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幾個流*氓將她們堵住,嘴上說著不乾不淨的話調戲著幾個女生。有個過分的,還對其中一個女生動手。顧笙歡當時就惱了,直接把人摁在地上往死里打。幾個流*氓怎麼也沒有想到,看著最嬌小,最無害的顧笙歡能把一個一米八幾,差不多兩百斤的男人給掄倒,並且打得對方毫無招架之力。幾人被她彪悍的氣勢嚇得目瞪口呆,那些混混驚得都忘記去解救自己的同伴。

等警*

察到,剛才還很剽悍的顧笙歡突然就變成了柔弱可欺的小白花。她好像被嚇壞了,慘白著一張小臉抽抽搭搭的控訴幾個流氓的罪行,一邊說一邊發抖,最後承受不住壓力,暈了過去。

親眼目睹這一轉變的人臉上表情可謂是繽紛多彩,心中紛紛感嘆,這女人變臉比翻書還快。

舊時事暫不提,就說現在。顧笙歡把程進賦狠狠的揍了一頓出氣后,她放開他,如同局外人一樣站在一旁看戲。

程進賦是華國知名導演,他拍了許多經典電視劇。這許多年來,圈內人不說人人恭敬待他,但對他還是非常客氣的,特別是明星。而打他的,還是把他摁在地上往死里打,還往他嘴裡塞土的,至今為止也就顧笙歡一個。

程進賦臉都青了,他氣得渾身發抖,兩隻眼睛死死瞪著顧笙歡。他想要罵什麼,最後沒罵出來,只反覆重複說:「換人,換人!」

顧笙歡冷笑一聲,當下掏出手機來。她當著眾人的面打電話給顧承翌。遠在B市的顧承翌剛睡醒,大清早的接到顧笙歡的電話有些意外。

「阿笙,起床了?」

巫女的時空旅行 顧笙歡笑說:「我又不是君王,日上三竿了怎麼可能沒起?」

圈圈.直線 那頭顧承翌也笑,一邊在衣櫥里拿衣服,一邊說:「嗯,咱們阿笙不是君王,是女王。」

顧笙歡被他的話愉悅身心,她咬著嘴唇嘻嘻的笑。這時候的太陽已經完全出來了,她迎著陽光而站,身後是巍峨的山。金色的陽光在她身上徐徐長開,她臉上乾淨明媚的笑在山野里蔓延。那一刻,站在人間的她,猶如落入凡間的精靈。

結果乾凈的精靈在下一刻染了紅塵,她清冷的開口的。「哥,有事麻煩你。」

「嗯?你說。」

顧笙歡握著手機撇向皮青臉腫的程進賦,徐徐開口。「程進賦嘴巴不幹凈,罵我有爹生沒娘養,還罵咱爸咱媽和祖宗十八代。嗯,他還要炒我魷魚。哥,你去找沈自從,讓他重新換個導演過來。」

「好,」顧承翌嘴上答應著,又問:「你有沒有狠狠的揍他?」

「揍了,狠狠的揍了。」顧笙歡老實的回答。

她回答的同時順手開了擴音,於是安靜靜謐的山野間傳來顧承翌惡狠狠的聲音。「揍死他,哥給你兜著!」

晨間露珠重,即使太陽完全出來了,草葉上的露珠也沒有蒸發乾。顧承翌那惡狠狠的聲音一透著手機傳來,不但眾人受了驚嚇,就連草葉上沒有感情的露珠也受了驚嚇,它們吧嗒吧嗒的從草葉上掉下。

得到顧承翌的準話,顧笙歡甜甜的笑。「謝謝哥。」

掛了電話,顧笙歡看著臉色難看至極的程進賦,笑得一臉得意。

「哎呀,」她小人得志的拍了一下大腿,然後鼻孔朝天的哼了聲,「後台硬就是好啊,連知名導演都能輕易換。」

說著,又氣死人不償命的加了一句。「以前也是我傻,沒事低調個什麼勁兒啊,這都讓人欺負到頭上來了。嘖,有些人真當老虎不發威就是病貓呢!」 「他是斧神族的人!」這時,月天突然震驚出聲,他雙眸死死盯著出現在天空上方的巨大斧影,面容第一次發生變化,那是一股懼色。

斧神族,乃是不亞於邪王谷的存在,在『傳說』勢力不出現的情況下,他們主宰著九洲大陸,是真正的超級霸主,什麼陸亞帝國在其嚴重什麼都不是。

而且最讓月天產生懼意的是,他月族就是斧神族的分支,他的父親就是斧神族的一嫡子子弟!

轟!

兩者大戰一促即發,剎那間天地都黯然失色,有的只是璀璨的光芒,它肆意的摧殘這裡的一切,連空間都被撕破了。

「凝!」老者眉頭一挑,手捏複雜印記,最終那戰台的光屏才恢復如初,但是變得更加牢固。

裡面大戰再次阻隔了外界的視線,無法看清。

周丹這一次選擇了『小千靈陣』,而且是一次性動用了五套,所需要的精神力極為恐怖,但與使用『大千靈陣』比起來,用一次『大千靈陣』的精神力就可以同一時間內使用五次『小千靈陣』。

雖說『小千靈陣』無法與『大千靈陣』相提並論,但其威能也不言而喻,尋常『小千靈陣』就可以絕殺九品天尊,而今五套齊出,就是至尊強者都未必敢有小視之心。

並且周丹使用『小千靈陣』最主要的目的是,不願意暴露『大千靈陣』的存在,而且也不想暴露自己,畢竟『大千靈陣』那是可以威脅到至尊強者的超級陣法,若是暴露出去難免會讓別人生起窺視之心,而今他才源天境,根本不足以多次催動『大千靈陣』。

總結一切后,周丹就選擇了動用『小千靈陣』來對敵,而且是一次性拿出五套。

當然,這也是他而今能夠動用最多的資源了,『小千靈陣』與『大千靈陣』使用要求同樣苛刻,雖說兵器等級相對較低,但是也需要一百件高階地器,和一件天器。

地器容易湊齊,但是想要湊齊一百件高階地器就不是一時半會能夠湊足的。

就是收割了『神空間』裡頭的異族兵器,周丹也僅僅湊足五百件高階地器罷了,所以五套『小千靈陣』已經是他目前能夠使用的最大底牌了。

在不借用『大千靈陣』的情況下,周丹只有使用五套『小千靈陣』來對敵。

北慕容萬萬沒想到眼前這白衣少年竟然如此妖孽,甚至逼到他使用家族秘法了,本以為就算對方在如何厲害,也絕對不可能與自己對戰,但是結果卻是超乎了他的意料。

不僅如此,在周丹動用五套『小千靈陣』的時候,東院的另外一名至尊強者也露出了驚容,而且那神色極為難堪,他知道,若是換做自己,絕對抵擋不了對方的攻擊。

堂堂至尊強者,竟然沒有自信能夠擋住周丹的攻擊,這若是傳出去,豈不是笑爆了大牙?

但是由不得他不承認,『小千靈陣』的氣息本來就極為強大,絕對能夠滅殺一切天尊之境的強者,再加上五套『小千靈陣』組成在一起,那已經足夠威脅到至尊強者的安危了。

巨大的斧影將五套『小千靈陣』籠罩著,而且劈出了極強剛猛的攻擊,落在『小千靈陣』上面。

「給我破!」周丹全力催動五套『小千靈陣』與斧影對抗,在他話音落下時,射出五百到劍光直劈斧影。

嬌妃傾城 斧影頓時劇烈顫抖,剎那間差點崩潰,不過斧神族的秘術又豈是那麼好破的?北慕容噴出一滴精血融合入斧影之中,那原本只是虛影的斧影竟然實質起來了,就好像一把開天神斧般,散發著霸氣的氣息,將那五百道劍光全部擊碎。

「恩?」周丹神色微微一凝,五百道劍光竟然被瞬間滅掉了,這是他始料未及的,不過他並沒有緊張,相反也暗自咬牙,似乎做出了什麼決定,臉上露出一絲瘋狂之色。

「不好,速戰速決!」這一刻北慕容似乎感應到什麼,神色一變在變,他急忙提醒自己的隊友全力以赴,儘快拿下這一輪的勝利。

「晚了!」周丹面色凌然,這一刻他似乎九天之上的神魔,身軀暴漲,俯視下方的北慕容,而那五套『小千靈陣』在急速運轉中,竟然緩慢的融合在一起,而他直接手臂,將融合后的『小千靈陣』握在手中,猛然朝那實質化的巨斧劈來。

轟隆~~

巨斧劇烈顫抖,但是並未破去,而周丹毫不猶豫的再次拿起手中的『小千靈陣』再次砸來。

砰!

這個,巨斧終於由實質逐漸變淡,再承受第三波攻擊后,巨斧終於扛不住了,徹底消散在天地間,而北慕容也因此被震傷,口吐鮮血。

「怎麼可能!」北慕容怎麼也想不到自己族中的秘書竟然會敗,而且敗的如此輕易。

斧神族乃出現過准帝境的可怕勢力,這秘書也是由他族的斧神所創,怎麼可能會被擊潰呢。

北慕容臉上儘是難以接受的色彩,但是這一切都是事實,天空上早就沒有了巨斧的影子,取而代之的是一名身高達百丈的白衣少年,他手持一把貫穿天地的巨陣,氣息凌厲而霸氣。

「受死!」

突然間,周丹將目標轉到別處,正是與楊兜對戰的那名至尊強者,那名至尊強者被周丹盯上,全身汗毛林立,像似被猛獸給鎖定般,心生懼意。

楊兜頓時鬆了口氣,他還是高估了自己,本以為抵擋住對方三分鐘應該沒什麼問題,但是對手一上來就是死拼,他才是九品天尊而已,借用秘術才足以與其短時間對戰,可是對方一副死拼的趨勢,楊兜抵擋起來也頗為困難。

好在這一刻,周丹來了,他直接捨棄北慕容,全力對其出手,楊兜也因此得到了喘氣的機會。

「放肆!」北慕容頓時大怒,他怎麼也沒想到周丹竟然敢在他面前玩弄這種聲東擊西的手段,內心不由大怒,但是他也知道而今想要阻止周丹希望並不大,所以他採取的手段也是對南院的其他學員出手。

「哼!」周丹的冷笑聲突然傳來,緊接著百道劍光竟然出現在北慕容的身前,阻擋住了他的去路。

「小把戲。」北慕容直接砸出一拳,將那百道劍光都砸碎,但是那不屑的神色頓時陰沉了下來,只見他前方再次出現了百道劍光,朝他劈來。

而這一次,他繼續破來這百道劍光,緊接著再次出現百道劍光,如此下來,他的速度受到了限制,短時間內無法威脅到南院的其他學員。

周丹冷然的看著這一切,這一切都在他的計劃之中,百道劍光這是他自創的一套陣圖,名為『血滴』,是從『小千靈陣』中感悟出來的一套小型防敵陣法,具備的攻擊雖然不算強大,但卻可以牽制住敵人的速度。

周丹非常明確這一點,速度是取決一切的關鍵所在,這就好比如說,一個淬體境的靈者,如果速度達到極致,甚至連煉魂境的靈者都無法媲美,那麼他便立於不敗之地,所以,在修行之路上,許多修士追求的便是速度這方面,當然也有人注重攻擊方面的,因為在他們看來,實力強大,其他一切都只是浮雲。

北慕容就是專修速度這方面的,但是總體來說速度還是無法與周丹媲美,當然,因為北慕容的境界非常強大,而他只是源天境層次,所以在速度上也沒有什麼優勢了。

但是周丹在明知道北慕容是速度方面的修士,所以他才針對性對敵,道理非常簡單,只要能夠牽制住北慕容的速度,那麼這一戰的結果將不言而喻。

強者之間的對決往往只是在分分秒秒就決出勝負,周丹的攻擊非常的剛猛,足以給至尊強者帶來威脅,所以只要能夠將北慕容給牽扯住,那麼他就可以騰出手來對付其他人。

現在他的目的達到了,也是時候了結這一戰的時候了。

對楊兜對戰的至尊強者見周丹朝他飛來,立刻掉頭就跑,他知道自己境界高超,但是卻沒有半點把握能夠戰勝對方,從剛才的那一戰他就可以感覺出來了。

而他也不是一般人物,見自己的隊長被牽扯住了,他便知道周丹的打算,所以他現在不與周丹硬戰,選擇閃躲。這樣子就可以給北慕容爭取足夠的時間。

但是他千算萬算卻少算了一個人,那就是楊兜,楊兜以九品天尊就可以與他對抗,所以當其轉身就走的瞬間,楊兜便將他的去路給擋住了。

「給我滾開。」這名至尊強者勃然大怒,時間非常的緊迫,如果他也被楊兜給阻止住了去路,甚至會被周丹給追上。

楊兜面色猙獰,他怎麼可能會走開,周丹計劃這一切很顯然付出了極大的心思,所以即便拼到重傷都要阻止對方閃躲。

轟!

兩人瞬間交手,手段盡出,但是楊兜畢竟只是九品天尊而已,終究無法與至尊強者一戰,所以被擊傷,倒飛了出去。

而這名東院至尊強者冷笑一聲,便要離開,可是一名白衣少年已然出現在他眼前。

周丹見楊兜身負重傷,那凌然的神色變得冰冷無比:「死!」話音一落,融合后的『小千靈陣』便直接朝這名至尊強者劈來。

「不……」這名至尊強者面色大變,從那驚天動地的氣息來看,他根本無法抵抗,內心深處生出一股恐懼。但是他也全力以赴,瞬間祭出防護盾,一絲絲宇宙本源融入防護盾之中,加大了防禦之能。

轟隆~~

『小千靈陣』直接劈下,重重劈落在那通體金光的防護盾上,咔嚓,一聲破碎聲傳來,那防護盾根本抵擋不住融合后的『小千靈陣』。

但是就在防護盾將破之時,一絲絲淡金色的金光卻盡數將『小千靈陣』的威能給擋了下來。

「該死!」周丹暗罵了一聲,他知道這就是至尊強者最難纏之處,那一絲絲淡金色的氣息就是宇宙本源,至尊強者是可以藉助宇宙本源進行對敵的,所以一般來說,一旦成為至尊強者,就很難有殞命的下場。

但是饒是如此,周丹仍舊發出第二波攻擊,剎那間整片天地都在晃動,而這時候戰台的屏障也瞬間破碎,那恐怖的劍光直接衝到第一層通天塔的天花板。

整座通天塔一陣晃動,數道身影從通天塔第二層降落而起,一同出手,穩住了這片空間的穩定。

而那恐怖的劍光也直接朝這名東院的至尊強者劈落下來。 年輕時的程進賦長得有幾分『姿色』,不說面如冠玉,貌比潘安,但容貌周正,眼神端正,是非常得長輩們喜歡的。正是因為這樣,當年華國要拍一部紀實電視劇,全國海選演員時,導演在眾多黑白照片里相中了他,定他當了男主角。

程進賦因那一個角色一炮而紅,他走到了全國人民的面前,讓所有人都認識了他。可正因為這部劇太成功了,導致他的印象固定化,不管他演什麼,都會讓觀眾齣戲,會想到他之前演的那個角色。因為這樣,他接不到劇本,接不到好的劇本就意味著沒錢,而他還要生活。

不過程進賦是個豁得出去的,他放棄了圈裡剛建立起的人際關係網,跑去進修導演。等他學有所成,他又花光所有積蓄去拍電影。他當時拍的是一部小成本文藝片,電影上映后,市場反應很好。程進賦當時雖然沒有一炮而紅,但是這部小成本的文藝片也給他在娛樂圈的地位打下了基礎。

之後幾年,他又陸陸續續拍了幾部電影。但反應都平平。拍那幾部電影時,因為找不到投資商,他斷斷續續的自己的身家投進去,之後又貸款,可惜電影上映后,票房慘淡。就在他走投無路時,機緣巧合下,他拍了一部古裝武俠劇,這電視劇一經播出,在市場上激起了不小的水花。

程進賦沒有背景,是靠自己白手起家。這麼一個一清二白的窮小子在娛樂圈裡摸爬打滾那麼多年,還站穩了腳跟,不得不說他是有幾分魄力也有手段的。他一度成為別人勵志的對象,而因他會做人,圈裡的大佬也願意給他幾分薄面。

所以顧笙歡的那一通電話,他並沒有放在心上。還怒氣沖沖的發微博指責顧笙歡不敬業也就算了,還毆打導演。他痛心疾首的表示,圈裡的風氣都被顧笙歡這樣的老鼠給帶壞了。他的正文下面,配著他的一張傷勢慘重的照片。

程進賦微博發完,組裡一些想要抱大腿的演員也紛紛轉發微博,並繪聲繪色的描述了顧笙歡打人的經過。然後紛紛誇程進賦心胸寬廣,敬業。而一些沒有出聲的演員,要麼是覺得程進賦如此口不擇言的罵一個小姑娘過份了,被打也是活該,要麼就是不知顧笙歡深淺,不敢隨意戰隊,所以乾脆中立。

但大多數人都覺得顧笙歡是打臉充胖子。

等到上頭真的有人下來,他們都驚呆了,連看顧笙歡的眼神都變了。

顧承翌答應了顧笙歡要幫她接洽沈自從,他就一刻也不敢耽擱。當下就坐直升飛機去A市,找沈自從商榷此事。

那時兩人正坐在一家保密性好,又豪華的包廂里。沈自從初以為顧承翌找他來是為了生意合作,可轉念又想到,他們兩個所涉及的行業不同,應是沒有合作的機會的,除非是顧承翌想要開疆擴土。

飯桌上,兩人推杯換盞了幾回,顧承翌道明來意。

聽他說為了妹妹要干出這種昏君的事,沈自從看他眼神充滿了意味深長。

見過沈自從的人,都說他長得好,身上有股書香味,看著溫文爾雅的不像個商人倒像是古時候的書生。可那是因為他們沒有見過顧承翌,顧承翌才是真正長得好,他像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雕琢出的一塊美玉,這玉美是多一分會媚俗,少一分則失了底蘊。他的美恰到好處,恰好讓人看一眼就永生難忘。而且特別妙的是,他身上的書香氣和他的笑。像這樣渾身書香味的他一旦真心笑起來,那就是山川融化,水花輕開,乾淨得讓人不忍直視,就怕褻瀆了他的純凈。

可是這麼純凈的男人,竟然毫無心理壓力的使用權利去對付一個人。

遲疑了一下,沈自從問:「是乾妹妹還是……」

顧承翌身上氣勢忽然大開,他靠在椅背上,嘴角噙著笑看向沈自從。「沈總,坊間有傳言,說樂寧傳媒是您為討好女朋友而接手。如您這般風光霽月的人,都能為美人做出這般事。顧某不過一個俗人,給我家阿笙撐腰,怎麼就扯上乾妹妹,小情人了?」

阿笙,是顧承翌對他親妹的昵稱。

了解顧承翌的人都知道他有個捧在手心的妹妹,並以炫耀他妹妹為榮。所以商業圈裡都知道B市的顧氏總裁有個妹妹叫阿笙,是整個公司最大的股東,而大名鼎鼎的顧承翌也在為她打工。

這事,沈自從也是略有耳聞的。並且他還見過傳說中的阿笙。

對顧笙歡,沈自從還有印象。是個像穆寧一樣單純可愛的女孩子,不過和穆寧不同的是,顧笙歡比較清冷,她那雙乾淨的眸子似乎能洗滌人世所有的污穢。

沈自從一笑,「顧總這態度不像有求於人該有的態度吧?」

顧承翌說:「我不求你,我們談合作。」頓了頓,他說:「你我都是商人,素來商人不做無利的買賣。」

「自然。」

顧承翌眼神一冷,他說:「你把程進賦換掉,我給這部劇追加三千萬的投資,並且後期抽成分文不取。」

這是白白給他送錢的意思?

沈自從笑,「顧總好氣魄。」

說著,舉起酒杯敬他。

兩人達成共識,沈自從白白拿了三千萬的投資,他也就不辜負顧承翌期望。第二天叫來章導,並和他提了這事,章導有些猶豫。

沈自從大方的說:「你去,我從那三千萬里送你一千萬。」

章導是個沒有節操的,聽到沈自從說送他一千萬,他大掌一拍,豪爽的表示。「既然沈總那麼慷他人之慨,我就只好成人之美了。」

有錢不拿的是傻子,而且《花開菩提》這部劇他很看好,當初他就想拍來著,不過因為忙著《醉生夢死》的拍攝進度,他沒有搶過程進賦。現在機會擺到他面前,他不接,那簡直就是笑話!

兩人商定好,第二天沈自從和顧承翌就跟著章導的團隊一起去了鳳凰村。三人都是業界的大佬,都在各自的領域裡有不同的成就。

章導活躍於娛樂圈,大夥都認識他。沈自從的身影活躍在財經新聞上,之前他和穆寧沈宴兩人感情糾葛鬧得厲害,所以圈裡的人也都認識他。至於顧承翌,狗仔之前有爆過他和謝柔的戀情,不過狗仔拍到的只是背影,吃瓜群眾並沒有看過謝柔男友的正臉。不過顧承翌長得實在是太出眾了,比大家公認的國民美男高木還要美上幾分,比大家公認的身有書香氣的沈自從還要像那古代從小受過書香熏陶的貴族公子。

所以當他們三人一起出現在這偏僻落後的小山村時,劇方一干人員全部驚呆了!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從周丹將北慕容擊退後,再到將重心轉移到東院的另外一名至尊強者身上,只不過是短短的片刻罷了,但是就是這片刻時間卻足以扭轉局面。

北慕容被震退,發現中了周丹的計謀后也想以牙還牙,但而今卻被周丹自創的『血滴』所牽制,一時半會也難以突破限制,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周丹朝自己的隊員殺去。

「敢爾!」北慕容大怒,此生都是他算計別人,何曾被別人算計過,當周丹舉起手中那由五套『小千靈陣』所組成的巨劍,頓時怒喝。

「你看我敢不敢?」面對北慕容的怒火周丹卻毫不在意,這一舉動讓許多人大受震撼,那可是一名至尊強者啊,竟然這般不給面子?

周丹直接擰起手中巨劍朝東院的這名至尊強者劈了過來。

此人面色巨變,由於遭受楊兜的阻撓,他已經錯過了最佳躲避時間,而今只能硬生生抗住了,但是從那巨劍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卻讓他心中生出一股懼意,沒錯,這恐懼是由心靈而發,就如同一手無寸鐵的普通人在面臨天災人禍時,顯得那麼渺小。

「三弟,躲開!」突然,北慕容咬了咬牙,臉上寫滿不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