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前面坐著的幾個大師以及正在彈琴的蘇七月,現場竟沒有一個清醒的人。就連宇文語妍,也只是保持半清醒的狀態。

而那幾位大師,雖然還有一些理智,可汗水已經布滿了他們的額頭。

顯然,他們也只是在勉強抗拒魔音。

蘇七月見此冷笑,卻不說話,靈活的雙手指法一變,殺戮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隱藏在心底的貪婪。 領主巫師 人的惡性根在這一刻徹底催發了!

「啊,金銀,美人,勢力,都投入到本公子的懷裡來。」

「太子殿下是我張茵娢的!你們這群賤人休想搶走他!」

「我會是太子妃,我日後是要當皇后的,那個時候,整個南宇國都在我衛蘭兒的腳下,哈哈哈——」

「權力,我要權力!你們這些螻蟻!螻蟻!」

魔音依舊在回蕩,彷彿是要敲入眾人的心中。就連宇文語妍也沒有成功抵禦。

只見宇文語妍瘋狂的大笑起來,「我的,都是我的!大國師是我的,南宇國未來的繼承人也是我!哈哈哈哈哈——」

那邊,奮力抵禦魔音的奪情師太看到自己的愛徒已經陷了進去,忽然也擔憂起來。

只是奪情師太顯然高估了自己的實力,畢竟在全神貫注的情況下還只是勉強抵禦,何況現在分神?

當下的,不出一刻鐘,奪情師太的眼神也瘋狂了起來。

「蘇沫!你休想搶走大師兄,他是我的,我的啊!蘇沫,你不得好死!!!」奪情師太忽然扭曲著臉,憤恨的說道。

奪情師太的態度讓台上正在彈琴的蘇七月眼底閃過厲光。

蘇沫?

蘇沫不是這具身體的母親么?

眼底驟然一寒,蘇七月彈琴的指法再次變動。

此刻,它在探索人類內心深處的創傷。

魔音與其他修鍊方法不一樣,不同於幻境陣法,反應過來就可以破解。

魔音的恐怖之處在於,一旦陷入,除非琴師停手,或者是琴師的修為小於修鍊者太多太多。 嚴格來說,黃階與藍階差距並不遠。只不過由於崇玄大陸的人修為普遍低才造成的差距大的假象。

故而,奪情師太壓根走不出蘇七月的魔音攻擊。

所以,不出一會兒,奪情師太一下子就癱坐了下來,眼淚一下子就奪眶而出了。

「師兄,你好狠的心吶!我有哪一點比不上蘇沫?!但你為何偏偏要她不要我?」

驀然,她的臉又扭曲起來,混合著未流乾的眼淚,看上去恐怖至極,「蘇沫,你這個賤人,賤人!如果不是你,師兄就會愛上我。都是你!都是你!賤人!賤人!賤人!」

奪情師太宛如瘋癲了一般,口無遮攔的大罵大叫。

驀然,她看向台上的蘇七月,眼神一凝,立即從地上爬起來,衝上前去,邊跑邊大罵著:「蘇沫,你這個賤人!把師兄還給我!還給我!」

蘇七月卻沒有回答,全神貫注在自己眼前的那一把琴當中,指法驀然加速,這樣高效的彈奏,也讓在座的人受不了。

奪情師太也是一下子就定在那裡捂住自己的腦袋,「好痛,好痛,蘇沫,你這個賤人,又用了什麼妖術?!」

大師台上,當除了奪情師太以外的幾個大師快要支撐不住的時候,「箏」的一聲,琴弦斷了。

瞬間,現場一片寂靜。

幾位大師也忍不住鬆了一口氣。

「好在!好在。」有大師輕輕的拍著胸口道。

好在琴弦斷了,不然,再彈一會,他可要堅持不下去了。

其他大師,也是一個心理,但是沒有明顯的表現出來。可細心的人,就會發現他們眼底的驚恐。

而其他人,則是從幻境中剛剛醒過來,依舊一副迷茫的模樣。顯然還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靜默了一兩分鐘之後,眾人才悠悠回過神來,想起剛才自己話和自己的言行舉止,當下臉色就一陣青一陣白的,異常好看。

這其中,由是奪情師太與宇文語妍最甚。

但是偏偏又奈何不了蘇七月,畢竟她只是表演才藝,你自己陷進去了,怪誰。

所以當下,奪情師太就恨恨的瞪著蘇七月。

不用說,奪情師太也知道,她方才那副失禮的模樣讓人看的透切。

當下,眼神的恨意就更加明顯了起來。如果眼神可以殺人,只怕蘇七月都已經死了無數遍了。

偏偏此刻還有人撞槍口上,大笑著過來連說了幾個「好好好」!

沒有看對方是誰,但聽聲音奪情師太就知道是個老頭。

重生八零:小辣妻生財記 在座的大師可沒有什麼老頭級人物,故而奪情師太可不會唯唯諾諾的。

她當下就發怒了起來,大罵一聲:「滾!你們都滾!」

「嘖嘖,又沒找你,你這醜女人凶什麼凶?!」那老頭也是性情中人,當下就駁回了去。

「怪不得沒有人娶你,心如蛇蠍不說,還是個醜八怪,哈哈,醜八怪。」

像是刺激到了別人,老頭大笑起來。

而這話,可唯實踩到奪情師太的痛處了,她狠狠的瞪了一眼老頭,道: 「你找死!!!」

說罷,奪情師太立即運用玄力,朝著老頭揮了過去。

這功力,若是一般人,早就讓她拍死了。可見奪情師太壓根沒有留有餘地。

只是,這一次,奪情師太卻失算了。

這老頭雖說身體矮矮的顯得並不靈活,但是卻唯實是個高手。

很輕鬆的,他就躲了過去,躲過去不說,反而大喊大叫的:「哎呦!有醜女人要欺負老人家啊!這世道沒天理啦!沒天理啊!」

這老頭叫的很慘,偏偏臉上卻一副笑意,怎麼樣也沒有讓人看出他是被欺負的人。

反觀奪情師太,打人打不到,被氣的七竅生煙。

「死老頭,你找死!」說罷,奪情師太又一掌揮過去。

這一次,她是真真正正氣急了,所以手下也沒有含糊。藍階的九成實力,換了在座的任何一個人,哪怕是能夠活下來,也討不了好處。

實力低的,被活活打死也不是不可能。

但是那老者偏偏就躲了過去,躲了過去不說,還頂著一張笑臉嘻嘻的笑道:「你打不著,打不著。」

「你!」奪情師想要發作,卻被氣的說不出話來。

宇文語妍見自己師父受辱,也沉下了臉,以一幅雍容萬千的姿態走出去,頗有威嚴的說道:「老頭,這裡可是皇宮,不是你這個邋遢鬼可以進的地方。你若是速速離開。這一次,本公主倒可以放過你。」

宇文語妍知道自己的師父打不過對方,只能以這種方式逼退他。

而她的自稱也不是「本宮」,而是強調了自己「公主」的地位。

其中,裝比的嫌疑也是非常大的。

可老頭是什麼人?哪裡會因為這些而束手束腳?

聽了這些話,他反而更樂了,「皇宮好啊,老頭今兒個來的就是皇宮,嘖嘖嘖,這皇帝老兒真會享受,這房子築的金碧輝煌的。」

說罷,老頭還特意去左摸摸,又摸摸。彷彿是沒有見過世面一樣。

這舉動不禁讓宇文語妍嫌惡起來。

「放手,放手!本宮讓你放手你聽到了么?弄壞了你可賠不起!」

見老者就要摸上她故意放置在那些地方的珍貴古玩,特別是那一個冰瓷瓶,宇文語妍不禁急著出聲喝止道。

但是老頭哪裡肯聽呢?當下拿起冰瓷瓶,裝模作樣的贊道:「嘖嘖嘖,還是個上古寶器。」

「你!」宇文語妍氣急,「來人,給我把這死老頭拿下!快!別讓他摔碎了寶器!」

「砰」的一聲,響起了瓷器碎掉的聲音。

「抱歉,沒拿穩。」老頭正在努力的露出一個讓自己看起來非常對不起的表情。

只是宇文語妍卻沒有理會她,見瓷器碎掉,她紅了眼,道:「本宮的寶器!!死老頭,你賠!你把它賠給我!」

老頭不知這些緣故,撓了撓頭,只道:「很珍惜嘛?」

「廢話!!」宇文語妍怒了,「它可是我上古時期風華大師座下弟子的作品!傳說中的靈犀冰瓷瓶!每年它都可以產生一滴靈犀泉水!」 靈犀泉水,是神水之間的一種。

而神水的品質有許多,如排行前四名的:天一泉,點神泉,忘情水,靈犀泉。

沒錯,靈犀泉也是四大神水之一。

而靈犀泉可以排在四大神水之一,自然是有它的妙處的。

與忘情水的功效相反,靈犀泉是忘情水的解藥,並且服下靈犀泉的人,當睡下后睜開第一眼,就會愛是他第一眼看見的人。

當然,這個條件自然是引起不了世人的熱情的。畢竟大多數人追求的是修為與長生不老,哪裡會去為了感情去爭奪一滴靈犀泉?

所以這靈犀泉,也不止那一個作用。

宇文語妍也是對靈犀泉眼熱。

讓宇文語妍歡喜的並不是靈犀泉可以使人愛上她。畢竟她那時得到靈犀冰瓷瓶的時候,還沒有遇見君以墨。

真正讓宇文語妍眼熱的是,靈犀泉如果混合著破極草使用,就會變成提高修為的利器。

只要人沒死,不論任何條件,這個人的修為都可以直接抬上三階。

也就是說,一個紅階修鍊者服了添加了破極草,就會升上綠階。以宇文語妍黃階的修為,便可直接達到紫階!

紫階,那可是傳說級別的人物。

宇文語妍自然不會放棄。

要知道,經過三年的追尋,破極草已經有消息了!如果消息屬實,宇文語妍定可以成為紫階高手!

但偏偏,此刻因為老頭的緣故,宇文語妍的夢還沒有開始就破滅了。

看著那碎了一地的靈犀冰瓷瓶,宇文語妍心裡一個委屈,一下子就哭了出來。

老頭撓撓頭,做出抱歉的表情,回過頭問道:「我做錯了么?」

見沒有人回復他,他又對著蘇七月再次問道:「我做錯了么?」

蘇七月抽了抽嘴角,沒有回話。

她又不傻,她可知道眼前這老頭沒有半點心虛,估摸著現在又耍人呢!

果不其然,見蘇七月沒有搭理他,老頭也不介意,嘻嘻笑了起來,自己打圓場道:「我也覺得我沒錯,小姑娘,你的琴術很好吖!」

「一般。」

「這樣啊!」老頭沉思一會,忽然抬起頭開口道:「有沒有興趣做我的弟子啊?」

這話一出,別說其他人,就是蘇七月也錯愕了。

本以為老頭依舊是遊戲人間,但是當蘇七月略過老頭的眼神時,卻見裡邊滿滿的都是認真。

這回,蘇七月知道,對方是說真的了。

這個老頭雖然很強,但是蘇七月一直都有記得,自己在現代有一個師父。

狼性總裁的私寵寶貝 於是她委婉拒絕道:「我有師父了。」

「啊?」老頭一愣,「你師父是誰?」

蘇七月聽了后心想:說了你也不知道!

但是她還是如實回答:「菩提老祖。」

猶記得,她剛剛被菩提老祖領回家的時候,菩提老祖說的第一句話:「小寶貝們,你們的師父名叫菩提老祖噢,最帥的菩提老祖。」

接下來的三年,菩提老祖都在為她普及他叫菩提老祖的「知識。」

三年!就算是名盲症也記下來了。 何況蘇七月的記憶力還特別的好。

那老頭聽了蘇七月的話,卻是一臉驚訝:「菩提老祖?」

「你認識?」

想起九鳳冥琴,蘇七月越發覺得,自己那師父就是這裡人。

但老頭的回答卻令蘇七月不禁失落起來,只聽他回答道:「不認識。」

「……」

靜默了一兩秒后,蘇七月很清楚的聽到某老頭開懷大笑的聲音。

她,這是被耍了?蘇七月眼底微微挑眉。

正當蘇七月要開口之際,宇文語妍卻忽然跳了出來,怒道:「好啊,衛語嫣,枉本宮如此信任你,你居然與這亂臣賊子有關係!來人,來人!給我拿下這兩個大逆不道之人!」

隨著這一句命令落下,一堆暗衛出現跟著出現,隨即立即圍住了蘇七月。

很顯然,宇文語妍不蠢,也知道蘇七月比老者容易對付,故而選擇逐個擊破。

況且在宇文語妍認為,蘇七月本來就與這老頭有勾搭,自然就理所當然的認為了,老頭會為了蘇七月而投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