鏗鏘有力的聲音響起,楚帝側目看了段天涯,讓他帶着父母先下去休息。

此時。

皇宮中。

蕭戰,蕭禹二人並未休息,他們站立在金殿外高台上,眸光注視着虛空,剛毅的臉頰上佈滿擔憂之色。

「今晚過去就整整四天時間了,大哥音訊全無,會不會發生不測!」

蕭戰突然開口,低沉的嗓音里充滿擔憂,一副望眼欲穿的樣子。

「放心!」

「城裏城外都是我們的人,各方勢力匯聚,可卻沒有一人傳出關於大哥的消息,這足矣說明他到現在還是安全的。」

「至於能不能駕馭帝王劍,那就要靠大哥自己了。」

當日,蕭戰,蕭禹親眼目睹帝王劍的霸道,他們並不擔心蕭天會被江湖高手圍攻,而是擔心他能不能在帝王劍的蠶食下守住本心。

就在兩人惆悵之時,一股浩瀚的真氣漣漪襲來,他們側目看去,只見虛空黑暗中一道赤紅的身影破空而來。

「大哥,你回來了!」

「二弟,三弟,我回來了!」

說話間,蕭天將周身上氣息斂起,只見他一頭紫色長發在風中飛舞,雙眸睥睨,釋放出一股讓人臣服的威壓之力。

「唰!」

「唰!」

「唰!」

「死亡之靈,地獄惡魂,拜見莊主!」

蕭天眸光從地面兩名黑袍男子身上劃過,霸道的聲音響起:「傳令死亡之靈,地獄惡魔所有成員鎮守皇宮,凡是進入梁宮者,全部斬殺。」

「另外,蕭戰,蕭禹傳密令給城外四大兵團,讓他們封鎖皇城,任何人不得出入。」

「我已經感受到楚帝的氣息,這一次凡入金陵者全部都要死,從此以後將再無人可以阻止我們大梁稱霸天下。」 「我看,就結束吧。這些鹿拉走之後,以後你別再跟我們村扯了。扯不明白!」筱雪歉意地道。

「我對普通村民倒是沒有什麼意見,只不過大龍這一伙人,實在是欺人太甚,這次把我整得挺被動,這股火不出不行。」張凡道。

「以後找機會捧他一頓!」筱雪把手向下一劈。

張凡考慮了一會,「整他的話,也不一定需要捧他,有些方式,可能比揍他更厲害。村長又來電話了,我看不回村不好。一會我們兩人回村,看看情況,該救濟的村民,我們還是要救濟的。」

「就你心好!人家把好心都當驢肝肺了,你還熱臉直往冷屁股上貼!」筱雪哼了一聲,芳心大動,對這個又傻又精明的男人,她不知怎麼辦好。

在縣城一家飯店吃完午飯,張凡和筱雪乘車慢悠悠地往回趕。

隔著村子老遠,就能聞到一股焦糊的煙味。

車開進村裡,只見一片黑乎乎的,別說房子,就是路邊的大樹,也是燒得光禿禿的。

張凡特地把車停在大龍家路邊,觀察了一會。

大龍家是火源,所以燒得格外乾淨。除了幾道黑乎乎的房碴子立在那裡,其它的全都燒沒了。

張凡看了一會,冷笑一聲,便向村委會開去。

村委會倒是沒燒到,村長和幾個村委,正在接待縣裡民政方面的救濟團。

張凡不想和這些領導見面,免得人家把高帽子往他頭上一扣,他面子上抹不開,又得掏腰包。

張凡的意思是,要掏腰包的話,也是以他個人的名義掏,這樣,灰土窯村的村民還能說他個好。

所以,張凡沒有進屋去見村長他們,而是和筱雪悄悄溜出村委會大院,回到筱雪媽媽家裡。

筱雪媽媽上午回到村裡,看望了幾家遭火的親戚,因為縣裡和鎮里救災的人都到了,她倒也幫不上什麼忙,便回到家裡,把一些舊衣服收拾出來,準備送給受災的村民。

張凡問道:「阿姨,大龍去哪了?我剛才在村裡沒見到他。」

「他呀,聽說一早就去縣裡,找那個什麼猛少去了。」

噢,看來……大龍走投無路,去投靠猛少了。

這兩人要是湊在一起,以後灰土窯村乃至附近的村落,都會倒霉的。兩條狼湊到一起,比一條狼厲害。

「他要幹什麼?」張凡皺眉問。

「大龍就是大龍,他還能有什麼好心眼!?我剛才聽小龍在村裡說,大龍去找猛少,要承包村裡樹木的伐樹活兒。」

咦?

這小子,伐樹?

大龍承包?

猛少強吞了村裡的樹木,本來是個被人指脊背的壞事,這大龍卻是要承包下伐樹的活,這……真是符合大龍那無恥無畏的偉大性格啊!

「猛少會不會把活給大龍?」筱雪問,「要是給大龍的話,可能更麻煩,這小子肯定連捎帶打,順手牽羊,村民更要倒霉了。」

張凡想:猛少極有可能把這活交給大龍。

因為這樣,萬一將來有人把此事上告,上面派人下來查,猛少也可以說是村裡人非常「自願」,樹是村裡人伐的嘛。

張凡心裡一笑,猛少啊,大龍啊,你們這兩小子,我想整你沒找到碴兒呢,你這是自投羅網,這回我就在村民面前,叫你們知道誰是爺誰是孫子。

到了傍晚,救濟團的人都撤了,房子燒掉的村民也都領到了帳蓬、糧食,都在自家的屋前搭好帳蓬安頓下來了。

張凡睡了一覺醒來,看看已經是夜裡十點多了,便起身到堂屋,輕輕叫醒筱雪。

筱雪正睡得香,被張凡叫醒,嗔怪地嘟囔著,不想起來。

「你不去的話,我自己去。你以為缺了你就不成事?到時候我可是一分錢也不分你!」張凡笑道。

「誰稀罕!」筱雪嗔著,當著張凡的面,急忙穿上衣服,兩人開上車便去了鹿場。

鹿場靜悄悄。

鹿沒了,那個守夜員當然已經不在了,不僅不在鹿場,而且是不在世上了。

原來,昨天他被張凡把五萬塊錢收回之後,垂頭喪氣地回到家裡,他又喝了一瓶白酒,喝得太多,睡得太死,結果起火的時候,他根本不知道,早晨,鄰居看見他被活活燒死在家裡。

車來到古墓旁邊。

今天夜裡是個好天氣,風平雲散,明月當空。

地上到處都是白晃晃的月光,像是水一樣透明,遠近的草木山巒,看得很清晰。

兩人下了車,張凡伸手拉住筱雪的小手。

筱雪掙扎了一下,張凡沒有放開,她只好任憑他拉著,兩人手拉手走向古墓口。

越靠近古墓口,筱雪越是害怕,把柔軟的有些豐腴的身子緊緊靠在張凡身上,每每想起那天夜裡在這裡遇到黑衣人的事,她頭皮就發麻。

「可別再……」筱雪抖著身子道。

「今天晚上,什麼都不會有,你放心!」

「為什麼?」

「鳥族經過上次的事,暫時不會派人到這裡來,他們知道我們已經注意到了這裡,為了不暴露入口,他們肯定不會派人再來。」

「他們不會把東西運走了吧?」

「不會。他們對秘密非常自信吧,放在這裡不動,肯定比冒險運走更安全吧。」

「不過,我有點奇怪,為什麼鳥族不把這些東西放在族裡,而要放到這麼一個荒僻的地方?」

「這你就不懂了。他們本來就是一個洞穴民族,有把東西藏在地下的習慣。最主要的原因是,如果把財物放在族裡,會有人見財起意,引起族內廝殺。放在外面,只有極少數骨幹人員知情,就相對安全些。」

「噢……」

「他們是一群殺人不眨眼的東西,臘月跟我說過,族內經常發生內鬨,可以說,他們的人,有一半是死在殺手的行業上,有一半是死在自己人的手裡。」

「噢,一群牲口啊!」

「比牲口差多了。牲口無害,他們是社會的禍害,不把他們除掉,他們會繼續殺人無數的。沒有別的辦法,殺人是他們的基因,只有把他們滅了,才能制止他們繼續作惡。」

兩人邊說邊走到墓口前。

張凡站住,仔細觀察。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李曉凡一把抱住了馨怡其中一條包着絲襪的修長美腿,輕輕抓着她的腳底,把唐馨怡癢得花枝亂顫:「討厭,不要啊,受不了了!」

李曉凡停止動作,喝了一口啤酒後笑道:「好吧,暫且饒你一回……」

隨後道:「親愛的,你如此秀色可餐,那我現在到底是吃飯好,還是吃你好啊?」

唐馨怡聞言

《重歸新加坡1995》第205章辦公室之夜與17種電器產品 「得知主人受傷的消息,她有派人過來支援,只可惜龍門領袖葉南天先生,也就是葉小姐的爺爺,不允許葉小姐這麼做!」

秦風聽了並不覺得意外。

葉南天的做法其實沒有錯,龍門不再屬於大夏,如果強行插手大夏內部的事情,自己也會吃不了兜著走。

更何況,秦閥也絕對不會允許龍門這樣做。

「那你這次是怎麼回到大夏的?」

秦風好奇的追問道。

於是,加百列將葉輕眉的一系列安排說了一遍,並且告訴秦風,之前他離開龍門時,葉輕眉就已經着手在大夏佈置自己的人手。

這一次完全是瞞着葉南天,偷偷將她帶到東海市來的。

聽完之後秦風沉默了,內心對於葉輕眉的做法,有種複雜的情緒。

他哪裏看不出來,葉輕眉已經這種關心,已經遠遠超出了朋友之間的關係。

可是,自己卻回應不了任何東西。

他臉上露出苦笑,「你打算怎麼辦呢?」

加百列一臉篤定的道:「我的命是主人給的,以後自然要留在主人身邊!」

「不過,我恐怕無法光明正大的跟在主人身邊了,只能暗中保護!」

秦風點了點頭,心想,這樣也好。

如果讓秦閥知道了加百列的存在,一定又會瘋狂報復。

「如果不是必要情況,你不要現身!」

秦風朝着加百列吩咐道。

加百列重重點頭。

接下來,便是如何安排加百列了。

樓下暗刃有一個房間,但是暗刃是男人,和加百列獨處一室,明顯不太合適。

不過好在秦風現在也不太缺錢,大手一揮,偷偷的安排暗刃又去買了一個房間下來,讓加百列住了進去。

這一來,秦風樓下一層,兩間屋子裏住着的都算是自己人了,再也不用擔心安全問題。

加百列則是找機會,將消息傳回了龍門,告訴了葉輕眉。

表明自己已經找到秦風,並且現在秦風的狀況還算的過去。

秦風沒有讓加百列告訴葉輕眉自己雙腿已經斷掉的消息,主要還是害怕葉輕眉擔心。

葉輕眉聽完加百列說的,也是鬆了口氣。

「既然如此,那我就放心了,接下來一段時間你就留在秦風身邊好了,不過千萬不要隨便現身,不然秦閥一定會瘋狂爆發!」

葉輕眉也有着和秦風同樣的擔心,好意提醒加百列道。

加百列重重點頭,「這些話主人已經告訴我了,葉小姐請放心,我一定會小心的!」

葉輕眉這才不再多說,掛斷了電話。

掛斷電話之後,她表情並沒有之前那麼喜悅,反倒是暗自握緊了拳頭。

雖然加百列沒說,但葉輕眉已經猜測出來,秦風的情況肯定沒有說的那麼好,只是不想讓自己擔心而已。

而事實上,她現在能夠做的也已經不多了,龍門掌控在葉南天手中,葉南天不允許她插手大夏內部的事情。

更被說大夏內部還有秦閥虎視眈眈,龍門的人根本無法進入大夏,幫助秦風。

「秦風,保重啊!」

「我能為你做的,只有這麼多了!」

看着屋外黝黑的天空,葉輕眉喃喃自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