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姨看著沈凌菲這小狗腿的模樣,無奈的笑了一下,這小傢伙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滑皮了,伸手便捏了捏她的臉。

「好了臭丫頭,小牆頭草,那邊的風那邊倒,好了好了說正經的,這言辰楓還真的挺厲害的,整個人都像是一條小泥鰍,滑的很!」

沈凌菲贊同的點了點頭,想當初自己的那些血汗史,「那傢伙不僅僅滑還是老奸巨猾!陰險陰險,太陰險。」

「不過現階段看來,這言辰楓的考慮是沒有問題的,我們公司現在的確不適合收購,畢竟風險還很大,這言辰楓說要考慮一下!」

鄭姨沒有將言辰楓一上來就打聽沈凌菲的事情並沒有告訴她,不過現在看來這黎夢就像是一艘孤船一樣漂泊在大海裡面。

現在一點點的破浪都可以將這艘孤船打翻,而且是千瘡百孔一般,言辰楓的大船隻要停一下,那麼黎夢就會有復活的機會。

現在公司裡面的每一個人現在都人心惶惶的,程燁已經被警察局帶走了,而且現在所有的人都在不斷的猜測,就算是人坐在了辦公室裡面,但是心都已經跑了出去。

沈凌菲看了一眼外邊的工作人員,大家會時不時的聚在一起討論關於程燁被帶走的事情,再加上孫主管也辭職了,將大家的恐懼點推向了最高點。

就算是現在知道了老孫就是那個姦細,但是現在一點證據都沒有,而且在老孫的賬戶裡面也沒有多任何的錢財。

沈凌菲也調查了,就算老孫的家人也沒有受到任何的威脅,可是這老孫為什麼就背叛了黎夢呢?不管怎麼說這麼多年來鄭姨也沒有虧待過孫主管。

這完全是沒有的理由背叛黎夢的呀。沈凌菲這幾天一直到尋找原因,就算是小虎在黑孫主管大電腦的時候也沒有發現任何的交易啊!

這就是奇了怪了,就連鄭姨都沒有想到這孫主管會背叛自己,當初那麼信任他,不然怎麼會讓他來看管寶石庫呢!

鄭姨在旁邊看著沈凌菲愁容,一時間心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味道,但是也不能多說些什麼,畢竟這孩子一路走來雖然說不是順風順水,但是也是沒有經歷過什麼大風大浪的,現在看來這就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鄭姨在回來的路上不斷的在琢磨,這言辰楓只所以沒有答應自己,除了這些客觀的原因以外,其實最主要的問題就是沒有看到沈凌菲!

那假如沈凌菲去見言辰楓,事情的結果是不是就會不一樣了,但是這樣做的話就會對小菲兒十分的殘忍。

「沈小姐,這是您要的文件請過目!」小秘書從外邊走了進來,臉上還有微微的細汗,看來一定是一路小跑過來的。

沈凌菲看著她年輕的面孔,臉上還有些許的生澀,心中有些不忍,「嗯,你先坐下歇一歇吧,我看一看假如有什麼事情的話我會儘快通知你的!」

「沒事的沈小姐,對了,雷克先生說過一會要來,您看要準備一些什麼東西嗎?」只見這小秘書有些羞澀的點了點頭,並沒有坐下。

沈凌菲一聽雷克要來,眼睛突然亮了一下,對啊,還有老師來幫自己,並沒有注意到身後鄭姨的表情。

現在的局面已經不是雷克的勢力能夠將黎夢起死回生,這雷克本來就已經很難了,現在卻想來幫助黎夢,想想也是不可能的。

但是沈凌菲並沒有意識到這樣的事情,看著她一臉希望的模樣,有些不忍心打斷她。鄭姨對著小秘書微微的擺了一下手,便轉身離開了。

沈凌菲有些開心的哼起來小曲,將手中的文件看了一下之後,便放在了桌上,一臉興奮的看著鄭姨,「這下我們有希望了,也不用去求言辰楓了,開心~」

鄭姨微微愣了一下,到嘴邊的話,又咽了下去。畢竟這幾天了,沈凌菲都沒有這樣開心的笑過,自己真的不忍心將她的美好希望打破!

而此時回到酒店的言辰楓,看著電視裡面還在不斷地跟蹤報道,眼神裡面微微的透漏了一絲寒光,這一群記者圍著沈凌菲,甚至有些話筒都已經戳到了她的臉上。

言辰楓的眼睛微眯,這群傢伙,但是現在也就只能幹生氣,畢竟自己在墨西哥一點勢力都沒有。

看著沈凌菲故作堅強的臉,心不由得痛了一下,六年了,自己還以為對沈凌菲只剩下了恨,但是沒有想到看到她手傷自己的心還是會痛的! 「龍,將所有的證據都收拾出來,看看他們還有什麼花招,必要的時候就加快一點他們的進程。」言辰楓有一搭沒一搭的敲著桌子,眼神之中透著一絲的凌厲。

龍聽了之後微微愣了一下,前幾天還是讓自己阻止那人的行動呢,現在怎麼又加快了呢?難道是因為今天見面並沒有見到沈小姐?

龍想了一下好像也沒有其他的原因了,隨著程燁進去的時間,外界的傳聞也是越來越離譜,黎夢面臨的輿論壓力也就越來越大。

沈凌菲現在每天都不敢輕易出門,就連小球球的課也都停了,之前小球球在學校的時候被一個狗仔隊記者拍到了,程燁接送的照片。

每天都會有記者在不同的地點等著自己,現在回家都要千分小心,各種各樣的輿論壓力走了上來,感覺每天都像是一座大山壓在身上。

公司裡面,大家也是人心惶惶的,所有的人都在討論程燁到底什麼時候會出來,有些員工也想自己提出了離職的請求。

現在黎夢的確是沒有什麼發展前景,深陷輿論之中,大家離職沈凌菲也表示是理解的,一時間整個公司裡面都瀰漫這一層薄霧。

鄭姨這幾天一直在不斷地聯繫言辰楓但是一直都沒有消息,就那一次之後,每一次接電話的都是一個男人,而且每一次推脫的理由都是因為言辰楓在和其他的企業老總洽談。

隨著程燁被抓進去,黎夢爆出來有假的珠寶,一時間所有的人都開始控訴,漸漸地原本的一些顧客群現在也開始紛紛要求退貨賠錢。

現在資金已經周轉不過來了,所有的人都在等待著黎夢的倒閉,鄭姨也因此每天都失眠,原本還沒有多少白頭髮,現在一夜之間白了頭。

完美世界 眼看著黎夢越來越衰弱,沈凌菲知道現在唯一能救黎夢的人只有言辰楓了,可是鄭姨打了那麼多的電話都是有去無回的。

這言辰楓到底是不是在等自己,沈凌菲一時間有些猶豫了,看著在書桌上便睡著的鄭姨,沈凌菲終於鼓起了勇氣,撥打了那個電話號碼。

響了幾聲之後,傳來了一個慵懶的男人聲音,六年了自己終於再一次聽到了他的說話聲,一時間有些凝噎。

「喂?」那邊的聲音還在響,沈凌菲竟然不知道再說些什麼,好像聽到他的聲音的那一瞬間,所有的思緒都消失不見了。

言辰楓在電話裡面試探性的叫了幾聲之後,發現並沒有聲音,看了一眼手機發現是鄭姨的手機號碼,一時間愣住了,難道說是沈凌菲?

兩個人誰也不再說話,電話還在通著,不知過了多久,沈凌菲微微的咳了一聲,言辰楓盯著手機,以前以為自己接到沈凌菲的電話一定會很激動地,或者是憤怒。

但是現在看來竟然是如此的平靜,一開始接到電話的那種緊張的感覺也漸漸消失了,看著電話,真的好想知道電話那端的她是什麼模樣。

「沈凌菲,你在不說話我就要掛了」聽著電話那一端傳來的聲音,沈凌菲微微的愣住了,眼淚在不知覺的境況下流了出來。

六年了,這一聲竟然讓自己有一種心痛的感覺,沈凌菲看著電話還是不知道說些什麼,只是愣愣的看著電話,腦海中已經演繹出來兩個人見面的上千種方式。

言辰楓有些無奈的看著手機,靜靜地將手機放在了耳朵上邊,整個房間都安靜下來,彷彿空氣也停止下來。

聽著電話那邊有些抽噎的聲音,言辰楓微微的嘆了一口氣,這忙了一天,言辰楓感覺整個身子都乏極了,頭一碰枕頭便睡著了。

沈凌菲終於開口說話了,叫了一聲言辰楓,但是在電話那端卻傳來了微微的呼吸聲,沈凌菲愣住了,多少年了都沒有聽到過這樣的聲音了,彷彿以前的日子又回來了。

言辰楓這幾天來來回回的和這群老傢伙們談生意,每一個都像是一個狡猾的狐狸一般,誰都不肯讓出來一部分利益來,都想要得到更多的好處。

來來回回的周旋在他們身邊,說是想要與自己合作,但是每個人的心裡和行動上都是展現著對自己的不屑,但是沒有辦法,自己這是初來乍到的。

再加上年紀輕輕,又是毫無根基的,現在他們能見自己就已經很不錯了,現在貿然接受黎夢的話,顯然是有些吃力。

就算是自己現在有錢但是那也是遠水解不了近渴的,現在的黎夢就像是燙手山芋一般,想要拿在手心裏面捂著,那也要為自己配一副金縷絲的手套。

聽著言辰楓傳來呼吸聲,沈凌菲也沒有如此的安心過,像是漂泊了六年的心終於安定了下來,六年了,言辰楓在自己的心裏面一直住著。

沈凌菲緊緊的抱住自己的腿,蜷縮在沙發的一個角角裡面,腦海中不斷閃現出以前的場景,就這樣慢慢的睡著了。

等鄭姨醒來的時候,便看到沈凌菲抱著手機在沙發上睡著了,輕輕的將電話拿了過來,看到竟然是打給言辰楓的,看著上邊的時間差不對三個多小時了。

鄭姨將電話掛斷以後,便回屋拿了一條小毯子輕輕地蓋在了她的身上,只見她抓住自己的手,「別走~」眼角還含有淚水。

看著沈凌菲的模樣,鄭姨一陣心疼,這麼多天了言辰楓一直都不接自己的電話,其實有什麼樣的目的自己也是清楚的。

現在的黎夢都是所有人都避之不及的,原本以前那麼多好的合作夥伴,還有多年的合作商,但是都沒有一個相互來幫助的。

每一次打過去電話,每一個人的回答都是一樣的,就連之前自己交的那些所謂的上層圈子的達官貴人們,也是躲著自己走。

就算是現在走到大街上也是所有的人都在背後指著脊梁骨。言辰楓雖然說是能幫助黎夢,但是現在他在墨西哥也是毫無站腳之力的。

想要這樣收購了黎夢,抽一大部分血那是必須的,在說了,這個方面的人脈,勢力都是空的,所以言辰楓也有自己的局限性,但是現在也就只有言辰楓了! 第二天醒來,沈凌菲感覺自己的四肢都像是要斷掉一般,算了起不來了,乾脆繼續躺著吧,於是找了一個舒服的位置躺了下。

鄭姨從樓梯上走了下來,看到沈凌菲毫無形象的躺在了沙發上,無奈的笑了一下,「怎麼樣,身體是不是不能動了,全身麻木?」

「鄭姨,你說的一點都沒有錯,現在就是我全身的狀態,麻~」沈凌菲一臉委屈巴巴的看著鄭姨。

「你說你,還好球球不在家,要是看到她的媽媽竟然比她還要頑皮,真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表情~」鄭姨走了過勞微微的颳了一下她的小鼻子,轉身便走進來廚房裡面。

「今天想吃什麼呀?」沈凌菲微微的動了一下身子,鄭姨剛拿出雞蛋來就看到了沈凌菲扭曲的五官。噗呲一聲笑了出來。

「哎呀,鄭姨別笑我了,我要吃蛋包飯,多放點蘿蔔丁。我想吃胡蘿蔔丁。」沈凌菲在客廳裡面大喊大叫的。

鄭姨微微笑了一下,這淘氣的小模樣像長不大的小孩子一般,想來這樣的生活也是不錯的,不一會鍋裡面傳出來一陣飯香。

等吃過早飯之後,沈凌菲便接到了小秘書的電話,沈凌菲微微的楞一下,這是什麼情況,拿起桌上的車鑰匙就開始往門外跑去。

鄭姨一臉迷茫的沈凌菲這慌慌張張的往外跑,這是出了什麼事情嗎?這手機還沒有帶呢。小秘書的聲音不斷地從電話裡面傳了出來。

「喂,這是怎麼了?公司裡面出什麼事了嗎?」鄭姨有些慌張的問著小秘書。

「鄭總,是這樣的,現在公司裡面的員工在鬧罷工,是其中一個生產工人帶的頭,現在工廠裡面是一塌糊塗。」

鄭姨一聽便有些懵了,這又是什麼情況,這工人們不是一直都挺滿意的嗎?怎麼現在又開始抱動起來了呢?

「是這樣的,鄭總,這位罷工的員工一直都在我們這裡干,差不多也有五六年了,算是老員工了,但是最近不是公司裡面出現了事情嗎?」

「他們那便受到了一定的影響,再加上現在外界鬧得不可開交,還有他們對公司裡面都是不看好的,還有三個月沒有給他們發過工資了。」

「所以各種問題夾雜在一起,他們就開始暴動了。」小秘書事無巨細的全部交代著,早間新聞裡面還在不斷地放著公司裡面罷工的情況。

鄭姨掛了電話之後,看著新聞上邊的情況一時間有些緩不過來,小秘書忘記和鄭姨說了,這員工罷工旁邊還有一群記者。

誰都想要獲得第一手新聞的資料,所以當著裡面發生員工罷工的一瞬間,所有的媒體都集中的在一起報道。

現在的在各大網站上邊都是現場直播的,但是收視率都已經很高了,等沈凌菲到達目的地的時候,公司已經被員工以及員工家屬堵的進不去了。

所有的人一看到沈凌菲就像是螞蟻一般的圍了過來,在裡面還夾雜著一些記者,這些人的話筒設備漫著人群就直接伸到了沈凌菲的面前。

各種聲音都混合在了一起,沈凌菲就像是一個無辜的璐人一般,茫然的看著他們,看著吵雜的人群,臉上漸漸開始出現了不耐煩。

沈凌菲每走一步,就差不多會被別人推回來十步,小秘書踮著腳尖,終於看到了在人群中心的沈凌菲,但是自己根本就走不進去。

於是找了一輛電視台的車,自己慢慢爬了上去,猛地打開小喇叭,刺耳的聲音讓所有的人都停住了,瞬間將所有的眼光都吸引了過來。

沈凌菲見狀從人群裡面擠了出來,等大家反應過來的時候,沈凌菲已經爬上了一輛車,也不管是誰得了,現在的主要任務就是將暴躁的人群全部都穩住。

等刺耳的聲音一過,所有的人又開始暴動起來,手裡面拿著各種白菜和雞蛋,由於碰不到她的人,有些激憤的人群,就開始往沈凌菲的身上扔雞蛋。

沈凌菲沒有見過這樣的場景,之前都還以為這是電視劇裡面才會出現的場景,沒有想到是真真正正的發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沈凌菲有些茫然的看著暴動的人群,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大家都先聽我說,關於我們的公司是出現了一些問題,但是並不是不可調節的。」

「之前說是有假珠寶的事情,我們是什麼樣的大家常年在這裡幹活,應該都是很清楚,我們是受人陷害的。」

沈凌菲的聲音很快就被吵雜的人群淹沒了,看著暴動的人群,頭真的是越來越大,小秘書在旁邊看到沈凌菲一臉的無奈,想都沒有想,便直接將那刺耳的聲音再放了一次。

沈凌菲一臉感激的看著小秘書,天呢,什麼叫做神助手,這就是!所有的人都安靜下來之後,沈凌菲便扯開嗓子大喊。

「大家都先聽我說,咱們有什麼事情可以慢慢說,你們大家一起說我什麼也聽不清楚,不如這樣你們選取幾個代表來和我協商怎麼樣?」

慢慢躁動的人們開始冷靜下來,眼神之中也出現了一點贊同,沈凌菲見有效果,心頭一喜。

「大家聽我說,咱們要是有什麼問題儘管提出來,我們一一商討,一定會給大家一個最滿意的回答!」

在人群中有幾個人來回的看看原本還在鬧騰的工人竟然安靜下來,暗叫不妙,這是要和平解決的節奏嗎?

於是在旁邊煽風點火,但是已經開始有理智的工人們聽到之後逗哦看向了他們,眼神之中充滿了疑惑,這些傢伙是什麼人?

沈凌菲看著在人群之中還有一些比較叫囂的,但是大多數都已經冷靜下來了,看來自己的那幾句話已經開始起作用了。

蜜糖出擊 那幾個人看著大傢伙都看向了這邊,臉上開始有些慌張,在人群之中漸漸竊竊私語起來,沈凌菲以為還有什麼事情是不滿意的。心頭緊了一下。

「大家不用擔心,我們一定會做出雙方都滿意的答案,還請大家不要著急,有什麼事情,我們公共解決!」

所有的人都按幾個下來,突然間站出來了一個人,指著另外幾個人大聲地說道:「你們是誰?」沈凌菲微微愣了一下,這站出來說話的自己是認識的,這是工廠裡面的廠長。 這幾個人看情況不太妙,轉身就想要逃走,結果還沒有走兩步,便被工人們圍了起來。

等沈凌菲走近之後才發現原來自己身上的菜葉子還有雞蛋都是他們幾個人扔的,不知道是誰報的警,這幾個人便被帶走了。

誰也沒有想到會有這樣戲劇性的一幕,所有的記者都愣住了,等警察走了之後,員工們也開始冷靜下來,剛剛也是受人的蠱惑了,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

沈凌菲將所有的員工都請進了公司裡面,看著這一大批人,沈凌菲的頭也開始有些痛了,大家一進來就開始七大姨八大姑的開始討論著。

正在看電視直播的言辰楓看到這樣戲劇性的一幕,不由得笑了一下,任誰也想不到這樣瞎貓碰碰到死耗子的拆穿法,也真的是可以的。

但是看著周圍記者的很是沒有禮貌的將沈凌菲包圍在中間,問的問題很是犀利,就連沈凌菲的一些私事也在不停的打聽,在這期間他們時不時的還會提起球球的事情。

言辰楓眼睛裡面透漏著一股狠厲,可惜自己在墨西哥的沒有什麼勢力,龍在這裡帶了這麼多年,只是在黑道上邊有一定的基礎。

這些年雖然在政府裡面有一定的基礎,但是想要有一些更加高層次的政府官員,就沒有了,畢竟沒有什麼根基也沒有什麼人脈。

這也是言辰楓現在比較著急的一件事,看著視頻裡面他們竟然將雞蛋砸在了沈凌菲的身上,言辰楓狠狠的砸向了面前的桌子。

豪不知覺,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沈凌菲有些狼狽的身形,滿滿的全是心痛,這女人的一舉一動都牽動著自己的心。

就在言辰楓滿腦子都是沈凌菲的時候,被一陣電話聲拉回了現實。是一個陌生的號碼,想了一下,自己最近好像沒有什麼活動安排,怎麼會有電話響起呢?

「您好?」電話的另一端先是沉默的,言辰楓試探性的問了一下,結果還是沒有人說話,「您好,在不說話我就掛了哈~」言辰楓還以為又是沈凌菲呢。

當聽到聲音的時候,差一點直接講電話掛斷。「您好,我是沈凌菲的導師,我叫雷克,現在有些事情想要和您商量一下,言先生,您有時間嗎?」

言辰楓聽到之後,先是想了一下,眼睛微微眯了起來,「雷克先生您好,我們見面對我什麼好處嗎?畢竟我是商人!」

雷克在另一邊為愣了一下,完全沒有想到言辰楓竟然是這樣直接的人,還以為會委婉的答應自己呢,畢竟自己是沈凌菲的導師。

「好處當然是有的,我們也是互換一下利益的,您看我們見面詳談可以嗎?」雷克把玩著手中茶杯,這傢伙果然是一隻小狐狸,之前鄭婉給自己說的時候,自己還是絲毫不在意的。

現在終於見識到了,這小傢伙完全就是奸商的本質啊,言辰楓微微笑了一下,這雷克既沒有說有什麼好處,只是說簡單的互換一下利益,那這是否是相等的?

「好,時間地點?希望雷克先生能夠給我一點驚喜,別太讓人失望~」這語氣之中也是滿滿的威脅。

雷克看著被掛斷的電話不由得笑了一下,難過這傢伙年紀輕輕就已經登上各大財經雜誌。之前自己還以為這言辰楓會和墨西哥其他的企業家一樣,你而我炸的那種。

這一上來的直接讓雷克對他的印象還是不錯的,雖然有些直白,但是可以直截了當的明白他現在是否願意和自己洽談。

雷克站起來,看著外邊的天空,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程燁已經進去差不多有三天了,黎夢那邊也是亂成一鍋粥了,自己現在只是有權沒有勢力。

言辰楓要是能和自己合作的話,那是再好不過的了,今天拿下言辰楓至關重要。等到下午,雷克早早的就到了相約好的地點。

大約在相約時間點,言辰楓便來到了,看著言辰楓這一身休閑的打扮,一看就是不想引起人的關注,但是這一張人神共憤的臉,就已經讓他成為了人群之中的焦點。

雷克伸手打了一個招呼,言辰楓看到之後,便直直的走了過來,而今天的雷克一十穿的比較隨意一點,這兩個男人坐在一起,周圍的女人都快要瘋掉了,一個英俊帥氣一個成熟穩重。

言辰楓伸出了手,主動和雷克握手,這是一個好的開始,「言辰楓」

「雷克」

雷克看著言辰楓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有點喜歡他的風格,不驕不躁的,溫婉之中不失爽朗,讓人相處起來很舒服。

「雷克先生,說說您的目的吧,我們盡量的不要拐彎抹角,好嗎?」言辰楓這幾天每天都在和墨西哥的一些企業家來回的打交道,厭倦了他們那種你而我炸的感覺。

雷克也是很欣然的接受了言辰楓的這種方式,畢竟自己是一個老師,其實是一個珠寶設計師,在工作上邊的態度就是簡單明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