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老祖曾經被法祖鎮壓,成了屬下,這次眾強圍攻法祖,他們又怎會不到,早已在法祖的安排下找准了對手。

東方無敵苦笑一聲,「也罷,將來有機會,助你謀奪一件至寶!」說著,他收了鎮天冠和無極拂塵,同時將無極老祖的本源也收了起來,繼承了無極老祖的一切。

此刻,圍攻法祖的只有已經驚呆的雲中子,雲霄皇組,玄都**師,他們在瞬間收手自保。

法祖還沒有出手,玄皇死了,五行老祖亡了,火鴉道君被轟了,無極老祖屍骨不存,太玄老祖損落了,只剩下古皇古曦被少康糾纏住。

轉眼間,五位老祖損落,攻守易位。

柳紅、柳月,龍天、太昊,劍無雙、柳一劍,白劍一,陰陽老祖,雷神紛紛神色不善的盯著四位強者。

「你們、你們……!」

雲霄皇主驚駭之中,連忙後退,眼前的情況已經十分明了,卻也不知該說什麼好了。

「我堂堂法祖,號稱萬法之祖,豈會沒有幾個朋友?」

法祖笑道,「爾等也太小瞧我了!」

「你想怎樣?」

雲中子上前說道。

法祖抬頭,望著無垠蒼穹,幽幽一嘆,「洪荒大地,看似只有我們這些強者,可實際上,暗中的絕世存在,比明面上更多啊!你們只以為,聯合一起,就代表著蒼天大勢,以惶惶之威將我鎮壓,可要是真如你們所想的那樣,嘿嘿,那時,在我的反噬之下,不知會跳出來多少個強大的存在,一一將你們獵殺!」

雲中子眸子一縮,苦笑搖頭,「何曾沒有想到?只是以為,能輕易的將你鎮壓罷了!可誰知,你還沒有出手,就已經翻轉了局勢。」

法祖點頭,「你們可以想想,鳳祖,祖龍,皇天,蒼天,後土,帝星等等絕世大能,可曾出來一個?更甚至,你們不會以為,沒有聖人轉世而來吧?洪荒世界,代表著無盡的機緣,對於曾經的聖人而言,重新證道,恐怕已經不能滿足他們了。在原來的世界,成就道祖,千難萬難,可在這方世界呢?曾經的聖人啊,才是我們真正的對手,可惜可嘆,你們始終沒有弄明白這一點,將我當做對手!」

「坐鎮撐天山,我本來的打算是獵殺聖人,可惜被你們破壞了。」

法祖幽幽說道。

雲中子,雲霄皇組,玄都**師,古皇古曦,還有龍天等強者全部震驚了,可劍無雙、柳一劍、東方無敵只是撇撇嘴。

獵殺聖人?

別人不敢,法祖豈會不敢?丁峰豈會不敢?

想想當初,丁峰坑殺八大禁地,轟殺數十萬入侵聖磚大陸的大帝,就能知道他的膽子有多肥了,要是有可能,別說是聖人,就是道祖級別的存在,他都會試試能否斬下頭顱。

這時,他們也察覺到了鎮天峰下的戰鬥情況,雖然兩座山峰在洪荒世界的人眼中,乃是緊鄰,甚至在遙遠處看到兩座山峰並排而立,實際上,他們相距何止千億里。

這麼遠的距離,也擋不住他們的窺探,可那邊的慘烈情況,更讓他們驚駭。

武祖無敵!

法祖借勢!

啊……!

沉默的眾人,忽然聽到了一聲慘叫,隱隱有著熟悉的味道,立即施展神通,窺探天地,卻只發現被武祖差點鎮殺的光明之主光芒,還沒有逃回西方,就被莫名的存在給打殺了去。

「敢狩獵我,找死!」

逆道的聲音驟然響起,引動諸天法則,傳遍天下。

片刻后,就感覺到虛空傳來一**強大的力量震蕩。

眾人探查,發現逆道也被莫名強者半路截殺,對手之強,絲毫不下於他們,可逆道畢竟強勢,又有四位準聖級別的手下前來迎接,倒有驚無險。

雪女神受傷最輕,沒有強者對她出手。

如來佛也遭到了截殺,可這一位,卻突然爆發,竟然一舉將偷襲者鎮殺。這樣的結果,讓人想不到,不過也明白了過來:如來佛,深刻不測!

至於天魔老祖,則沒有任何動靜傳來,不知有沒有遭到毒手。

遍觀諸天,探查細微。

雲中子等人全都沉默了,也心寒無比。

「去吧,真正的劫難,還沒有開始呢!」法祖揮揮手,「希望將來,你們不會成為我的敵人,否則,那時我不會再留情面!」

所謂的留情面,也只有法祖知道是怎麼回事。

「告辭!」

雲中子四位強者拱拱手,劃過天際,消失東方。

「諸位,且隨我上山!」

法祖大袖一揮,帶著眾位強者,飛上了撐天山。

武祖獨戰天下,戰力之強,足可鎮壓萬古。

法祖深不可測,卻交友遍天下,形成了大勢。

兩者之名,經過這一戰,徹底的成為不可招惹的存在。(未完待續)

撐天山下。

中州大地的強者,天玄皇朝的玄皇敲響了天玄鍾,五行皇朝的五行老祖祭出了本體五行星辰樹,萬古皇朝的古皇古曦祭出了曦皇琴,雷海的雷神祭出了萬古雷城,龍天祭出了九龍劍,太昊和少康則緊緊的站在龍天身後。

這只是中州大地的強者,聯合一起,爆發出何等恐怖的威勢。

嫩草好吃 來自南域的火鴉道君,祭出了離火混元珠,這也是件至寶;柳紅也祭出了自身的至寶,九陽赤神珠,柳月祭出了太陰梭,令人震撼的是,這竟然也是兩件至寶,姐妹兩個,竟然一人一件,太過駭人了。夜鶯、李小白、孫金剛和秦羽則站在二人身後,體內的神力已經運轉到極限,隨時可以發出至強一擊。

來自東域的強者,陣勢更加豪華。天劍皇朝的劍無雙,出人意料的,也祭出了他隱藏的至寶天誅劍,在他身後,柳一劍,楚雲飛,劍無敵都噴出了凌霄劍意,令人膽寒。

無極皇朝的無極老祖,祭出了無極混元鎮天冠,主要功能雖是防禦,卻也擁有無窮的鎮壓之力,在他身後,則緊緊的跟隨著東方無敵。

玄清山的太玄老祖祭出了鎮天碑,天辰站在他不遠處,守護著他的後背。

始王殿的雲中子,祭出了造化鼎;誅仙皇朝的雲霄皇主,祭出了誅神七劍,這七劍一出,爆發出來的威能,讓在場所有強者都眉頭跳動了一下;太清山的玄都**師則祭出了清凈琉璃燈。

圍攻法祖的強者,竟然不下於十件至寶,這等陣仗。 安里士 震撼萬古。

隨著玄皇一聲暴喝,諸位老祖同時出手,然而有近半卻不是攻向了法祖,而是襲擊身旁的強者。

火鴉道君剛祭出離火混元珠攻擊法祖,距離他最近的柳紅和柳月。怪笑一聲,祭出的九陽赤神珠和太陰梭掉轉過來,轟向了火鴉道君。

火鴉道君大驚,哪還來得及質問,甚至連召回至寶的功夫都沒有,只得心念一動。一件青色的旗子懸浮頭頂,形成了防禦,可哪裡抵擋住兩件至寶的轟擊。

轟……!

九陽赤神珠破了火鴉道君的防禦,震的心神亂顫,太陰梭劃過一道光芒。將火鴉道君的頭顱轟碎,湮滅了生機,粉碎了真靈。

「嘿嘿,火鴉道君,早就想拔了你的鳥毛了,卻不想,送來一個這麼好的機會!」

柳紅冷笑一聲,說道。「小月,趕快!」

「好的姐姐!」

柳月連忙應了一聲,兩人十分有默契。將火鴉道君的屍身收起后,駕馭著兩件至寶,將火鴉道君的離火混元珠給攜裹了過來。

失去了主人,哪怕是至寶,也沒有多少威能了。

「想讓我們攻擊法祖,這不是找死嗎?」

柳紅沖身旁的秦羽挑挑眉。

秦羽聳聳肩。

法祖。也就是古風,曾經是秦羽的弟子。

同一時間。

「太玄老祖。你看這是什麼?」

劍無雙猛然高喝一聲。

「什麼?」

太玄老祖祭出鎮天碑,轟擊法祖。卻聽到劍無雙的呼喝,微微一怔,就看到劍無雙的天誅劍已經破空殺來。同時還有柳一劍、楚雲飛,劍無敵這三位準聖強者,催動至強劍意,緊隨天誅劍之後。

「為什麼?」

太玄老祖怒吼一聲,就被無邊的劍氣淹沒,千分之一剎那之後,他逃了出來,可身軀殘破,神光暗淡。

「老祖,我救你離開,以後再報仇!」

天辰驚慌著及時的飛縱而來,一掌按在了太玄老祖的頭頂,瞬間寂滅了真靈。不過天辰依然驚呼,「老祖、老祖,你怎麼了?怎麼了?」

其聲嗚咽,卻也在同時,竊取太玄老祖的氣息,招來鎮天碑,劃過一道光芒,消失遠處,不知去向何方。

「便宜了這小子!」

劍無雙嘀喃一聲,持劍而立。

也在這一刻,太昊頭頂一晃,出現一枚堂堂皇皇,至尊貴氣,鎮壓九天十地的一枚印璽,正是他的至寶至尊皇印,鎮壓著這方世界人族的氣運。

「給我去!」

太昊念頭一動,全力催動至寶,瞬間撞上了玄皇頭頂的天玄鍾,不但破了神通,還將天玄鍾撞飛頭頂。

「殺!」

龍天看準機會,又從體內飛出了八柄九龍劍,九九合一,威勢瞬間暴漲,竟然超越了雲霄皇主手中的誅神七。劍光一閃,籠罩玄皇頭頂,將他祭出的防禦靈寶連同自身整個攪成了粉碎。

玄皇連慘叫都沒有發出就瞬間被殺。

龍天大手一張,便將玄皇殘碎的本源收攏而來,同時操控九龍劍籠罩住至寶天玄鍾,進行鎮壓。

少康則手掌一翻,取出了炫音笛,吹奏一曲盪魂之音,抵擋住了古皇古曦的曦皇琴。

極品前妻 人族三祖,竟然都有至寶,而且龍天的九把九龍劍合一之後,乃是至寶中的至寶,恐怖如斯,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就是法祖都稍微意外。

這一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任誰也想不到,就連雷神都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發出了攻擊,他的目標赫然是五行老祖。

「萬古劫炮,給我轟擊!」

雷神發出一聲暴喝,頭頂上的萬古雷城出現一個古樸的炮台,對準五行老祖,發出了轟隆隆爆響。

一炮轟破了防禦。

二炮轟擊的五行老祖受到重創。

第三炮剛剛響起,五行老祖輕咳一聲,吐出一截滄桑而殘破的樹根,好似經過億萬年腐朽的,殘破不堪,根須不全,甚至有著一股子腐朽之氣。剛一出現,卻讓五行老祖頭頂上暗淡的五行星辰樹煥發出了生機,再次爆發出強大的防禦之力。

「雷神。你、你、竟敢偷襲我?」

五行老祖暴怒,同時心底一沉。

雷神沒有理會,反而雙眼爆發出無盡的光芒,嘀喃道:「這種東西,竟然真的存在。五行老祖啊,本想將你鎮壓了事,現在嗎?」

第三炮落下,五行老祖震顫,這時雷神悄然來到了他身旁,他眉心裂開。一道幽光飛出,瞬間破滅了五行老祖的防禦,沒入他眉心。

「竟然、竟然是這種東西?」

五行老祖驚恐中,真靈湮滅,生機消散。

雷神大手一撈。便將五行老祖的一切抓在了手中,不知收在了何處,然後靜靜的站立高空,掃視周圍。

唰……!

也是在這同一時刻,一副圖卷橫空而來,蘊含著陰陽法理,攜帶著太極真意,正是太極道圖。以鎮壓天下陰陽之威,橫空撞在了無極皇朝的無極老祖身上。

轟隆隆!

爆響聲聲,將無極老祖徹底的打蒙了。 豪門毒女,高冷總裁回個頭 可隨之反應過來。

「陰陽老祖,你竟然偷襲我?找死啊!」

無極老祖剛剛咆哮一聲,就見一道劍光刺破虛空,瞬間沒入了他的前胸之內,無盡的殺伐之意爆發出來,將他的肉身攪成了粉碎。

啊……!

無極老祖慘叫著。真靈飛遁而出。

此刻,他的無極混元鎮天冠被太極道圖鎮壓住。根本無法召回,卻在這時。東方無敵瞬間來到了他身邊,幽幽道:「老祖,就此灰灰而去吧!」

一劍斬下,粉碎了真靈。

強大的無極老祖,曾號稱戴著無極混元鎮天冠,天下強者,無人能奈何了他,卻在今天栽了個跟頭,化作了灰灰。

虛空,漂浮著無極混元鎮天冠,還有無極老祖的極品靈寶無極佛塵。

「東方,真的不想要?」

白劍一隨著陰陽老祖出現高空,沖東方無敵挑挑眉。

陰陽老祖曾經被法祖鎮壓,成了屬下,這次眾強圍攻法祖,他們又怎會不到,早已在法祖的安排下找准了對手。

東方無敵苦笑一聲,「也罷,將來有機會,助你謀奪一件至寶!」說著,他收了鎮天冠和無極拂塵,同時將無極老祖的本源也收了起來,繼承了無極老祖的一切。

此刻,圍攻法祖的只有已經驚呆的雲中子,雲霄皇組,玄都**師,他們在瞬間收手自保。

法祖還沒有出手,玄皇死了,五行老祖亡了,火鴉道君被轟了,無極老祖屍骨不存,太玄老祖損落了,只剩下古皇古曦被少康糾纏住。

轉眼間,五位老祖損落,攻守易位。

柳紅、柳月,龍天、太昊,劍無雙、柳一劍,白劍一,陰陽老祖,雷神紛紛神色不善的盯著四位強者。

「你們、你們……!」

雲霄皇主驚駭之中,連忙後退,眼前的情況已經十分明了,卻也不知該說什麼好了。

「我堂堂法祖,號稱萬法之祖,豈會沒有幾個朋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