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楠不無遺憾地說道,煉丹師啊,若是能煉丹師,這紫氣七元果便能煉製成破境丹!

即便是最後成丹只有兩顆,都意味著他和蒙白妥妥地,在不久的將來,修鍊到D級後期巔峰時,直接服用,突破到武者夢寐以求的C級境界!

那才真的是實力暴漲,到時候虐王宇如虐狗般簡單!

「那你收好。我們暫時別回營地,繼續歷練幾天,說不定又有什麼機緣。」蒙白說道。

「嗯,那是必須的!」

陳楠小心地將靈果收進了他帶出來小背包中,並且裹了好幾層專門用來包裹藥草的擁有保鮮作用的保鮮紙。

隨後,兩人才離開了足足呆了五天的山峰。

繼續向著深處而去。

不得不說,這兩個傢伙的機緣氣運,實在是不錯,沒過半天時間,竟然再次採集到不比紫氣七元果價值低多少的一株上年份的靈藥,三百年葯齡的首烏草!

而且,這種好運還在持續著……

有時候是蒙白髮現,有時候是陳楠發現。

似乎兩人在比賽誰的氣運強一般,兩人隨身帶著的小背包,在隨後的幾天,都快要被藥草裝滿。

當然,這是后話。

……

營地。

「莫教官,這點藥草,還有這一株靈藥,不成敬意!」

「呵呵,小子,很有前途啊……」

「應該的,應該的!莫教官,你跟著我們到這寶地,卻是不能自己出去,真是太可惜了,這種尚未開放的遠古山林,珍貴藥草就不用說了,這靈藥都不少啊,嘿嘿……」

「東西我收下了,有話直說。」

「莫教官想不想有更大的收穫?」

「你說呢?」莫元眯起了眼睛。

帶隊來到這裡,除非是有人求救,他不得擅自離開營地,更不能去尋找機緣,跟學生搶資源,無疑,這是很鬱悶的事,要知道,即便是他們霸武門,都無法進入私自進入這種可謂遍地是寶的遠古山林。

別說罕見的靈藥,就是珍貴藥草,對宗門來說都是非常需要的東西。

這次很多武道勢力的天才,紛紛混進學校,為的是什麼?便是官方掌控的且決定逐步對高中生、大學生開放的歷練區域。

明知是官方想要收編他們這些武道勢力的人才,卻依舊沒人能經受得住這種誘惑!

可以想想,其價值有多高!

莫元怎麼可能不想有更大的收穫?

相信,其他帶隊的教官跟他不會有任何區別,而且,他們本就抱著近水樓台先得月的打算,利用跟學生第一時間的接觸,從學生手中收購獲得的靈藥或者天地靈物亦或更讓人期待的遺迹傳承中的法寶等等……

「三七分成。莫教官你三,我們幾人七。」

「哦?」莫元饒有興緻:「需要我做什麼呢?我是不可能幫你們戰鬥的,你應該能想到,我的定位器可跟你們不一樣……是不能脫離手腕,不能擅自行動的。」 「莫教官多慮了。你什麼都不用做,只需告訴我們,其他人的位置即可。」

少年微微一笑說道。

「是嗎?若只是如此的話,倒是沒問題,成交。不過……霍青,醜話我說在前面,不管你們做什麼,都絕不能暴露我,其次,你們出手必須注意分寸。」

莫元說道。

顯然,他很清楚少年要做什麼。

這少年不是別人,正是四中僅次於柳青陽和葉寒行的天才學生霍青。

「放心吧莫教官,絕不會讓你為難的,我這麼聰明的人,自然會在規則內辦事。嘿嘿……」

霍青嘴角勾起一抹陰惻惻地笑,說道。

「那就行。」

隨後,莫元通過他的教官通訊器,先行將三中和四中六十多名學生的位置顯示信息,都霍青毫無保留地查看了一番。

霍青最關注的自然是王宇、百里晴雪和孫穎三人的位置。

不過,在看到王宇三人竟然跟三中的第一高手木子悠藍在一起的時候,霍青不得不暫時選擇放棄他的首選目標。

木子悠藍,D級後期巔峰,這白瞎了一幅好身材的女生,他怎麼可能沒關注過?

只是,木子悠藍在莫元教官的要求下,釋放出境界氣息時,帶給霍青的是絲毫不亞於柳青陽的氣息,有她在,霍青幾人恐怕占不到任何便宜。

隨後霍青將目光轉向了比較深入的其他人。

三中的學生自然成為霍青「優先照顧」的對象。

「鎖定一個目標出發即可。等你們完成後,只需按下像我求救的按鈕,我便能將你們附近學生的位置發送給你。」

「好,那我們就出發了!」

霍青一聲令下,帶著四名實力強大的小夥伴離開了暫時只有莫元鎮守的營地。

實際上除了離開太遠的個別人外,絕大多數學生,在夜幕降臨的之前,都會返回營地休整。

有莫元教官鎮守,還有其他同學在,回來休整,可以心無旁騖地冥想靜修,但在荒野之中,就不行了。

隨時需要提防凶獸的侵襲和不可測的危險。

……

霍青幾人實力很強。

僅僅半天的時間,便「一不小心」巧遇了好幾個兩三人一組的小隊,而且除了一個是四中的小隊外,剩下的都是三中的。

霍青一行五人可謂收穫巨大。

帶出來的包裹都有一個裝滿,而這才半天的時間!

武者的世界,弱肉強食,強者為尊,爭搶資源,甚至當面搶劫,在這歷練之地,都算不得什麼。

規則約束?不存在的,只要不殺人或者重殘,都是默許的。

只不過,霍青買通了教官莫元,狼狽為奸,使得諸多學生,成了砧板上的肉,任由其挑選著宰割。

……

晃眼間天色便黑了下來。

「青陽老大好像在閉關修鍊的樣子,一天了,他的坐標竟然沒有絲毫變化。」

「這麼厲害啊?靜修的話,我最多撐三個小時就坐不住了!」

霍青等人隨時能通過莫元查看所有人的位置信息,他們的老大柳青陽,從他們跟莫元狼狽為奸的合作開始到現在已經整整一天多時間了,竟是始終在較遠處的一個位置,似乎沒有動過絲毫。

這顯示的獨立坐標系統,可是很精確的,哪怕是十米範圍內走動,都能精確顯示出來。

而柳青陽是絲毫移動的跡象都沒。

「一天算不得什麼。」霍青說道:「柳青陽怎麼說也是D級後期巔峰,只差一步便能晉陞先天……嗯,也就是的C級武者的存在,打坐冥想一天,很正常。即便是我,尚未晉陞到D級後期,都能輕鬆做到。他若是做不到,哪有資格做我們老大?」

「咳……霍哥說的是……」其中一人急忙說道。

霍青的話有點不對勁啊……

之前都是稱呼柳青陽老大的,現在聽這語氣,似乎一種另立山頭的感覺。

「霍哥,那個,你應該也不比柳青陽弱多少吧?」一名眼皮比較活絡的傢伙,頓時改變了話鋒,試探著問道。

「差了他一層的境界,不然的話,呵呵……他不可能是我的對手。」

「那霍哥你為何……」

「很簡單,若是一開始我不跟他套近乎,你們會跟著我嗎?現在,你們多少已經清楚我的真實實力,而且,我們的利益已經綁在一起,所以,不妨跟你們直言。記住,柳青陽不算什麼,我們這次的收穫,便是我們的,跟他沒有任何關係。」

「霍哥說的對。」

「從現在起,我們聽霍哥的!」

「霍哥,那到時候柳青陽若是找我們麻煩……」

「我既然敢說這樣的話,難道還怕他?」霍青眼神陰冷狂傲地說道:「不出意外,今晚我便能衝擊後期!」

「霍哥,不,老大,老大你厲害!」

「霍青哥哥加油,你一定行的!需要人家為你護法嗎?」又胖又丑的女生,頓時一臉含羞帶怯,嬌滴滴地對著霍青說道。

一副甘願為君做爐鼎的的模樣……

霍青美好的心情頓時感覺嗶了狗。

……

他們不知道的是,柳青陽早就翹辮子多少天了。

暴屍荒野,還動個毛啊。

估計肉身要不是腐爛了,就是被凶獸給撕著美餐了。

倒是定位器堅硬的材質,保存完好,只不過是在荒野中靜靜地躺著,無人問津罷了。

這一夜,霍青五人找到的靜修之地,距離蒙白和陳楠靜修之地,只有一公里左右的直線距離,只不過是隔著一座山。

氣運十分火爆的蒙白和陳楠,這兩天沉浸在極度的興奮中,甚至有點後悔,當初怎麼就傻傻地在山峰上等著紫氣七元果的成熟呢?實在是浪費很多時間。

不然的話,以他們的運氣,現在的收穫肯定更大。

興奮,激動啊……

兩人已經開始憧憬歷練回去之後,實力暴漲,狠狠教訓王宇,找回場子的場景,絲毫沒有意識到霍青的毒手,已然快要降臨到他們的頭上。

……

營地。

「教官,你要為我們作主啊,霍青四人將我們這幾天的收穫全都搶走,還將我們打傷!」

「教官,霍青搶了我們的東西!」

「教官,霍青五人如此做,我們歷練還能有什麼收穫?」

「教官……」

當晚,莫元教官收到了不少學生的告狀投訴,均是來自對霍青五人的憤怒。

…… 可惜,莫元壓根不會為他們作主。

只是虛偽地讓眾人行動時多加小心,並勸解大家努力修鍊,提升自己的修為、實力才是關鍵。

同時,勸說眾人將新收穫的東西,出售給他。

一是免得再次被搶,二是可以換成百草丹,直接用來修鍊,提升自己。

何樂而不為?

不少人無奈地出售……

沒法,除非他們始終呆在營地修鍊,不再出去,不然的話,被搶的可能性極大,若是將東西留在營地,被偷是妥妥的,不說別人,就這貪財的教官莫元,恐怕都不會手下留情吧?

一句話,武者世界,弱肉強食。

……

鍾乳菁液的洞穴中。

在夜幕降臨的時刻,王宇如同氣球般吹起來的肉身,終於恢復了正常。

「呼……煉體六層!」

也就是E級後期!

「嘭!」

王宇忽然彈身而起,一拳轟在堅硬的岩石洞壁上,下一刻,整個洞穴都猛地一震,王宇的拳頭竟是硬生生沒入到了堅硬的岩石中。

「煉體境內,即便是頂級天才,我也足以橫掃!但先天境……依舊不夠!」

王宇感應著體內暴漲的力量,暗暗道。

後天,先天,對武者來說,是真正意義上的蛻變。

D級後期巔峰,一旦晉陞到C級,哪怕是沒有修鍊任何先天武技和功法,戰力都能憑空飆升十倍,若是再修鍊相應的功法和武技的話,戰力更是恐怖。

王宇在煉體境內即便是能橫掃,而且是越級碾壓,但想要越境戰勝先天境的高手,單純憑藉他的的實力是肯定不夠的。

哪怕是王宇此刻真元雄渾程度已經遠遠超過百里晴雪,甚至比D級後期的木子悠藍都要雄渾一些,達到了一萬三千縷之多,而且是大五行術淬鍊出的精純的真元,但,先天境,也就是C級以上的高手,依舊不是他能抗衡的。

除非是使用仙尊神魂本源的力量!

但這不是王宇想要的結果。

尤其是發現地球遠超他想象的恐怖后,他的底牌更是不能輕易動用。

他雖是仙尊歸來,但卻喪失了仙尊的修為。

若是此刻,王宇依舊用仙尊的心態來面對一切,那就真是白瞎了他仙尊一世的閱歷,恐怕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