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有拉斐爾的追蹤術,但是有的地方還是他不能觸及的地方,比如說靈魂界與自然界的相連處,那棵生命之樹的生長處。 九大天使雖然可以任意行走在天使界,但是依舊有三處地方是不能隨意使用術法。一處是耶和華的聖殿,一處是水晶天之中的星軌城,剩下這一處便是眼前的生命之樹了。

生命之樹承擔轉化靈魂與孕育守護天使的職責,是天使界所有天使的的起源,也起到對帶有『傳染病』天使們的凈化與轉化的功能。即便是拉斐爾掌管自然界,但是在生命之樹的範圍依舊需要收斂。嚴禁一切術法攻擊,莉莉絲躲在這兒,其實並不是最好的選擇。此處最為顯眼,無處可逃,即使不使用術法探查具體方位,但是莉莉絲不可能就這麼一直躲下去。

「王不在這兒!」瓦沙克四處尋找了一下,確定莉莉絲就在此處,而王追尋蹤跡卻看不見了。

「你們看,哪兒是什麼!」加百列突然出聲。

眾人隨著看過去,只見那棵幾乎是連接穹蒼之上和大地之下,正在繁茂生長的樹丫之間,翠綠色的樹葉隱約可見一點點鐵灰色。然後那抹鐵灰色一躍而下,但在還未看清的時候突然消失,亞特塵希信步走來。

「我的王后在她手上,我不希望因為你們追蹤而導致她出任何的意外。」

在場的人都不是等閑之輩,方才那一點點鐵灰色分明就是亞特塵希瞬間收起來的翅膀所致,雖然沒有全部看清楚,但依稀可見那是一雙無比巨大的羽翼,閃爍著金屬般的光芒。

拉斐爾意有所指:「白日的時候,您應該見過莉莉絲,但是今晚的行動,太過突兀。」

瓦沙克聽著他就是不好的語氣,即便是在別人的地界也不願意低下頭承認或者沉默。

亞特塵希攔住了正欲上前的瓦沙克,「可是將我們接上來界的這一行為,並不是由我所控制,你們應該考慮是否有人泄露消息,不然莉莉絲怎麼知道我們在靈魂界。」

加百列皺眉:「遠方的客人,何意。」

錦醫凰妃:腹黑王爺請接招 「何意?請我們來,不就是談一談該隱的事?該隱一向由莉莉絲教導,我現將他招攬在手底下,別以為你們有行動,現在莉莉絲一樣恨我。」亞特塵希說的煞有其事。

他眉尖一挑,有種無言的威壓隱隱發出來,「靈魂界每時每刻都在限制不屬於這個地方的術法,不然我早就找到伊,還用來找你們?」

亞特塵希雖然沒有明確說明白天莉莉絲找他們的緣由,但是現下將人代入一個錯誤的理解,如果日後被拆穿等等,也是理解的問題。

很快的,加百列大約是如他所願的朝著那方面想,詢問性的看了眼拉斐爾。

拉斐爾將斗篷又重新蓋上,他的身後出現灰色的幻影,顯示他方才還在此地,只不過是因為速度太快,留下了影子。「最近有什麼靈魂要轉化的嗎?」他的聲音冷冷清清,但是又讓人生不出厭惡來。

加百列很快明白他的想法,她抽出發尾上面的嫩樹枝,在半空中劃出一道線,端詳了一會兒答道:「回大人,沒有。」然後才重新別上去。 那是一處無比空曠的地方,發出生命般綠色的大樹屹立在眾人面前,正注視著腳下被它襯托得宛如螻蟻一般微小的人們。它無數的根須自上而下的垂落,像是天然的屏障一樣,將中心地帶護得嚴嚴實實。

在這顆生命之樹前面,有三名天使呈包圍形狀。拉斐爾、加百列、烏列爾三位正是掌控風、水、地的天使,四周的風與水正隨著他們繁瑣飛速變化的手勢而悄悄改變。

亞特塵希站在一邊,也沒有上去的打算,他放大自己的五感,所以對周圍風水的變化能明顯的感覺到。「原來這就是四大天使長對火、風、水、地的掌控,居然還能這樣的細微,如果不有意的探查,根本發現不了。」

瓦沙克看著一些被風撩起來的樹藤,問道:「王,是否需要屬下上前相助。」

亞特塵希負手於後,「你以前是很穩重的一個人,怎麼來到天使界改了性子。蘇伊人,她不會有事的。」說罷輕輕一笑。

瓦沙克跟隨他多年,雖然這一任所羅門王喜怒不定,善於變化臉色。但是大致可以猜得出一些來,現下一見亞特塵希那種笑,雖然嘴角勾起,但是眼睛里存在一點寒氣。這是一種對眼前事情極有把握的表情。

莫非······王早有預料?

不可能的吧?這樣做對王沒有沒有什麼好處,只會讓天使界將更多的目光集中於他們身上。可是如果不知情的話,那人將王后帶走的時候,王為什麼會後於他出現?

瓦沙克看起來像是一把鋒利的兵器一樣守衛在亞特塵希身邊,但是心裡已經有了許多無法證實的疑惑。

男神快穿攻略 亞特塵希指尖磨蹭著瓦沙克的指環,眼睛微微眯起。

真是慢啊······

就在此時,一個他們認識的天使突然出現。

他收回翅膀,恭恭敬敬的行了禮,「各位大人安好,我是來尋找能天使加百列大人敘職。」那人抬起頭,正是許久不見的帕迪。

加百列正在操控水源四處探查,頭也沒回的說:「帕迪,我知道你是什麼心思,平常我不與你計較,但現在你不要來摻和,滾!」

帕迪聞言直接跪下,在行動間他偷偷看見居然有刑罰天使烏列爾在,不由得有些吃驚,心裡更加對那位帶著斗篷的大人好奇了。

「大人,此番我隨同衛爾特斯大人下人間接那三位貴客上天使界,是受到上位大人的口述。因為是秘密行動,所以才沒有經過您的同意私自去人間,失去了相應記錄。但此刻回到天使界,那位大人立即召我問話,現在一離開我才趕去自然界見您的。」

帕迪很是恭敬的說,他的聲音充滿陳懇,頭低得只看得見加百列的腳踝,只見那潔白的長袍時不時掃過她的赤足。「聽聞您不在自然界,我此時才會出現在這兒,請您原諒!」

加百列是抽不出手,而且在亞特塵希與拉斐爾面前,不好太過將自己與帕迪之間的矛盾直觀反映出來,硬是讓他將話說完。 「這麼說來,還是我的錯了,我應該好好的坐在我的位置上,等你來?不,或者說隨時等你來?」加百列溫柔的反問,她額間垂下的銀白寶石帶出冷冷的寒氣。「我現在還是眾守護天使之首,縱使是哪一位大人前來調配人手,也應先過我這邊!你,搬出了衛爾特斯大人與上位大人,還真是好借口!」

帕迪恐慌的說:「我也不知道那位大人怎麼會突然找到我了,還命令我因為是秘密行動,一點風聲都不能透露出去。大人!我不是故意要瞞著您的!」

加百列說:「一口一個那位大人,那麼你現在告訴我,是哪一位。」

「這······不能說······」

烏列爾冷冷的看著帕迪,像是看著死人一般,「這樣的屬下,要有何用,看來羽翼是多出來的了。」

天使們的羽翼代表地位,同時也是法術的起源處,割去翅膀等同於是失去天使身份。縱使作為人類而活,一天也能帶走他們生命的一年。

瓦沙克沉默的看著他們,「不知道用多少靈魂堆積出一個天使,也是最低下,就像腳下的泥土一樣,任人踐踏。如果是為了這樣,當初為什麼一定要成為天使。」

「因為他們都相當踐踏的那個人,而不是被人踐踏的人。」亞特塵希說。

那邊,帕迪的手深深的扣住草地,「請您諒解!」

加百列空出左手捏了個奇怪的手勢,一道光深深的打在帕迪身上。只見他整個人一下子萎靡,好半天才艱難的站起來行禮道:「多謝大人。」

「滾!」

加百列的話還沒落音,拉斐爾突然之間加快搜索,原本溫和的風像是帶著刀刃一般直擊某個地方,「找到了。」

「快!左後方!」

脫口而出的話,只見層層藤蔓下某一處土方驟然拔地而起,裹著水滴的風盤旋在上空。那突然橫空出現的空台上面躺的卻是蘇伊人。

隨著烏列爾的動作,那些還沾著柔軟青草的地面像是有生命力一樣,將蘇伊人緩緩落下。亞特塵希伸出手抱住看起來昏迷不清的人,指腹輕輕擦拭過她蒼白臉龐上沾染的泥土。

「別怕,我來了。」

蘇伊人的手中,捏著一根帶著血跡的白色羽毛,上面還若隱若現的閃爍著前主人賦予上去的術法。

這便很好解釋了,莉莉絲早就知道拉斐爾具有追蹤術法的能力,便製造了一個自己還在這兒的幻象,卻不知怎麼把蘇伊人獨自丟到生命之樹中。

加百列看了下被亞特塵希護得很好的蘇伊人,「大人,莉莉絲追蹤失敗,不知道她是否唉留在此地。」

拉斐爾臉色平靜得像一面鏡子,他閉上眼,側耳似乎在傾聽風帶來的消息。好久才淡淡的說:「她的目的沒有達到,生命之樹是通往靈魂界的唯一入口。風說靈魂界已經沒有莉莉絲的氣息,想必早就進入了靈魂界。」

「這,怎麼可能?想要打開生命之樹,我怎麼會感覺不到?」守護天使雖然是最為低下的天使,但是數量及其廣泛,縱使每增加一名新的天使,加百列也會感應到生命之樹的一切動靜。 鬆軟的泥土一陣陣的蠕動,將幾根血紅色的羽毛送到烏列爾手中,烏列爾轉動了幾下,「她吞噬了不少的血天使,才讓生命之樹沒有排斥她。然後趁我們小心的搜索生命之樹四周的時候,趁機打開通道,所以即便是有動靜我們也會當做是正常的回應。」

烏列爾的分析有條有理,但是沒有人想得到莉莉絲居然在他們眼皮子底下動手腳,想出這個九死一生的計劃以求進到靈魂界。

亞特塵希打橫抱起蘇伊人走過去,他整個人陰沉沉的,但是一步步走的極為穩當,像是怕驚醒懷裡的人一般。

「如果是平時,莉莉絲想要進到靈魂界必然會驚動加百列,如今她借著擄走我的王后,讓你們感覺不到她打開通道。這些我都不理會,但是你們需要給我一個解釋,她為什麼還不醒過來!」

作為在場唯一醒著的女性,加百列當之無愧的走上前探查蘇伊人的情況。

這一檢查可出乎意料,加百列控水,很容易便從抵著蘇伊人額間的指腹接收到了信息。她有些不敢相信的重新閉眼探查。

亞特塵希看著她的動作更加沒有好臉色,冷哼道:「如果沒有辦法治療,那立即送我們回人間!那兒至少還有我最為信賴的治癒師!」

「客人,請你耐心等等,」加百列走到拉斐爾身邊小心的說:「大人,那名人類是純凈之體。」

拉斐爾眯起眼,「人類中間的純凈之體,還真是少見。」

加百列有些惋惜的說:「可惜已經被污染了,她外表看起來與正常人沒有什麼分別,但是內里有一些開始壞死,壽命不長了。」

「純凈之體,在人間再怎麼呵護也會早早死去,她竟然能成人,看來所居住的環境不一般。」拉斐爾看起來並不遺憾,「等她死後,將靈魂帶上來好好培養,你的下一任接班人就是她了。」

「其實還有救,畢竟是受到邀請上來的客人,如果因為天使界內部鬥爭引起死亡······」加百列沒有說完,轉了個話題說:「她身體內部的壞死,大約是從一個月之前開始的。」

烏列爾眼冒警惕,「一個月前,正是這個人封后的典禮。」

加百列不由得笑了笑,「就是那天你不甘心的攪動風雲,結果被人家一下子打回來的那天吧?」

烏列爾皺眉:「那是我沒有好好準備,現在再讓我和他打上一架都可以。」

「行了,」拉斐爾說:「加百列,你現在過去,將你探查到的事全部說給他聽,看他的反應。」

烏列爾不甘心的說:「大人,您還真打算治療那個人的嗎?莉莉絲吞噬掉的可是血天使,血天使在天使界沒有多少人知道,一經發現全部驅逐。莉莉絲是從哪兒弄的血天使,這點值得懷疑啊,大人。」

亞特塵希在得到加百列可以治的訊息后才緩和臉色,「那還不治療?」

加百列看著那女孩墨黑的長發,嘆息道:「病症先要說清楚,她的身體經過三次損壞,一個很輕微,她本人大約也沒什麼察覺,兩次較為嚴重。期間似乎灌注了什麼術法維持了一下,但是沒有多大的用處。現在她的身體內部,大約一半損壞。」 三次······亞特塵希撫摸著蘇伊人臉頰的手輕輕一顫,整個人低沉下來,「我對不起你,伊······」

眼前這個人原來也會為了一個女孩而痛惜,加百列頓了頓,亞特塵希見狀,說:「還有什麼,都說出來吧,我知道好過她知道。」

「她身體的損壞,是在一個月以前,歷經過三次折損,剩餘時間並不多了。即便是凡人。也會撐不了多久,跟別提她是純凈之體了。」

「什麼意思,」亞特塵希問。

加百列看著生命之樹說:「只有純凈的靈魂,才能成為天使,有的靈魂要凈化漫長的歲月才能達到凈化的條件。但是有的人天生便是純凈之體,那個人是天使界的寵兒,不需要經過生老病死,越過守護天使,直接可以晉級為九大天使其中之一的接班人。」

「但是同時,越完美的純凈之體,壽命越短。因為受不了人間的污濁,通常會在我們還未找到她的時候死亡,我們也只能將靈魂帶回。」說到這兒,加百列忍不住興奮的說:「若不是及時來到天使界,延緩了她體內的衰敗,恐怕現在已經躺在泥土中了。她不適合在人間,不如就留在天使界吧。」

亞特塵希聽到最後一句話的時候,突然起身,冷冷的說:「瓦沙克,我們準備回去。」

「為什麼?」加百列問:「如果你將她留在這兒,她將會是我的接班人,一躍成為九大天使之一。」

亞特塵希在蘇伊人失去水份的唇上印下一個吻,然後說:「她是我的王后,我的人,從生到死,都會是。」

「難道你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她死去?」加百列發現自己有些高估這個人對蘇伊人的感情,她停了停,說:「請你不要誤會,為她治病的條件並不是需要她留在天使界,這件事還是需要本人同意,你再考慮考慮吧。」

在亞特塵希還沒有回答的時候,瓦沙克聽了很久,他的聲音雖然低小但絕對不懦弱。「請您考慮一下吧,王。」

亞特塵希的手指滑過蘇伊人,他的眼神很奇怪,在試探、在打量、在可惜、或許還有一點點的溫柔沒人發現。

烏列爾對拉斐爾獻計道:「拉斐爾大人,雖然不知道上位大人將他們請來有何用,但是這個人,他的國家留不得。」

足球之世界第一等 拉斐爾隱藏在寬大斗篷下的臉讓人無法探究神情,「留還是不留,豈是你我可以做決定的?有光明的地方就有陰暗,你不能讓太陽永遠掛在天空之上,永遠驅逐黑夜。」

烏列爾說:「是。」

「但是,其中的平衡需要精準掌握。既然有的人喜歡往暗處鑽,那麼就讓他們壯大一下又如何?等到恰當的時機,在消滅掉,可以讓其他心存異心的人看看。」拉斐爾貌似在教導烏列爾,但是他的話另一層含義很容易聽得出來。

「純凈之體,就這麼能讓加百列大人執著嗎?」烏列爾看著正在不停勸著亞特塵希的人。

拉斐爾看著生命之樹嘆息道:「人間真的是許久沒有出現純凈之體了,我還記得上一位純凈之體的擁有者,是熾天使路西法大人。」 聖光六翼天使!

烏列爾大驚,相傳在九大天使軍團,四大天使長中,唯獨路西法大人的羽翼上具有聖光。雖然現在路西法大人常年伴隨耶和華,失去消息許多年。但是即便現在能與路西法媲美的米迦勒大人,羽翼上也沒有聖光,原來根源出現在本體上面。

但是,拉斐爾大人是怎麼知道這個秘密的?烏列爾不敢多想。

拉斐爾繼續說:「自從發生莉莉絲事情后,每一任天使長都必須在上任期間尋找自己的接班人,無論是從人間尋找純凈的孩子,還是直接從天使中挑選。就是為了以防我們一旦出現什麼意外,導致所守護的地方打亂。」

烏列爾這才接話,「加百列大人的接班人,到現在還沒有嗎?」

「在加百列還是小孩的時候,就曾在我的手下做事,是最優秀的守護天使。她曾受到在任期間莉莉絲的影響,發誓要穩住所有守護天使,不讓天使界的根基出現瑕疵。故而對接班人的選拔很是謹慎,現下好不容易碰見了一個滿意的人。」拉斐爾帶著些懷念的語氣說加百列的事。

「如果是這樣,就應該直接殺了帕迪,他的眼睛充滿了野心與不甘。」最為刑罰天使的烏列爾,他的刑罰極為簡單,要麼視情節輕重拔掉一部分的羽翼,要麼直接殺。

拉斐爾聽到那個名字,很快的對上了臉,他的聲音很溫柔,是許多女性守護天使們所偷偷追隨偷看的首要人選。「九大天使中有人心太大,想要攪亂這池水,帕迪,只不過是其中一根隨風而動的水草。但是在這跟水草之下,連接著最終者。」

烏列爾不敢相信,或者說不敢相信拉斐爾會將這個消息透露給他。就如同拉斐爾所說的話,那麼烏列爾在想,他是否可以理解為天使界中,出現了叛徒?

加百列不知道自己錯過了這一場談話,她全心的希望能將蘇伊人治好。

加百列的要求一再退讓,可以說是沒有了任何要求,只退到蘇伊人身體完好為止。

亞特塵希貌似接受了加百列的請求,很隨意的問了句:「傳說最高等級的路西法天使就是純凈之體,你······知道嗎?」

加百列正在讚歎蘇伊人身體完美的時候,突然聽見這麼一句話,她回過神道:「你在說什麼?」

「我在說,你打算怎麼治療她?需要多長時間。」亞特塵希本來是隨意掃了下周圍,卻驀然和拉斐爾的眼睛對上神,真假,他這樣在想。

加百列倒是遲鈍了一下,說:「她的身體其實就是受濁氣過重,還有不知名的損壞,只要凈化就可以了,生命之樹,就有這個功效。」

生命之樹具有凈化的功能,但是也不是人人都能受得起的。亞特塵希笑了笑,直白的說:「其實我並不是很相信你們,但是在人間的治癒師同我說起過,她的身體在人間無法治療,所以此番上界我才會堅持帶著她過來。」

「可是在場的彼此都清楚,該有的防備一樣不會少,將伊完全交給你們,我不放心。」 曾經天使界也曾邀請過人間其他卓越的王上界參加宴會,每一任都有各自的特點。謹慎、自打、惡意、討好、小心刺探等等,但是從沒有像這一任的所羅門王這樣的直白。

畢竟加百列也曾見過人間眾生百態,她很快的反應過來,回了個溫柔的笑容說:「客人,你多想了,生命之樹具有很強的治癒與修復,並不一定是靈魂的轉化站。但是需要花多長的時間,這個連我都無法確定。」

「無法確定?」亞特塵希說:「據我所知,我受邀請的時間不多,到時候你們準備怎麼辦?」

加百列說不出來,總不能直接說讓他走,他的王后留在天使界?往好了說是看中她的純凈之體,往壞了說不就是在威脅他,將她作為人質扣留嗎?

此時拉斐爾走過來,他似乎聽見了他們全部的對話,「遠方的客人,請您注意,我們只是在尋找解決方才突然發生事情的解決方法,可是需不需要接受治療是您的事情,一切的行程不會因此耽擱。」

拉斐爾的話毫不留情,說完之後便沒有發出生命聲音,看起來像是在給亞特塵希考慮的時間。

亞特塵希低頭看了下蘇伊人的身體,以前布埃而的確對他說過,天使界的生命之樹可以治療她的疾病。他為此未曾懷疑過她是否為守護天使,後來看到的場景令他否定了自己。那現在是不是可以為了這人······

她完好無損的躺在他懷裡,細細的眉輕輕皺在一起,就像是在睡夢中也是一副不安的樣子。脆弱的脖頸像是白天鵝一般的優美,似乎只要將手放上去,然後那麼微微一扭!這個奇怪的女人就會消失在這個世界里,從此以後便沒有什麼預言,也沒有了她······

在那一瞬間,瓦沙克可以起誓,他絕對從王的眼睛里看見一晃而過的殺氣。他突然在想,如果王的殺氣並不是一下子消失,那麼他會怎麼做?

當作什麼也沒有看見?還是······

搶?

那個字太過驚悚,瓦沙克甚至都不敢讓它在腦海中停留。可是如果不搶的話,她就會死,死得就會像地上的塵埃一樣,風一吹便失去蹤跡。

正當瓦沙克胡思亂想的時候,亞特塵希五指作梳,在蘇伊人的發間滑來滑去。他沒有看向他們,像是確信了什麼一樣,做出了某個決定的說:「需要我怎麼做。」

加百列很是欣喜,她壓制住臉上的喜悅,「不需要您怎麼做,只需要照顧好她,然後我在此讓生命之樹能接納她進去,就可以了。」

「宴會,我並不感興趣,來的目的就是為了她的病,所以我會一直等她。」亞特塵希說,「她在這兒,我呆著也正好,關於莉莉絲的事我目前不想追究,但是我還是會要一個結果。」

說到底蘇伊人現在的癥狀並不完全是莉莉絲的事,但是也與她有關。莉莉絲雖然早不是天使了,但到底來說蘇伊人在天使界出了事,他們推脫不開。莉莉絲擅闖天使界本是死罪,再加上竟然敢動手劫人,追捕莉莉絲是當下首要的一件事。 而現在亞特塵希居然說不追究傷了蘇伊人的莉莉絲,實在是費解。加百列這麼想著,雖然這個年輕的王看著冷心冷情,看來是太過於緊張這個女孩了。但是烏列爾有些意外的看了看他,也沒有說話。

生命之樹的開啟,有兩種形式。一種是開啟進入到自然界的通道,一種是靈魂的純凈度到了飽和度,可以被升華為守護天使。前者很容易打開,端看個人能力大小,但是後者就只能由每任的守護天使長才能開啟。

四周寂靜無聲,加百列雙手朝上,變化出無數的手勢,有時候還帶出無數的幻影。她的後背顯現出一對巨大的羽翼,大到羽尖幾乎拖到足踝后,每根羽毛的尖端似乎泛著淡淡的光芒縈繞在上面。圍著這棵碩大的樹,她赤足踩著一步步無聲的步伐,陽光下很是迷眼。

但是很快的,四周空氣中漸漸泛出一陣陣舒心的氣味,直鑽入肺部泌人心脾。眼前那顆巨大的樹,萬千枝條緩緩舒展,像是一個人蘇醒過來在伸懶腰似的。

烏列爾驚訝出聲:「居然這麼快?」

拉斐爾看起來倒也是不驚訝,「純凈之體原來這麼容易被生命之樹接納,原來那麼多人想要找到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