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著力量快速提升的感覺,讓她著迷。

然而,這個時候,常仙兒卻是露出了一絲森然的笑意,任由對方吸取自己身上的力量。

而且,常仙兒此時雙眼迷離,肌膚暈紅,身軀不由自主的扭動起來。

不一會,身上已是香汗淋漓!

半柱香的時間,常仙兒已經被吸走了一半的力量,此時她越發的虛弱。

但是,她卻渾然不覺,口中嬌喘連連。

「少尊侍女,你吸了我的力量之後,不覺得有些奇怪的感覺么?」

「就沒有覺得,渾身火熱,心中渴望,慾念縱生,此刻,恨不得找一個男人,狠狠地干你?」

直至這時候,常仙兒才喘著氣,嬌然的開口道。

少尊侍女,此時確實全身滾燙,肌膚暈紅,雙眼有些迷離,眼神之中,春情明媚。

她自然發覺了不對,但開始不是很在意,以為這只是吞噬過程中的正常反應。

但現在,她聽到常仙兒的話,終於臉色大變起來,要推開常仙兒。

但是,常仙兒這個時候,卻是順勢抱了上去,緊緊的抱住少尊侍女。

感受到常仙兒身上傳來的熱氣,少尊侍女驀然感到全身發軟,沒有一絲的力氣。

「你,你對我做了什麼?」

直至此時,少尊侍女眼中閃過一絲慌亂之色,顫聲問道。

常仙兒臉色暈紅一片,身體火熱,貼在少尊侍女的身上,身上的力量還繼續往少尊侍女身上涌去。

「仙兒,也沒做什麼呀,只是在來見你前,吞服了世間最烈的春藥之一,陰陽合歡散!」

「吞了此散,據說,連高階仙女都受不了,見到柱狀的東西,就要上,完全的失去理智,只被慾望驅使。」

「仙兒的體內力量,都蘊含著濃烈的陰陽合歡散藥力,閣下吸取了我這麼多的力量,你說,會怎樣呢?」

「現在,你是不是很想要呀?哈哈……」

名萌世家 說到最後,常仙兒已經放蕩的大笑了起來。

而這時候,少尊侍女聽到常仙兒的話,臉色已經大變起來。

她千算萬算,都沒有想到,常仙兒竟然以身為誘餌,知道自己必然會吞噬她,竟然直接自己先吞服了春藥。

自己吸收了她的大半力量,此時,就相當於大半邊的陰陽合歡散進入了她的體內。

此時,少尊侍女,漸漸有些把持不住了!

「你,這樣做又能如何?」

「這樣的藥力,給我一點時間,便可解去。」

少尊侍女極力壓制心中的慾望,保持著一絲清醒道。

但是,這時候,常仙兒竟然已經伸出玉手,在她身上遊走了起來。

「那就要看看,你能不能專心解毒才行!」

「而且,忘了告訴你一件事,吸收了陰陽合歡散,一旦沉淪,便難以自拔,唯有強壯持久的男人,方能幫你解決。」

常仙兒的聲音,媚意蕩漾地在少尊侍女耳邊響起。

而且,熱氣吹在少尊侍女的耳根上,只讓她更顯迷離,似要沉淪。

「那你呢,你不一樣要被慾望淹沒,沉淪其中,你想與我同歸於盡么?」

總裁的葬心前妻 少尊侍女咬牙開口道。

常仙兒道:「你覺得,我會有這麼笨么?」

聽到常仙兒的話,少尊侍女,驀然嬌軀一震,清醒了一些。

她神然驀然一變道:「不好,江寂塵竟然這麼快趕來了。」

「怎麼可能,前一刻,他明明還沒有離開六道界,現在,怎麼就到了荒虛星辰上了?」

少尊侍女聲音剛落,一道深沉的男聲傳來道:「我不僅到了荒虛星辰,還到了你的面前來。」

隨之,一個男子,出現在少尊侍女和常仙兒面前。

來人,自然就是江寂塵了。

他在少尊侍女最後一次衍算后,便立刻出發。

率先通過自布傳送陣,出現在無盡海域海龜族地的萬能傳送塔處,再送過萬能傳送塔,一次傳送出現在荒虛星辰。

最後,再踏動行字訣,極速趕來。

前後所花,不過一柱香多一點的時間。

如此速度,實是少尊侍女,根本無法算計到的。

江寂塵出現的時候,恰好看到一片無盡春色。

(本章完) 江寂塵只怕也沒有想過,常仙兒所謂的保命之道,竟是如此。

以自己為誘餌,吞服陰陽合歡散,讓自己全身力量,蘊滿陰陽合歡散的藥力。

而當少尊侍女,吞噬她的力量之時,毫無疑問,也把陰陽合歡散的藥力同時吸收了過去。

如此,受到藥力的影響,少尊侍女一身力量,難以運轉。

不得不說,常仙兒此算計之道,妙到巔毫。

就算是少尊侍女,也絕算計不到。

此時,江寂塵正看到,常仙兒與少尊侍女,緊擁一起,衣襯凌亂,已經有春色外泄。

而且,常仙兒與少尊侍女長得一模一樣,宛若一對雙胞胎姐妹花。

若是脫光了衣服,只怕認不出誰是誰?

而且,常仙兒本是絕色無雙,此時一幕,更是對男人擁有無窮的誘惑力。

少尊侍女,此時看到江寂塵,自然吃驚到極點。

她沒有想到,終日算計人,今日卻被人反算計了。

毀滅教皇 現在,她若不趁著還能保持一點清醒,極速離開,那隻怕就不會再有機會了。

「啪!」

驀然,少尊侍女一掌拍開了常仙兒。

噗!

常仙兒吐血,飛向江寂塵。

江寂塵順手接住。

幸好,少尊侍女中了陰陽合歡散,能夠運轉的力量有限,所以,常仙兒只是受傷,並無性命之憂。

但是,常仙兒此時身上也中了陰陽合歡散,此刻,將要失去理智。

此時,她緊緊的環抱著江寂塵的脖子,火熱的身子在江寂塵懷中扭動。

「尊主,我馬上就要失去意識,將要被慾望驅使,一會,你要救我。」

「當然,那個賤人也中了陰陽合歡散,尊主先抓她過來,享用完之後,再留給仙兒吧。」

「哼,仙兒,仙兒那次分身被尊主那個之後,就對尊主念念不忘,尊主,快,快來,仙兒要!」

最後,常仙兒終於完全失去了理智,沉淪於慾海之中。

她此時在瘋狂地撕扯著自己的衣服,很快就一絲不掛的躺在江寂塵的懷中。

江寂塵一陣無語!

但此時追殺少尊侍女要緊,暫時管不了常仙兒。

江寂塵直接把常仙兒傳送入噬毒珠空間的房間中,同時,以自己的力量暫時封住陰陽合歡散的力量。

但也只能暫時有用,很快就會失效,到時,常仙兒會自動醒來,慾望只會更強烈。

江寂塵看著少尊侍女逃走的方向,冷然一笑道:「如此狀態下,你逃得掉么?」

說話之間,江寂塵已踏動行字訣,極速追去。

前方,少尊侍女越發感到自己全身發軟,心中慾念如潮,根本難以靜心和凝聚力量。

她知道,她自己如此狀態下,根本逃不了。

甚至,一些逃命秘術,也根本用不出來。

很快,她沖入了一片山林中,然而,她發現,有一個人,比她更早到達這裡,攔在她前面。

自然就是江寂塵了!

根本沒給她反應的機會,江寂塵已經擒下少尊侍女,然後,閃身進入了噬毒珠空間。

事實上,面對現在如此強大的江寂塵,正面之下,少尊侍女,也根本沒有一絲反抗之力。

此時,少尊侍女尚能保持一絲清醒的意識。

她看著江寂塵,自嘲地道:「我以為,你可以算準一切,卻不想,一切都是虛幻的!」

「沒有了我,少尊根本非你之敵。」

「但是,江寂塵,我若消失,天衍至仙的真身,必不會放過你的。」

「你在這一片天宇雖然很強,但是,在天衍至仙面前,縱然你再強百倍,依舊還只是一隻螻蟻。」

少尊侍女,此時咬著牙說完這些話。

江寂塵淡淡地回應道:「這些,就不是需要你操心的事了。」

「而且,將來之事,你又怎知?」

說話之間,江寂塵便把少尊侍女扔到了雲床之中。

這個時候,常仙兒也醒了過來。

「哈哈……來了,我要!」

很快,江寂塵看到火熱的一幕,只雲床之上,常仙兒和少尊侍女此時交纏一起,很快,就都變成了兩具赤裸的嬌體。

而且,她們一模一樣,單憑眼睛,根本看不出誰是誰?

唯有感受她們體內的修為,才能分出誰是誰!

這個時候,常仙兒和少尊侍女,根本像是沒有仇恨與敵意,而是一對好得不能再好的女百合。

「公子,來嘛!」

此時,常仙兒和少尊侍女,驀然抬首,媚然地看著江寂塵道。

陰陽合歡散,一旦沉淪,唯有交合,方能解盡。

之前,常仙兒清醒的時候,已經讓江寂塵為她解毒了。

所以,江寂塵這時候,也不再推辭,沒有假裝君子或客氣,直接加入她們的戰團中。

一天之後,江寂塵從噬毒珠空間中出來。

此時,他神清氣爽,精力旺盛。

噬毒珠空間中,常仙兒此時卻已經與少尊侍女融為了一體,要將她慢慢吞噬煉化。

刺婚時代 江寂塵一個人,行走在山林中。

他還是第一次來荒虛星辰,所以,並不急離去,隨意走走。

然而,江寂塵沒有走多遠,穿過了山林,驀然感應到前方有打鬥聲。

而且,在遠處,江寂塵遠遠可以看到有一座宗門大殿。

不過,江寂塵還沒有時觀察遠處的宗門大殿,而是潛行到打鬥聲音傳來處。

很快,江寂塵就看到山腳之下,正有兩波人在戰鬥。

說是戰鬥,還不如說是有一方,被完全的屠殺。

屠殺一方,全身黑衣籠罩著,看不到真容;被屠殺一方,則是穿著統一的宗門服飾。

江寂塵根本不用想,便可以猜到,統一宗門服飾的人,必是附近的宗門子弟。

噗,噗,噗……

很快,百個宗門修士,全部被屠盡,倒在地上。

而黑衣人,只有十個,但修為卻強大到極點。

屠掉這些宗門修士之後,黑衣人並沒有離去,而是從懷中取出了一面黑鏡。

「出來吧,虛實結合,成就至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