去也不怎麼累。

。 再次返回到學校的雲既明,和其他所有的學生一樣,繼續著日復一日的生活。

「既明,你還不知道吧!雷隊說要給我們頒獎,這可是個揚名立萬的機會!」周慕名激動的對雲既明說道,後者卻不以為然道:「我倒是不關心這個,這幾天我一直都在想,自己的使命究竟是什麼?」

「這有什麼好糾結的?當然是保護世界,造福萬家了!」羅易說道。

「你以為你是奧特曼呢?還保護世界,那是復仇者聯盟和超人他們的事情,我們只需要安穩的活著就行!」宋世墨笑著說道。

聽著室友們在說笑,雲既明卻陷入了沉思,腦海中全都是父親對自己說的話。

學校的大禮堂,警局特地要求學校為雲既明他們舉行頒獎典禮,2623的四個人在眾人的掌聲中走向了獎台。

許帥激動的吹起了口哨,沈夢萊和譚千筱坐在一起。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裡,岳知南獨自一人坐在那裡。而坐在第一排的賈粵更是拉了一條橫幅來表白雲既明。

表彰過雲既明他們之後,武道協會也因為在警局人員不足的情況下提供了隊員協助,因而獲得了表彰,葉爽作為代表上台領獎。

于思月等一眾老師也為自己的學生感到驕傲。

雷震雖然胳膊打著石膏,仍然親自上台表達了自己對雲既明他們的感謝,校長也對雲既明他們的行為表示肯定,並呼籲大家一定要心懷正義。

大會結束之後,雲既明看到了雷凌霜,走上前疑惑的問道:「學姐,我們每個人都被表彰了,為什麼沒有你呢?」雷凌霜笑著說道:「我對這種東西根本不感興趣!」

于思月走過來對雲既明說道:「既明,你父母都還好吧!我現在終於明白你為什麼當初會不顧一切的去協助雷隊他們了,是為了你的父母們吧!」雲既明道:「一方面是因為這個,不過就算不是因為他們,我也會去幫助雷隊的。」

「為什麼?」于思月問道。

雲既明想了想,然後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畢竟遇上了這種事,總不能袖手旁觀吧!」雲既明單純的回答讓于思月哭笑不得。

「行了,不說這個了,今晚我請你們吃大餐,也算是犒勞犒勞你們!」于思月笑著說道。

「真的嗎?那太好了!學姐也一起來吧!」雲既明開心的看向雷凌霜,後者說道:「好呀!正好放鬆一下這段時間緊張的心情!」

于思月為此特地定了一個大飯店,雲既明他們趕到的時候都驚訝的合不上嘴,周慕名更是稱讚道:「我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來這麼豪華的飯店,簡直就和做夢一樣!」

羅易更是說道:「我連做夢都不敢夢,這裡吃一頓恐怕不便宜吧!」于思月笑著說道:「這沒什麼,畢竟你們被表彰也給我這個班主任長臉了,以後我也在那些優秀的班主任中有說話的底氣了!」

一群人有說有笑,酒過三巡飯過五味,這時候雲既明的電話響了,接著雷凌霜的電話也響了,羅易開玩笑道:「你們兩個還真是默契!」

「既明!你這會兒在哪裡呢?我們和你鏢叔雷叔在一起吃飯呢!你也一起來吧!」雲遊對雲既明說道。後者一愣,回答道:「可是我現在正在和朋友們在一起吃飯呢!」

幾乎同時,雷凌霜也做出了同樣的回答,二人相視一眼,便猜出了對方的電話是誰打的。

掛掉電話之後,于思月也猜到了一些,便對雲既明說道:「是你父母打來的吧!反正我們這也吃的差不多了,你快去陪你父母吧!也是好長時間沒見了,這段時間就好好陪陪他們!」

雲既明有些不知所措,于思月便給了周慕名他們一個眼神,羅易心領神會,說道:「誒呀!我差點忘了,沈夢萊還等我一起去看電影呢!時間快到了,我就先走了!」

宋世墨也說道:「譚千筱也約了我去研究一道難題,我要走了!」周慕名看到起身的兩人,說道:「那個什麼,我突然想到了一個改進無人機的方法,你們先吃,我去實踐一下,既明你懂的,沒有女朋友的我只能和這些東西相依為命!」

看到大家一個個都借口離開,雲既明苦戰道:「那就對不住各位了,改天我請你們吃燒烤去!」

于思月對剩下的雲既明和雷凌霜說道:「你們應該是要去同一個地方吧!走,我送你們!」

于思月開車將雲既明他們送到了地方,雲既明道:「於老師,你也和我們一起上去吧!正好我也想把你介紹給我的父母認識認識!」于思月笑著說道:「下次吧!今天是他們老戰友的聚會,我去不合適,行了,快走吧!」

看到雲既明和雷凌霜並肩走進飯店,于思月突然感覺到了一絲落寞,也有一些說不出來的難受。

「你們怎麼同時到了?」雷震看到兩人之後笑著問道。老鏢趁機說道:「那還用說,兩人肯定剛才就在一起,你們這些做父母的,八成是打擾到他們兩個了!」說完大笑起來。

雷凌霜做好之後說道:「鏢叔,你瞎說什麼呢!我們兩剛才的確是在一起,可還有其他人呀!」

「對對對!」雲既明附和道。

「你們老戰友聚會,怎麼突然想起把我們叫過來了?」雷凌霜問道。雷震笑道:「你這不是明知故問嗎?你和既明年齡也都不小了,一些過去的約定也該兌現了,你說是吧!」說著看向了雲遊。

後者道:「這段時間也承蒙你對既明的照顧,這件事,就按照你說的辦吧!」

「等等,等等,你們在說什麼呀!什麼約定?我怎麼什麼都不知道?」雲既明撓著後腦勺問道。

雷凌霜卻是知道父母的意思,此時已經羞紅了雙臉,低頭在那裡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怎麼,你們還沒有告訴既明嗎?」雷震質問雲遊道,然後又對雲既明說道:「既然他們沒告訴你,那我告訴你,當初我和你爸還在一起當兵的時候,就約定,如果以後有孩子了,一男一女的話,就定個娃娃親!」

「什麼?娃娃親?」雲既明大吃一驚,自己怎麼都沒想到,這父母才剛回來沒多久,就給自己定了個娃娃親。

「這麼說來……」雲既明後知後覺的看向了雷凌霜,更是做夢都想不到,自己的娃娃親對象會是學姐。

「這……這……」雲既明說不出話來了。

「既明,你可不能不負責任,那天發生的事情,你們父母不知道,我這個做叔叔的,可都是全看在眼裡!」老鏢對雲既明說道,毫無疑問就是在指兩人同居的那一晚。

「雲遊雷震,你們可能還不知道,他們兩個在知道娃娃親以前,就已經私定終身了!」老鏢對雙方父母說道。

「還有這回事?難不成是我們的娃娃親多餘了?」雷震疑惑的看向雷凌霜。

雲既明急忙說道:「鏢叔,哪有的事情,我們什麼時候私定終身了?」

老鏢笑著說道:「你還不承認,那你敢脫掉上衣,讓你爸媽看看你的胸口嗎?」

「看就看,這有什麼……」雲既明剛準備撩起衣服,突然才想起來自己胸口的紋身,急忙放下衣服,支支吾吾的說道:「那……那個……是個意外!」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凌霜的腰上應該也有東西吧!」老鏢又看向雷凌霜,後者下意識的去捂住自己的腰部。

「你們到底幹了什麼?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武靜對雲既明說道。後者只好說道:「也沒什麼,就是喝多了,用鏢叔的紋身筆在身上亂畫的!」

「你畫的什麼?」雲遊問道。

「沒什麼,沒什麼!」雲既明努力遮掩道。

雷凌霜的母親對雷凌霜說道:「凌霜,我記得上次和你提起這件事的時候,你說願意和既明在一起,就怕他不同意!」雷凌霜聽到這句話,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雲遊聞言,立刻對雲既明說道:「既明,男人就要勇於承擔責任,你自己做過的事情,就要負責,這些道理你不會不知道吧!」

雲既明點頭道:「我明白,我知道!」說完看向雷凌霜,緩緩說道:「學姐,我……我會負責的!」

「你滾,誰讓你負責了,怎麼?你的意思,如果沒有那晚的話,你就不想和我在一起了嗎?」雷凌霜怒斥道。

「不是,不是這樣的,就算沒有那一晚,其實……其實我也挺喜歡學姐你的,只是你平時太高冷了!」雲既明小心翼翼的說道。

「哈哈哈,我說的沒錯吧!這件事就這樣成了,來來來,我們喝酒!」老鏢對雷震和雲遊說道。

「什麼就成了,雲既明才不到十九歲,他都還沒畢業呢!」雷凌霜說道。幾位大人這才反應過來,一起出席的葛炎說道:「都什麼年代了,年齡已經不重要了,大學生也可以結婚呀!」

「不行,如果沒有得到法律的認可,我是不會嫁的!」雷凌霜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突然感覺「嫁」這個字如此陌生。

「老雷,我覺得凌霜說的對,反正孩子們也都同意了,那就等既明畢業之後再結婚也不遲!」雲遊對雷震說道。今天剛吃完宴席回來,因為我們這邊哥哥嫂子要送親,所以我明天要早起。明天午飯後就結束啦!

。 「發現大量魔力礦石!」

「正在分析能量等級!」

「正在統計數量!」

「正在運算轉化比例!」

……

只是眨眼的功夫,七八條信息便是在趙政腦海中刷了出來!

整得趙政都有些暈乎乎的不知道什麼情況了。

不是說他沒反應過來,而是這麼多信息突然沖入他腦海,他的精神著實有些承受不住了。

而且這些分析統計運算,似乎都是石佣空間借住他的大腦來進行運算的。

雖然他看不到運算統計的過程,但腦袋發脹的感覺是錯不了的。

這讓趙政有種吐血的衝動。

尼瑪,一個金手指居然沒有自己的運載計算系統,還得借用他的大腦來,這不是在搞笑的嘛!

雖然很想吐槽石佣空間幾句,但現在實在有些暈,趙政只能在倉庫當中盤膝坐下,等待石佣空間運算完所有數據。

好在這個過程並沒有持續多久。

石佣空間很快就將趙政所觸碰到的這一堆秘銀錠,其中所蘊含的魔力能量給統計了出來。

具體數值趙政看不明白。

不過如果將這些秘銀錠全部轉換掉,他總共能獲得12632靈點!

「wc!發財了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