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哪對戀人會特意選在這種地方,結果只說三分鐘話就分開的?

不對勁。

左鋒越想越覺得不對勁。

蘇恬緊緊盯著他,想從他臉上看出點什麼,結果,一如既往的……毫無收穫。

她簡直氣餒!

也顧不上那麼多了,上前就按住他的手:「左鋒,你剛才說晴晴在假山中見的人是我哥,這到底怎麼回事?還有你現在讓謝帆繼續盯著他,你是在懷疑他嗎?」 「不值得懷疑嗎?」

左鋒反問:「你自己想想,整件事情都透著可疑,為了不放過任何可能,我當然要讓人盯著他。」

「是,你說的對,可我相信我哥,他絕對不可能犯事的!」

不過這種話多說無益,蘇恬想了下,決定給謝帆打電話,詢問一下進展如何。

謝帆卻自己先打了過來:「頭兒,他出假山了,現在在路邊慢慢悠悠的走著,看方向,應該是要回家。」

「跟著。」

無人機也要快一點收起來。

那可是黎墨的東西,保不齊能被他認出來了。

至於剛才拍下的畫面,也很快傳到了他手機。

左鋒打開播放,蘇恬湊了過來。

畫面很暗,不過得益於無人機的黑科技,暗夜下也能拍,所以臉是看的清清楚楚的。

確實是她哥。

蘇恬眉頭皺了起來,緊緊的盯著黎墨的臉瞧。

左鋒也在盯著,他會唇語,很快就讀出了黎墨的話——「怎麼找了這麼個地方?這麼晚了,叫我來這裡幹什麼?有什麼話不能電話里說?或者約個咖啡廳飯店什麼的?非要來這?」

「不好!」

左鋒猛地站了起來。

蘇恬因為靠的近,都被他撞到了,整個人都往後摔,他連忙去把她抱住。

「抱歉!」

「出什麼事了,什麼不好?」蘇恬揉著鼻子問。

左鋒將她扶穩,邊解釋道:「我懷疑向晴已經發現我們在盯梢她了,她叫你哥來,只是為了混淆我們。」

「什麼?」

「回頭再細說。」

現在時間緊迫,他怕來不及,再次給謝帆打電話,囑咐他馬上去追石磊。

而石磊的電話,卻無人接聽了。

左鋒的心狠狠一沉,直覺告訴他,石磊出事了。

蘇恬一看這情形,就算還不清楚什麼原因,但也知道不妙,於是連忙給向晴打電話。

剛好左鋒正打算讓她打電話去拖延向晴。

兩人又算是心靈相通了一回。

只是遲了點。

因為無人接聽。

接連打了十來個,都是無人接聽的狀態,蘇恬緊緊抓著手機,心跳都加快了。

她正和左鋒一起坐車趕往向晴家中。

左鋒開車,油門踩到底,在馬路上瘋狂的飈著……

只是到底還是晚了一步,因為無人回應。

「踹門!」

蘇恬急急的說,話音還未落,左鋒就已經抬起了腳,狠狠的踹向門板。

趙岩也馬上加入,兩人一起齊心協力,很快就把門踹開了。

然而,已經人去樓空。

屋子很整潔,東西也都一如既往的擺放著,但衣櫃里很明顯空了,貴重的物品也一概沒有,蘇恬的心狠狠一沉!

「她這是……跑路了?」

可她是什麼時候發現自己在懷疑她的?

「只怕早有預謀。」

左鋒的臉色很不好看,沉著聲音說:「她發現我們在盯梢她,這一個來月一直裝成沒事人,為的就是迷惑我們,讓我們以為一切盡在掌握之中。」

所以派去盯梢她的人,也減少到兩個。

畢竟局裡人手嚴重不足,再加上這活兒又日夜顛倒,實在太辛苦了,所以他們一次最多只派兩個人一起盯著她。

而兩個人不太好處理,很容易出變故,所以她今晚才故意折騰出這麼一招,將謝帆調走,只餘一個石磊跟著她。

然後再趁機向石磊下手,把他敲暈,她自己再趁機跑路。

好一招調虎離山!

「靠!真他娘的!」

一腳踹翻了桌子,趙岩氣急敗壞。

他很擔心石頭是不是會有危險。

左鋒搖搖頭:「不會,她只是需要逃跑的機會。」

所以把石磊打暈就行。

再說了,石磊是刑警,給她一百個膽子她也不敢背負這種人命債!

而事實也正如左鋒所預料的一樣,石磊被人打暈拖到了草堆里,謝帆找到他的時候,他還暈著。

檢查了一下,只在後腦勺上發現了一個鼓起的大包,並沒有其餘傷口。

可趙岩卻輕鬆不起來。

「這個向晴到底怎麼回事,竟然能做出如何周密的計劃?可真是小瞧了她!」

「她不是一個人。」

一直沉默著的蘇恬,突然開口。

左鋒看向她,眸色深深。

她白著臉,語氣異常沉重的繼續說:「她有幫手,而且應該就是那個幫手發現有人在暗中盯著她,幫忙敲暈石磊的,應該也是他。」

「他到底是誰!?」

「陸森。」

蘇恬微微閉了閉眼睛,異常沉痛的說:「也就是殺害馬倩倩的兇手,以及強暴向晴的人。」

「什麼!?」

除卻左鋒,其他人全體驚呆!

殺害馬倩倩和強暴向晴的人,不就是王剛嗎?

而且王剛,不就是陸森嗎?

蘇恬沒有再進一步解釋,左鋒也什麼都沒說,只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然後開始派人下去搜尋。

事情發展成現在這樣,他覺得他是要負全部責任的!

竟然小瞧了向晴,任由她和陸森兩個人把他們玩的團團轉!

她這一逃跑,簡直像是他們的付出全都成了笑話!

現在唯一值得慶幸的,大概就是他在看完黎墨的唇語,意識到事情不對的時候,立刻就命令各個出口嚴格警戒。

機場,火車站,汽運站等,也都發布了通緝令。

不過據他判斷,向晴和陸森最大的可能性,是自駕。

向晴有私家車,但很明顯她是不會開的。

租車公司那邊他也已經在下令調查了,雖然他也不抱希望。

現在唯一能寄託希望的,就是公路口還能攔住他們。

因為時間還很短,以市內車速來計算,她現在最多剛剛要出市區,這還是不排除堵車的情況下。

要是堵車,她現在都還開著車在市內轉悠。

而所有的出口,他都叮囑過了,一定要細細盤查,一隻蒼蠅都不準放出去!

技術部門那邊也在嚴密監控通往各個路口的攝像頭,一旦發現疑似向晴的人,馬上上報!

一切可能性左鋒都已經想到了,也都做到了極致,但他還是在繼續思考,會不會有哪裡遺漏?

蘇恬也在不停的思考,向晴可能的去向。

氣氛十分沉重,好像就連呼吸,都透著一種緊張感。

所有人的心情都很不好,也都對找迴向晴這件事,持悲觀態度。

然—— 然,誰也沒想到的是——

竟然找到了!

「頭兒,在北五環高速口!」

巡警剛剛攔下的車輛,開車的是個女人,她戴著帽子,雖然表現的十分鎮定,表情上也看不出任何異常,但巡警還是覺得她有點眼熟。

打電話往上面一報,技術人員將攝像頭調過來,仔細一看,嘿,這不就是向晴嗎!

這可真是天大的驚喜!

然而,驚喜還沒有持續幾秒,那巡警就被撞飛了。

是從後面突然衝出來的一輛車,直直的往他身上撞,其他巡警為了躲避,紛紛往旁邊跑,而向晴,就趁著這個時候往前沖了出去。

油門踩到底,極速狂飆。

那輛撞了巡警的車子,也緊跟了過去。

兩輛車一前一後的在高速上狂飆,但儼然是窮途末路了。

因為不僅後方有巡警在追趕,前方下一個出口,也有巡警在等待,頭頂上,還有直升機在緊緊跟著。

向晴臉都白了,滿身的大汗,可任憑她怎麼開,都甩不掉直升機。

最終,還是被攔截。

而她後面那輛車也一樣被攔截。

是個男人。

一米七五的身高,不胖不瘦。

巡警剛想把他的鴨舌帽摘下來,他卻突然發動,一腳踹開巡警,飛奔到向晴身邊,一把圈住她脖子。

而他另一隻手上,竟然抓著一把槍。

槍口抵著向晴的太陽穴,他警告著巡警:「都不準過來!否則我一槍斃了她!」

「……這算什麼?狗咬狗嗎?」

趙岩遠遠的看著這一幕,只覺得有一種嗶了狗的感覺。

若非他是警察,他都想幸災樂禍了。

向晴這也算是多行不義必自斃吧?

蘇恬卻樂不出來。

她從上了車,就沒有說一句話,臉上也整個沒有任何的表情。

臨下車的時候,左鋒看了她一眼,依舊沒有。

行動上卻沒有任何遲疑,飛快的跟著他一起下了車。

陸森還在恐嚇巡警,異常激動的大吼:「都離遠點!讓上面那架飛機給我降下來!然後把我載走!另外再安排一輛車,在我指定的降落點等我,等確定我安全了,我自然會放人,奉勸你們,最好不要耍花招,不然我立刻就一槍崩了她!」

「崩。」

左鋒冷冷開口:「是男人就別光嘴上說,扣下去,打穿她腦袋!」

鑽石閃婚之溺寵小嬌妻 「你!!」

陸森完全沒想到左鋒竟然會這樣說,整個思路都有點跟不上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