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葉初愣住了,自己一個瞎子,到底哪來的勇氣確認沒人看到?

這不是掩耳盜鈴嘛。

然後葉初認栽了,萬一小雨真看到了呢?

想了想葉初又覺得不對,小雨要是看到了,為什麼不馬上出手?

完全理不清,安全起見,葉初決定還是裝重傷無法反駁吧!

******

接著沒多久一個個都各回各家,然後洗臉刷牙。

實在困的,就又接著睡。

就比如小雅媽媽。

連小雅不在身邊都沒意識到。

睡到日上三竿才突然大叫女兒不見了,這反射弧有點小長。

不過那時候小雅已經拖著小盲,玩的不亦樂乎。

中午葉初的傷已經好了,天賜空間的裂痕也好了大半,今晚一過應該就沒有大礙了。

這時候小雪好奇道:「小雨幹嘛打你了?你幹了什麼壞事了?」

「沒幹嘛,就是給你當了一晚上的枕頭了。她起來大概氣不過就直接出腳了。」葉初自認自己沒有說謊,他就是少說了一部分事實而已。

不過這時候小雪臉已經紅的不得了了,也就是說她一晚上都靠著葉初睡覺?

這是不是比上次賓館睡覺還要誇張?

這要是被她爸媽知道了,會怎麼樣?

不敢想,真的不敢接著想。

當然,葉初就沒想這麼多了。他要是能想到這裡,昨晚果斷自己回房間睡覺。

拿命通宵一晚上?

他還沒瘋到那種地步。

對葉初來說,這件事能忽悠過來就不要再提了,往事隨風,就不要回首了。畢竟他心虛,萬一真被發現什麼了。

誰知道小雪會是什麼情況。

不過昨晚小雪之所以會靠著他睡覺,其實是撒了半晚上的酒瘋。

總體來說確實很可愛,這也是葉初為什麼心甘情願的坐在那裡一晚上。

葉初記得那時候小雪說:就靠一會,就睡一會哦,你不要笑話我。

想到這裡葉初就不由得笑出了聲。

一邊臉紅的小雪嚇了一跳:「你在笑什麼?」

「沒,沒什麼,今天出去賺錢不?」葉初問道。

小雪回過神道:「小猴子跟我都沒什麼問題,不過小盲就有問題了。」

實際上現在小盲大部分時間都在陪小雅,相對來說小雅比以前活躍多了,基本都有小盲陪著。

能讓小雅高興是莫大的榮耀,葉初覺得小盲一定會理解自己的。

所以他打算帶柱子一起出去。

柱子身為護衛寵物,強大無比,帶出去是妥妥的刷錢。

可惜,琴姐拒絕了。

葉初好奇道:「幹嘛不讓柱子跟著?」

琴姐吃著點心道:「你覺得小雪爸媽強不強?」

葉初毫不猶豫道:「各方面看,很強。」

「那麼,你說小雪身為他們的女兒,為什麼小猴子弱的跟個渣一樣?難道找一個次空間強者難嗎?別說一個,就是堆滿別墅,給小雪當玩具玩都不是問題。」

琴姐看著葉初問道:「那麼,你說為什麼小雪身邊一個次空間寵物都沒有?」

永恆聖王 葉初懵逼,他真不知道。

「那,到底是為什麼?」

琴姐聳聳肩:「我怎麼知道,反正這是小雪爸媽的做法,你要是有意見,自己去問他們。」

葉初嘆息,他敢有個屁意見。

現在他一想起小雪的爸媽,身上還是會冒起寒意,這等恐怖的存在,給他十個膽子也不敢質問。

所以少了柱子就少了吧,反正以前他們也是這麼過來的。

而且他也算儘力了,柱子應該是不會怪他了。

然後葉初就帶著小雪再一次殺向新市。

沒辦法,不賺錢他怕不夠被坑。到時候付不起房租就不好了。

等葉初走後,房東才打了哈欠走進食堂道:「話說當初小雪爸媽不是有說過為什麼嗎?」

琴姐吃著東西,毫不在意的道:「恩,說過。」

房東拍拍身上的灰道:「三木真是狠,把我關的這麼嚴實,對了,當初說是什麼理由來著?我記得很簡單。」

琴姐淡淡道:「恩,確實很簡單,就兩個字:不配。」

柱子這時候剛剛好在打掃衛生,所以房東跟琴姐的對話他都聽到了。

只是在聽到不配兩個字的時候,他心神震蕩。

他想起來了,是的,他想起當初看向小雪的感覺了。

那是恐怖到極致的感覺,雖然小雪很弱,雖然她身上沒什麼力量。

但是她就是讓柱子感到恐懼,感到害怕。

不配這兩個字,一點都不誇張。

他很好奇,如果某一天真的有人徹底惹到了小雪,究竟會發生什麼事。

在柱子的想象中,那絕對是末日一般的情景。

柱子慶幸,慶幸他是這邊的人,相對來說比很多人都要安全,只要做好本份就好了。

這是那把刀教他的,不要想太多,不要耍小聰明,安安心心的做好本份,該奉獻的時候奉獻,不會錯的。

是的,

現在柱子認同了。

不會錯的。

決不能耍小聰明,畢竟好幾張嘴在後面虎視眈眈。 葉初跟小雪又一次來到新市,現在他們也很無奈,這是又要發展新客戶的節奏。

畢竟前幾個客戶全一股腦的失聯了。

而高健現在的能力其實不錯,完全不需要葉初幹嘛。

更何況還有個高燕看著,絕對不會讓他領什麼高危的任務。

所以高健這邊基本是指望不上了。

葉初道:「如果遇到高質客戶就好了,最好能達到要麼不開張,開張吃三年。」

小雪笑道:「我們是要麼不開張,開張肯定吃泡麵。」

好吧,葉初不否認。

現在葉初他們還是想去聯盟碰運氣,指不定也碰到個高真一樣的客戶。

至少有點收入。

只是這次運氣比較背,葉初他們在聯盟逛了半天,一個意向客戶都沒有。

最後只能去審訊室蹭茶喝。

接待他們的自然是高燕,不過其他人其實也認識他們。

剛進來會,他們還以為這兩位爺又進來了。

高燕問道:「打算吃完晚飯再回去么?我讓高健多買點菜回去。」

小雪搖搖頭:「還是不了。」

小雪有自知之明的,還是不要影響別人了。

葉初嘆息,今天顆粒無收,果然不是每個英雄都是水。

而且不是每天都會發生不尋常的事,就比如今天,什麼事都沒有。

而就在葉初嘆息中,他的手機響了。

小雪瞄了一眼道:「沒有備註。」

然後葉初接了電話。

只是還沒等開口對面就先傳來虛弱的聲音:「救我們,求你了,我們給錢。」

緊接著葉初就想問問怎麼回事,然而對面掛了。

總裁,你鬧夠沒? 葉初一臉懵逼,他都不知道對方是誰。

然後小雪則掏出手機查了下,道:「是高真。」

葉初一愣,然後望向高燕,葉初記得她們是做任務去了,還是緊急任務,通訊還不允許的那種。

那這又是怎麼回事?

高燕馬上道:「我去查查。」

沒多久高燕就回來了,但是結果還是一樣,無法通訊。

葉初問道:「她們到底是在做什麼任務?」

高燕道:「運輸任務。」

「運輸?」葉初不明所以:「看這情況還不是運普通東西呀。但是這麼重要的任務讓高真這種渣參加適合嗎?」

高燕糾結了下道:「是故意的,也就是想迷惑敵人。 重生八零最佳再婚 畢竟她們都不強,應該沒人會認為她們運著貴重物品。

不過她們隊伍中也混著劍網的人,理論上就是出事了,聯盟跟劍網都是可以收到的。可為什麼高真都能打電話給你,聯盟卻沒收到消息?」

這個問題葉初也想問高燕,誰知道高燕還直接問他了。

隨後高燕道:「我跟上面報告下,這件事很重要。」

高燕居然能知道這麼多,葉初挺驚訝的。

這時候小雪問道:「我們要參與嗎?」

葉初有點糾結,好像事情並不小,有點超出了他們能力範圍。

貿然加入肯定不安全。

最後葉初想搖頭拒絕,只是沒等他搖頭小雪卻道:「我們參與吧!」

「哈?」葉初有點愣。然後詫異道:「怎麼突然想參與了?」

「小雨說的,」小雪認真道:「小雨說,今天不管發生什麼事,勇敢大膽的迎上去就好,萬一會發生點什麼好事也說不定。」

葉初疑惑:「她說的准嗎?」

小雪點頭:「很準的,小雨會算命,只要她起卦,就沒有她不知道的。」

葉初驚訝,他沒想到這個小雨還有這能力。

對方不僅能打,還會算命,真是多才多藝。

這要是個男的,追女的不跟玩一樣?

葉初有點羨慕了。

然後他想到昨晚的事,也就是說小雨可能真的知道他幹嘛了?

完了,

被抓小尾巴了。

定了定神葉初問道:「你確定小雨說的是這種事?我怎麼感覺這件事好不到哪去。」

小雪想了想道:「小雨好像有說,後果她都幫忙兜著,絕對不會發生不可挽回的事。」

既然小雨都開金口了,既然小雪都說要去試試了,葉初自然不會多說什麼,反正有錢賺,又有大佬撐腰,何樂而不為呢。

現在葉初就等高燕了,看看她會帶來什麼消息。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