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一生無奈的嘆口氣,唉,誰讓自己的女朋友是個情重的人,心中還對這個費虎有着一絲關懷呢。

他這帶頭一動,徐豪他們當然也就跟着上去幫忙。

費清和費不爲就要結果費虎的性命,見到有人救援,心思一遲鈍,就沒有擊中費虎的要害,只是讓費虎受了極重的傷。

這兩人抓緊逃跑。

“統帥,這個時候是最好的機會!”範離也跟了過來,他一直在費氏家族工作,這句頗有深意的話也只有陳一生他們才聽懂了,這是正義合法的控制費氏家族產業的最好時機啊。

“幹掉他們,我救費虎!”陳一生吩咐道,自己去救費虎,而徐豪他們都不是傻子,這可是十多萬億的一個巨無霸家族產業啊,拼了老命也要趁着這個機會幹掉費清他們。

費清、費不爲長年累月玩陰謀,哪裏是徐豪他們這些經常在戰場上廝殺的人的對手,很快,逃跑中的費清、費不爲就被徐豪等人斬殺,這其中還包括其他一干有關的費氏家族成員,真是無毒不丈夫,徐豪他們藉着這個機會,在範離的指點下,除了費能等爲數不多的幾個沒有什麼威脅的費氏家族成員,其他的一律當成同黨給幹掉了,費山等等都沒有逃掉。

這就是號角軍的作風,要麼不做,要做就做利索,不給後來的扯皮留隱患。

“啊”重傷的費虎因爲陳一生的救治活轉過來,當費虎第一眼看到抱着自己的人是陳一生時,嚇得他又一次昏迷了過去,搞得陳一生也很尷尬,只好差人把費虎送回去養傷。

這個時候,廣場上的人也走得光光了,東華國的人愛看熱鬧不假,但是這種一不小心就會丟了性命的事情,他們還是不幹滴。

費氏家族出了這麼大的事,當然有方方面面的人過來探聽消息,這些事因爲費虎費大公子重傷需要治療,都是由範離一手安排人操辦的,無形中,來的客人也就只知道有範,不知道有費了。

大家族的分崩離析就像倒下一棵大樹,總是會影響到一大片樹蔭底下的花花草草。

接着這個機會,範離全面掌控了費氏家族,並順利改名東華集團,名義上成爲了獨立的經營企業,實際上就是號角軍的一個商業分支機構了。

在如何安置費虎上,陳一生並沒有趕盡殺絕,而是給了費虎足夠的安家費,基本上,如果他過一個小康生活還是沒問題的。

但是我們知道,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費虎大手大腳慣了,他被人從偌大的費家府邸搬到一個小別墅中,雖然他和東華國絕大多數家庭比起來,還是很幸福的,不過費虎過慣了奢靡的日子,他開着普通的飛行舟都覺得很調面子的事,加上家族遭遇如此重大的變故,自己好好的家族產業一夜之間屬於他人了,讓費虎如何能嚥下這口氣?

費虎初期就是天天出入酒店、舞廳等地方,大把的花錢,大把的買醉,弄得自己比天底下的人都可憐似得。

一些善良的人還是很可憐的他的,然而大多數人都是勢利的。

最初,費虎手中還是有不少錢的,陳一生按照他每年消費100萬晶幣的標準,給了他10億晶幣,足夠費虎安安穩穩的過下半輩子了。

對於陳一生來說,這都是仁至義盡了,正常就該斬草除根纔對。

但是對於費虎來說,這點補償無疑就是再向他的傷口撒鹽!

我的家族將近20萬億的巨大財富,你丫的纔給我10億?打發要飯的嗎?其實費虎從來不去想,這些年大部分財富都是範離他們嘔心瀝血掙來的,而且這些財富無論是從哪方面來講,都不應該成爲某一個家族,數百個人奢侈享受的私產,而應該造福大多數的東華國人民,財富,本來就是人民創造的,理應用到人民身上。

這些道理陳一生懶得和費虎講,講了費虎這種從小就不知道苦爲何物的人也是不會懂的。

無論如何,費虎現在的事實是他那個賴以生存的費氏家族煙消雲散了,他必須接受這個掃地出門的事實。

費虎沉淪一段時間後,由於大量的揮霍,吃穿用度漸漸告急,費虎這才心中有點慌了,他左思右想,忽然想到了自己的女朋友吳英。

要是能讓吳英父親吳不敗出面,自己的家族產業興許還能要回來呢。想到這裏,費虎心中一陣莫名的興奮,彷彿看到了金光閃閃的錢途。

說動就動,費虎打起精神,把自己好好收拾一番,以前那個風流倜儻的帥哥形象又回來了。他拿出不多的積蓄花大價錢租了一艘超豪華飛行舟。

在商場打拼過費虎深深懂得面子的重要性,如果沒有一套好行頭,他連吳不敗的家門都進不去。

來到吳不敗府邸,費虎向熟悉的守衛打了個招呼,就要進去。沒想到這個守衛好像不認識他一樣,讓他出示主人的許可證。

費虎一腦門子火沒處發泄,在這裏吵吵他還是進不去,只好無奈的回到飛行舟上,思考着下一步怎麼辦。

正在這時,吳不敗的府邸耳門忽然打開了,一男一女說說笑笑從裏面走了出來。

費虎定睛一看,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這不是吳英和那個?那個李將軍的兒子李一天嗎?好呀,我說怎麼見不到你了,原來你個混蛋把我的女朋友拐走了!

費虎看到兩人親親熱熱的身影,更是氣不打一處來,當場就要上前質問,可是一想這一帶是吳府啊,在這裏質問不是找死麼?先跟着看看情況,這對狗男女肯定不幹好事。

費虎想的沒有錯,自從上次大敗之後,李一天和吳英都對什麼國家大事失去了興趣,倒是在上一次共事的過程中,他倆倒是好上了。吳英跟李一天坦誠了自己和費虎處過對象的事實,李一天提別人他可能還會害怕,唯獨不懼費虎啊,俗話說“朋友妻,不客氣”,李一天馬上表示不介意,他一心一意對吳英好。

這兩個,都是將門之後,說實話,共同語言倒是不少,一時間那是相見恨晚,吳英早就把費虎給忘掉了。

這天,就是李一天過來找吳英幽會的日子,他們悄悄出了門,駕駛一艘普通的飛行舟,慢慢向着錦繡城外駛去。

費虎駕駛飛行舟悄悄在後面跟着,有人說費虎不怕被人發現麼?這個倒是真不用擔心,這一路飛行舟多了,都是駕駛飛行舟出城幽會的戀人。

城外一個小湖邊,各色的飛行舟稀稀拉拉的停着,如果有心人觀察,這些飛行舟大都在有節奏的晃動。

更在密林深處,有影影綽綽的男女身影在晃動。

具體在做些什麼事情,各位看官心知肚明,葡萄不再贅述。

費虎以前也經常做這些事,當然是輕車熟路,他慢慢把飛行舟停在一處密林掩映中,不遠處就是李一天和吳英駕駛的飛行舟。

費虎極有耐心的等待着,這個時候,費虎已經不再想着去理論什麼了,自己最好的朋友把自己的女朋友勾走了,費虎沒有俠士那種高尚,可以把女朋友都讓給自己的好朋友。費虎心中現在窩火,回顧這麼些天來的不順利,費虎的腦筋發熱,心跳加快,他已經壓抑的太久了。

看着那飛行舟漸漸的有頻率的抖了起來,費虎悄悄的走了過去。

隔着飛行舟的舷窗,費虎非常有耐心的,饒有興味的看着飛行舟內的一對熟悉的身影在忘情的纏綿。

這兩具身體都是費虎熟悉的,一個是經常一起去鬼混,李一天的能力如何,時間有多長費虎都瞭如指掌,一個是經常在自己胯下承歡,吳英的能力如何,時間有多長費虎也是瞭如指掌。

wωw⊙ ttka n⊙ C O

恍惚間,費虎產生一種錯覺,感覺這些場景是那麼熟悉又是那麼陌生,回顧這麼多年來的虛擲光陰,費虎有一種要哭的衝動,卻又是那種說出來的想要笑!

就這麼胡思亂想,費虎發現飛行舟一陣有節奏的劇烈抖動,他也不再等待,心想,李一天,我已經給過你最後一次享受了。

這輛普通飛行舟隱祕是隱祕了一些,安全措施卻實在不到位,費虎輕輕一拉,就把舟門拽開了。

裏面,李一天和吳英正在舒服的喘息休息。大凡男女歡愛後總是很累的。

眼睜睜的看着費虎的長劍刺了進來,李一天想要躲藏,最一時提不起力氣,只見利劍如電,扎進了李一天的心臟,很抱歉,這裏沒有陳一生這樣的人物,李一天帶着不甘、痛苦、迷惑等各色的神情,閉上了眼睛。

吳英在一旁嚇呆了,等費虎轉向她的時候,才慌忙扯過衣衫披在身上,大駭道:“你要幹什麼?”

費虎嘿嘿冷笑,一把把李一天的屍體拖出飛行舟外,遠遠的拋在了一邊,他鑽進了舟內,一把抱住了吳英。

“英子,也該陪陪我了吧!”費虎猥褻的笑道。

“放開我,你這個混蛋!”吳英拼命掙扎。

“哈哈,混蛋陪**,甚好甚好!”費虎抱着吳英一陣狂吻。

“啊!”費虎的嘴角鮮血直流,原來他的舌頭被吳英咬掉了。

劇痛之下,費虎大吼一聲,絕望的大吼道:“我們都死吧!”

他一手緊抱着吳英,任吳英如何撕咬都不撒手,另一隻手倒轉過那把劍,在吳英絕望的嘶叫聲中,緩緩從她的前胸心臟中刺入,貫通吳英的身體後絲毫不停留,繼續猛地刺入了自己的心臟。

費虎感到心臟猛地一震,身體忽然失去了控制,整個人感到非常非常的無力和軟弱,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這邊的爭鬥並沒有引起周圍那些青年男女的絲毫注意。直到3天后,豪華飛行舟的主人尋找自己租出去的飛行舟時,才發現了租車的人已經死了。

錦繡城兩個富家公子和吳不敗的女兒死在一起的新聞幾乎就是一夜間刮遍了全城,成爲人們茶餘飯後八卦的最佳作料。

陳一生也是從新聞上才知道費虎和李一天、吳英死在一起了,別人可能要猜測是怎麼回事,陳一生他們則是心知肚明是怎麼回事,大家只是交換了一個看法,就是朋友妻還是不可欺啊。

這個時候,又有一件事,把陳一生他們急忙忙弄回了號角城堡。

王力喜孜孜的給陳一生他們接風后,帶着笑意說道:“我們有一個天大的好消息,那就是金獅草原地底下發現了魔油,大量的魔油,從此這個魔油天書國不能卡我們脖子了!”

王力剛說完,陳一生一口茶就吐了出去,這消息太驚喜了。

“重獎發現魔油的人!”這是陳一生的第一個命令。

接下來,就開始安排專門人佈置,怎麼採油,怎麼使用了。

這可是了不起的大發現,現在的飛行舟都開始燒魔油了,如果沒有魔油,就等着飛行舟因爲沒有油而呆在地上吧。

這個時候的號角軍早就發展成爲一箇中等國家的規模了,如果不是顧忌和東華國的名分關係,陳一生他們早就可以稱帝立國了。

而號角軍勢力的不斷壯大,還是引起了天書國的警惕,漸漸地,天書國向號角軍轉移什麼技術已經不那麼積極了,甚至還有好多技術被列入禁止轉移的行列。號角軍的人出入天書國也受到了越來越嚴格的對待。

對此,陳一生他們也是心知肚明,知道天書國不是個能容人的國家,你要是弱小,又對他有用,那麼好了,天書國對你比誰都親,可是你一旦壯大了,天書國就開始打壓了。

這個時候,號角軍自己製造的飛行舟開始大量生產了。這讓陳一生心中更加放心,明面上的東西,基本上和天書國不差什麼了。

如果與天書國發生戰爭,可能沒有辦法絕對優勢取勝,打個平手應該是沒有問題了,當然,這只是陳一生現在的天真想法。

由於接下來沒有什麼大事,或者說號角軍需要休整,也沒有什麼機會去折騰,陳一生他們開始了一段難得的休閒生活。

在妖獸界驃騎草原茫茫的綠野上,自從徐豪這個傢伙閒來無事,用一個木杆打飛一個皮球后,這種被後世修者稱爲高爾夫的運動就開始風靡起來。

其實這運動和平常的跑步啦、跳高跳遠等運動比起來,是個十足十的燒錢又奢侈的活動。首先是佔着大量的地皮,不像跑步隨便找條路就能練習,小家小戶的根本就沒有那麼大場地。另外是這個運動真正能動起來的時候也就是揮揮杆,根本不會有大量的激烈運動,對於健身來說,完全用不上,最多也就是休閒。然而,許多人就是衝着這個休閒來的。反正有一大票人伺候自己,只要優雅的揮動木杆,那球兒就會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飛向遠方。端的是要多有譜就有譜,要多有樣就有樣。這玩意也就是徐豪這種有錢又有閒的又愛出風頭弄時髦的傢伙想的出來,結果這下可好,各個國家只要手裏有點資本的人,都想着在建設場地,玩這個“高雅”運動,有些人即使沒有那麼大的地盤,也要蚊子腿上扣肉,打腫臉充胖子,有的人最後建設是建設了,玩也玩了,最後發現完全不對自己胃口,本來就是愛好大**將,沒事去散散步,根本就沒有興趣玩這個活動,最後就是浪費一把錢,也用不上。

而陳一生則是迷上了釣魚,天天帶着漁具去城外的河裏釣魚,有人統計過,陳一生統帥的釣技還是蠻棒的,每次都能釣上那麼一兩條小半尺長的魚兒,要知道,號角城外的河裏最大的魚兒也不過就是這麼大,真正的大魚是不屑於生活在這種小河中的。

日子如果就這麼天下太平的過下去,相信所有的人心中都是蘊含着一股輕鬆愜意。如果問:你幸福嗎?相信許多人會想一想,回答:“說不清楚”,其實這個說不清楚就是一種幸福。因爲人們總是對美好的感覺抱有太高的期待,而對不好的感覺總是抱着很低的容忍,假使要是有人問你痛苦麼?相信很多人會不假思索的回答:是呀,俺們實在是太痛苦了,各種痛苦。

當然,這個世界上有想過太平日子的,就有想鬧事的。

這次事情就是不甘寂寞的東華國李復國相張羅起來的。

自從李一天和吳英被費虎因情殺死後,東華國的李家和吳家就像是回港避風的船,從輿論風暴的海洋消失了,又像是受了傷的野獸,悄悄溜回洞中舔舐自己的傷口,總之,就是刻意避開人們的關注。

但是,大家族八卦的東西總是能引起小人物們的談興,即使李家和吳家刻意躲避,這個故事還是在街頭巷尾、各種小書小報上流傳不絕,從最初的爲情殺人,到最後演變成了極爲香豔的愛情故事,早已脫離了事情的本來面目。

然而,這一切都沒有在李國相的眼中,他現在做的頭一件大事,就是要搞全民選舉。

至於說爲什麼李國相都貴爲相爺了?還要搞什麼全民選舉?這不是自己跟自己的官位過不去麼?

其實這事情也是說來話長。簡要介紹一下這個背景。當初東方大帝立國後,由於東方大帝是從那些貪官污吏、大買辦、大地主、大商人的壓迫中鬥爭出來的,他深深的知道普通修者們無論是玩心眼還是拼資源,根本就不是那些人的對手,只有一個辦法才能保障普通修者的利益,那就是讓大多數普通修者們團結起來,合力把那些巨頭給鎮壓住,爲此,東華國還在東方大帝的主持下,發動了一場曠古未有的大運動,可惜好經讓一些歪嘴和尚給唸到邪路上了,結果就是全民受害,東方大帝帶着滿滿的遺憾最終飛昇神仙界,但是他還是留下了一些保護大多數窮苦人利益的制度。

這種留下遺產的方式是各個飛昇後的大能者的通用做法,他們或者給後人留下修真的祕法,或者給後人留下威力無窮的法寶,或者給後人清除一些危害性大的妖獸或者勢力,總之,大能者們心中還是始終記掛着後人,或者說,他們想用這種方式來回報讓他們成功飛昇神仙界的這些父老鄉親。東方大帝也不例外,但是他留遺產的方式就比較特別,他除了給修者們留下一個完整的國家,一套完整的國家制度等等,總之是把最難得的和平留給普通修者們之外,就是留下了一種自強不息,不卑不亢的精神力量,讓東華國人從唯唯諾諾,一味盲目自卑的萎靡不振中解脫出來。這股精神力量是如此強大,許多人靠着它成就了一番事業。像費老三、陳一生他們其實都受着這股力量的感召。

那麼隨着時代發展,現在問題來了,東方大帝創立了一整套管理制度,把當時全國的精英修者都請過來,作爲管理制度中的一環,讓他們當官服務普通修者,但是呢,不是所有人都像東方大帝那麼無私,大多數人是有私心的,而且私心還不小,東華大帝沒有飛昇之前,他們都是比較老實的,沒辦法,和東方大帝玩手段,他們連提鞋都不配。但是東方大帝飛昇後,整個格局就變了,這些人的私心開始膨脹,不斷侵蝕普通修者的信任,侵佔整個國家的利益,排擠那些有正義感,一心爲民的好官。

這種做法當然和大多說人的利益有嚴重的衝突,在東方大帝精神力量的感召下,東華國的普通修者們各種形式的反抗從未停止,這就讓李國相等一大批想要竊取整個國家人心中打起了小九九。

剛好這個時候,他們去天書國“學習”了一圈,發現天書國的“一人一票”全民選舉真的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呢。

天書國的全民選舉說白其實就是有錢人的遊戲而已,普通的窮人如果沒有人給予金錢人脈支持,怎麼可能天天上媒體上宣傳推廣呢?而且最終選票投的那些候選人,其實向根子裏說,都是一路貨色。無非就是一個候選人喜歡熟女,一個候選人喜歡蘿莉,請問你投票給那個混蛋?

而李國相正是看中了這一點,在東方大帝留下的官僚體制內,李國相除了每月的那點工資,其他的海量收入,都算是非法所得,如果有一天李國相下臺了,後來者出於利國利民的考慮,完全可以清算他的。但是這個全民選舉的法門就不一樣的,李國相收的那些錢完全可以說是別人合法贊助的,他還可以成立什麼基金會,自己在裏面擔任職務,這些錢都可以合法了。所以,這也就是李國相對天書國的這種制度推崇備至的原因,這可是妥妥的安穩統治大多數窮苦人的利器啊。

有了這個“法寶”,他李國相不但自己能飛昇神仙界,還可以讓子孫後代,什麼阿貓阿狗們都有充足的資源飛昇神仙界。

這也許就是李國相的大私心和小愛心的體現吧。

當然,爲了推廣全民選舉,必要的造勢是不可少的,因此,東華國的各個媒體總是發一些全民選舉好,全民選舉妙之類的文章,不需要人們知道全民選舉爲什麼好,爲什麼妙,只要他們心中有個印象,這個全民選舉是好東西,支持就可以了就行。

搞這種改變國體的大事情,李國相很清楚沒有外國的支持不行,他很早就開始和天書國凱恩國王等一干高層接觸,凱恩也表示全力支持李國相搞這個,將來就是天書國的精英高層和東華國的精英高層,合力統治這個世界!

一番話說得李國相熱血沸騰,殊不知自己早就掉進了天書國設計的圈套。天書國就是利用李國相的私心,想借助控制他來控制住整個東華國而已。

但是,這一切,真的能順利實現麼?

這一天,號角城堡。

“什麼?東華國要搞全民選舉了?這是大事啊!”陳一生聽到洗晨風的彙報,喃喃的說道。

“是啊,這個全民選舉是從天書國引進過來的,晨風你對天書國瞭解比較深,你講一講吧!”趙一楓很明智,有些事情自己不懂就不要發表看法。

“是這樣的,這個天書國是有錢人統治的國家,他的全民選舉純粹就是迷惑人民的,根本就不是真正的民主選舉,這一點大家要知道,他們一般是先成立個組織,他們天書國是成立了兩個,這兩個組織的幕後老闆其實利益都是差不多的,有時候會鬥爭,但大多數情況下是一致的,這些幕後的人物操縱這個兩個組織互相鬥爭,讓人們一看真是民主,什麼事情都能拿出來討論,其實討論歸討論,不符合幕後勢力的利益,就是討論一百年也通不過,符合他們的利益,有時候只要一場短短的表決就可以了。這樣一來,人們的興趣就轉移到兩個組織的互相爭鬥上,而不會去關注真正的幕後勢力了。其實就是每隔一百年,全國大選國王,國王的候選人都是幕後人物指定的,有的甚至本身就是個大人物,像現在的天書國凱恩國王,他的家族控制了天書國五成的產業,他不當國王,別人就是當上了也改變不了什麼。選舉的時候,每個人發一張選票,你只能選甲或者乙,其實這兩個人沒有本質區別,唯一的區別就是你看誰還比較順眼一點而已,你說這種選舉對普通人有什麼意義?這也就是我在天書國瞭解的越深,心中越擔心我們國家搞這種全民選舉的地方”沉默寡言著稱的洗晨風一次說這麼多話,憂急之心溢於言表,因爲,洗晨風也是普通修者奮鬥出來的,他的心還是和普普通通的大多數修者站在一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