鏘!

八大神訣合一,獨孤逍遙身體化身為一道劍影,發出鏘鏘顫音。

噗!

劍影迎向孤狼,如同切菜一般將整個狼影劈為兩半,連帶著一個人的身體,獨孤逍遙任由那血水沖刷著自己的身體。

「是沙破狼,西域沙城的城主,也是沙虎與沙豹的大哥。」與獨孤逍遙幾人一起進入的王芊芊說道。「沒想到就這樣被斬殺了!」

獨孤逍遙平靜的回到劉大魁幾人身邊,好像什麼也沒有發生過一樣,但是眾人都感覺到了他浮動的心緒。

劉大魁幾人沒有說話,場面安靜了不少,但是戰鬥仍在繼續。

噗噗噗……

吼~~~

啊~~~

整整一天的時間,整片結界中終於只剩下六十個人,雖然大部分獨孤逍遙都不認識,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們無一不是各域的強者。

翁!

突然,六十道身影被一層光幕籠罩,全都身體不受控制飛出結界。

嗖嗖嗖……

六十道身影全都投入通天塔內,一陣天旋地轉后。

「這裡是……」當獨孤逍遙睜開眼睛時,自己已經站在了通天塔的內部,這是一個昏暗的空間,四周空曠的就像一個大戈壁,一個人也沒有;在不遠處一道通天光柱直衝而上,在這片昏暗的空間里看起來很是耀眼。

「那應該是通往上層的通道吧!」獨孤逍遙輕聲道,向著光柱奔去;雖然光柱看起來離得很近,但獨孤逍遙走了近半天的時間依然沒有到達,可見這片空間的廣闊。

「天妖火鳳的屍骨,融入己身就會擁有天火之體。」

「混沌煉窟,進入其中有可能練就混沌之體。」

「這是已經消亡的種族天使的屍體!」

「······」

沒想到第一層就有如此神奇之物,幾處地點更是發生了混戰,強者是靠血雨磨練出來的。

而獨孤逍遙卻沒有停留,依然向著第二層通道掠去,大約又過了半天的時間獨孤逍遙終於來到了那條通道前,此時光柱旁也有一些人想要向上一層進軍。

啊~~~

一聲慘叫,只見一人整條手臂瞬間爆開,根本承受不住那來自光柱內的壓力;不少人對那道光柱投去敬畏的目光,看來想要到達上一層並不是那麼容易。

半天似乎沒有人敢嘗試,獨孤逍遙慢慢走向前,一步踏入光柱內,一股強大的威壓襲來,獨孤逍遙感覺裡面的壓力至少是外界的數十倍,沒有強勁的體魄根本承受不住。

幸好獨孤逍遙原本肉身就很強,這股壓力還是能承受得住,身影一展向上衝去。

嗖嗖嗖……

一連衝破三道光柱,獨孤逍遙由第一層塔直入第四層,這讓一些看到的修者目瞪口呆,竟然還有這種人。

感覺到上面的壓力越來越大,獨孤逍遙的速度銳減了不少。

「七門齊開!」

獨孤逍遙輕喝,速度驟然增加,一鼓作氣,竟然一躍而上直接到達了第七層天塔。

呼~~~

獨孤逍遙喘著粗氣,汗水嘀嗒嘀嗒的往下流。

「第七層了。」獨孤逍遙喃喃道,看著那通往到第八層的光柱他自己都有些打顫。

第七層的壓力就比外界強近百倍之多,獨孤逍遙不知道這一層的壓力會有多強,但是自己必須要繼續向上,因為他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在上面等著自己。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獨孤逍遙邁步進入其中。

轟!

一股龐大的威壓襲來,獨孤逍遙的身體都被壓彎,骨頭中傳來咯吱咯吱的響聲。

轟!

咔嚓!

一道神雷突然降下狠狠的劈在了獨孤逍遙的身上,讓他感覺身體一陣發麻,而後被狠狠的砸在了第七層的地面上。

獨孤逍遙努力的直起身,艱難的抬起頭看著上方,調動體內所有的力量。

「輪迴拳!」

轟!

一道如神龍般的虛像衝天而起,將那條光柱被從中央轟出一條通道來,看準時機獨孤逍遙快速的沖了上去。

咔察嚓……

一道道雷電劈在獨孤逍遙的身上,他咬緊牙官,頭頂轟雷直上,身體有些部位都被劈焦,幾十秒的時間好似百年一樣的煎熬。

踏!

雙腳終於踩在了第八層的地面上,獨孤逍遙此時才感受到一絲真實的感覺,舉目看向四周看去,幾股波動從遠處傳來,似乎早已有人達到第八層天塔,這不由叫獨孤逍遙感嘆,人傑在哪個時代都會有的。

收斂了一下氣息,獨孤逍遙抬頭看向上看去,但是並沒有看見通往第九層的光柱,映在他眼前的卻是一座天梯。

「這便是登上第九層的天梯……」獨孤逍遙喃喃道。

天梯一共九階,每座石階上都刻有圖案,洪荒猛獸、飄渺仙宮、遠古戰場、修羅血海······

每一幅刻圖都散發著一股道韻吸引人的心神,讓人不由自主的走上去。

「不要登上第九層天塔。」這是獨孤天鑫的忠告。

「我到要看看上面到底有什麼!」獨孤逍遙抬腳邁上了石階。

轟隆隆……

就在獨孤逍遙踩在第一個石階上時,整片空間的上空突然烏雲密布,好像要降下什麼東西一樣。

「是誰想要踏上第九層天塔。」

「又一個不要命的。」

「是東邪蕭白!」

「······」

所有人抬頭仰望天塔頂層,無不做出惋惜的表情,沒人相信有人可以登上第九層天塔。

踏!

獨孤逍遙又邁出第二步,整座天塔一陣搖晃,好像要塌陷一般。

踏踏踏……

獨孤逍遙直接走到了第九個石階上。

咔嚓!

轟!

一道神雷降落,將整座石階籠罩其中,獨孤逍遙的身影霎時消失在了上面。

「真是可惜了……」不少人感嘆,有人欣喜有人悲。

······

「這是哪裡……」一片昏暗的空間里,獨孤逍遙孤寂的站在其中。

「你終於來了。」一個身影突然出現在獨孤逍遙眼前。

「無名!」獨孤逍遙驚訝的叫道,沒想到在這第九層天塔之上竟然看到了無名。

「很驚訝嗎?」無名笑道。

「倒也不是。」獨孤逍遙輕聲說道,兩人好像好朋友般的閑聊。

「這裡可沒有人能夠幫你。」對視了片刻,無名說道。

「我只信奉我自己。」 「我只信奉我自己。」獨孤逍遙鏘鏘說道。

「哈哈……好一個只信奉自己。」無名大笑。道:「我也這樣認為。」

轟!

只見從無名的身上突然釋放出一股異樣的氣息,渾身元力節節攀升,隱約間達到一個讓人望而生畏的境界,似乎打開了一道封印之門。

「今天我要讓你知道什麼叫絕望。」

「殺!」無名大喝,向著獨孤逍遙便是揮動一拳,看似平淡的一拳使整片空間震顫,席捲無盡的狂暴氣息。

「輪迴界門。」獨孤逍遙輕喝,一股玄奧的大道氣息釋放而出。

鏘鏘鏘……

只見六扇門面突然將獨孤逍遙護在中央。

「妖界門。」

獨孤逍遙一拳迎了上去。

轟!

空間輕震,沒有浩瀚的聲勢,兩道力量互相抵消,消失在無形之中,但那空間中的絲絲裂痕卻讓人知道那是多麼恐怖的力量。

「世界之力。」無名斜眼道。

「天之盤。」無名單手指天,一股股不明的氣息從未知的遠方向無名的手上凝聚。

嗚嗚~~~

能量翻滾發出凜厲的哀嚎聲,只見一個巨大的能量漩渦出現在無名的頭頂,好像一個磨盤。

「碾殺!」

無名單手一拋,巨大的磨盤虛像向著獨孤逍遙碾來。

「這是……」獨孤逍遙驚訝的看著如同滅世的磨盤,在上面他感覺到一股熟悉的氣息。

轟!

還沒等獨孤逍遙反應過來,磨盤已經鄰近其身,狠狠的撞在了界門之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