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非是血脈特殊,或是上古凶獸等等,能夠提前獲得在血脈當中蘊含的神通之力,便如那大荒間各種凶獸。而其餘種族,想要血脈覺醒獲得天賦神通,沒有外力相助的的話卻是很難辦到,能夠做到的絕對是鳳毛麟角,驚才絕艷之人。

而此時,狼牙竟然施展出了天賦神通,怎能不讓人驚訝?都說狼牙只算是天狼族年青一代第二高手,卻不知道他隱藏著自身實力,這麼說來,他豈不是應該算是天狼族第一高手,便是較之離恨天中最強那一列人,也應該差不了多少。

因為,在場的人數百人中,都不一定有人覺醒了屬於自己的天賦神通,當然或許能夠看出些許端倪的辰曦仙子,早已做到了那一步,又或者還有其他幾人。

很多人都不約而同的朝向李天,投去擔憂的目光,很顯然,雖然都知道李天很強,打敗了修羅族赤淼,但此時狼牙的表現卻太過超凡令得眾人震撼。

其實,此時最難受的,恰恰正是那隱匿在虛空當中狼牙。狼牙雖然很自負,但一向都是一個謹慎的人,之前之所以敢挑戰李天,乃是因為感覺到李天明顯低於自己的修為。

更是因為感受到了李天身上有著純血天狼的氣息,令得其貪念大起,因此會現身找李天的麻煩。卻沒想到李天竟然扮豬吃老虎,對自己刻意隱瞞了氣息。

直到此時幾番交手,狼牙才知道自己踢到了鐵板上,更是從那觀戰的人話語間知道此人之前打敗了赤淼,心中大恨。

不得已使出自己壓軸的手段,才覺醒不久的天賦神通施展出來。想要一擊必殺,扳回顏面,可惜非但沒有扭轉戰局,反而使自己陷入了危險當中。

此時狼牙雖然隱身在虛空當中,但卻能夠感受到李天無處不在的神念一直鎖定並壓迫著自己,只要自己一有動作就會發出雷霆般的一擊。令得狼牙憋屈非常,直欲發狂。

「你完了!」

一個冷冽的聲音在虛空中傳出,一道烏光顯化,出現在李天近前,直取面門而去。隱約間可見一道黑色劍氣,破碎虛空,道道空間漣漪相伴。

哧哧!

與此同時,在李天後背、頭頂、小腿、下腹等多處地方,一道道空間裂縫出現,一道道黑色劍氣飛出,直奔要害。

「雕蟲小技而已!」

一聲輕笑,李天卻是閉上了眼睛,而後探手,從後背皮囊當中摸出十數把飛刃,長短尺許。盡皆泛著淡淡烏光,如同鎢鋼打造,散發著迫人的寒氣。隱約間似乎有陣陣虎嘯聲傳出,令得人心神震撼。

刷!

李天的身形卻是動了起來,快速的在場中遊走,挪移跳躍,如同穿花蝴蝶一般起舞翩翩,將那一道道必殺的劍氣盡數躲過。

而與此同時,李天手中的飛刃也飛了出去,雙手化作玉色,如同碧玉打造一般,一道道淡淡符文閃耀,令得李天手中短刃發出通天劍氣,化作一道黑光飛了出去…… 殺的人太多,她的頭頂上也光榮獲得了「死神」的稱號,走到哪,都有人自動讓路。

這三天里,她想了又想,這次間接性的面基,也不是全然是壞事。

這樣她也可以光明正大的跟在陸天陽的身邊,改造網癮少年。

次日一早,日上三竿起床后,洗漱完,她就出門了,幾乎是踩著午飯的點,回蕭家的。

蕭母是個暴脾氣,對她這個小可愛女兒,也不當公主寵,直接拎著耳朵就給拎進廚房了。

「蕭離,老娘讓你早點來,你就把我的話當耳旁風!你怎麼直接不來!」

「其實我原本也打算不來的。」路瑾小聲嗶嗶。

「嘿嘿,我知道錯了,下次一定不敢了,就原諒你的小可愛一次,好不好嘛。」

原主本來就長相甜美,這一撒嬌,蕭母也招架不住。

把女兒今天的穿著從頭到腳看了一遍,蕭母還算滿意。

「這次就原諒你一回,下次一準再犯。你陸爺爺今天來了,你出去陪陪他。」

對於自家母親一臉八怪的攆人,路瑾略感無語。

你養了二十多年的小白菜,馬上就要被豬拱了,您老人家難道不應該是雙眼含淚,依依不捨,暗戳戳的準備給那個「豬」一個下馬威嗎?

您這樣迫不及待的樣子,會讓你家小可愛感覺被拋棄了的。

路瑾在蕭母的注視下,硬著頭皮到了客廳。

陸老爺子年輕時在軍隊,是個老將軍,現在年紀大了,倒是越活越回去了,像個小孩子一樣,每天都樂呵呵的。

她走過來的時候,這幾個男人不知說到了什麼,陸老爺子笑得像個老狐狸,蕭爸爸和大哥蕭茗,明顯在維持著臉上的微笑,兩雙眼晴都快把陸老爺子身側那個安靜品茶的俊逸男子,身上盯出幾個洞。

「離離回來了,快來爺爺這邊坐。」

「陸爺爺,爸,哥。」路瑾一一喊過人,順著老爺子的意思,在他的另一側坐下。

「離離,這是你天陽哥哥,還記得不,你們兩個小時候玩的可好了。」

路瑾故意裝作不認識陸天陽,沒想到陸老爺子直接把人強硬的拽到他兩中間,坐下。

她感覺到來自老爸和大哥眼中的「殺意」,更重了。

很好,這才是正常的表現。

「原來是離離妹妹,真的是「好久不見」啊。」好久不見這四個字,明顯咬得極重,像是從牙縫裡擠出來似的。

他認出來了。

路瑾淡定一笑,「天陽哥哥記性真不太不好了,我們昨天晚上不是還在見面嗎。」在決戰台上,虐的你哭爹喊娘。

「噗……咳咳咳!」

陸天陽沒想到她會這麼說,咳得面紅耳赤。

「離離,你說什麼!」蕭爸爸不淡定了,聲音都拔高了幾個度。

蕭茗也面色不善的盯著陸天陽。

只有陸老爺子看著自己的孫子,笑得一臉欣慰。

自家水嫩嫩的小白菜要被豬拱了,他已經夠鬱悶了。

沒想到這隻「豬」竟然老早就盯上了他們家的小白菜。

…… ?噗噗!

一道道烏光攢射,帶著一種無上鋒銳之氣,李天的身形如同風暴當中的小船,高低起伏,飄忽不定,但卻始終未曾淪陷。

看上去已然危險到了極致,但李天卻並未在意。面色不變,沉著應對,每一招看上去都是有驚無險,令得場外眾人捏了一把汗。

此時,眾人只覺得,一種刺骨的寒意,從腳底直透後腦,看不見的敵人才是最可怕的,此時狼牙施展了這般古怪的神通,將自己的肉身完全融入到了虛空當中,消失不見。

任憑眾人的神念如何探查,也都難以發現端倪,唯有在狼牙攻擊之時,才會感受到一點點空間波動,令人心底發寒。

眾人自問,若是自己在這樣的攻勢當中,能夠抵擋幾招?是否能夠像李天一樣從容?答案是否定的。但更多的人,卻是已經在心底為李天判了死刑。

因為李天雖然看上去還算從容,但每一招都是險之又險,堪堪避過而已,已然有些狼狽不堪。

不過,在辰曦仙子等有限的一些人眼中,卻又是另外一幅景象。表面上看去,李天此時情況已然岌岌可危,但每一次躲閃換位,都可以說妙到毫巔。

並未消耗過多的法力,就能夠將那不知從何而來的攻擊完全躲過,似乎早已算計到了一般,那種戰鬥本能,令人驚艷。

要知道,狼牙每一次的攻擊毫無規律可言,而每一次都算得上是絕殺一擊,而李天不但能夠躲過,還能夠給予反擊。

從戰鬥到現在,二人已經交手數百個來回,其間狼牙發起了無數次的強攻,都被李天一一接下,甚至可以說,從一開始到現在,狼牙的攻擊完全無法靠近李天半尺之內,甚至就連李天的衣角都未曾碰到。

這樣強大的戰鬥本能,令人驚駭,此時在辰曦仙子等人眼中,卻是露出駭然之色。究竟眼前那個面帶微笑,雙目緊閉,在場中如同一隻白色穿花蝴蝶一般翩翩起舞的男子,經歷了怎樣的一種歷練?

他究竟有著怎樣的,未為人知的來歷背景?這個如同憑空冒出來的人族少年,每一次見面都能帶給人意外的驚喜,若果說在大荒當中與幽冥對陣時,李天所憑藉的,是深厚的修為與強大的神器。

那麼眼前在與狼牙對戰的過程中,李天卻是完全憑藉自己的戰鬥本能,那一種在無數搏殺中練就的生存能力,令人感到敬畏。

此時的李天,就如同一台精密的計算機器,展現出他最為可怕的一面。狼從來都是嗜血的追獵者,特別是人形的天狼,更是可怕,然而此時的李天卻完全凌駕在這個追獵者之上。

獵物與狩獵者之間身份的轉換,從一開始就已經完成了轉變,哪怕是狼牙使出了自己的天賦神通,配合自己天狼一族強大無匹的可怕戰技,在外人看來已經無法戰勝。

但是卻無法傷到李天一絲一毫,甚至連衣角、發梢都無法觸碰到絲毫。這是一個令狼牙自己都感到沮喪,絕望的事實。

他在一開始就選錯了對象,原以為是一個軟柿子,畢竟人族表現在外的形象,早已孱弱不堪。在離恨天中,人族早已積弱多年,從神聖的女媧子嗣,淪落為劣等種族。

哧哧!

李天手中,一把把飛刃飛出,洞破虛空,打向了某處。在那裡,空間漣漪蕩漾,一道黑色劍氣從虛空當中憑空生出,撕裂蒼穹,擊向李天。

叮叮!

劍氣被飛刃截斷,如同實質一般,寸寸碎裂,消散在虛空當中,發出金鐵交擊之聲,火花四濺。而那短刃更是突破而進,沒入了虛空當中。

暗寵難消:女人,他來了 噗!

一道血光閃現,點點血跡從那虛空當中灑落,璀璨如同琥珀一般,寶血晶瑩,萬點銀星閃耀,帶著一種淡淡的馥郁之氣。很顯然,那血液的主人卻是不凡。

噗噗!

又一朵血花綻放,從虛空當中一閃而沒,李天抬手一引,兩把短刃破開虛空,再一次出現在了其掌心當中。

天道夢境系統 嘶!

此時,就算是場中其他人等,之前因為狼牙使出天賦神通太過震撼之人,此時也明顯發現了異常。搞了半天,原來一直被壓在下風的李天,竟然一直都掌控著全場的節奏。

咕咚!

人群當中,陣陣肉香味飄出老遠,正在煽風點火的陳宇望見了場中那一幕,不由自主的吞了一口口水,轉身對著近旁的游少少開口道:「游老二,我不是在做夢啊?你掐我一下試試。」

「嗯!」

似乎也被震住了,游少少聞言,卻是伸手重重的在陳宇胳膊上擰了一下,瞬間一道淤青快速腫脹了起來。

「卧槽,你真掐啊!」

一蹦老高,陳宇卻是沒差點背過氣去,而後卻又轉頭望向場中,輕聲自語道:「沒想到老大這麼厲害!」

「這傢伙怎麼這麼強?」

小玉眼中帶著不可思議之色,望著場中,那道越發從容的身影,面上露出些許異樣的神色,輕聲嘀咕。

「怎麼了?小丫頭,當初是誰一個勁兒叫李天哥哥?」

聞得小丫頭的話,辰曦仙子卻是轉身,朝向小玉望了一眼,眼中現出揶揄之色,傳音調笑。

「姐姐!」

面色刷的一下就紅了,小玉卻是一聲驚呼,偷偷的朝向李天望了一眼,卻是生怕李天聽見。

「沒想到狼牙這小子居然如此隱忍。」

一旁人群當中,一道身影站在眾人身後,眼中精光閃爍,輕聲自語,但卻沒有人感到他的存在。

「不過,也就到這裡了吧?這小子雖然不是那人的弟子傳人,也定然與那人有著不淺的關聯。」

面上帶著微微笑意,那道身影卻是轉頭朝向四周的人群望了一眼,目光微微在陳宇等人身後的小刀身上停留了片刻,而後微微點頭,就這般消失不見。

在其近旁,一道紅色身影孑然而立,如同一抹明媚的**,籠罩著高天的艷陽,光彩奪目。似乎有所感覺,那道身影回頭,露出一張絕美的臉。

在同一時間,人群當中,辰曦仙子等數人卻是若有所感,轉頭朝向此處往來,眉頭微皺,眼中露出疑惑之色。

望見了那一身紅色宮裝,打扮華麗色女子,瞳孔微縮,露出驚疑之色。

「那是?湘玉?」

「真的是花魁湘玉!」

「不是說花魁從來不會離開攬玉閣,今日怎會出現在這裡?」

一道道疑惑的目光投向那一道火紅的身影,但卻並未影響到那人的興緻。那一道如水的目光只是這般靜靜的,如同澄澈的清泉,投向場中的那道人影,沒有絲毫改變。似乎,現在,她只是為了他而來。

令得場中諸多青年男子不約而同產生一種沮喪之感,竟然,在心底有些許妒忌生出。就連原本想要上前去同湘玉打招呼的海天明,亦是止住了腳步。

「老大加油!」

人群當中,劫道小賊陳宇與石睿二人卻是一邊扇風,一邊搖旗吶喊,香肉的味道從金鼎當中飄出,在整個角斗場中瀰漫。

哧哧!

而此時,李天卻是陷入了僵局當中,雖然憑藉強大的戰鬥本能與神念感知,李天無懼對方的天賦神通,但面對狼牙狂暴的攻擊卻還是需要躲避。

況且狼牙如今完全融入了虛空當中,卻是難以捉摸,空間神通最是奇特,凌駕於諸多法則之上,若是隨著修為精深,從這神通當中很可能領悟道空間法則。

此時狼牙雖然沒有領悟法則,但絕對能夠絕殺尋常的洞虛期修士。似乎狼牙的身體,已經與李天周圍的虛空完全融合在了一起,無所不在。

雖然李天能夠在其發動進攻的那一瞬間傷到對方,但很顯然都不是什麼致命傷,難以上其根本。而對方卻能在任意時候,任意角度方位,發出致命的一擊。

「真是難辦呢。」

輕聲自語,嘴角帶著微微笑意,似乎毫不在意一般,李天卻是停下身形,站在原地,手中的短刃散發著淡淡烏光,有陣陣虎嘯傳出。

盛世嬈香:極品妖妖 「不過呢,就到這裡吧!」

輕聲一笑,李天面上的笑容一斂,而後一種強橫的氣息破體而出,如同太古山嶽一般直衝雲霄。竟然令得整個周遭虛空生出道道漣漪,一種迫人氣勢,蓋壓天地。

哧哧!

似乎意識到了什麼,一道道劍光閃耀,從虛空當中憑空生出,一道道狼嘯傳出,一片黑**影奔騰,震動天地。隱約間,有一道道天狼虛影騰空,一輪滿月高懸。

一種孤絕氣勢,破開雲霄,萬道烏雲瞬間將天日遮蔽,令得天光晦暗。整個角斗場居然陷入了一片迷夢夜景當中。狼影流動,成片而來,一雙雙巨大的眼眸當中放出綠光,貪婪而嗜血。

「這是……天狼嘯月!」

一聲驚呼傳出,眾人卻是露出驚駭之色,望向場中,只見此時一片朦朧夜色當中,萬道狼影閃爍。一頭白色天狼,背生雙翼,散發著迷濛星輝,矗立在滿月之下。

一種極度危險的氣息,迅速傳遍了整個角斗場,一種絕強氣勢如同山嶽一般,撲向了那場中,那一道「弱小」的身影。

; 孤男寡女,又是大晚上的,誰知道這小兔崽子有沒有對自家寶貝閨女做什麼?

一個男人,大晚上還去見人家小姑娘,肯定不是什麼正經的男人。

蕭爸爸已經在心裡把陸天陽列為頭號危險人物,今後必須嚴防死守,避免自家小可愛被叼走。

蕭茗雖然沒說話,但臉上表現的意思也差不多。

他妹妹單純又可愛,這陸家小兔崽子可是出了名的「惡少」,絕不能讓自家的「小白兔」被這頭「惡狼」的花言巧語騙了。

被人呵護的感覺真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