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安康像是想明白了什麼似的,眼睛驟然睜大無比:「被葉子鋒擺了一道了!」

然而,他說話的速度,哪裡趕得上石海風動手的速度。

半空之中,只聽「唰」的一聲。

那個飛到空中的學子,臉色一僵,忽然猛地噴出一大口的鮮血來,身子徒然鬆弛,重重地摔落在地。

五指造就的血洞,深深地洞入他的胸膛,不停地會有染成黑色的血液流出。

一道幽藍的火焰,在他的身上跳躍著。

未過片刻,便將他的皮膚快速燒毀,散發出一陣陣焦味來。

「……梁六!混賬東西,竟然敢殺了梁六!我許大通,絕對不會放過他!」

許大通神情一怔,驀然回首,已經是怒髮衝冠,猛地踏步上前…… 狄修聽到聲音眼前一亮。

他立刻回頭看去。

果然是鍾無骨。

“鍾幫主!”狄修激動道。

終於有人能幫自己報仇了。

鍾無骨看着狄修的臉,差點忍俊不禁。

好在他定力頗強,這才忍住不笑。

狄修畢竟是左冷禪的大弟子,鍾無骨看在左冷禪的面子上,也不能取笑他。

林平之看到鍾無骨出來了。

周圍的劍意直接將鍾無骨鎖定。

鍾無骨直接臉色一變。

怎麼這麼多用劍的怪物。

先前的西門吹雪是這樣,老頭子穆人清是這樣,現在出現的這個年輕人,又是這樣。

原本譏笑林平之的鐘無骨神色頓時嚴肅起來。

他看向林平之的目光也變得認真起來。

“這位少俠怎麼稱呼?不知因爲何事而動手?”鍾無骨語氣變得和善起來。

林平之聞言一笑,先前不是譏諷我麼?

“區區黃口小兒,何足掛齒?”林平之笑道。

他的目光驟然變得銳利起來。

猶如一柄利劍直刺鍾無骨的雙眸。

鍾無骨雙眼刺痛,無奈只好閉上雙眼。

這是狄修見鍾無骨的行爲有點不太對,他能成爲嵩山大弟子,那察言觀色的本領自是不差。

“鍾幫主,他是蘇明月。”狄修連忙說道。

林平之此時收回劍意。

“不錯,在下蘇明月!”林平之大喊道。

鍾無骨心中一驚。

對於蘇明月這個名字,鍾無骨自然是不陌生的。

老刀把子心心念念想要將蘇明月拉入幽靈山莊,只因他年紀輕輕就武藝超羣。

“原來是大名鼎鼎的明月公子。”鍾無骨臉上堆上一堆笑意,“在下鍾無骨,添爲黑虎幫幫主。”

小舞看着臉色變幻無常的鐘無骨,對他的印象特別差。

先前他還想對自己師傅動手來着。

“你不是病貓幫麼,什麼時候成了黑虎幫了!”小舞冷冷道。

妃常囂張,王爺請回府 鍾無骨先前都沒注意到小舞。

此時聽到小舞提起病貓幫,他連忙朝着小舞看去。

他沒想到竟然又是那個在華山說自己是病貓幫的小女孩。

鍾無骨心中震怒。

說他鐘無骨沒有關係,說黑虎幫是病貓幫就不行。

鍾無骨眼中的善意全然消失。

“既然明月公子管教下人無方,那鍾某就替你管教管教。”鍾無骨雙拳緊握,直接朝着小舞轟來。

他本想着老刀把子想要收蘇明月入幽靈山莊,所以才特地好言相待。

可是小舞的話,卻是激怒了他。

現在他倒是想要看看,這蘇明月是不是真如江湖傳言那般厲害,能不能護得了他身後的小女孩!

西門吹雪和穆人清都不在,你蘇明月如此年輕,武功又能強到哪去!

鍾無骨的帶着狠辣的目光看向林平之。

林平之見鍾無骨竟然敢對小舞出手,頓時心中一怒。

“哼!”

泣血劍直接一記苗家劍法刺出。

這是林平之學會苗人鳳的苗家劍法之後,第一次使用。

不得不說苗家劍法確實屬於頂尖劍法,比起胡家刀法絲毫不弱。

鍾無骨心中一驚。

他是武當棄徒。

但也在武當呆過許多年。

大多數門派的武功,他一眼就能認得出。

只是林平之這施展的劍法,鍾無骨愣是看不出來。

林平之這一劍,就將苗家劍法的精髓用了出來。

威力比苗人鳳用出來的時候,還要精準刁鑽。

鍾無骨一眼就看出這劍法不凡,可是卻不認識。

“你這是什麼武功!”鍾無骨驚愕道。

“你猜?”林平之笑道。

我會告訴你苗人鳳是我老岳父嗎?

讓你的幽靈山莊對付我的福威鏢局?

我又不傻。

林平之又是一劍削去。

鍾無骨原本還想說話,但面對林平之的劍,他只能強行將話吞回去。

他一記武當綿掌拍出,想要抵住泣血劍的劍身。

卻被林平之在他的手掌上劃出一道劍痕。

鍾無骨手掌吃痛,連忙退後。

林平之連忙追了過去。

“鍾幫主,你這退後的本事,挺像病貓的啊。”林平之譏諷道。

他一劍直取鍾無骨的胸膛。

你敢對小舞動手,看我不宰了你!

林平之對鍾無骨起的是殺意。

鍾無骨見狀,不敢再用肉掌應對。

“狄少俠,借你寶劍一用!”鍾無骨立刻來到狄修身邊,從狄修的手上奪下劍來。

“鐺!”

林平之的泣血劍趕到。

狄修慌忙之下終於擋住了這一劍。

不過他的劍上也多了個豁口。

狄修的寶劍雖非神兵,但也是難得一見的好劍。

可是卻在林平之的泣血劍之下,直接出現豁口。

狄修心疼自己的劍,他好奇地朝着林平之的劍看去。

這分明就是一柄看上去與市面上常見的佩劍一樣。

很多時候被一些富家公子哥當做配飾掛在腰間。

林平之一向貫徹一個道理。

趁你病,要你命!

見到鍾無骨手上的劍都出現豁口了,林平之哪裏還會跟鍾無骨客氣。

“鐺鐺鐺!”林平之連連揮出數劍。

鍾無骨手中長劍不斷地出現豁口。

狄修的寶劍,徹底變成了廢鐵。

鍾無骨被林平之追的手忙腳亂。

他狼狽地逃竄。

狄修見林平之竟然追着鍾無骨打,他的目光看向了小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