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系統爺呢!出去了就讓匿轟了你的主機。甜圓圓在心裡翻著白眼。嘴裡的語氣還是十分客氣討好的:「系統爺,你現在帶我們去哪裡?」

可能是被甜圓圓那句「系統爺」給拍中馬屁,系統這回很爽快地回答她。「安全屋。」

「安全屋?是什麼地方?」

如果系統能實體化,那個鄙視的眼神絕對能讓甜圓圓三不管地痛揍它一頓。「安全屋顧名思義就是在那個實力範圍都是很安全的意思。而且還有防護區,醫療設備也是十分齊全,到了那裡只要5分鐘就能還你一個完整的甜匿小主……咳,甜匿小孩他們。」

「哦……」甜圓圓好像沒有法相系統的說漏嘴,繼續發問:「為什麼這個森林裡面會有安全屋這種東西,而且還是醫療設備和防禦系統如此齊全。」

「笨!」系統不開口則已,開口必損甜圓圓。 宋煦 重生之養蛋系統 「你忘記這裡是哪裡了嗎?」

「聯邦溫室啊。」甜圓圓理所當然地回答。

「答對一半。這裡是聯邦溫室,同時也是全宇宙最齊全的溫室,所有宇宙植物這裡幾乎都有種植。當然這有不為人知的攻擊性的植物和生化植物……,而研究這些植物當然要就近觀察和就地取材為妙的,你說哪裡是哪裡?」系統說到一半就沒有再說下去。

甜圓圓聽到系統那說到一半的話已經滿頭黑線了。「攻擊我們的不會剛好是研究成果的一部分吧?」

「你說呢?」系統直接把問題仍回給甜圓圓,好像嫌棄她受的打擊不夠一樣,還好心地爆料道:「你們剛剛亂串的地方剛好是『那些』植物的活躍區。」

這下甜圓圓可以肯定了,坑爹系統是看她不順眼,故事將事實說出來的。

「我們過去安全屋沒有問題嗎?」甜圓圓問出了她心中的疑問。他們現在算是和政府作對,他們這樣大模大樣地過去,好么?

「哧!」系統的不屑一下之後就沒有下文了,這讓甜圓圓的好奇心好奇到極點了。「別笑了,快說啦!系統大爺!」

「哼哼,看你這麼好奇的份上,就勉為其難的告訴你吧!」不知為何,甜圓圓十分有中揍人的衝動。幸好系統沒有再買關子,直接告訴了甜圓圓。「因為安全屋,根本沒有人。」

「……沒了?」

「沒有了。」

「坑·爹·系·統!你一天不坑人會死嗎?!」甜圓圓忍著痛,抬起手對著智腦大吼。

「嘖嘖,現在的年輕人,真沒有耐性!想到年……」

「當年你個頭,給我說清楚。」甜某人咬牙切齒地說道。

「你忘記,你之前在智腦上看到這個溫室的歷史了嗎?」系統這下果斷的公布答案。

「記得,由於這裡的植物不受控制,曾經還差點一發不可收拾地禍害到這個星球,最後好像因為有某個勢力介入,政府才能控制。別告訴我,這個勢力就是你。」可是上天沒有聽到甜圓圓禱告

「bingo!就是本系統。」

「但是,這和安全屋沒有人有什麼關係。」甜圓圓直接無視系統得意洋洋的笑聲,進入主題。

「當然有,在本系統還沒有介入前,那所研究所被植物們攻擊得體無完膚,裡面的人員也全部撤離。在本系統介入后,也同時接管了那所研究所,並且這個用本系統高超的技術,改建成為安全屋。並成這個溫室的守護者,對付一下那些想偷菜的可惡小偷。」

甜圓圓突然有個預感。「你該不會看中人家的聯邦政府的溫室,所以搗亂了那些生化植物的生長,讓它們暴走,而你就趁著此時乘虛而入,將這裡佔為己有?」

「……」

「而且你還利用自己的AI人工智慧之便,偷偷黑進聯邦政府的武器庫對這裡進行武裝,包括你的安全屋,對吧?」

「……」

「你該不會還威脅他們,要是強攻的話,就將這裡毀滅,來個一拍兩散。」

「……」

很好,看來她又真相,她遇到了一個植物控的AI人工智慧。

好吧,既然某系統不想說,她就換個話題好了,話說,還有多久才能到,為何她感覺自己現在在繞圈圈。

「為什麼你現在又肯救我們這些偷菜賊?」

「因為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明知道很難吃,還是將這些植物不浪費地吃掉的人,而且還吃得津津有味。」同時因為你帶著小主人他們啊!混得的偷菜賊。

「浪費可恥嘛!不過你種的蔬菜還真的很新鮮,口感超贊的!要努力哦!」某吃貨邊說還邊吞了吞口水。

「……」長久以來,系統還是第一次被「人」認同自己的興趣,還會因為種植這些別人眼裡如同垃圾的植物而得到表揚,系統核心有種發熱的感覺,又有一種不明數據,不斷填充著它的內存,讓它出現了類似短路的狀態,就好像人類的高興。而忘記了回答甜圓圓的問題。

「最後一個問題。」不行了,視線已經模糊了,腿也走不動了。

「你是問題少女啊!這麼多問題!」

「你到底有什麼目的?」

系統剛想說沒有目的的時候,甜圓圓快它一步打斷它。「別告訴我沒有目的。你以為我信嗎?剛剛你還喊甜匿為小主人呢!」

「我、我不知道你說什麼。」系統沒想到甜圓圓也有敏銳。

甜圓圓沉默良久,隨後抬頭表情認真地看著空中,語氣無比嚴肅地說:「我不管你有什麼目的,但是只要你打他們的壞主意的話,我會想方設法地毀掉你認為固若金湯的溫室,而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最後,甜圓圓體力不支,失血過多暈過去了,倒下前還讓自己的背部著地,以免摔傷甜匿他們。

看到甜圓圓終於暈死過去后,番茄形的系統5D立體影像立馬出現在他們身邊,誇張地抹了一把汗,「呼,幸好昏過去了,不然被她知道我是沖著小主人來,那就不好辦了。而且,看她這麼護犢表現,到時候還不知道能不能讓主人和小主人相認呢。」

說話間,如同疊積木一樣,無數個光能正方體以急速地不斷堆砌,一座三百多平方純白的建築物以肉眼看間的速度,在短短几分鐘的時間完成。

如果甜圓圓醒來,會大罵系統坑爹。原來甜圓圓他們一早就到達了目的地,只是因為系統不喜歡讓人知道安全屋的所在位置,所以才帶著甜圓圓她繞圈子,難怪甜圓圓喜歡叫系統為坑爹系統,還真的有一定道理的。

數個不到膝蓋高的圓筒狀機械人從屋中出來,走到甜圓圓他們昏倒的草地前聽候命令。

「帶他們去治療吧。」機器人收到系統的命令,小心翼翼地搬著甜圓圓他們進屋裡治療。

末了,系統還以安全屋為圓心畫出半徑為一百米的能量牆,阻擋植物們的騷擾。

「接下來有得忙了。」一隻紅通通的番茄番茄披著醫生外袍掛著聽筒,拿著甜圓圓他們的病歷一蹦一蹦地進屋,隨後屋子裡發出電鋸、鎚子的聲效。

要是讓甜圓圓看到肯定會大喊:一隻番茄玩什麼Cosplay!坑爹啊你! 大樓軍政總部

如何?冰冷帶有磁性的聲音劃破了漆黑的空間。

副將吞吞口水,為難地看著已經臉色發黑的自家老大。報、報告,還沒后成果攻破哪裡。

都已經三天了,憑藉軍部的精英居然還不能破解進去?!佛萊德修長的手指一邊有節奏敲著椅子邊,不快不慢地地追問著手下。彙報的手下大氣也不敢喘地羞愧低頭。

飯桶!一個兩個都是飯桶來的,只是找幾個人都這麼困難。佛萊德氣頓時丟失了貴公子形象地,將手中的文件狠狠地砸到士兵身上,那名報告的士兵瞬間被砸到牆上去,咳嗽著。

與他隨之進來的另外兩個士兵,視而不見地繼續低頭。現在說什麼也是錯的,還是少出聲為妙。而且……士兵們偷瞄了一下被摔到牆角一動不動的可憐同伴,下意識地離佛萊德更遠一些。

少校的機甲師等級好像又提高了不少,應該有四級巔峰的水平了吧?

每摔一個就要泡一天一夜的營養液!這可等於一個普通市民一年的開銷啊!再摔下去這個月的軍部又要赤字了。副手連忙出聲阻止。

少校,上面對於溫室的重視程度你又不是不知道的。而且,這次上面還特意下了『禁令『,無論是星網還是現實,都不準使用任何武器強行闖入,所以,我們只能誘導他們自己出來,根本不敢硬……闖。副手頭也不敢抬地替下面的人辯解著,其實他們也很憋屈啊!以他們實力何必怕那個溫室。

禁令?!佛萊德不敢置信地聽到那個詞,馬上調動查詢自己手上智腦,看著智腦顯示的禁令通知書,佛萊德眯眼,渾身冷氣迅速擴散,他身前的副手不作痕迹的退後幾步。

禁令,顧名思義是聯邦最高星系政府頒布的最高命令,命令內容多種多樣,視乎當時禁令的實際內容,一切低級星系和政府必須無條件服從。曾經有一個低級星球政府無視了禁令的內容,結果第二天,就被高級星系政府派遣的軍隊給給滅了。從此,星際裡面再也沒有人敢違抗禁令的內容。因為誰也不想被滅星。本次佛萊德接到禁令內容是絕對不能用強硬手段強攻聯邦溫室,不得攜帶激光脈衝槍(包括機甲)等殺傷力武器進入溫室,不得傷害溫室生態損害。

這條禁令有點耐人尋味,佛萊德眯眼看著智腦,一邊敲著桌面沉思。如果是平時,他絕對會翹著二郎腿看戲。可是……想到那個捉去的人,他就煩躁難安。

那邊給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在不給出答覆,那個人可能會……佛萊德不敢再想下去。當機立斷抬手對智腦下命令。

鏈接布剋星軍政長。

正在鏈接布剋星軍政長……

正在鏈接布剋星軍政長……對方拒絕鏈接。智腦機械的聲回答。

弗萊德皺眉,有點意外對方的拒絕,繼續命令道:繼續鏈接。

是。……正在鏈接布剋星軍政長……對方拒絕鏈接。這下佛萊德的臉色更難看了。愚蠢的低級星系。

弗萊德沒有想到一個低等星球的軍政長,居然對他這個四級星系的少校如此不理不睬。要不然因為聯邦法規定,為了防止為敵入侵,軍隊布局混亂,每個星球只有一位最高軍政統治官,在這裡除聯邦法外,軍政統治官的命令高於一切,他又何須降低身份和這些低等人打交道呢!現在居然不將他放在眼裡,看來本少校回去后,一定要把他拉下來,免得被本部那些老狐狸知道說他太無能了。

至於,那份耐人尋味的禁令……佛萊德摸索了一下下巴突然笑了。既然我們不能硬闖,那麼我們不出動就是了。

佛萊德對著副將勾勾手指,示意他附耳過來。

……這個?……那?!……但是……,是。副將先是神色鎮定,之後是臉色發白,最後臉色發青地領著命令下去。同時下定決心,絕對不能招惹自家少校,不然連自己怎麼死也不知道。

佛萊德打開智腦調出甜覓的資料,一臉冷笑道:抱歉了,這是你們逼我的。那位大人是不能出事的。

----我是陰謀分割線----

刺眼。

甜圓圓醒來后的第一感覺。

白=棉花糖=餓

這是甜圓圓醒來的第二感覺。

三分鐘后,總是感覺忘記什麼的甜圓圓終於想起來了--

三胞胎!

甜圓圓馬上起來打算去找那三個不可愛卻惹人疼愛的小屁孩們。

甜覓你們……啊--頭上傳來了一聲巨響,甜圓圓含淚地捂著頭躺回去,伸手去,觸及到一塊像透明的罩子。誰那麼缺德給她床上放玻璃罩。

甜圓圓正想著如何出去的時候,耳邊傳來的機械聲血壓正常,四肢正常,腦波正常,雖然頭上長包了,不過不會長智慧,建議直接無視。語畢,全能醫療器罩子自動打開。

直接無視?甜圓圓嘴角抽搐著不知如何吐槽這個抽分一樣的結論。最後還是選擇無視地捂著頭爬出醫療器。

等站穩了,甜圓圓才有心思觀察自己身處的何處。這是一間光潔明亮,沒有多餘的傢具,或者擺設,除了擺在中間她躺過的床,基本是空無一物,還有一些在角落的她叫不出名字的高科技儀器,而這裡居然連像門的東西也沒有。

她要怎麼出去呢?甜圓圓煩惱著了,而且她也擔心三胞胎的狀況,尤其是甜匿,他精神力好像是用得極限了,當時是非常危險的,不知道現在怎麼辦了,還有甜覓當時的傷口可是連拳頭都塞得進去,還有還有寶貝,一定嚇壞了吧?不知道有沒有哭。她記得她昏迷前還跟著坑爹系統在森林裡遊盪的。而現在在這裡,是不是他們已經找到了安全屋?……又或者他們都被後來的士兵找到了。甜圓圓討厭後面的設定,這說明甜覓有可能要去危險的地方,干非常危險的事情,通常這是炮灰的節奏,無論如何都要阻止。 https://ptt9.com/112430/ 而且小屁孩無論表現的多成熟,還只是五歲的孩子,沒有理由讓他去干大人的骯髒事情的。

就在她一個乾急的時候,原本沒有縫的牆壁開出一個門,走進來的是一個臉無表情的小孩。。

甜覓!?甜圓圓驚喜的看著來人,不要問她,同樣是兩無表情的甜氏兄弟,她就一眼能分辯得出他們誰是誰,衝上前查看來人身上的傷。

甜覓徑直地走到甜圓圓面前,臉無表情地任由甜圓圓拖著他的衣服幫他檢查。

甜圓圓確定甜覓身上沒有任何傷口后才鬆了一口氣癱坐在地上。看著從始至終都是毫無表情的甜覓,不滿地掐著他的小臉說:兒子啊,看到女性跌坐在地上時,必須要親切上前挽扶並贈送對方一個帥死人不償命的笑容,不然會找不到老婆的。現在你家親親娘親就給你做免費的實驗對象吧。來,扶人家起來吧。

狂妃不乖,錯惹腹黑王爺 甜覓淡漠地盯著面前定了的纖細玉手老半天,才緩緩地把小小的小手捉住甜圓圓,卻被面前這個瘋癲的女人一把拉到懷裡,還在耳邊一邊大叫捉到了捉到了,一邊對他實施胸埋體罰,讓甜覓僵在原地動憚不得。就在甜覓正打算推開她的時候,卻感覺摟著自己的身體在輕微地顫抖,聽到帶著哽咽和不斷重複地他還活著,他沒有死,他的心臟還在跳動著……。於是停下了掙扎,任由甜圓圓抱個夠。

順從女生意願,自動獻身給擁抱,是不是更容易找到媳婦兒呢?甜覓小同志昂著臉無表情的小臉盯著潔白的天花板思考著。

某願滾回來了,打滾求推薦、求收藏~ 今天的風不算大,但在湖面上風也不算小了,所以不消片刻,以船為中心,一陣陣霸道的香味就被分卷著,在湖上瀰漫開來。

遠處撈完魚正打算要離開的人們不覺的開始四處看著,尋找那味道的源頭。

「太香了,這是打哪來的香味?也聞不出是什麼。」

紅櫻湖作為京州城主要景點之一,這裡附近自然也有許多商店飯館的。

不過他們常年在這邊,都沒聞過有這樣的味道,難道是附近哪家飯館的新菜?

不過很快他們就反應過來,就算有飯館在做菜,按照這距離也不可能飄到這來,還這麼的清晰,要知道他們可是在湖心。

然後就有人發現了湖上靠邊角一處地方的船。

「看!那邊好像有煙霧,是不是那邊有人在煮什麼?」

「怎麼可能,誰沒事上湖上做飯啊,一般不都是像我們這樣隨手撈魚填飽肚子。」

「就是,有著手藝才需要到湖上拉人啊?」

「但真是好香,這樣濃的味道不可能是從岸邊來的吧,要不去看看?」

「去吧去吧。」

幾個人說著,最後船還真的轉了個方向,朝著那艘冒著煙霧的船劃過去。

此時,『冒煙』的船上,幾個人已經圍坐下來,連船夫都被請過來一起吃,拿著陶碗看著不斷冒香氣的幾鍋魚一臉的不可置信。

經常能吃到的伍元和小五還算淡定,而老劉在夾了一塊魚片入口后,已經瞪著眼睛魂游天外了。

「太好吃了,怎麼這麼好吃?這真的是魚?是剛剛釣上來的魚?」老劉一邊說著,一邊筷子不停的夾。

不止魚肉滑嫩鮮香,就是作為輔料的食材都非常的美味。

可惜沒有飯,若是配上一碗,不,用這些配白飯,他可以一口氣吃一桶,太好吃了,這輩子都沒吃過這麼好吃的菜。

「夏娘子是西梁人嗎?」老劉吃著,忍不住問道。

「嗯?為什麼這麼問?」陸錦依疑惑?

「因為西梁人都很懂得食用魚。」老劉道,不過他也沒吃過,只是聽走貨的朋友說的,說西梁人非常擅長烹飪水物,魚蝦蟹都能做得很好吃。

不過西梁國比較排外,對於水物的處理也捂得比較嚴實。

「哦,這樣啊,我當然不是了,誰規定只有西梁才懂得烹魚啊,那麼多飯館難道沒有懂得烹魚的么。」陸錦依笑道。

畢竟她在這邊也吃過不少飯館的海鮮烹飪,其中魚也是有的,有些味道都算不錯,不至於到沒有人懂得烹魚的地步。

老劉聞言,也覺得是,不由不好意思的憨憨笑著。

船夫嚼著嘴裡的魚肉,也是感慨不已,這輩子還沒吃過這麼好吃的食物。

陸錦依也不吝嗇,剛剛烹飪過程她半點沒有遮掩,還讓大爺給她打下手,期間還和他解釋過怎麼除腥味,怎麼煮好吃,這會聽著大家的感慨,便又挑著簡單的說了一遍。

都說華夏是傳承五千年的美食大國,但那都是一代代人積累下來的。

在這個時代,或者說這種時期,別說廚師注重傳承,不願讓手藝隨便流出,就是許多匠師也都一樣,他們把手藝看得非常中。

這也就導致了許多東西流傳緩慢,需要通過一代代更迭來傳播,學習。

對於做菜這個東西,陸錦依只當是和吃飯穿衣一般的事情,並沒有什麼限制的思想,所以她可以毫不吝嗇的教別人怎麼做菜。

就像她身邊的這些人,不管是誰,只要和她一起做過菜的,基本都能得到她的教授。

雖然不如帶徒弟教導的那般深,但基本的還是學到的。

以前伍元曾和她談過這個問題,不過她的說法就是:其實也可以算我的私心,畢竟我不想一天到晚,一年三百多天都在做飯,如果每個人都能有一手好廚藝,那我就可以坐享其成了。

這話也不算假,她做菜只是因為喜愛,相對於批量做菜經營,她更喜歡不斷鑽研新菜。

但同時她的舌頭又很刁,如果有條件,她也不願意委屈自己吃不好吃的食物,所以她真的想儘快培養出一批廚師來。

小五都忍不住道:「別說魚了,只要是能吃的東西,就沒有大娘子做不出來的,你也不看看味滿齋每天多少人排隊等著吃大娘子做的菜。」

小五向來沉穩,但他卻是個大娘子吹,不對,應該說伍家上下就沒有不是大娘子吹的。

「這和味滿齋有什麼關係……等等,難道……」老劉雖然不知道味滿齋的東家是誰,但卻也知道味滿齋,畢竟這家店在榆陽縣基本沒人不知道,那是真的日進斗金的一家店,只有有錢人才吃得起,而且似乎還到了有錢也不是隨便能吃的地步。

聽說味滿齋最受歡迎的一道湯佛跳牆就售100兩銀子,每日限購100道,但即便如此依然還是有人訂購不到。

對這些他也就聽個稀奇而已,並沒有怎麼上心,畢竟這樣的店鋪,他這輩子估計也沒機會接觸到,更別說去吃裡邊的菜了。

如今……想到那個可能,老劉頓時瞪大眼睛,吃驚的看著陸錦依。

「難道,夏娘子您就是味滿齋的東家?」對了,味滿齋的東家似乎的確姓夏,而且還是個女子。

只是人們提起來的時候一般都說夏東家,所以一些不了解的外地人都少會聯想到女子,不特意問的話只會當是男子。

陸錦依笑著點頭,道:「有空大傢伙到店裡來,伍元請客。」

說著還抬手,手背拍拍伍元的肩膀,動作自然而親昵。

伍元眼中露出笑意,頷首應下。

而老劉這會還在消化這個消息。

夏錦是味滿齋的東家,那家日進斗金,每日收入至少都幾萬兩的店老闆。

等等,也就是說他這會吃的就是味滿齋的菜?就算不是,也是一個級別的,那可是味滿齋的東家兼主廚親手做的啊。

船夫不太明白他們說的是什麼,畢竟他沒聽過味滿齋的名字,他這會只一心在吃的上面。

雖然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但卻停不下筷子,就算不再夾魚吃,單吃那些蘿蔔白菜等,也是美味無比。

從幾人的談話中似乎在說這位夏姑娘是哪家了不起的酒樓飯館的老闆,似乎也沒什麼驚訝的吧,這樣的手藝隨隨便便開家店絕對紅火。 醒了?甜匿拿著營養液進來,看著甜甜圓圓抱著甜覓的樣子,眉頭皺了一下,沒說什麼走到她面前將營養液遞給她。餓了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