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這些救援隊不知道烈火什麼時候對他們下的毒,更沒有誰看清楚烈火是如何激發毒素的,但此刻他們心中皆有一個念頭,那就是遠離烈火!

如果說之前那個神遊境的少年中毒還能令大家心中多出幾分僥倖的話,那麼此刻這個合體境強者也無法避免這毒性,就令所有人都絕望起來。

而令在場所有人更加絕望的是,哪怕他們此刻一個個暗自檢查自己的身體亦根本沒有半點發現,也就是說,他們連毒素藏於自己身體的何處都分不清楚,自然更不要談什麼逼毒解毒了!

面對著四周各種的眼神,烈火卻仍然保持著一臉得意,「其實吧,我覺得無論怎麼說,我從死神手裡把大家救了過來,這點不假吧?如今大家出於感激,聯手把我送出去,這應該也合情合理吧?而且我們這麼多人,只要求我這一個名額,我想其餘那些人也不可能太過反對吧?」

「可是你發過誓說你不會離開的!」雖然已經猜到烈火的目的,但當他說出來之後,大家還是忍不住提及他之前的誓言。

「如果讓你發一個和我同樣的誓言,然後再給你一個可以離開的機會,你是選擇離開還是留下呢?」烈火微微一笑,反問道。

面對烈火的反問,在場諸人不由沉默起來!

的確!如果換著自己有著這樣的機會又如何選擇呢?違誓?雖然武者把誓言看得極重,但是這東西比較縹緲,而且若是能出去,估計就算明知會受誓言之罰,也會有人以身試之!

而信守誓言則永久留在這裡?

這樣的選擇題似乎不是太難選擇吧?甚至部分人還覺得有些理解烈火,只恨自己當初沒想到這樣的手段…… 看著神色各異的眾人烈火又補充道,「其實嚴格說起來,你們之中我不敢說所有,但至少有八成的人不是因為我的話現在已經只是一具屍體,或者說連一具完整的屍體都算不上,但肯定所有人都已經失去離開的機會,這一點你們不會否認吧!」

大國公傳 雖然不滿於烈火的手段,但此刻卻沒有人否認他的話,事實上的確如他所言。

「我承認我的手段的確有些卑鄙,但我相信一直生活在這裡的人一定會某種程度的理解我!」烈火接著說道,「既然你們已經失去了離開的可能,甚至連性命都不保,那麼我救了你們,你們把這個離開的機會回饋於我,這於情於理應該也說得過去吧!」

眾人再次沉默!

雖然烈火這番話有著幾分強詞奪理的意思,但事實卻也的確如此!

「而且還有一點!我給你們的丹藥雖然含有毒性,但這毒性卻只能持續七天,也就是說七天之後,無需解藥,其毒自解!」烈火說道,「所以你們也根本不用為自己身體的情況而擔心!」

眾人再次沉默,但是人群中的李逸晨卻不難看出,不少人的神情明顯一松,甚至還是有些人有著幾分理解烈火的行為的意思。

此刻哪怕李逸晨也不得不佩服起烈火來!

從他的行事手段,李逸晨完全可以看出,一直以來在絕情居中為自己營造出良好的口碑,烈火為的就是這一刻的爆發!

而且使用了如此不光彩的手段之後,居然能憑著一番口舌令眾人改變對他的感觀,這更是極其了不起!

可以說無論烈火實力如同,單憑他對人心的這份掌握就足以令他很滋潤的活在這個世界!而這樣的人物一旦出去,一旦有心為惡亦必將掀起無數的腥風血雨!

就在李逸晨暗自佩服著烈火的時候,烈火又接著說道,「空間通道只能讓一個人出去,這個名額恕我無法大方,但是我也同樣在這絕情居待了一千多年,大家的感受我也清楚,我雖然無法帶大家出去,但是我可以答應你們一件事,那就是你們可以把自己要對外界某人要說的話,儲存在晶玉之中交給我,我烈火若能離開此地,必將你們每個人的話帶到你們想要帶到的地方,而這也是我唯一能為你們做的!」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臉色瞬間大變,尤其是之前有些猶豫的那些人,瞬間彷彿被烈火這番話所征服!

天道無情武道亦無情!

但這個無情所針對的只是自己的敵人,自己的對手,甚至是對自己!但哪一個武者首先不是一個人?哪一個人又沒有自己的親人,沒有自己的戀人,沒有自己所在乎的人?

無論因為什麼原因困於此地,他們自然知道自己是出不去了,但若是能給自己在意的人帶去一條信息,哪怕自己無法收到這條信息的回應,至少可以在心裡得到一種寄託。

不要說旁人,哪怕是李逸晨此刻想象著自己困於此無法離開,而假如沈紫煙在外界,自己能藉此機會給他帶去一條消息的話,李逸晨估計自己也沒有拒絕的理由。

而看著烈火一步一步的蠶食著所有人的內心,李逸晨知道這一切都是烈火早已預料好的,此時李逸晨發現哪怕在這一刻之前,自己都還是低估了烈火的能耐。

「好!烈火前輩,我相信你,我這條命是你撿回來的,大不了一會還給你!」

「烈火兄好手段,老夫認了!」

當即有想通之人將已經存好信息的晶玉寄到烈火的手裡,而烈火也依次收起來,並且說道,「你們人數也不少,但我可以保證一旦我離開,必定按著你們交晶玉給我的順序把你們的話一個個的送到對方的手裡!」

此言一出,那些還在猶豫之人更是不敢再有半點猶豫!

按順序送到,萬一自己給晚了,那烈火就得晚點送,可是他合體境初期的修為在北州也只能算是勉強混得起走,但同樣可能會有性命之憂,萬一他出去之後,還沒把自己的信息送出去就掛了呢?

所以此刻絕大多數人都想著自己先把晶玉給烈火再是王道!

而看著身邊的人都已經動了起來,那些還沒下定決心之人也開始心動起來,畢竟如今縱觀全場,就他們這邊人數最多,整體實力也是最強,他們若是想要把烈火保入那光柱絕對不會是什麼難事。

既然烈火有離開的可能,而自己又不可能離開,那還不如順應大流,如此也能傳出去一條信息!

同時他們也有些擔心,萬一他們拒絕烈火的要求,一會烈火激發他們身上的毒素呢?

別看此刻烈火說得那麼的難為情,但事實上烈火剛才的手段大家同樣也是有目共睹!

這邊初步達成一致,其他地方的諸人似乎也已經完成整合!

如今放眼看去,四周之內還有十餘股勢力,而每股勢力至少也有百餘人之多,哪怕是像方元基他們也加入了某個陣營。

畢竟哪怕方元基有著離開的把握,但他明白此刻若是他不加入其個陣營的話,他估計根本等不到離開的機會降臨。

而此刻之前已經進入光柱中的六人也相繼離去,不過對於這樣的情況大家到也沒有太過關心。

畢竟那六人對於全場來說都有著壓倒性的實力,若是他們不離開,那麼接下來的四道光柱,估計也得他們先選,與其如此,還不如讓他們徹底離開之後,大家來爭奪最後的四個名額。

而上空餘下的四個光圈此刻也比起最初之時變得更加明亮了幾分,彷彿隨時都可能綻放出璀璨的光華,打開所有人都期盼無比的空間通道。

「大家了別閑著了,現在只有四個名額了,開始吧!」不知誰一聲在沉喝,沉默已久的場面再次變得瘋狂起來,不過這一次戰鬥亦不斷的向著四道光柱的方向延伸而去。

他們皆不知道上空的光圈什麼時候會被激活,所以此刻他們只想著靠近光柱,只有這樣自己才能更有機會離開。

當所有人都抱著這樣的心思的時候,戰鬥的方向自然也可以向著光柱的方向移去,當然因為性別的區別,此刻男女戰場又一閃分開。

只不過如今離開的機會隨時都可能出現,所有人則更加的拚命起來,彷彿誰都不願意錯過這個機會。

當然像方元基這等有著絕對離開把握的人自然是不可能沖在最前方的,此刻混在人群之中的他左閃右避之間,卻幾乎不與任何人正面交鋒。

而另一邊的李逸晨,此刻卻只得隨著所有人把烈火圍在中心緩緩的向著一道光柱推行而去。

李逸晨可以肯定自己沒有中毒!但那又如何呢?甚至他還專門交了一塊晶玉,上邊把信息要交給一個他也不知道名字的人!

因為他知道在這樣的環境中,自己若是表示沒有中毒,也許烈火會第一個清除自己!

被圍繞在三百來人之中,這其中除了同階對手之外,居然還有二三十個合體境強者,李逸晨絲毫不會懷疑,只需要烈火一聲令下,哪怕自己底牌盡出也必死無疑。

不想死就得隨大流,只要烈火離開了此地,這群人自然也就成為一盤散沙,到時自己脫身自然也不是什麼難事。

那邊不斷的鮮血與死亡的同時,烈火這邊卻在所有人的維護著向著光柱推行而去。

「烈火你要幹什麼?」如此浩蕩的人流,自然不可能避開所有人的感知,一開始的時候,大家還以為烈火又要救人,可是當他們看到這條人已經成為距離其中一道光柱最近的人群,不由有人大喝起來。

之前的人群雖然分出十餘股,但事實大家分向四道光柱,所以每道光柱的爭搶雖然看似人多,但實則也就那麼兩三股勢力,而李逸晨他們所靠近的這道光柱此刻只有兩股勢力在爭奪。

當然令李逸晨無奈的是方元基也是在那這群人之中,似乎自己好像進入唐古城之後,自己的命運就和方元基已經分不開一般。

「哦……因為我救了這麼多同道,他們出於感激,非要把我送進其中一道光柱中碰碰運氣,你們看嘛,我如今被他們圍在中心,我也是盛情難卻啊!」事此如今,烈火知道自己就算再說什麼,只要還繼續靠近光柱似乎也沒人會相信自己的話了。

而且看著局勢一步一步按著自己的預想發展過來,此刻烈火也不由有些得意起來。

「烈火你混蛋!」

「烈火!你這是在找死!」

聞言,之前還殺得面紅耳赤的雙方立刻罷戰下來,畢竟若是讓烈火捷足先登,那麼他們再打再殺又還有什麼意義呢?

「我找不找死我不知道,但我只知道一件事!」人群之中的烈火不屑地說道,「你們是來阻止我,就算你們兩股力量加在一起,估計也阻止不了我,但若是你們現在趕往那邊的話,也許還有幾分機會!畢竟,能讓男人離開的光柱還有一道,不是嗎?」 烈火那番蠱惑人心之言一出,那些原本叫囂著要將他碎屍萬斷的人再次冷靜下來。&1t;/p>

&1t;/p>

烈火的手段的確可堪稱卑劣之典範,從內心來講,所有人都恨不得將他挫骨揚灰而後快,但現在他們面對的是能否離開這個囚困他們已久的絕情居的問題!&1t;/p>

&1t;/p>

雖然他們都明白,離開對於他們來說是一件機率十分渺茫之事,但是他們更明白,哪怕只是這個無比渺茫的機會,一旦他們錯過了這次,下一次也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1t;/p>

&1t;/p>

而如今的事實是,烈火那邊的人數的確比他們多,同時合體境強者的數量了不少於他們,若真是硬拼,他們還未必有什麼勝算。&1t;/p>

&1t;/p>

而且更重要的是這夥人居然沒一個反對烈火的話,也就是說他們是從內心認可讓烈火進入光柱的,而這一點才是最為何怕的。&1t;/p>

&1t;/p>

自己這邊雖然人數不少,但大家各人其實都有著自己的小算盤,為了同一個目標聯手掃清障礙沒問題,但如果有機會靠近光柱,估計誰也不會客氣。&1t;/p>

&1t;/p>

而烈火那邊,他打可以讓所有人來幫助阻攔,他自己一個人奔向光柱即可!如此一來,雙方完全沒有任何可比性了。&1t;/p>

&1t;/p>

而另一道光柱之前,如今那三方勢力雖然陷入混戰,但若是自己等人介入似乎機會真如烈火所說要更大一些。&1t;/p>

&1t;/p>

雖然大家都知道這是烈火的陽謀,但面對著稍縱即逝的在機會,似乎誰也不願意意氣用事。&1t;/p>

&1t;/p>

「烈火,你最好祈禱你這合體境中期能被選中離開,否則你將來在絕情居的日子,我保證你會度日如年!」心中有了主意,有人丟下一句狠話之後,轉身而去。&1t;/p>

&1t;/p>

有此開端,不少人也跟著向著另一道光柱那邊趕去,畢竟離開這裡才是在重中之重!&1t;/p>

&1t;/p>

「烈火前輩,當初你是為了救人,所以我無話可說,但現在你救人的初衷已經改變,是否應該信守你的承諾把我要的人交出來了!」而就在此時,方元基卻帶連同方長青在內的四個合體境的強者站了出來。&1t;/p>

&1t;/p>

既然有著離開的辦法,方元基自然不需要再去趟這灘渾水,如今把自己的矛頭指向李逸晨,在這個各方已經形成幾股勢力的情況下,方元基相信只要自己不去靠近光柱鐵定不會有人來為難於自己。&1t;/p>

&1t;/p>

畢竟自己這邊雖然人數不多,但四個合體境的存在,其他人哪怕想要吃下,也需要花費一些力氣,而在如今的局勢之下,像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估計不會有人願意。&1t;/p>

&1t;/p>

如此一來,自己既跳出亂局,又能親手對付李逸晨報仇,這般兩全其美之事,方元基怎麼可能錯過呢?&1t;/p>

&1t;/p>

「你們不想試試運氣?」再次看到方元基,烈火也是一愣,對於這個之前曾經表現出有著極大把握離開的傢伙,他自然也有著極深的印象。&1t;/p>

&1t;/p>

「離開誰不想啊,不過如今烈火前輩已經穩佔一處,我們這點實力再去摻合另外一處那不是自尋死路,與其這樣,我還不如把自己的仇報了來得實在!」方元基卻是理由十足的回道。&1t;/p>

&1t;/p>

「既然如此,那我若是再拒絕你,到也有些不近人情了!」雖然感覺方元基似乎有著什麼離開的手段,但烈火自忖無論方元基有什麼手段也不可能威脅到自己這邊,而如今同樣急於離開的他,自然也不願意節外生枝。&1t;/p>

&1t;/p>

同時因為當初對方元基的重視,烈火自然也對李逸晨印象有些深刻,此刻目光落在李逸晨的身上說道,「小兄弟,我救人的任務已經完成,如今自然也不好再插手你們之間的恩怨,對此你不會怪我吧!」&1t;/p>

&1t;/p>

「烈火前輩言重了,你當初救我一命,那是你的情誼!如今你要繼續幫助我,那是情份,袖手旁觀也是本份,我自己的事情自己了卻好了!」李逸晨當即一臉正色地說道。&1t;/p>

&1t;/p>

混在人群之中,作為一個根本沒有服下毒丹的人,李逸晨還是頗有壓力,畢竟一旦被烈火看破的話,自己的小命估計也得交待在這裡。&1t;/p>

&1t;/p>

而如今面對方元基他們,李逸晨覺得自己戰肯定是沒什麼希望,但若是能對當年的形勢加以利用的話,到也不是沒有與之周旋的可能。&1t;/p>

&1t;/p>

「你能如此想那就最好了,祝你好運!」如今光柱隨時都可能被點亮,雖然聽完李逸晨這番話之後,烈火感覺自己似乎有些看不透方元基和這個李逸晨,但此刻到也沒有心思再去細究。&1t;/p>

&1t;/p>

李逸晨微微抱拳,不過就在李逸晨準備站出來的時候,這邊的人潮在烈火一聲令下之後便已經直接向著光柱的方向趕了過去,如此一來,原地不動的李逸晨片刻之後也就成為了孤身一人。&1t;/p>

&1t;/p>

而方元基他們那邊,之前還打得火熱的兩批人馬如今卻已經投入到新的戰場,一時之間,眼前一片廣闊的空地中也就只剩下李逸晨和方元基他們幾人,連看熱鬧的人都沒有一個。&1t;/p>

&1t;/p>

「看來有些事情還真是命中注定啊!」看著孤身一人的李逸晨,方元基面含得意地笑了起來。&1t;/p>

&1t;/p>

這麼多年來千嘯門自然還有其他人進入絕情居,除了方長青之外,還有一個合體境中期和兩個合體境後期,有著這樣的資本,要對付一個連方長青都打不過的李逸晨,方元基實在想不出李逸晨還有什麼可以脫身的理由。&1t;/p>

&1t;/p>

這樣的陣容,哪怕李逸晨就算是合體境後期,只怕也難以倖免吧!&1t;/p>

&1t;/p>

「小子,這次我看你還能往哪裡逃!」看著李逸晨,方長青也是眼含凶光,顯然他還惦記著李逸晨的手裡的殺神弓。&1t;/p>

&1t;/p>

「那就試試唄!」面對著對方這等陣容,李逸晨可不敢再讓對方有先出手的機會,否則自己真的連半點逃命的可能都沒有了。&1t;/p>

&1t;/p>

厲喝聲中,李逸晨身影急馳而出,將數顆丹藥放入嘴裡直接咬碎之後,手中殺神弓一連四箭,同時射入站在方元基身邊的四個合體境強者。&1t;/p>

&1t;/p>

隨即李逸晨更是將自身的度催動到極限化著一道青煙遠遁而去。&1t;/p>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