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說這只是競價形式的比試,但是池瑤仙子的確是被人挫敗了,無情的挫敗了,狠狠的挫敗了。

這簡直從未有過的場面!

「這……」

祝雲飛也是一臉的失望,本來他看到池瑤仙子出手,還以為池瑤仙子能幫他出口氣,誰想到最後池瑤仙子都敗給了九十九號包廂的那個人。

戚費成宣佈道:「兩千萬成交,這一瓷瓶的天玄丹乃是九十九號包廂客人的了。」

這一次競爭就這樣落下帷幕,不過場面馬上再起波濤,因為戚費成馬上宣布最後一場競拍。

「最後一個寶貝乃是這次的壓軸之寶,是一位不肯留下姓名的前輩寄賣在我們真武拍賣場的……」

戚費成緩緩說道。

只是一開頭,就將眾人的心都緊緊的吊了起來。

這一次拍賣會剛召開的時候,很多人可都聽到了風聲,說是這次拍賣會有一個壓軸之寶會拍賣。

對此眾人有很大的期待。

原來傳言不是假的,這一次拍賣會還真的有一個壓軸之寶。

所有人都是緊緊的看向戚費成。

只見戚費成從乾坤袋中拿出了一個東西,將這個東西捧在了手中。

這個寶貝是個寶石,但是渾身長滿了血色的倒刺,寶石裡面有紅有黑,像是一個血色的瞳孔,樣子十分的可怖。

當這個寶貝顯現的時候,眾人都莫名的感受到了一陣殺氣。

「這不是傳說中的血精寶石嗎?」

有人認出了這寶貝的來歷。

「什麼!是血精寶石!」

對於血精寶石的情況,很多人都是聽說過的。

一般來說,靈器上鑲嵌的寶貝都是力量寶石。但這絕不意味著靈器上只能鑲嵌力量寶石。

世上還存在著一些其他的寶貝,可以鑲嵌到靈器上,並且能產生不一樣的奇效。

不過其他寶貝都比較稀缺,很少能挖掘到。不似力量寶石這樣常見。

這血精寶石就是其中的一種,只有最為炎熱的活火山深處才能生長出血精寶石,要採摘到血精寶石意味著要闖入到火山深處,極少有人能採摘到。

血精寶石鑲嵌到靈器上,可以使得靈器在揮出時可以釋放出一種「血殺一擊」的特效。

這血殺一擊威力巨大,堪比是強者暴擊。而這乃是靈器本身釋放出來的技能,在關鍵時候能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有時候強者對壘,這種血殺一擊是能在關鍵時候決定勝敗的。

血精寶石就在眾人的面前,在場所有武者的呼吸都忽然急促起來。

如果說有哪個武者對血精寶石不感興趣,那絕對是騙人的。

不管是哪個層面的武者,那都是非常想要得到血精寶石的。

尤其是高層面的武者,對於血精寶石,那更是有一種強烈的佔有慾。

因為到了比較高層的層面,他們想要再提升自身是非常難的。這個時候如果能讓自己的靈器提升一個境界,那是再好不過的。

戚費成臉色也有些凝重,緩緩說道:「沒錯,這正是珍稀無比的血精寶石。對於血精寶石的奇效,大家想必都聽說過。現在血精寶石正式拍賣,底價是兩千萬靈石,大家開始競拍吧。」

戚費成這話一說完,宣告著競拍的開始。

底價居然高到了兩千萬靈石,這真是一個天價。

這個天價,直接就將普通武者給隔絕在外了,就算是他們將自己賣了,也都湊不出這麼一筆巨款來。

有資格競價的,那都是高層面的武者,依靠著身後宗門的底蘊,可以勉強拿出足夠的靈石來。

重生之風華庶女 很多高層面武者咬了咬牙,便要開始競價了。

雖然說血精寶石太貴,但誰讓血精寶石這麼重要呢。要是能得到血精寶石,付出一些代價也是值得的。

然而眾武者還沒來得及開口,便聽得九十八號包廂那邊傳來聲音:「兩千一百萬靈石。」

第一個競價的人居然是池瑤仙子。

池瑤仙子對血精寶石的興趣,顯然是大於天玄丹的。對於她這種層面的高手來說,血精寶石的作用更大。

池瑤仙子背後有著古老傳承冰魄神光殿,底蘊深厚,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隨便一加價,就是一百萬靈石。這讓很多武者都大感玩不起。

池瑤仙子的話音落下,久久都沒有聲音跟著。

就算是一些能出得起價格的大人物,也顯得有些猶豫。

因為看池瑤仙子這架勢,如果有人競爭,池瑤仙子肯定會一路加價的。

而一旦血拚,只怕就是一百萬一百萬的疊上去了。

這可不是小數目,所有想要競爭的人,都要先想好退路。 正在這時,忽然聽得一個淡淡然的聲音:「三千萬!這血精寶石我要了。」

這一句話有如石破驚天,迴響在整個中心殿,使得整個場面都炸開了。

嘩!嘩!

竟是直接加價九百萬!直接從兩千一百萬拉到了三千萬!

池瑤仙子加價一百萬,已是讓人大呼受不了,而這次的加價,卻直接一路加到三千萬!

何等的霸氣,何等的囂張!

這般超級土豪的作風,直接將眾人都給嚇傻了。

出聲的人,正是九十九號包廂!

「又是他!」

唰!唰!唰!

一雙雙眼睛齊刷刷的看向九十九號包廂,那眼神中充斥著無以倫比的震驚。

問天下誰是土豪,當屬九十九號貴賓!

再沒有人比九十九號包廂的這個神秘人猛了!

之前的寶貝競拍中,九十九號貴賓還只是一百萬一百萬的玩,如今卻是一千萬一千萬的玩了。

這巨量的靈石在九十九號貴賓的眼中,竟似乎如糞土一般。

在血精寶石之前,九十九號貴賓砸了那麼多的錢,大家還以為九十九號貴賓要有所收斂,誰想到到了血精寶石的競價上,九十九號貴賓表現的更猛。

九十九號貴賓身上的靈石,竟似乎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到了現在,眾人心中的疑問已是積累到一個無以復加的地步。

這個神秘的九十九號貴賓,到底是誰?

眾人太想要知道,這九十九號貴賓的真實身份了。如果說可以通過競價的方式來獲得九十九號貴賓的身份,那很多人都會願意競價的。

九十九號貴賓的身份,乃是這次拍賣會最大的懸念。

九十八號包廂那邊,只聽得池瑤仙子說道:「你……」

池瑤仙子竟也語滯了!

竟也被九十九號貴賓給搞得慌亂了!

池瑤仙子是何等高高在上的存在,無論是多麼絕世的豪雄來追求池瑤仙子,池瑤仙子都是堅定拒絕。在世人的眼中,池瑤仙子那就是一座冰山,永遠不可動搖的冰山。

而如今,池瑤仙子居然出現了慌亂!為了九十九號貴賓。

要知道池瑤仙子從來沒有出現過這等情況。

「九十九號貴賓當真是第一土豪啊……」

眾人都在感慨。單單是沖著這點,大家都不得不佩服九十九號貴賓。

只聽得戚費成說道:「九十九號貴賓出價三千萬,還有人繼續出價嗎,要是沒有的話,這血精寶石可就歸九十九號包廂的貴賓了。」

全場無聲。

九十九號貴賓已是用這種無比霸氣的方式,征服了全場。

既然沒有人說話,那最後戚費成說道:「我宣布這件血精寶石歸九十九號包廂的貴賓所有!」

一聲話落下,已是塵埃落定。

這最後一場拍賣也結束了,以一種不可思議的方式結束。

本來這最後一場血精寶石的拍賣乃是壓軸大戲。很多武者都是摩拳擦掌,要大幹一場。無論怎麼看,這一場壓軸大戲都肯定是耗費最長的時間。

但是最後的結果卻是,這一場競拍比之前面任何一場都要簡單。

總共也就競價了兩次,然後就結束了。所耗費的時間,乃是歷次競拍中所用時間最短的。

誰也想不到,最後一場壓軸大戲,會以這樣不可思議的方式來結束。

所有的寶貝都已經競拍完畢,這一次拍賣會就這樣結束了,戚費成從高台上離去。

拍賣場的護衛在維護著秩序,組織著眾人有序的離開拍賣場。

二樓那邊,鹿羽悠閑的養神,從窗帘的縫隙中看著眾人離開。

他的神態很悠哉,一點也沒有為剛花了幾千萬心疼的樣子。

靈石對他來說,不過就是一個數字。

這次競拍寶貝雖然花了幾千萬,但是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就算是先前搞到的五千三百萬不夠用,他再賣一些天材地寶就是了。

反正紫雲地谷中的天材地寶還有很多。

相比於花出去的錢,他更感興趣的乃是自己競拍到的兩樣寶貝。

一樣是天玄丹。

當初藍明便給過他七顆天玄丹,這是藍明院主的私人珍藏。七顆天玄丹給他的修為帶來了極大的提升。

如今,再搞到了八顆天玄丹,定然能給他帶來更大的變化!

這天玄丹乃是化靈境提升的第一良藥,他是再清楚不過的。

他自然知道天玄丹的煉製配方,自己本身也會煉製,只不過天玄丹所需的上百種材料太難找齊了。手中搞不到材料,他雖有絕世煉丹手法,也是煉不出丹藥來。

如今有現成的天玄丹送到他手上,當然是再好不過了。

最為喜歡的還是血精寶石。他本來就著力打造一件高品質的靈器。

力量寶石鑲嵌的再多,也只是提升靈器的強度。而血精寶石卻是可以附加一門技能的。

血殺一擊,何等的強悍。靈器能自己打出這一擊,在關鍵時候絕對是制敵的利器。

另外,他搶了祝雲飛幾件寶貝,不過是隨便玩玩。這對他來說,就是閑暇之餘的一點小遊戲。

總的來說,這次的拍賣會還是不虛此行的。反正他收穫良多。

過了一會兒,他才從九十九號包廂里出來了。

因為九十九號包廂和九十八號包廂乃是處在同一邊,當鹿羽離開包廂的時候,倒是正面碰上了九十八號包廂中出來的池瑤仙子。

池瑤仙子仍舊是那麼的美,她一出來,周圍的走廊似乎都變得明亮了許多。

鹿羽只是淡淡的瞥了池瑤仙子一眼,便擦肩而過,自顧著走自己的。

鹿羽的這個態度,讓池瑤仙子從一開始就很奇怪。

她池瑤乃是絕世之美人,雖然說從來不對任何男人假以辭色,但是對男人看到她那種驚艷的眼神已經習慣了。

只要是個男人,看到她肯定都走不動路。就算是定力再高的人,那也忍不住要多看她幾眼。

還從來沒有一個人像鹿羽這樣,只是對她淡淡的一瞥就走人的!

鹿羽這個小子,太不同尋常了!

在鹿羽的眼中,似乎她池瑤根本不值得一看,似乎她池瑤就和其他千千萬的普通女人一樣。 雖然說池瑤仙子一心修道,對於自己的絕美相貌並不在意,但是她是真的奇怪鹿羽的態度。

鹿羽這個血氣方剛的少年,怎麼可能定力這麼強呢。

當然了,這種驚奇在池瑤仙子的心中也是一閃而過。她本來就討厭男人,再絕世的男子來追求她,她也是毫不猶豫的拒絕。她自己根本就不會去主動找男人說話。

鹿羽走了就走了,她豈能去叫住鹿羽。

但是最後她還是叫住鹿羽了,因為她忽然意識到一個事情。

和她擦肩而過的鹿羽,乃是從九十九號包廂出來的!

鹿羽就是那個神秘的土豪!

就是她糾結了無數遍的那個人!

在想到這點之後,她的身體頓時一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