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雨薇輕輕咬了咬下脣,一臉迷茫:“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我要是逃走的話,我爺爺肯定會怪罪我父母,到時候還會連累你。”

林飛擺擺手,不在意的道:“那倒沒關係,我們是朋友嘛,我自然會幫你的。”

他現在連王家也得罪了,還怕什麼沈家和林家,反正債多不壓身。

陳雨薇苦笑了一下:“林飛,其實我已經後悔給你打電話了,是我太沖動了,我不用你幫助,你還是走吧。”

“你不是不想嫁給沈業君嗎?他那個人確實不怎麼樣,你若是嫁過去,肯定日子不會好過。”林飛好心替陳雨薇分析。

陳雨薇低着頭不說話。

月光下,林飛看到她烏黑柔順的長髮將大半張遮擋住,皎潔的月光中,那張溫婉嬌美的容顏帶上了一抹悽慘。

林飛心一動,走上前抓住她的手,緊握:“你放心,真的不會連累我的,我作爲你的最好朋友,也不能眼睜睜看着你跳入火坑。”

“再說了,你大半夜的忽然消失,誰能知道是我救走你,等我帶你離開這裏,你就趕快買一張機票去國外躲一躲好了。”

陳雨薇被說的有些心動,但很快就愁眉苦臉起來:“可是我身份證還被收起了。”

林飛腦海中出現一個人,他笑道:“沒什麼,這一切我幫你搞定。” “真的?”陳雨薇有些高興地道。

林飛點點頭,陳雨薇咬了咬牙,終於決定和林飛離開,當然不能走正門,還是隻能從窗戶的位置下。

林飛低聲道:“我先下去,你跳下來,我在下面接着你。”

陳雨薇站在窗戶邊上看了眼與下面的距離,臉色有些發白的道:“你確定?”

雖然距離不是特別高,可萬一林飛沒接住自己的話,那她不是要摔在地上了,雖然只是二樓不會出現人命,可……

林飛安慰:“放心,不會讓你摔到地上的。”

可陳雨薇還是害怕,林飛有些沒辦法,無奈的道:“那我要不直接將外面人給放倒算了。”

“不行,這樣太危險了,如果是我無聲無息的消失,說不定我爺爺還會覺得是我自己逃走或者出現什麼別的事情。”陳雨薇想都沒想直接拒絕。

林飛有些爲難:“那你要怎麼樣?”

陳雨薇想了想,有些興奮地問:“你就不能抱着我跳下去嗎?”

林飛:“……”

其實也不是不可以,但兩個跳下去肯定不如一個人跳下去腳步聲音輕。

“那算了,我跳下來吧,不過你一定要將我接住。”陳雨薇緊張的看着林飛。

林飛淡笑的點頭:“你放心,我會的。”

說音剛落,陳雨薇眼睛一花,就看到林飛的身影消失在自己視線中,沒多時,樓下就出現林飛的身影。

林飛朝陳雨薇做手勢,示意他快點下來。

陳雨薇深吸了口氣,站在窗戶下,心砰砰砰的加速跳動,遲疑了兩秒,閉上雙眼,朝樓下跳去。

風嘩啦啦的在耳邊響起,陳雨薇心裏無比緊張,生怕林飛將自己接不住。

不過很快,她就感覺到自己落入到一個溫暖的懷抱裏,一睜開眼,就對上林飛燦若星辰的眸子。

“怎麼樣,我說我能接住你吧!”林飛淡淡一笑。

陳雨薇終於鬆了口氣,下一秒卻發現他們兩個親密的樣子,臉一紅,匆忙從林飛身上跳下來。

順利從別墅離開後,林飛帶着陳雨薇來到酒店,開了間房,讓陳雨薇先住在那。

安頓好陳雨薇後,林飛就打算轉身離開,但沒想到陳雨薇握住他的手,柔情似水的看着他:“林飛,你不留下來嗎?”

林飛滿臉錯愕:“留下來?”

陳雨薇臉頰微紅,不過還是鼓足勇氣走上前,抱住林飛:“林飛,你幫了我這麼多,我……”

她想說自己無以回報,但怎麼也說不出口。

林飛一下子就懂她的意思了,一臉無語的將人推開:“好了,你快休息吧,我先把我手機留給你,上面綁定着銀行卡,密碼是六個零,你暫時先用,也不會暴露自己。”

作爲一個大美人,陳雨薇還從來沒被人這麼拒絕過,不過很快就被林飛後面的轉移注意力,她看着林飛遞過來的手機,心裏一陣感動。

林飛一看她接了手機,立刻飛快的轉身離開,陳雨薇看着,怎麼都覺得是落荒而逃。

林飛確實是落荒而逃,雖然他心裏有人,可到底是男人,被一個這麼漂亮的女人大半夜這麼誘惑,要不是有意志力,早就忍不住了,不過就算如此,林飛還是決定快點走,就怕陳雨薇再自薦。

陳雨薇的消失,第二天在陳家引起軒然大波,陳家老宅,陳家老爺子面色陰沉的看着陳於廣:“陳雨薇確實不在你那?”

陳於廣臉色慌張:“父親,真的不在我這,況且我昨晚上還在醫院照看露露。”

陳家老爺子閉着眼睛轉折手中的檀木手串,心裏剋制內心的火氣,在坐在周圍的幾個家族子弟,都知道陳家老爺子這會的不悅。

一些原本還嫉妒陳於廣能靠着陳雨薇重新進入陳家,要分一杯羹的人,眼中帶着幸災樂禍。

陳於廣此時也內心也非常焦慮,他不曾想,自己的女兒竟然在一夜之間消失不見,而且守在門外的保鏢竟然沒有發現。

他女兒什麼時候有這樣的能耐了?

陳於廣有些擔心既然是受人鉗制才被迫帶出去,萬一性命有憂該怎麼辦?

陳家老爺子半響後終於睜開眼睛,目光冰冷的看着陳於廣:“你可真是教了一個好女兒,這次先不說她到底是自己跑出去還是被人救或者脅迫,但你那要是有消息,必須立刻通知我,若是敢有一絲隱瞞,你老婆的病,就別想要好了!”

陳於廣心一慌,低着頭道:“是,我知道了,父親。”

陳家老爺子懶得再和他多說,擺擺手直接讓人走,等陳於廣離開後,陳家老爺子看了眼陳於廣的哥哥:“你,加派人手去找,一定要將陳雨薇失蹤的事情瞞住,聽到沒有!”

“是,父親。”

與此同時,林飛賣給周老的藥酒也發揮了作用,在連續引用了好幾天後,周老的精神日漸好起來。

其他人很快就發現了這一點,周老也絲毫不吝嗇的告訴是從林飛那裏買的,在周老和冷老的不吝嗇下,南林市上上下下的貴族圈子,全都知道了林飛這個名字。

對於這些有錢有權的人來說,最重要的是性命,不管是不是真的能治療百病,但是能改變人的精神和身體,也足夠讓這些人趨之若鶩。

王家。

王老爺子臉色陰沉的坐在椅子上,渾濁的雙目晦暗不明:“你說林飛的那個藥酒是真的可以綿延益壽嗎?”

王天琦皺起眉,一臉懷疑:“怎麼可能,爺爺,肯定是周家和冷家那兩個老不死的在騙人。”

王老爺子聽到孫子對冷老和周老這樣不尊重的稱呼,絲毫不以爲意,只是注意力還是在那藥酒上:“可我親眼看見那兩個老東西精神越來越好,腿腳也好了不少,簡直像是回到了四十歲的樣子。”

如果藥酒真的有那麼大的作用的話,他怎麼也要弄上那麼幾瓶,不過他和林飛已經結緣……

王天琦一看就知道王老爺子在想什麼,儘管心裏很不甘,可是爲了能巴結好老爺子,王天琦還是虛僞的一笑:“爺爺,不然我約林飛出來一趟好了,他那個藥酒我聽說已經炒到三千萬一瓶,那我們就出高價,不信他不動心。” 王老爺子臉色漆黑:“可是那天在宴會上,那林飛看起來可不像是個心胸寬大的人。”

若是林飛在這,可絕對是要笑噴了,到底是誰心胸不寬大,三番五次的想要打擊報復。

王天琦笑道:“爺爺,就算是我們動手了又怎麼樣,那林飛不過是個沒背景的窮小子,我們想要買他的東西,和他握手言和,想必他肯定會高興地跳起來。”

王老爺子被說的心動,是啊,他們可是王家,南林市八大家族之一,人人都想巴結的家族,如今主動想要交好,想必林飛肯定不會不給面子。

“那,那你就去辦吧!”王老爺子擺擺手,讓王天琦退下。

一出書房的門,王天琦臉上的笑容立刻消失,滿臉陰鬱的握着拳頭。

他設計了林飛好幾次,可都被林飛幸運逃脫,不好小心損失了王強這個人,讓派出所成爲陳正峯的天下。

王強雖然不算什麼,可到底也是他培養了好幾年纔來的棋子,竟然就這麼廢了。

如今她爺爺不想着如何除掉林飛,竟然還想讓他低頭朝林飛低三下四的去買藥酒!!

想着,王天琦的臉猙獰起來。

時間很快就到了第三天,李沁一整天都精神恍惚,腦海中不住的想着張孝通的話。

她難道真的要向張孝通妥協嗎?

張孝通那樣的人,根本不是良配,對方恐怕也沒想到和她交往,只是想要玩弄她而已。

等玩夠了,到時候一腳將她踹掉,張孝通那樣家室的人,還能以後隨便找女人結婚,可她的一輩子就要毀了。

因爲精神恍惚的關係,李沁一整天總是犯錯,但大家都知道她和林飛關係好,張孝通又在追她,因此哪怕是急診室的主任,也沒有怪罪她,反而殷勤的詢問她身體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回去休息之類的話。

要是往日,李沁肯定拒絕,但現在,李沁在猶豫了一番後,向主任請了個假,精神恍惚的走出醫院門。

李沁沒有回家,她怕父母擔心到時候追問,家裏人幫不上她,就算說了也只能徒增煩惱。

李沁捏着手上的手機,遲疑了許久,最終還是決定向林飛求救,就這一次,最後一次,她以後會回報他的。

想到這,李沁鼓足勇氣,將電話打給林飛,電話嘟嘟了兩聲,很快就被接通。

“林飛。”李沁緊張的捏着手機,忐忑不安的開口。

“請問你是找林飛嗎?”手機那邊傳來一道溫柔婉約的聲音,聲音裏帶着疑惑。

李沁一怔楞,將手機屏放在眼前看了看,檢查自己是不是打錯電話了,但上面分明顯示的是林飛的名字,可接電話的人爲什麼是個女的?

李沁驀然想起張孝通的話,林飛已經有女朋友了,所以電話那邊的人就是林飛的女朋友?

李沁的臉色瞬間蒼白起來,握着手機的在發抖,早知道林飛和他女友關係這麼好,好到對方可以隨便接林飛電話,她絕對不打這個電話。

陳雨薇那邊看到李沁半響不說話,奇怪的看了眼手機屏,發現沒有掛啊,於是再次開口:“林飛現在不在,你要是有事的話,可以告訴我,我一會給他轉達。”

“不,不用了。”李沁倉惶的掛斷電話,臉色一陣發白。

陳雨薇那邊看到被掛斷的電話,一陣莫名其妙,不過腦海中忽然想到林飛之前說他已經有喜歡的人,難道就是這個李沁?陳雨薇心裏有些異樣。

這時候門口傳來敲門聲,陳雨薇透過貓眼看到是林飛,將門打開,笑道:“你來了。”

林飛手上提着一份早餐,放在桌子上:“給你帶的早餐,怕你不敢出門。”

陳雨薇笑着調侃:“你可真細心,現在社會,你這樣的男人可很少見到了。”

林飛有些汗顏。

陳雨薇忽然想起一件事情:“對了,剛纔有個女孩給你打電話,看名字是叫李沁,你要不要回過去。”

林飛驚訝的站起來,飛快拿起放在牀上的手機,發現確實是李沁打過來的,心裏一喜,連忙給李沁回電話,不過那邊卻一直被掛斷,這讓林飛有些鬱悶。

陳雨薇看林飛那欣喜的樣子,忍不住好奇的問:“這名字聽起來就是個女孩子,看你這高興的樣子,難不成是個大美人?”

林飛點點頭:“很漂亮,我們學校的校花。”

陳雨薇挑了挑眉:“我當年也是校花,不過看你這樣子,是喜歡那個叫李沁的女孩子了?怎麼當年就沒有個像你這樣腳踩祥雲的人王子喜歡我這個校花呢!”

聽着陳雨薇的打趣林飛一陣汗顏,不知道是不是和陳雨薇認識久了,他發現陳雨薇不止是外表上的溫柔婉約,骨子裏有時候還會像個小女孩一樣調皮。

林飛轉移話題:“對了,我一會陪你出去買個手機,不然聯繫起來不方便,還有,你是想留在這,還是去國外,要是去國外,我找人給你弄身份證和簽證。”

陳雨薇驚訝的看着林飛,林飛不過是個小小醫生而已,能有這能耐?不過想想林飛醫術還不錯,也許是來看病的人有這樣的能耐。

不過陳雨薇覺得這樣太危險了,畢竟萬一幫林飛給她辦證的人被發現了,她豈不是連累林飛了。

“不然我就在市內躲着算了,反正只要小心點,也不會被發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