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股股從劍上傳來的沉重力道將柳雲祁給壓得一陣面色通紅,身體也是不自覺的開始朝後倒退而去。

「雲祁,我來幫你!」滄瀾見柳雲祁有些頂不住了,取出長劍便要上前幫柳雲祁,而博斯等人見滄瀾準備出手,都是紛紛的警惕了起來。

然而,滄瀾剛準備出手,愁雲就一把拉住了她。

「你幹嘛拉著我?!」滄瀾瞪向了拉住自己的愁雲道。

「你看。」愁雲並未在意滄瀾的怒視,抬手指向柳雲祁的道。

滄瀾轉頭望去,只見柳雲祁雖然被毀滅之劍給壓的節節後退,但他臉上的神色依舊沒有絲毫的變化。

「破殺拳!」

「轟!」

隨著淡淡的三個字眼從柳雲祁的口中吐露而出,柳雲祁拳頭之上的力量徒然狂暴了起來,一聲轟鳴如同平地里的一聲旱雷乍然響起,漫天的塵煙就如同天上的雲霧般吞吐不定,在塵煙之中,柳雲祁與耶華兩人則是雙雙被震的倒飛而回。

耶華身為巔峰武尊,所承受的衝擊雖然強烈,但是在身後及時出手的博斯幫襯下倒也只是退出百多里就穩住了身形。

而柳雲祁則是推著身後的三個朝著背後的山洞就直直的沖了進去,在一陣水紋波動之中,柳雲祁一行人統統都消失在了山洞之中,竟是沒有發出絲毫的聲響。

這怪異的一幕頓時是讓耶華眾人一陣面面相覷,他們又紛紛的朝著山洞聚集了過來,當一陣風嘯吹過,山洞周圍激起的漫天塵沙是紛紛的被吹散了開來,露出了周圍沒有絲毫景緻的荒涼之色。

當耶華一行人看到其他地方都已經是光禿禿的,甚至連山洞前都被炸出一道深坑,而那個山洞卻絲毫未損之時,他們都是面色一變。

在強大的巔峰武尊威勢之下,一般的東西,縱然是一個山洞,一個山峰,在如此近距離的情況下也要被勁風削平震塌,而那個山洞,與其整座山峰竟是絲毫未損,這就很能說明問題了。

「這個山峰有些怪異。」卡爾奇皺眉下著結論道。

「父皇說,神殿的規模異常龐大,應該很容易找到才是,可是我們在這裡已經找了將近兩天的時間了,卻連絲毫的影子都沒有找到。」博斯也是說道。

「那就只有一種解釋了。」耶華沉凝了片刻道「神殿並不在這個空間里,而是被隱藏在了其他空間之中,而這座山洞,就是通往神殿的傳送門。」

「可是,如果這麼簡單的話,這座山洞也不是很隱蔽,在很久以前就應該被人發現了才對,為什麼在這裡的人都不清楚神殿的位置是在這裡?而之前這裡的植物又是如此的茂盛,就像是已經有好幾百年沒人來過一樣。」卡爾奇疑惑道。

「那就只有兩個解釋,第一,普通人根本就進不去聖地,只有實力達到一定程度的人才有可能發現。第二,進去的人都已經死了,所以才沒有人知道聖地的位置是在這裡。」耶華道。

博斯感嘆道「恩,不管是哪一種,也總算是找到了聖地的入口了,我們真應該感謝下那群人啊…」

然而,博斯還沒感嘆完就收到了耶華憤怒的目光,頓時他就明白了過來,趕忙的住了嘴,對著耶華是一陣賠笑了起來。

耶華則恨恨的盯視著面前的山洞咬牙道「淫賊!不管你逃到哪裡,我都要把你殺了!」

而此時,在一處亂石林立的上空,一個黑色的洞口憮然打開,柳雲祁一行人從黑洞之中直直就沖了出來,朝著下方就衝擊了下去。

在劇烈翻滾之中,見原本有些漆黑的光線突然變得明亮了起來,柳雲祁心中的疑惑頓生「我們這是到了哪裡啊?!剛剛不是應該在山洞裡嗎?!」

「先別管那麼多了,還是先穩住身形再說其他吧。」愁雲也是皺眉說道。

下一刻,當一行眾人準備在空中立穩身形的時候,他們卻發現自己不能飛了,力量還是武尊的力量,可是他們卻是如同普通人一般無法在空中立足。

「怎麼回事啊雲祁哥哥,小柔怎麼不能飛了啊?!」小柔有些驚慌的說道。

「不要說你啦,就連我都飛不起來了!」柳雲祁一時之間也是驚懼交加,他可是看的分明啊,下方是一塊塊的亂石,如果撞上去,雖然他們都有武尊的實力不會死,但傷到哪裡是肯定的。

「雲祁!現在怎麼辦啊,你有什麼辦法?」愁雲問道。

「滄瀾姐姐,快帶我們飛!」柳雲祁憮然看向了滄瀾,頓了頓,又大聲喝道「靈歌!你要睡到什麼時候!」

「什麼事情?父親?」

「好的,雲祁!」

下一刻,滄瀾便被一陣紅光籠罩在了其中,而靈歌一下就從柳雲祁的懷中沖了出來,待看清了此時的情況之時也是瞬間被一陣白光籠罩。

一頭碩大的紅龍與一頭銀翼蝙蝠赫然的出現在了天空之中,柳雲祁一行之時在空中翻了一個身就落在了她們的身上。

「唔~,還好滄瀾姐姐和靈歌會飛,不然可就慘了。」靈歌的後背之上,柳雲祁長出了一口氣。

他的話語剛落,只聽靈歌驚慌道「父親,小心!」

而同一時間,變身為紅龍的滄瀾也是高呼道「大家小心!」

還不待柳雲祁反應過來,靈歌就載著柳雲祁在空中左右閃避了起來,而一道道鋒利的石槍從靈歌的身邊是飛掠而過,石槍就如同雨點一般飛上高空幾百米后又落了下來。

「鐺!」

愁雲接連劈開了朝著靈歌後背落下的十幾根石槍沉凝道「這是什麼地方?難道這裡是禁飛區?!」

「父親,我們怎麼辦?」靈歌有些驚慌道。

柳雲祁隨手拍飛了一根朝著靈歌頭上落下的石槍也是面色大變「靈歌!滄瀾姐姐!快找個地方降落!」

得到柳雲祁的提醒,靈歌與滄瀾在左閃右避之中急速的朝著下方就飛掠了下去,而隨著角度的變化,柳雲祁也終於看清了石槍的出處。

一根根鋒利的石槍從地面之上那看起來毫不起眼的亂石之中出現,朝著空中的滄瀾與靈歌就攢射而來。

轉頭看向了四周,只見周圍一望無際的,看起來到處都是碎石堆,遠處一座座滿是花紋的石塔則是屹立在了四面八方,至少有六座之多。在這些石塔的中間處還有著一座由白色石塊修葺而成的碩大宮殿,柳雲祁的嘴裡不禁是喃喃自語了起來「這看起來就好像是座大型的魔法陣,這麼大型的一座魔法陣到底是什麼人做出來的啊?這到底是個什麼地方啊?為什麼我們會莫名其妙的來到這裡啊?」

愁雲猜測道「難道,這裡就是黑暗之神的宮殿?」

「黑暗之神的宮殿?」柳雲祁一怔,點頭認可道「也只有神那種級別的人物才可能會騷包的設立禁飛區這種東西。」

沉凝了片刻,柳雲祁猛然朝著不遠處已經逐漸要和他們分散的滄瀾道「滄瀾姐姐,咱們到時候在前面的那座宮殿匯合!」

「好!」遠遠的,滄瀾高聲道「雲祁,你們要小心一些才是。」

「哥哥,你要小心啊!」滄瀾背上的小柔也是高呼道。

「你們也是!要萬萬小心啊!」柳雲祁回答道。隨後,柳雲祁的視線便被身邊的巨石所遮擋。

在空中看來,那些巨石好像並沒有多大,可實際上,這裡的亂石,每一塊都有著百多米的高度,而且間隔都是並沒有多遠,剛一落下來他們的視線便統統被周圍的巨石塊所遮擋,唯一能夠看的到的東西就是那一座高聳地宮殿而已。

愁雲輕輕的上前撫摸了下光滑無比的巨石,眉頭緊緊的皺起「這些石塊太過光滑,根本就無法爬上去觀察四周的情況。

「能上去也不能輕易這麼做,那些石槍都是從這些石塊上射出來的。」柳雲祁沉凝道。

愁雲當即是臉色一變,趕忙就將摸上巨石的手給縮了回來。 「呼~」

微風,吹拂在這巨石林之中帶起了一陣陣詭異的風嘯,給這座寂靜的巨石叢林帶來了一絲的荒涼之感。

柳雲祁一行人在這林立的巨石間穿梭著,在那一座座巨石的遮擋之下也不免的有些難以辨清方向,要不是能夠時刻的透過巨石縫隙看到那座白色的宮殿,柳雲祁一行人恐怕還真要飛上去才能夠找到到路了,在這座大型迷宮之中要是沒有那座白色宮殿做指引,恐怕就連最厲害的迷宮高手都難以走出的吧?

一行人一邊走著一邊時刻觀察著周圍的情況,走了並沒有多久,愁雲便皺起了眉頭道「這裡很是古怪,有沒有發現,這裡除了硬石頭並沒有一點鬆軟的泥土,在這種地方,不要說食物了,恐怕連水都找不到,要是不能快點找到出口的話,我們就只能困死在這裡了。」

「食物的問題不用擔心,我的空間戒指里常備著一個月份量的口糧,就是專門用來應對這種突髮狀況的。」柳雲祁也是皺眉道。

「就算有食物,時間長了還是有些問題的啊~」愁雲感嘆道。

正說著,似乎是感覺到了什麼,柳雲祁慕然轉頭望向了遠處被巨石遮擋的天空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愁雲順著柳雲祁的視線望去,卻是什麼都沒有感覺到,不免有些疑惑了起來「怎麼了?」

「好像有其他人進來了。」柳雲祁皺眉道。

最佳神醫 愁雲也是皺起了眉頭,感受了半天卻也是什麼都沒有感覺到,剛要說點什麼,眼中卻看到了一道道快捷的黑點飛速的升上天空再快速的落下。

頓時,他看向柳雲祁的眼神之中不免多了一絲驚異之色「至少都有超過一公里的距離了,你居然能夠那麼快就感覺到?這個世界的功法當真有那麼神奇?!」

正趴在柳雲祁肩膀上的靈歌一聽這話是頓時就來了精神「哼!那是我父親厲害!這算的了什麼啊?父親他可是能夠在武皇的追擊下逃命的呢。」

「哦?這麼厲害?我可是聽說這個世界的武皇就跟核武器一樣的厲害啊?你居然能夠在他們的手底下逃生?」愁雲也是有些好奇了起來。

「別聽靈歌瞎說,她就喜歡誇大。」柳雲祁無奈的摸了摸肩膀上「你啊~,就會亂說,哪有那麼誇張啊?」

「父親~就有嘛~」靈歌撒嬌道「難道你忘記了你曾經從你姐姐以及三名武皇的手中逃脫的這件事情了嗎?」

「哦?看來這件事還是真的咯?」愁雲饒有興趣的說道。

「這…既是事實,又不是事實。」柳雲祁沉吟了片刻,有些不好意思的撓撓頭道「運氣,運氣,取了一點巧而已。真讓我從這些武皇的手底下逃命還真的是很難辦到的事情,那次是純熟運氣。」

「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愁雲讚賞的看著柳雲祁,有實力,卻不自傲,這才具備著成為強者的潛質。

想了想,愁雲不免有些好奇的問道「說說看唄,你感覺武皇的實力如何?」

柳雲祁一怔,沉吟了片刻道「除非我拚命,否則,要想從他們的手底下逃跑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無論是力量和速度我都是遠遠的不及他們。」

「哇~父親好厲害啊,一般武尊在武皇面前根本連手都不敢還,父親卻能從他們的手底下逃出來。」靈歌看著柳雲祁的雙眼之中冒著一顆顆的小星星。

從小就與柳雲祁在一起的她是最依賴柳雲祁的了,心中對他的崇拜也是不言而喻,沒有什麼事情是比柳雲祁實力強大而更讓她感到高興的事情了。

愁雲見柳雲祁如此的沒有把握也是皺眉沉吟道「就連你在武皇的面前都只有逃命的份,看來我也是差不多的吧。」

見愁雲有學柳雲祁的嫌疑,靈歌不免有些鄙夷道「切~,見我父親厲害才跟著父親的話說,真見到武皇不一定連一招都撐不了呢。」

「靈歌~,不可無禮~」柳雲祁略微嚴肅的訓斥著靈歌道。

「是,父親,靈歌知道錯了。」見柳雲祁正嚴肅的盯著自己,靈歌頓時是不敢再說話了。

愁雲卻並不著惱,微笑著看著柳雲祁與靈歌的互動「真是有趣,要不是這小傢伙的樣貌,我還真會以為你們是父女呢,這樣的小傢伙你是在哪裡找到的?改天我也去弄一個養養。」

見愁雲如此說,靈歌又不樂意了「什麼以為我們是父女啊?我本來就是父親的孩子啊~!哼,你這傢伙說話真讓人討厭~」

「靈歌~」柳雲祁面色頓時沉了下來。

「父親~,是他不好,說靈歌不是您的女兒~」靈歌見柳雲祁有些生氣了,不免有些發憷,但還是撒嬌道。

「就算是這樣,也不能隨意去罵別人啊?一些無關緊要的人無所謂你去罵,但是,咱們身邊的人就不能如此了,你明白嗎?還不向愁雲大哥道歉?」柳雲祁訓斥道。

「是,父親。」靈歌有些委屈的低下了頭去,對著愁雲語調不太好的說道「對不起,是靈歌不好。」

「沒事,沒事,都是自己人。」愁雲微笑著就要去摸靈歌的小腦袋,靈歌卻撲扇著翅膀飛到了柳雲祁肩膀的另一處心中氣呼呼的想道「都是這傢伙,害的我被父親罵!真討厭。」

「靈歌?~」柳雲祁皺眉道,誰知靈歌卻輕哼了一聲,委屈的鑽到了柳雲祁的懷裡不肯出來了。

搖了搖頭,柳雲祁有些無奈的說道「小傢伙被我給慣壞了,希望愁雲大哥不要介意。」

「不會,小傢伙很可愛。」愁雲笑著搖了搖頭,好奇道「對了,這麼可愛的小傢伙你是從哪裡得來的?說不得我也要去弄一個來,哎~有時候一個人太無聊了,總要有個人陪著聊聊天啊~」

「覺得無聊的話大哥可以去找一個大嫂陪陪你啊~,到時候讓大嫂給你生一個大胖小子天天陪你玩還不好嗎?」柳雲祁打趣道。

愁雲搖頭苦笑道「像我這種人,哪有什麼資格談這些啊?如果沒什麼意外的話,我想我一輩子都不會去想這些事情的。」

微微一愣,柳雲祁本想要開口詢問他為何會有這種想法,但是看到他那悲愴的表情卻又不忍心開口去問,嘆了一口氣便把他得到靈歌的方法傳音給了他。

這讓愁雲不免的面上一愣,他實在是有些不明白,口述不就好了,何必要傳音這麼麻煩呢?等等,傳音?柳雲祁何時學會了這種技能了?頓時,愁雲看著柳雲祁的眼神越加的不同了起來。

其實柳雲祁也是無可奈何才用傳音這種方法跟愁雲說的,畢竟,跟靈歌也相處了這麼久了,雖然不是父女可卻也已經情同父女了。他不知道如果靈歌知道自己是柳雲祁買來的時候會不會為此而感到傷心,他看的出來,在靈歌的心裡自己就是她親生父親。柳雲祁不想讓那麼喜愛自己的靈歌傷心,所以才用傳音的方法告訴愁雲這些。

愁雲看了眼柳雲祁胸口的位置,似是有些明白柳雲祁的想法般感嘆道「看來,你是真心的喜歡小靈歌啊,真是有些羨慕你啊,這麼小的年紀就有女兒了,估計平時有她在,都不會感到寂寞的吧?」

柳雲祁微笑著搖頭道「沒辦法,小傢伙太鬧騰了,總是讓人有些放心不下。」

「父親~,人家哪有嘛~」靈歌悶悶的聲音從柳雲祁的胸口傳來,雖是如此,柳雲祁卻是感覺到她很開心,因為這小傢伙正拿著自己的小腦袋蹭著他的胸口呢。

「這樣就好,只要靈歌能夠開心就好。」柳雲祁心中如此想道。

還想著說些什麼,柳雲祁憮然的抬頭望向了天空,這次就連愁雲都是察覺到了的什麼往上望去。

只見他們剛一抬頭,天上接近巨石表面便有幾道黑影飛掠而過,而一道道石槍就如同雨點般不斷的射向了天空,隨後又源源不斷的掉落了下來。

「SHIT!那些個混蛋逃命就逃命吧!居然還要我們來承受後果!」

看著天空中的黑點逐漸由小變大,柳雲祁頓時是大罵不已,就連愁雲的面色都是有些難看了起來。兩人的心中頓時都是開始警惕起了天上即將掉落下來的石槍,如此大量的石槍就算以他們的實力都不能保證能夠全接下來。

然而,眼看著天空中掉落的石槍越加的接近,就在他們心中的警惕達到最高峰的時候,奇異的一幕出現了,那些石槍在即將越過那些巨石砸落下來的時候,就好像受到了巨石的召喚般紛紛的拐彎重新融入到了巨石之中。

頓時,警報解除,柳雲祁與愁雲都是長長的鬆了一口氣,還好有驚無險,不然的話,這麼多的長槍,他們就算不死都要脫層皮。

剛剛才鬆了一口氣,天上一滴莫名的液體滴落到了柳雲祁的臉上,伸手輕輕在臉上一抹,是一滴鮮紅的血跡,看著黑影消失的方向柳雲祁不免有些幸災樂禍了起來「想害我?自己先遭到報應了吧?」 儘管那座白色的宮殿看起來距離他們並不是很遙遠,但有句話是怎麼說的來著?過於巨大的東西在遠處看就好像離你並沒有多遙遠,但是實際上卻離了你有十萬八千里的距離,而柳雲祁一行此時遇到的情況就恰是如此。

一連在這巨石叢林之中轉悠了幾天的時間,他們卻始終是與白色宮殿保持了不遠不近的距離,要不是時常抬頭看,柳雲祁都還以為自己一行走錯了方向呢。

然而,縱然如此,一連走了幾天的時間,柳雲祁的心裡不免的多了一絲煩躁,一屁股靠坐在了巨石邊上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都走了這麼多天都沒有走到那座宮殿,到底那座宮殿離我們有多遠啊?」

愁雲凝視著白色宮殿的方向並沒有接話,半晌之後才轉頭凝重的說道「你有沒有感覺到,我們似乎與那座宮殿的距離就從來沒有變過。」

「是這樣嗎?」柳雲祁也是凝神朝著白色宮殿的方向看了半晌,隨後也驚咦道「咦~,聽你這麼說好像確實是這樣誒~,難道這些巨石真的是迷宮?讓我們一直都在原地打轉?可是不對啊,我們明明能夠看到那座宮殿啊?就算是迷宮也應該迷惑不了我們的視線才對的啊?」

「如果我們看到的宮殿本身就是假的呢?」愁雲沉吟道。

在柳雲祁微微變色之後下愁雲接著說道「在來到這個世界之後,有段時間我專門的去了解了下這個世界的武者與魔法,其中重點了解的就是魔法這一塊,我在其中有了解到,這個世界的魔法除了物理攻擊性的魔法之外還有精神攻擊性魔法。」

被愁雲這麼一提醒,柳雲祁也是終於反應了過來「對!我也曾經了解過,這個世界上除了魔法師之外還有著傀儡師和神控師這一魔法分支,而神控師又是魔法師之中極為危險的存在,由於他們的數量太過稀少,我都從來沒往這方面想過。」

在柳雲祁的解釋下,愁雲也是漸漸的明白了過來,其實說起來,神控師可以算是所有的魔法師的源頭,也可以說所有魔法師都可以算是神控師,因為他們都是鍛煉精神力來增強自身的實力。

神控師的攻擊手段可以說是詭異莫測,他們是利用其強大無匹的精神力來直接作用在敵人的頭腦之中使其產生幻覺進而精神崩潰,又以精神力直接攻擊敵人的意識海打散敵人的魂魄使其變為傻子,所以,與神控師戰鬥的人通常都只有三種結果,不是贏了,就是瘋了,再就是傻了。

而神控師又比之魔法師難以修鍊,雖然他們只是單純的鍛煉精神力,由於其詭異的攻擊手段而使其難以修鍊,通常都是天賦之才才有可能修鍊有成,而這也限制了神控師的大量增長。又因為世上少有人能夠在神控師修鍊有成,世人都恐懼其手段的可怕,故此,神控師便被打落到了暗黑魔法一脈,被世人稱之為邪神的使徒。

而有神控師的存在,自然也會有幻覺系魔法以及魔法陣的存在,而通常這種魔法陣都是極難破解,一般人都是入得陣中都難以自覺,就像是柳雲祁他們現在的情況一般。

靜靜的感覺了下周圍的異狀,柳雲祁不禁皺起了眉頭道「要想布置這麼大的精神迷幻陣,那所需要的魔法晶石就得是天量的,其中又以七彩魔晶為最,這麼大的範圍至少也要有上百顆才能保持正常的運轉,而七彩魔晶的出現又是極為的難得,就連一般的大宗派都不一定會有,所以可以推斷的出,這裡不可能布置精神迷幻陣,最多就是迷惑人眼的魔法陣。」

「你說的有道理。」愁雲認真的點了點頭「可,就算只是迷惑人眼的魔法陣也是很難破解的了的啊。畢竟,這座石林這麼龐大,要想找到陣眼根本就不可能的,況且,我們連那個白色宮殿是真是假都分別不出來。」

「真假很容易分辨出來的。」柳雲祁沉吟了半晌眼前一亮,抬頭看向了天空道「只要上到天上,我們很快就能夠辨別的出真假。為什麼石林上空禁飛,我現在終於明白了,因為,石林里的迷惑魔法陣根本就達不到天上,所以才會有禁飛的限制。」

說著,在愁雲愣神的功夫,柳雲祁拍了拍胸口正在睡懶覺的靈歌道「起來了,小懶蟲,該幹活了。」

「父親~」靈歌慵懶的從柳雲祁的衣領伸出了半個腦袋擱在了衣領之上「叫靈歌出來是有什麼事情嗎?」

「我們被迷陣困住了,需要你帶我們飛。」柳雲祁解釋道。

「迷陣?」靈歌伸出了小爪子揉了揉依舊沒睡醒的眼睛朝著四周一陣打量,卻連一絲異樣都看不出來,儘管心中疑惑,但她還是聽柳雲祁的話,從他的胸前鑽出,在一陣白光繚繞之中又重新變為了巨型蝙蝠。

柳雲祁飛躍而上,站在了靈歌的後背之上,見愁雲依舊在沉思著什麼,不免問道「怎麼了?快上來啊。」

「我承認你分析的有道理,可是,你有想過怎麼應對上面連綿不絕的石槍嗎?上去也是難有生機啊。」愁雲皺眉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