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冰落的一聲怒吼,在冰落的身後一個百米高的冰霜巨人在眨眼間的功夫便被召喚了出來,冰霜巨人伸出巨手,冥帝手中的匕首便被結實地接了下來。

「真不愧是巔峰時期的妖皇冰落啊,如果你在一萬年之後能恢復到這般的實力,我想即使是赤紅之目也無法殺死你吧。」

冥帝向後一個彈射,緊接著身後的九道鬼門同時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冥氣,這些冥氣彙集在一起,一個巨人便被召喚了出來。

「魆……」

夜左認識這個巨人,在皇家年會的時候,夜左召喚過魆,不過這個魆當時夜左並不能完全地駕馭,感受著冥帝召喚出的魆的實力,它竟然已經達到了四夕聖元的實力!

再感受了一下冰落召喚出的冰霜巨人,它的實力稍比冥帝召喚出的魆要高出不少,足足一夕至尊的實力!

這樣實力的冰霜巨人即使是踏平一個城市也易如反掌吧!

「難道你召喚出的東西只有這樣的實力嗎?」

冰落不屑的看著冥帝,要說召喚術的話,冰落可是整個大陸上最強的存在,如果冥帝只拿出這般實力的召喚獸的話,冰落覺得自己完全可以碾壓對方!

「哦?原來妖皇不喜歡這孩子啊!」

冥帝眯著眼睛冷笑了一聲。

夜左皺著眉頭,他知道十二道鬼門每開啟一門都會有個很強的能力加持,在第四門之後沒開啟一道鬼門都會出現一個很強悍的冥將。

魆,只是第五門中的冥將,也是實力最弱的一個…..

「冰落,別大意,他還不止這些能力。」

夜左提醒著冰落,他現在也無法分辨冥帝和冰落兩人之間的實力差距,如果冰落大意地話很有可能會吃虧。

「夜左,你還真了解我啊。」

冥帝笑了笑,在他身後,魑、魅、魍、魎,四道鬼門同時開啟,伴隨著強大的冥氣,在冥帝身後四個巨大的身影慢慢地凝成。

「這些能力連你都沒有試過吧,不過沒有關係,我會讓你很快的知道噬辰經這新的力量是什麼,而且我打算用這些力量殺死你!」

冥帝嘶啞的聲音吼道,在他身後五個冥將同時爆發出了一股強大的威壓,夜左皺著眉頭,被冥帝召喚出的魑魅魍魎實力一個比一個強橫。最弱的魑擁有著六夕聖元的實力,而最強的魎則有著六夕至尊的實力!

這般的實力竟然已經和冥帝相同了,而且這般實力的冥將即使是冰落召喚出的冰霜巨人也無法匹敵,之前聽冰落透露過她召喚出的冰霜巨人頂多擁有著三夕至尊的實力,而且那般實力的冰霜巨人她只能召喚兩個!

真是個可怕的敵人!

夜左從沒有見過那麼變態的對手,從夜左體內噬辰經的力量分出去的那段時間到現在還不足三個月的時間,那麼短的時間裡他竟然能連續打開三道鬼門!

噬辰經的鬼門越往後越難開啟,需要的靈魂也非常的多,那麼短的時間裡他到底殺了多少人才開啟到了第九道鬼門!

「竟…..竟然能召喚出六夕至尊的實力!」

冰落大吃一驚,她本以為自己的召喚在整個世界都是無法匹敵的,可是看到了冥帝召喚出的鬼將,她像是遭到了自我的否定,難道說這個世界還有人召喚出的東西比自己召喚出的冰霜巨人還要強嗎?

冰落征服人界的征途幾乎都是冰霜巨人碾壓性的攻擊保持著的,如果人界還有這般的人擁有那麼強的召喚能力的話,冰落感覺自己遲早都會被人打敗的。

「哼,吃驚吧,在我的眼中你召喚出的東西簡直就像螻蟻一樣弱小,沒有了冰霜巨人的保護我倒想看看你還有什麼手段能保護你身後的那個傢伙。」

冥帝冷笑著,他一步一步慢慢逼近冰落,而在冥帝身後的五個鬼將幾乎一擁而上將冰落召喚出的冰霜巨人圍了起來。

高達百米的魎身上擁有著兩個頭顱和四個手臂,它伸出巨拳沖著冰霜巨人的頭顱就是一記一記重擊。

冰霜巨人抬起手臂就要防禦,可是他冰霜的手臂哪裡承受得了這般威力的攻擊?

魎的拳頭幾乎是一瞬間便貫穿了冰霜巨人強健的手臂和它那巨大的頭顱。

失去生命的冰霜巨人身體失去了支撐力,他的身體逐漸破碎然後化為冰雪,無數的冰霜如雪崩般湧向大地,剛剛殺戮了一天的城市瞬間被這無數的冰霜淹沒,夜左感受了一下這座城市裡的生命力,之前還有生命氣息的二十一個人現在早已經感受不到了。

冥帝不慌不忙的一步一步走向冰落,他覺得失去冰霜巨人的冰落完全不堪一擊,在冥帝的記憶中冰落幾乎沒有自己戰鬥的能力,瓦解了冰落的冰霜巨人幾乎已經奪定這場戰鬥的勝利方是誰了。

「我還以為這次戰鬥不需要自己動手呢,我現在該換一換對你的看法了。」

對於冰霜巨人被魎一擊秒殺,冰落並沒有驚訝,她看著一步一步慢慢走來的冥帝,手中的極冰符印瞬間爆發出來。

「極冰!」

冰落大吼一聲,緊接著在冰落的身上一身藍色的冰霜鎧甲便被召喚了出來,在冰落的身後一對冰霜翅膀唰地一聲生長了出來,這雙翅膀展開竟有近二十米長!

夜左認識這對翅膀。冰落本是冰鳳凰妖獸修鍊出了人性,這對翅膀正是她本體的一部分。夜左從來沒有見過這般模樣的冰落。

「哦?我還不知道你有這種能力,沒想到你在一萬年之後連現在萬分之一的實力都不……」

「轟!」

冥帝的話還沒有說完,冰落身後的冰霜翅膀猛地一扇,這種速度即使是夜左的匿影符印都無法躲避吧!

「即使是一萬年之後的我也是我自己,你那麼侮辱一萬年後的我我很生氣!」

冰落冰冷地說道,在她的身上一股強大的帝皇氣息爆發出來,這種氣息才是冰落應有的氣息,一個帝皇強者的氣息。

「竟然能傷到我?!」

冥帝滑出百米的距離他的身體忽然被一個較小的身體接住了,夜左定睛一看,不知道什麼時候冥帝的身後出現了一個和小書綾一般年齡的小女孩。

這個小女孩有著一頭雪白的頭髮,她的眼睛是那種妖媚的紫色,身子雖是小孩,但是她的體重似乎並沒有太重,身上完全看不出小孩那種肉嘟嘟的感覺,她的四肢細細的,以她的身材如果她長大十歲的話定是一個魅惑人心的一個女人。

她的身體雖然較小,看不出有多少的威脅性,但是她的實力卻不能讓人大意,三夕至尊的巔峰!

「魅……」

夜左認出了冥帝身後的那個小女孩,魅是噬辰經鬼門中身材最小的一個鬼將,雖然如此她的力量和速度卻是所有鬼門中最強的,這般的體型和絕佳的速度,配上她那強悍的力氣,即使是六夕至尊的魎也很難和她對抗吧!

如果讓夜左選擇敵人的話,夜左寧可和魎對抗也不願意和魅對抗,以自己的速度他只會被魅吊著打。

不過冥帝現在被冰落一擊扇飛了,現在的他幾乎沒有任何防守能力,這種好機會夜左自然不會放過。

身後的極光符印化為一道白光浮現在夜左的面前。

「極光!」

夜左大吼一聲,一道強悍的白色光柱帶著毀滅性的力量忽然爆射而去。

「啵!」

一聲破空之聲略過,那道白色的光柱的速度根本不是人能夠躲避的,誰的速度能超越光的速度呢?

轟!!!

一聲巨大的爆炸聲在空中擴展開來,極光的死亡之光可以打破任何強悍的防禦,如果白河當時不對自己手下留情的話,即使是自己也會被一擊秒殺吧!

「得手了?」

冰落沒想到夜左竟能爆發出這般強悍的力量,如果這道毀滅性的光柱沖著自己來的話,即使是九夕至尊的自己也扛不住吧!

「沒那麼簡單。」夜左皺著眉頭說道,他知道那個傢伙絕對沒有那麼簡單的就被幹掉,剛剛自己的攻擊能傷到那個傢伙已經是夜左最高的期望了。

關於冥帝他有沒有自己的肉身都是一個問題,如果他的身體只是由冥氣構成的話,不把他的心臟徹底擊碎是不可能殺死他的。

「身後!」

冰落忽然大吼一聲,夜左感覺自己背後忽然一陣涼風襲來,這般的速度,難道已經超過光速了嗎?! 「夜左!」

冥帝嘶啞的聲音從夜左的背後傳來,夜左趕忙轉過頭,只見在自己的身後魅跟在冥帝的背後,以冥帝的速度根本無法在那麼短的時間裡移動到夜左的背後,難道說這般的速度是魅幫助著冥帝完成的嗎?

「夜左?」

沒看到了夜左轉過頭的面孔,看到夜左她的眼睛猛地一亮,像是發現了什麼好玩的東西。

冥帝手中的匕首沖著夜左的背心狠狠地刺去,如果這把匕首直接貫穿夜左的心臟,即使夜左有再強的恢復能力也會被一擊斃命吧!

「可惡。」冰落咬了咬牙,她猛地一扇身後的翅膀,但是以她的速度根本趕不到夜左的身邊:「難道就這樣完了嗎?」

冥帝心裡竊喜,除掉了夜左這一個隱患自己以後就不用在擔心會有人來威脅自己了!

「不會那麼簡單的就讓你得手的!」

夜左側過身子,手中的鐮刀唰的一聲立在了冥帝和夜左之間,鐮刀的刀背和冥帝的匕首碰撞在了一起,可惜夜左的力量根本不及冥帝的千分之一,冥帝手中的匕首並沒有刺到夜左的身體,但是強大的衝擊力還是把夜左彈飛了數百米。

夜左趕忙使用白河的合元秘術,身後的九怒符印化為一道紅色的光芒伴隨著夜左的靈魂流入到夜左的經脈中,夜左的身體唰地變成了深紅色,在他的身上,十幾枚符印有規律地旋轉著。

六夕聖元的實力!

夜左知道這點實力在冥帝的面前還是不值一提的,但是夜左並不想就這樣放棄。

「看來只能試一試了!」

夜左說著將剎地符印移到了自己的面前,夜左的靈魂此時已經變成了淡紅色,夜左將自己的靈魂趕出體外然後用合元秘術的力量催化著剎地符印。

用合元秘術一次融合兩枚符印!

這種想法夜左只是出現過,夜左覺得如果一次性將兩枚複雜的遠古符印融合到自己體內的話,想要分離出來絕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不過現在夜左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現在如果自己不拚死一戰的話,冥帝將不單單的是威脅自己的生命那麼簡單了。

合元秘術發動!

剎地符印在夜左的靈魂下變成了棕色的氣體,這些氣體和九怒符印一樣,緩慢的流入了夜左的體內。

「沒想到那麼短的時間裡你竟然學會了這樣的功法,這樣使用符印你就不怕符印徹底損壞嗎?」

冥帝笑了笑,在他的身後巨大的空靈符印被召喚了出來,在空靈符印被召喚出的那一刻,天地為之一暗,原本明亮的月光在空靈符印的光芒下徹底失去了光澤,在空靈符印的背後它只像是一個不起眼的光點。

「符印這個東西對我來說並不重要,我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把你從這個世界上徹底的抹除,你的存在本來自於我的錯誤,我已經做錯了很多的事,失去了很多的人,我不能繼續再錯下去了!」

很難相信這些話竟然出於夜左的口中,經歷了那麼多,夜左的心態也發生了變化,他慢慢地意識到自己之前做事的風格確實是一個錯誤,他不希望自己再錯下去,他不希望因為自己的大意而然自己創造出的怪物毀掉了這個世界。

夜左的眼睛猛地一睜,在夜左的身上一身棕紅色的鎧甲被召喚了出來,而在夜左背後忽然生長出了一對黑色的翅膀,這對黑色的翅膀同樣被覆蓋上了棕紅色的鎧甲。

「還不夠……」

夜左低聲說道,他把自己的目光放到了身後的極光符印上。合元秘術將兩枚遠古符印加持到了自己的身上,可惜這樣還遠遠不夠,自己現在只擁有著八夕聖元的實力,雖然這種提升跨度已經很變態了,但是在冥帝面前還是那麼的不堪一擊。

「表演時間結束了。」

冥帝將自己手中的匕首忽然向夜左拋去,一道紅色的光芒劃過蒼穹,可是這把匕首在飛到一半的時候在它的前方忽然出現了一個白色的空洞,這把匕首筆直地飛到了那個白色的空洞里變失去了蹤影。

雖然冥帝扔出的匕首消失了,但是夜左覺得這樣只會被剛剛直接的攻擊更加的危險。

「難道說是空靈符印的力量嗎?」

夜左忽然意識到了什麼,空靈符印是象徵著世間與空間的一枚太古符印,說道空間難道說它可以控制那把匕首的位置嗎?

夜左猛地一回頭,只見那把匕首已經出現在了自己的背後,那把血紅色的匕首距離自己還有不到半米的距離,如果自己稍微反映慢的話,自己的頭顱肯定會被那把匕首貫穿的!

那把血紅的匕首上的眼珠看著夜左,在它的刀刃上忽然出現了嗤嗤的聲音,像是在沖著夜左咆哮。

這把匕首已經是一件有自己獨立意識的靈器了,它的單獨戰鬥能力完全不亞於一名玄靈之境的武者。

「去吧!」

夜左將自己的手往前一伸,一隻岩石巨手從地下鑽了出來,他憑空一抓,地下探出的那隻岩石巨手便結實地抓住了那隻血紅色的匕首。

那隻血紅色的匕首在夜左剎地的力量下苦苦的掙扎著,它想要抗拒這股力量,但是它卻不能從夜左的岩石巨手下逃脫。

「玄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