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七彩晶石塔上,陡然亮起了四道光芒,代表著四萬斤力道。

「好恐怖。」

周圍不少人暗自倒吸一口冷氣。

「資質還不錯。」

林寒心中淡淡一笑,隨即踏步上前,深吸一口氣,一拳轟出。

「嘭!」

伴隨著一陣轟鳴聲。

嗡!

嗡!

嗡!

……

那七彩晶石塔上,一道道光華亮起。

一道!

兩道!

三道!

四道!

「還沒停止!」人群中,有人驚呼。

五道!

六道!

這個時候,那晶石塔上的亮光,才慢慢黯淡下來。

六道!

整整六道光芒!

六萬斤的力道!

薛長冬獃滯了。

周圍眾人獃滯了。

「怎麼可能……」

薛長冬神色露出一絲難以置信。

自己洞天境三重天修為,而林寒,不過才洞天境二重天。

但林寒的力道,卻是幾乎快有他的兩倍。

這,怎麼可能!

「他好像還沒有使用武魂的力量。」

這個時候,人群中傳出的一句話,讓場上再一次陷入死寂。

對啊!

林寒剛才好像一拳轟出,沒有使用武魂。

「嘶!」

一念至此,場上頓時響起了一陣倒吸冷氣的聲音。

「我輸了。」

薛長冬先是神色微微鐵青,隨即看到林寒臉上那高深莫測的笑意,不由苦笑一聲。

「願賭服輸,這是三萬靈石。」

薛長冬交給了林寒一個儲物袋。

「多謝。」

林寒將這儲物袋收起來,略帶調侃說道。

這薛長冬,雖然有些傲氣,喜歡攀比,但為人頗為豪爽,值得一交。

「都給老子讓開!」

但就在這時候,一道霸道冰冷的聲音從人群外響起。

唰!唰!唰!

就在這話音落下的瞬間,一陣騷動,人群頓時被一股龐大的力道給硬生生撞開一條通道。

踏!

一道高大魁梧的兇猛身影,出現在了眾人的視野中。

「石猛!」

韓蠻突然出聲了。

他神色帶著一份隱隱間的畏懼。

「石猛?」

林寒神色一動。

石猛,似乎就是當日那通過劍形令牌,被舉薦出來的那群人中的三大天才之一,擁有黃級九階的強大武魂。

石猛似乎認識韓蠻,他踏步走來,頓時譏諷一笑,道:「韓蠻?這不是我們古佛村邊緣那小小雪地村的鼻涕娃嗎?怎麼也來到了乾坤劍宗?哈哈哈。」

對於石猛的嘲笑,韓蠻神色微微鐵青,但卻是沒有吭聲。

「小子,滾開,別擋著我測試力道。」

驀地,這石猛看向林寒的方向,猛地冰冷道,語氣霸道。

「我若是不讓呢?」

林寒站在原地,眸光無波,道。

「你若是不讓,我便將你打殘!」

石猛來自邊荒古村,從小在大荒中長大,有著一種煞氣。

「石猛,你放過林寒師兄,他是我朋友。」

韓蠻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突然踏前一步,擋在了林寒的身前。

「滾!你是什麼東西,也敢阻攔我?」

石猛渾身凶煞猛地一放,就要將韓蠻給轟飛。

「鏘!」

但就在這瞬間,一道劍光劃破長空,將石猛釋放過來的氣勁給撕裂。

是林寒!

不知什麼時候,他手持一柄銹跡斑斑的長劍,已經站在韓蠻身前。

「你敢對我出手?還從來沒有敢在我的面前出手!」

石猛看到林寒出劍,頓時神色變得暴怒。

他背後虛空,隱隱間出現一盞古老的佛燈。

佛燈武魂!

周身有著九道明亮的黃色魂環。

赫然是黃級九階武魂!

那古燈的光輝灑下,在石猛那虯龍般的肌肉上,堵上了一層尊貴金色。

一瞬間,石猛仿若變成一尊傳說中的怒目佛陀,擁有無匹力量,能鎮殺一切存在。

「佛燈武魂,倒是罕見,那燈光,對於武者的肉身力量,有著強大的加持作用。」

小雀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帶著一份隱隱間的詫異。

「黃級九階武魂,洞天境五重天。」

林寒目光微微凝重。

這石猛,確實十分強大。

不愧為此次招新中的三大天才之一。

但,林寒也不會輕易退步。

石猛這種霸道冷漠的態度,早就讓林寒對其產生了一種殺意。

「嗡!」

一種鋒銳凌厲的劍意,從林寒身上散發,在其頭頂上空,化為一柄無形利劍,斜指天穹。

「都給我住手!」

奪愛鑽石萌妻 但就在這時,一道帶著絲絲怒意的威嚴聲音陡然響起。

轟!

一股龐大的氣息,頓時出現在了場上。

北宋大丈夫 轟隆!

如同一座山嶽鎮壓下來,無論林寒,還是石猛,都是忍不住悶哼一聲,倒退一步。

唰!

一道身軀挺拔的青年男子出現了。

那熟悉的威嚴面容,正是當日帶隊的古毅,外宗最年輕的護法。

「宗門之內,禁止打鬥,你們剛剛進入宗門,就想要違反門規,被送入思過崖,面壁三個月嗎!」

古毅冷冷出聲,語氣不帶任何感情。

「弟子知罪。」

林寒抱了抱拳,說道。

「弟子……知罪!」

石猛看著林寒那風輕雲淡的模樣,神色閃過一絲不甘,但還是抱了抱拳道。

「下不為例。」

法醫星妻太妖嬈 古毅淡淡出聲,隨即踏步遠去。

而原地,石猛看著林寒,狂野的眼神中露出殺意,道:「新人試煉中,你必死。」

「哈哈哈……」

伴隨著一陣狂笑聲,石猛忽然一拍身旁的黑色巨石,直接遠去。

嗡嗡嗡……

而這個時候,那晶石塔上,頓時亮起了十道光芒。

十萬斤巨力!

不少人眼皮子狠狠一顫。

這石猛,好強的力量。

林寒看著那晶石塔上的十道光芒,也是忍不住眉頭微微一挑。

「林寒,你惹上大麻煩了。」

薛長冬走過來,神色微微難看。

而韓蠻也是走過來,苦笑道:「林寒師兄,給您惹麻煩了。」

「無妨,新人試煉中,若是這石猛若是真的敢惹到我的頭上,我定然讓他有來無回。」

林寒淡淡出聲。

但那平靜的語氣中,卻是帶著一份隱隱間的殺意。

「有來無回?」

薛長冬顯然不太相信林寒能夠擊殺石猛。

但他並沒有多說,只是道:「放心,新人試煉中,若是在生死時刻大聲呼救,會有宗門強者前來營救。」

聽到薛長冬那不相信自己的話語,林寒只是淡淡一笑,沒有解釋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