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美晴滿臉淚水的跟在莫默身後,生怕露出破綻,只能壓抑著情緒嗯了一聲,隨後就轉身回到了睡房。

……

等莫默與冰魔鳥匯合的時候,已經是下半夜了。

而落漠大陸的夜間,有些涼風習習,寒氣侵肌。

莫默輕輕裹了裹衣服緩緩的走在封神街上,同時也不停的掃著封神榜上的內容。

「墨逸金戈,封神武修榜,排名十九。」莫默忍不住念出這個名字,心中思慮一番。

「看來得先去一趟懷古城才行。」

……

次日凌晨,一個年輕挺拔的身影出現在封神帝國南境的懷古城中。此人正是改為本來面目的莫默。

懷古城中由厲家和辛家兩大家族坐鎮。這兩大家族也是十大家族最弱的兩個。之所以弱,主要是因為懷古城人口不多,修鍊氛圍也差。所以在這裡只要是個武聖,也都算是個稀有動物。

「這位大哥,請問一下,你聽說過會越宗么?」莫默現在以本來面目示人,所以對三十歲左右的人,也得叫大哥。

「會越宗啊,當然聽過了,他們的宗主不是墨逸金戈么?」

「是啊沒錯,你能告訴我這個宗門在哪么,我想拜入這個宗門做弟子。」莫默謙虛的說。

「這樣啊,來,給我紙和筆,我簡單給你畫一個地圖。」

莫默拿出紙筆遞給此人。

這人倒是熱情,接過紙筆,三下兩下的就把路給畫明白了。

「謝謝大哥!」莫默拱手客氣道。

「謝什麼呀,年輕人有上進心是好的,加油啊!」

莫默跟著乾笑了兩聲,然後就照著地圖開始尋路。

懷古城離冥獸帝國的健翎城很近。健翎城是落漠大陸鳥類妖獸最多的城池,所以這一片範圍的修鍊者,對鳥類妖獸的見識頗為廣泛。為了不招人耳目,莫默並沒有使喚冰魔鳥。

若是在道天帝國,帶著冰魔鳥招搖過市還有情可原。在這冥獸帝國邊境,就有點不保險了。

莫默照著地圖尋了一個時辰,總算看到了會越宗的山門。微微一笑,就朝著山門走去。

「小子,站住,幹什麼的!」會越宗看門的弟子上下打量莫默,一臉嫌棄的問道。

「哦,我是封神武術榜排名四十七的封魔,來貴宗挑戰你們宗主的。」莫默隨口說道。

「挑戰我們宗主?你活膩歪了吧?」會越宗弟子不耐煩的說,「前幾天還有個來挑戰的宗主的,與宗主沒過上幾招,就被宗主打死了!」

「呵呵,久仰墨逸金戈前輩武功高強,今日竟然來了,還請幫忙通傳。」莫默說著從懷中摸出一個中珍珠遞給了看門的弟子。

弟子見莫默非常客氣,加上又知道莫默也是封神榜中人物,自然也不好蠻橫無理,於是拱手說道:「那你稍等一會,我這就進去通傳。」

莫默等待之時,站在會越宗山門外極目遠眺。忽然發現此山門正對前方三座大山。三座大山大小相似,相輔相依,遠遠看去就如一個巨大元寶。

「這個宗主倒是好眼光,宗門直對元寶山,足可以保證山門無憂、財源廣進啊。」莫默雖然不懂風水,但是光是站在這裡就心曠神怡,自然而然的也對會越宗的宗主充滿好奇。

「來者何人?」

莫默正興緻勃勃的四處打量,忽然一個聲音從身後傳了過來。等他轉身的時候,發出聲音的人已經站在了莫默面前。

「在下封魔,名列封神武術榜四十七名,今日正好路過貴宗,想一睹墨逸前輩的風采。」莫默面帶微笑不卑不亢的說道。

墨逸金戈一愣,並沒有想起來封神武術榜還有封魔這麼一號人物。於是問道:「封小兄弟,我快人快語,你是找我比試的么?」

「哦,也不全是。墨逸前輩想比試的話,我就獻醜一下,如果不想比試,我就來看看墨逸前輩的真容就可以了。」莫默笑道。

墨逸金戈一愣,也不知道莫默是什麼意思,眉頭微皺,說:「小兄弟,你有什麼目的就直接說出來吧,我與你在封神榜上相差二十幾名,就算是切磋,你也不可能是我的對手,想來,你找我還有別的事情吧?」

莫默嘿嘿一笑,說:「墨逸前輩果然慧眼如炬。實不相瞞,小弟現在正在製作一件裝備,這件裝備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但是對我來說,如果做成了,就會有一定的增益。你也知道,到了我們這個階段,有一點增益也是很大的幫助,所以——」

「我知道了,你是缺什麼材料么?」墨逸金戈已經混跡江湖這麼多年,莫默一開口,他就猜出了個大概。

「呵呵,說來慚愧,確實如此。」莫默有點尷尬。

「哈哈哈,我當是什麼大事,不過封小兄弟直接來了我這裡,那就說明你要的東西拍賣行也沒有。如此的話,這東西是不是很貴重啊?」墨逸金戈為人耿直,說話也不拐彎抹角。

「說句實在的,我也不知道那東西貴不貴重。」莫默雖然已經有了一份木陰雕骨,但是既然只差一份就可以做出兩個二級傀儡,還是覺得好事成雙比較好。

「那你就說說是什麼東西吧,反正我今日無事,與你多聊幾句也無妨。」墨逸金戈說道。

莫默稍稍沉吟,說:「不知道墨逸前輩這裡,有沒有木陰雕骨……」 墨逸金戈臉色一變,語氣也嚴肅起來。

「你是懷古城拍賣行的人?」

莫默不知道對方為何有此一問,回道:「我不明白前輩是什麼意思。」

「哼,木陰雕雖然不是什麼厲害的妖獸,但是封神帝國,也只有我會越宗才能拿到一手資源,你一個普通修鍊者,是不可能找到我這來的,所以我斷定是拍賣行的人讓你來的吧。」墨逸金戈冷冷的說。

莫默嘿嘿一笑,趕忙附和道:「我通過各種渠道,才打聽到貴宗有此類東西,所以才過來碰碰運氣——」

「哼,這種運氣有什麼可碰的,木陰雕本來就是帝國的戰略物資,就算我這裡有,最後也要交給帝國,別說你一個人過來碰運氣,就是帶著一個宗門過來碰運氣,我也不可能給你哪怕一隻。」墨逸金戈斬釘截鐵的說。

「戰略物資?」莫默之前也沒聽王鑫說過這事。

「你最好還是別問了,至於你那件裝備,我看,你也別做了。我敬你是個修鍊者,所以也不為難你,你走吧!」墨逸金戈冷冷的說。

「可是我只用那麼一隻,一隻就——」

「不管幾隻,戰略物資你不懂么,就是這種東西在封神帝國是不流通的,你若是想得到,就自己去找門路。」墨逸金戈有些不耐煩。

「哦,既然不行,那我也不為難前輩,不過還有兩樣東西,我想向前輩打聽一下。」莫默轉移話題問道。

墨逸金戈冷哼一聲,嘲笑道:「你事還真多啊,既然來了,那就一併問了吧,免得日後又來我宗門周旋。」

莫默一陣汗顏,稍作回憶問道:「貴宗門是離健翎城最近的宗門,想必對飛行類妖獸了解的最多。所以我想向您打聽下,您知道醉夢白蝶、斷魂滅世蟬、缺月水雀、疾風魂雁這幾種妖獸么?」

墨逸金戈聽了莫默的話,頓時臉色一片慘白,瞪了莫默半天,才開口問道:「你究竟是什麼人,怎麼會知道這麼多稀有的妖獸。」

莫默一看墨逸金戈的樣子,就確定了這些東西的存在,於是連忙說道:「家傳有一本煉製裝備的古書,用的很多材料都是我不曾聽說過的,所以為了確認這些東西還是否存在,只能向前輩這樣的高人取經了。」

墨逸金戈四處掃視了兩眼,然後慢慢靠近莫默,小聲的說:「小子,如果不是看你年輕,我必會把你抓住送到厲家。你說的這幾種妖獸,現在都是帝國的戰略儲備,甚至後面的兩種,還是冥獸帝國命令不準獵殺的妖獸。所以,我勸你還是離這幾種東西遠一點。」

莫默臉色一變,有些不甘心,也小聲說道:「前輩是個聰明人,我若是肯出高價,你能不能幫我倒賣一點——」

「不行,且不說我與你不熟,就算熟了,我也不敢違背帝國和厲家的規矩,把這些非賣品拿出來倒賣。一旦事情敗露……」墨逸金戈沒有把話說完。

莫默沉思片刻,忍不住問道:「那你說,當朝的太子和公主,可以搞到這個東西么?」

「怎麼,你在宮中有人?」墨逸金戈有些難以置信的瞪著莫默。

「不瞞你說,確實有點門道。」莫默回道。

墨逸金戈在山門外輕輕踱步,思量了一會,問道:「那你是來自哪個宗門的?」

「在下葉城六芒玄神宗宗主。」莫默拱手一拜。

「哦?原來你也是一宗之主,失敬失敬,老夫真是怠慢。」墨逸金戈嘴上說著怠慢,但是心中也不覺得尷尬。就莫默的年紀來看,六芒玄神宗應該也是個新宗門,所以就算沒有以平輩的禮遇待之,也不覺得有何不妥。

「亮出身份只不過讓前輩見笑,不過貴宗以後在葉城有什麼難處,倒是可以跟我六芒玄神宗指使一聲,我宗門上下,能幫上什麼,自當出力。」莫默拋磚引玉的說。

「咳咳,這個我自然知道,既然與小兄弟有過一面之緣,加上貴宗又與宮中有關係,以後或許還真有來往的機會。不過暫時的話,厲家已經派人來清點過這批木陰雕的數量了,所以就算我想怎麼樣,也沒辦法怎麼樣,還請見諒。」墨逸金戈說道。

「那不知貴宗下一次什麼時候才有這種東西?」莫默厚著臉皮追問一句。

「下一次是什麼時候,也得看健翎城那邊的安排,木陰雕屬於遷徙類妖獸,每年只有這個季節才會在冥獸帝國南部出沒,再過半個月,可能就會飛到落漠大陸的最南邊,那邊實在太冷太兇險了,根本不值得去抓捕。」

「哦,那我若是去健翎城的拍賣行可以買到么?」莫默追問。

「一般情況下,這種東西是不會公開拍賣的,不過你若是在冥獸帝國有關係,或許也能買到幾隻。再或者……」墨逸金戈躊躇了一下。

「前輩是不是有什麼熟人?你放心,你若是能夠提供點線索,我肯定不忘記你的恩情。」莫默說道。

「這個,熟人確實是有一個,但是他的價錢比正常行情高很多,能不能承受,就看你自己的情況了。」墨逸金戈說道。

莫默爽快的從懷中摸出一個靈珠,然後隨意的遞給墨逸金戈,說道:「那就多謝前輩指點了。」

墨逸金戈既是修鍊者,也是生意人,見對方出手就是一個靈珠,心中的秘密自然鬆動。於是拿出紙筆唰唰唰的寫了幾行字遞給莫默,說:「你若有時間就去找他吧!」

莫默朝墨逸金戈抱了抱拳,說:「多謝前輩,在下這就告辭了。」

「嗯,今日老夫照顧不周,下次再有機會見面,定以好酒相待!」墨逸金戈也客氣告別。

莫默說完故意顯露伸手,三個加速技能瞬間開啟,噌的一下便掠出十幾二十丈遠,再一眨眼,已經隱沒在山林之中。

墨逸金戈略微愣神,微微的笑了一會,自言自語的說:「明明有實力與我硬來,竟然還屈尊談判,年紀輕輕,不簡單啊。」

……

莫默離開會越宗山門后,便沿著懷古城繼續南下,朝著冥獸帝國的健翎城奔去。

到了這懷古城,已經地屬落漠大陸南邊,而再入健翎城,就更是風雪飄搖,天寒地凍。

莫默本來打算來一趟懷古城就直接去葉城,可是既然有了木陰雕骨的下落,也不想浪費這個機會。一旦如墨逸金戈所說,過了現在就得再等一年,那二級附靈傀儡就只能做出一個了。

話說二級傀儡的戰鬥力,可能相當於武痴後期的戰鬥力,按道理,這個戰鬥力已經對莫默沒有什麼幫助。但是附靈傀儡一共有九個等級,不一級一級嘗試著做出來,最終也搞不清這每一級之間的區別。

如果順帶著也打聽出另外幾種飛行類妖獸的下落,那做出三級四級,甚至五級六級的附靈傀儡,可能也只是時間問題。

最關鍵的是,四級以上的傀儡已經可以成為人形。這是什麼概念?這就相當於帶著一個至少是武聖中期修為的夥伴在身邊,而且還不會被人發現它是傀儡。

莫默想了又想,已經深思熟慮。以後不管自己有多少朋友,多少夥伴,這附靈傀儡,絕對不能放棄研究。如果有一天,眾叛親離,或者因為周圍的人壽元不足都漸漸隕落,那麼好歹還可以留一些傀儡陪伴自己,幫助自己。

……

一日多的時間很快過去。因為氣候惡劣,直到第二日中午,莫默才趕到健翎城中心。

到了健翎城,城中自然再不是封神帝國的那種景象。雖然怎麼看起來都談不上繁華。但是十個路人之中,至少有七個都是騎在妖獸身上,幾乎很少見到像莫默這樣徒步而行的人。

莫默按著信中指示,七拐八拐的找到了信中標的的地址。

這裡是個圖騰店,專門製作和販賣各種圖騰的店鋪。

封神帝國人信奉神靈。道天帝國人崇尚自由。而冥獸帝國人熱愛圖騰。他們相信圖騰是瑞獸的化身,是一種信仰的標誌,也是一種保護族人和生命的記號。更有些對圖騰中毒很深的熱愛者,還會把圖騰紋在身上,以代表著自己對信仰的選擇。

莫默輕輕推門進去。裡面的空間不算大,但是也不算小,除了這個廳堂,似乎還有五六個密室。

有四五個夥計在忙碌著什麼,看見莫默明顯有點驚訝。

「朋友,是封神帝國人吧?」一個夥計隨意的招呼著,似乎也不見外。

「嗯,想必諸位從我穿著上,就看出來了。」莫默也有自知之明。

「哈哈,那是自然,天寒地凍的,你竟然穿這麼少,也只有封神帝國的武修才這麼抗凍了。」另外一個夥計也跟著搭話。

莫默覺得這幫人挺好相與,所以也不拘束,湊到屋內僅有的火爐旁坐了下來。

「朋友想紋身,還是定製圖騰?」開始說話的那個夥計熱絡的攀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