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活下來的人驚悚不已,此人居然能吸收其他人的力量,

「我不殺你,你大可以把我的行蹤告訴禪月寺的人……」葉峰自語,走出了生命星球,大劍嗖一聲沒入了他的眉心,

那個活下來的人久久不敢動彈,最後他也沒敢真的去禪月寺邀功,

與此同時,葉峰來到星空之外,

「再殺幾個人,我便去輪迴星域,」葉峰眼中露出殺機,

一天之後,葉峰真的遇到了來追殺他的人,來的是兩個大帝境強者,皆是魔族的人,

葉峰全力出手,並未動用大劍,直接憑藉本事的實力擊敗了這兩人,隨後利用大劍斬殺了其中一人,可惜另外一人趁機遁走了,

葉峰找到,此人必定會馬上回去找人來追殺自己,所以他並沒有停留,他裹挾著被他斬殺那名大帝的屍體,朝著星空中遁去,

遁走的同時,葉峰釋放出吞噬之氣,再次開始吞噬別人的本源之力,他並沒有宿命線和因果線,所以他的力量可以無限制的提升,

只要給他足夠的天地本源即可,而天地本源蘊含最多的便是大帝境武者,

就這樣,他邊遁走,邊伺機對付落單的大帝境強者,如此過了三次之後,中央星域各大勢力的人再也不敢單獨行動,每每都會有好幾個大帝境強者聯合起來,

葉峰找不到機會之後,沒有在中央星域停留,而是離開了中央星域,趕往了輪迴星域,

不過,他離開中央星域的消息最終還是被各大勢力的人知道了,於是各大實力的人也都離開了中央星域,開始追擊他,追擊他的人,皆是大帝境強者,且每批人都有七八個,甚至十幾個,

「他有天機劍,單個大帝已不是他的對手,所以千萬不要擅自行動,」各大勢力的人都這樣吩咐門下的人,以免被葉峰所殺,

「他進步的速度匪夷所思,據說他能吸收別人的力量,所以,哪怕你們被他抓住,也不要自己的本源落在他手上……你們如果被他抓住,可以燃燒自己的本源,」各大勢力的始祖都這樣吩咐, 就在葉峰迴輪迴星域的時候,中央星域某處,虛空泛起漣漪,有人走了出來,其中一人居然是當初葉峰在聖帝界遇到的太虛一族族人,虛若無,

除了虛若無之外,還有不少太虛一族的族人,其中幾人居然是大帝境的修為,

太虛一族,在中央星域乃是僅次於神族、魔族、妖族的種族,實力極其強大,

「最近被追殺那人,就是你當初在聖帝界見到的人嗎,」一個外面粗獷的大帝境強者問虛若無,

虛若無點了點頭,「絕對不會有錯,」

「沒想到他居然是天機老祖的轉世之身,」那名大帝說道:「天機老祖乃是太初之時便存在的強者之一,即便是神族始祖、魔族始祖,以及妖族始祖,單個人的實力也完全不及他,」

「在太初之時,實力最強的非天機老祖莫屬,」另外一個大帝說道:「只是不知,天機老祖后來為什麼會突然消失了,各大勢力的人都在找他,但是卻一直沒能找到,」

「現在天機老祖的記憶應該尚未恢復,否則他們也不敢這麼明目張胆的追殺,」虛若無說道,

「據說天機老祖掌握著突破大帝之境桎梏的辦法,誰能抓住天機老祖,誰就能突破大帝境,成為真正的神,」太虛一族的大帝們個個都心動了,

虛若無欲言又止,他知道,他是阻止不了他的族人的,因為突破大帝境的誘惑實在太大了,那將意味永生不死,

……

輪迴星域,

葉峰又回來了,輪迴星域還是像從前一樣沒有任何變化,

「無極大陸……」葉峰釋放出神識橫掃整個輪迴星域,以他如今的實力,想要在其他人不知情的情況下搜索完整個輪迴星域,實在太簡單了,

果然,整個輪迴星域,沒有任何人發現葉峰,葉峰看到了大聖星,看到了猴哥他們,猴哥他們正在喝酒,

「哼,神族和魔族的人都被我們滅了,現在只差神魔族的人了,」蛟魔王冷哼,

「神魔族的人被那個神秘人救走了,現在也不知道在什麼地方,」牛魔王皺眉,

「那個神秘人很強……」猴哥說道:「他既然有心把神魔族的人救走,我們是找不到的,」

「哼,便宜他們了,若非是他們,老八也不會被迫進入歸墟之地,」蛟魔王冷笑,

聞言,葉峰非常感動,他沒想到他離開之後,猴哥他們居然為自己做了這麼多事,

神識朝著輪迴大陸掃了過去,葉峰又看到葉子陵等人也在擔心他的安危,

「無極大陸究竟在什麼地方……」葉峰繼續搜索,終於,他在輪迴大陸附近瞧見了一塊大陸,這快大陸赫然便是無極大陸,

嗖的一聲,葉峰消失,下一刻他來到了無極大陸上空,俯視整個無極大陸,他瞧見了精武書院、念師書院……整個無極大陸的人都在努力修行,

現在無極大陸的本源已經沒有缺失,武者不再受到限制,修為可以突破到造化境之上,

葉峰瞧見,無極大陸上,有很多武者的修為已經突破到了涅槃境,當然,生死境武者基本上沒有,有也是從外界來的人,

儘管外界有生死境武者過來,可是卻受到了精武書院和念師書院的約束,所以他們不敢對無極大陸本土人隨意出手,

現在,楊聖等五大聖已經解脫,不需要在靠自己的力量支撐整個無極大陸,他們的實力正在緩緩恢復當中,

至於武穆和郭超然,也已經回到了精武書院,武穆的修為居然已經是生死境大圓滿,

總之,現在整個無極大陸都走上了正軌,將來輪迴星域說不定又會出現一個大勢力,

葉峰繼續探查整個無極大陸,他發現,大葉劍宗居然已經搬到了中央聖域,成為了人族巨頭之一,從大葉劍宗弟子的交談中葉峰找到,現在大葉劍宗並沒有宗主,只有副宗主,那便是寇爽,

此刻的寇爽,修為已是涅槃境大圓滿,

除此之外,葉峰還發現了無痕公子、心魔公子、擁劍公子全都在大葉劍宗,成為了大葉劍宗的一份子,且他們的修為也都已經是涅槃境,

在封閉的世界困了幾千年後,三大公子厚積薄發,進步神速,

嗖的一聲,葉峰朝著大葉劍宗飛去,

就在葉峰飛往大葉劍宗的時候,大葉劍宗正逢宗門大比,

比試的人,全部都是輪迴境武者,誰能脫穎而出,誰就能成為大葉劍宗的真傳弟子,現在在大葉劍宗,真傳弟子的名額之後十八人,還差八人名額就滿了,所以這些參加比試的弟子都非常賣力,

此次比試的評委,居然是沈慕婉,如今的沈慕婉,修為居然已經是造化境大圓滿,儘管尚未突破至涅槃境,但是她的進步也已經算神速了,

「轟隆隆……」

擂台上的碰撞聲不絕於耳,是兩個輪迴境大圓滿的年輕人在交手,非常激烈,

在比賽的廣場正上方,居然有個石雕巨人,這個石雕巨人居然是葉峰,

隱藏在虛空中的葉峰瞧見這一切,不禁苦笑搖頭,這究竟是誰做的,居然把自己的雕像立在了這裡,

「這次來參加真傳弟子選拔的人還算不錯,」裁判席上,一個大葉劍宗的長老笑著點頭,

「不錯個屁,」沈慕婉沒好氣的說:「跟那瘋子比起來他們還差得遠呢,」

大葉劍宗的長老們不禁苦笑,在大葉劍宗,也只有沈慕婉敢這樣稱呼那位從來沒有露過面的宗主了,

「沈姑娘,宗主究竟去了什麼地方,」一個長老忍不住問道,自從他進入大葉劍宗之後,就沒有見過宗主,他只聽人說宗主出去歷練了,

沈慕婉沉默了片刻,突然罵道:「宗主去哪裡關你什麼事,」

隱藏在虛空中的葉峰哭笑不得,

那個長老訕訕一笑,不敢再問沈慕婉什麼,

突然,大葉劍宗外有笑聲傳來:「寇爽,可敢出來一戰,,」聲音如雷,轟隆隆不絕,

「哼,這傢伙居然又來了,」沈慕婉冷哼,率先飛了出去,其餘眾人緊隨其後,比試也因此停了下來, 慢慢的,劉家家族的市場越來越龐大,何家沒有辦法,更可恨的是萬金商會斷絕了對何家提供的藥材。 婚淺情深:總裁誘妻上癮 所有何家的人都不知道爲什麼萬金商突然會不向他們提供藥材了。

於是何家最後不得不在龍城來進取藥材,當然在龍城進取藥材,那價格遠遠超出萬金商會好幾倍。

爹,我聽說何家在龍城購了一大批藥材,我想來個釜底抽薪。

那我們怎麼辦?這次家族解圍,主要功勞都在劉笑天的身上,所以劉笑天在家族中的分量越來越大,話語權也越來越大,甚至家族中越來越多的事務都要劉笑天來說。

你給我一批手腳麻利的人,我到半路截殺就可以了,這次帶隊的人是四長老,這個傢伙一生猥瑣**,身子早已經被酒色所掏空,雖然修爲在戰靈後期,但是我可以保證一定滅殺他。

潤兒,你去安排一下,天兒小心一點兒。

這天晚間,在一處空曠的野地裏,有一處小山谷,而經過龍城的路就在小山谷裏面,所以一般強盜想要搶劫一些過路商人的金銀財寶,一般都在在這搶劫。

下面一堆商隊正在向着這裏行進。

四長老,你說我們會不水遇上劫匪?

怕,?就你這烏鴉嘴,楊柳鎮何家誰敢出來搶劫我們,要是你說出這是何家的東西,那些強盜還不是夾着尾巴逃跑。

哈哈哈……

四長老威武,一聲聲馬屁聲響徹整個山谷。

四長老,還真不好說,你看前面有黑影在移動,一些膽小的已經開始出現了恐慌。

四長老循着黑影看去,還他媽的真有一些黑影坐在山谷上面,手中兵器在黑暗中閃閃發着光芒。

走,不要怕,有事情我來擔着。

到了谷底,山谷上面的黑衣都一個個站了起來。

喂,道上的朋友。我們是何家的人?不知道朋友貴庚?

喂,下面說話的人,你有病啊。

喂,四長老,你已經爆出了我們是何家的人,怎麼那些人都還不走,反而向着這邊走來。

上,劉笑天一聲大喝,一個個人影從山谷上面矯健的躍下,然後向着何家所在的車隊走去。

不好,我們遇上強盜了,大家小心戒備。一想起何才說這次藥材關係着何家的生死存亡,何歡這個廢物長老,手心纔開始冒出了冷汗。

這批藥材可以說將近押了何家的三分之二的家產,要是貨物丟了,那將是一樁死罪,雖然擔負着這樣的重擔,但是這傢伙在龍城的時候還不忘尋花問柳,一到龍城,就在《天上人間》來了一個比較刺激的玩法:4p。

蒙面人二話不說,一來就開始砍人。

啊……一聲聲慘叫聲在空曠的曠野裏響徹。

這羣不怕死的蒙面人太過恐怖了,都是一羣不怕死的傢伙,殺人越貨絕不含糊,一時間,何家護送藥材的人開始橫撐荒野。

何歡,怎麼樣?你是想要命了?還是想要才了?劉笑天慢慢的向着這個何家的四長老。

哼,你是什麼人?畢竟他是何家的長老,雖然手下都死了,但是那股底氣哈在。

想要你命的人。

哼。那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臨死的時候請你看清楚我的真面目。免得再向閻王爺報到的時候連自己是怎麼死的都早不知道。

隨即劉笑天取下了自己的蒙面布。

你……是你,劉家家族的廢物,哼,一個廢物,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好一個劉家,那個保護了劉家家族四百年的老不死都不在了,我們何家一定要你們好看,忍了好多年了。

那你就看看我這個廢物給你送點兒禮物吧。

劉笑天從身上抽出那把鐵劍,一聲大喝,向着這位具有戰靈巔峯的四長老砍去。

一個唄酒色掏空的男人,他;劉笑天還怕啥。

鐵劍揮動,在漆黑的夜色中中散發出陣陣幽暗的光芒,就如同可怕的鬼火一般。

哼,廢物,借我一刀,何歡輪動一把大刀,帶起陣陣風聲,向着劉笑天砍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