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還沒有過去幾天但是這些事情還是要早籌謀一些的好。

只是現在還有事情要準備,不知道怎麼的秦沫語覺得蠱毒這件事情總是在冥冥之中故意出現在秦沫語的面前,不知道是不是有什麼特殊的東西在等著她了。

現在倒也不需要多想什麼,只要到時候尤靈帶著秦沫語找到尤家中毒的起始之地,必然也可以知道到底是什麼東西。

只不過還是有很多的事情要準備一下。

首先便是這個讓自己能夠安全離開這間天明宗分舵的事情,其他的都還可以再說。

就在契約完了這個青藤蛇蝴蝶護衛之後突然之間召喚寶典就翻開彈出來了一個頁面。

要知道現在秦沫語希望用召喚寶典契約召喚生物,總感覺這個樣子猜想一個召喚師。

雖然到現在還不知道召喚師到底是什麼意思,但是提到這個名字總是覺得有一些親切的說,也許就是天生註定這個系統就會出現在自己身上也說不定。

請選在生命守護戰獸進化方向

一昆蟲進化

蟲子的進化想來變化莫可以使守護戰獸獲得蟲子的力量,第一次進化可以直接進化為蝴蝶公子

上面還有一張翩翩佳人公子哥的照片。

二元素化

直接變成元素蝴蝶精靈。擁有元素能力請一邊選擇元素種類:火,風,水,土。

三輔助類

捨棄了強大的攻擊能力的特殊種類生命守護戰獸,擁有各種輔助能力請一併選擇輔助方向:治療,控制。

。。。。。。

說到選擇倒是真真的戳中了秦沫語的致命弱點,要知道沒有必須要求的時候,秦沫語選東西向來酸的上是迷迷糊糊的。

畢竟為以後著想的話卻總是不知道以後會發生什麼,自身所求又都不在選項之中,倒是選擇困難症的人最痛苦的事情。

如今要用到青藤蛇蝴蝶護衛卻又出現了這樣的幺蛾子,實在讓秦沫語有些難受,只不過選擇有的時候是必須要做的,

現在的秦沫語最不需要的就是輔助的能力,只是這蟲族能力和元素能力卻是讓秦沫語有些難以抉擇。

要回到什麼是蟲族能力是秦沫語並不清楚的,可是元素的力量秦沫語還是見識過得,要知道皮總雖然技能不多但是也沒有少到哪裡。

平日里對付的的都是一些等級不高的小型靈獸都是皮總的冰錐直接斃命,倒是功勞不小。

這冰錐就是冰之元素的聚集。

喵嗚,老公太難纏 按照彩兒之前的形容,這元素之力其實就是另外一種形式的靈力,只要凝聚就是一種攻擊的形式。

按照這個說法,秦沫語也說使用靈力凝聚成為一個靈力彈,可惜收效甚微,實在是不住掛齒,這也讓秦沫語堅定的認識到自己可能會在輔助能力的這條道路上越走越遠,實在是有些可悲。

就差仰天長嘯,然後大罵天道不公。

錦繡棄妻 要知道秦沫語本身就不是什麼喜歡依靠別人的人,所以說想要讓秦沫語完完全全的輔助別人還不如直接讓秦沫語自己拿著靈藥匕衝上去和別人直接拳拳到肉的打法來的痛快呢。

這要是讓秦量知道了還不得起一身的雞皮疙瘩,要知道這種打法秦量也就只有在煉體宗見過。

在一想起來煉體宗那些讓人無福消受的「美人兒」,誰還嫩夠接受的了,就算是特殊愛好的人估計也要望而止步才是。

其實這也是秦沫語實在是太憋屈了的原因,要知道到了現在雖然時間不長但是秦沫語能夠傷敵的卻只有一個鱗粉能夠緩慢的奏效,實在是有些心急了。

雖然說召喚師必然以召喚術最為重要,但是在修仙界想要保護好自身光憑靈獸實在是有些困難。要知道尋常的一些術法便可以隔空殺人,更何況法器法寶都是御空而出,想要保全自身必然要有合適的護身法術,可是像現在這樣子倒是后只能乖乖的當只縮頭烏龜,還不一定能護自己周全實在是有些難受。

直接就喚出了系統問到了這個周身安全的問題。

要知道雖然系統是一個召喚師的系統可是對於召喚師的事情確實從來沒有讓秦沫語有個群清楚明白的認知,實在是糊糊塗塗的根本就沒個去處。

對於如此系統也隔出了答案。

「這所謂的召喚師,不跟休閑節中那些只會御獸的痴人差別大多了,要知道咋呼按時為何會叫做召喚師,而馭獸師卻只能跟御獸掛鉤!」

這樣的問題倒是秦沫語一直沒有去思考的,反倒是理所當然的認為這召喚師而已跟馭獸師也沒什麼差別都是靠著靈獸來加強自己自身的能力,沒有什麼差別興許就是換了一個叫法而已。

「要是知道你會這麼想早就告訴你了,還以為你們修仙界的職業繁多,能夠讓你猜到與馭獸師有差別才沒有說明。」系統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語氣說道。

「學識少又不是我的錯,幹嘛要用這種語氣嗎!」秦沫語有些委屈的嘀咕道。

要知道這短短的一天一夜就不知道有多少人說個秦沫語學識少的這個問題,在這麼打擊下去估計很快秦沫語就會厭學之後很難再有長進。

「行啦,別惺惺作態了,你不是還有我的系統精靈青苔嗎! 嫁給大叔好羞澀 之所以將她升級成為系統精靈就是因為當初知道的修仙界的秘聞十分之多,眼不然為何找一個不知系統為何物的人來當系統精靈。」系統倒也知道秦沫語對於這種責問不可能有太多的反應,很快的答覆到。 「行了,我知道你想的是什麼,倒是后如果可以的話我會注意一下適合你的東西,然後在商城之上給你掛出來,或者個你一個符合這東西價格的任務,讓你完成。」系統知道秦沫語可定意有所圖,就讓是之前沒有說明,放血是必然的,只不過既然想讓系統放血,就必然要有相應的能力。

這不想著想著突然想起來之前為什麼想要幫助彩兒安置青藤蛇蝴蝶宮殿的原因,就是秦沫語之前在系統那裡得到的獎勵,任意商品的售賣選擇,之前發生了那麼多的事情,差一點就忘記了。

正好現在在修鍊《幻影錄》之前能夠想起來。

只不過現在必須先選擇青藤蛇蝴蝶護衛的進化方向,秦沫語之所以一直顧左右而言他的原因就是選擇問題。

所以秦沫語心一橫眼睛一閉直接開始手指亂點面前虛設的面板,她原話是這麼說的:「就讓老天來決定你的命運吧!」

青藤蛇蝴蝶護衛:「就這麼隨便嗎?」

系統:「我和老天關係不怎麼樣,你知道嗎?」

老天:「你是吃飽了閑的吧?怎麼扯上我了?」

就在小公雞這樣神聖的口訣之中,秦沫語最終選擇了蟲族進化的這條道路。

本身被收進召喚寶典之中的青藤蛇蝴蝶護衛再一次的出現在了空中。

無數金色的光華直接就匯聚在空中形成了一個十分低調奢華神秘無比的陣法之中。

青藤蛇蝴蝶護衛蜷縮著翅膀包裹著自己在陣法之中之中隨著陣法彙集的靈氣上下沉浮著。

冰山總裁vs惹火甜心 秦沫語感覺到了自己體內關於共生體的共享情緒,那是一種對於新生的嚮往與祝福的情緒在瀰漫

看來秦沫語這一次的選擇肯定是歪打正著的選著到了一個十分合適的進化方向。

只不過這蟲族力量到底是什麼系統卻是什麼也沒有說,直接就變成了一個潛水黨閉口不言。而且就連肯定知情的彩兒都是含糊其辭,看來這個所謂的蟲族進化的力量一定不容小噓。

要知道其實秦沫語內心還是有一些捨不得元素力量的,但是還好皮總的存在使得秦沫語快為了一些。

要知道皮總進化完成之後就一直不肯出來,但是秦沫語在看完了召喚寶典皮總的血脈完成進化之後的樣子真的是驚呆了,就好像昨天還是個撒手沒的鄰家傻小子,今天一下子就已經變成了高富帥的男神一樣。

也許這就是皮總不想出來的原因吧。

皮總:「你想多了。」

隨著周圍金黃色的靈氣越來越多,這在虛空之中的陣法旋轉的也是越來越快。

甚至到最後都看不見陣法旋轉的速度了,要知道隨著陣法的旋轉一直都是由新的符文誕生,但是到最後就連新凝聚的符文都已經看不清了,完全就是一個符文凝聚的氣流一般直接轟的一下撞在了青藤蛇蝴蝶護衛的翅膀之上。

說時遲,那是快,所有的符文以及金色的靈力就好像從未存在過的樣子消失的無影無蹤,一點痕迹都沒有。

只剩下青藤蛇蝴蝶護衛在半空之中,秦沫語本身有些鬱悶的看著在半空之中的青藤蛇蝴蝶護衛,要知道之前考慮的時候秦沫語突然發現系統以及彩兒有些事情閉口不言,十分的氣結,但是秦沫語相信,就算是系統在籌謀什麼也不會傷害到秦沫語的。

要知道秦沫語本身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比不上系統的能力,這是秦沫語對於自己身份的定位,同時也是秦沫語對於系統的認知。

既然比不上系統又有系統在自己身上,秦沫語還是選擇相信,而且秦沫語不相信自己有一天就算失去了系統會變成一事無成的樣子,所以對於這些事情的態度也就好了很多。

可是就算如此秦沫語的心中不由得還是憋了一口小小的悶氣。

但是在青藤蛇蝴蝶護衛,哦不,蝴蝶公子張開了自己的蝴蝶羽翼之後這些悶氣也都全部的煙消雲散消失的無影無蹤。

蝴蝶公子的翅膀本身繼承了青藤蛇蝴蝶護衛的墨綠色,但是在蝴蝶羽翼的翅脈之中又多了很多金光閃閃的靈氣,就是之前進化的時候那些靈氣的顏色。

一身淡藍色的儒衫將蝴蝶公子的氣質襯托的十分的出塵,緊閉雙眼長發飄飄有多了幾分不食人間煙火的仙氣。

「我的主人,我。。。。。。」言至此蝴蝶公子睜開了雙眼半磕著戴上了一絲魅惑的抬起了秦沫語小小的下巴繼續說道:「長得可還讓你滿意?」

這一下子倒是讓九歲的秦沫語有些不知所措,結結巴巴的說到:「滿。。。。。滿意。」倒是秦沫語臉上的紅暈十分的紅亮,原來是害羞了。

只不過就是害羞也沒有地方躲藏。

要知道這本身像是謙謙公子的蝴蝶一張嘴卻是十分的低沉,讓人心生遐想,還好秦沫語只有九歲就算知道些許事情,但是心中對於感情的認知還是十分的純粹。

更何況顏值可沒有年齡大小這麼一說。

蝴蝶公子正是二十多歲的模樣。

不過就算秦沫語日後怎樣,只要這蝴蝶公子沒有進化就會一直保持著這個樣子,在一想到自己竟然會有一個這麼帥的護衛跟隨,不由得秦沫語的興奮就上了頭。

想來也是,召喚獸跟隨著就好像身邊人一樣,自然是越帥越好,秦沫語強忍著羞澀的神情直視著蝴蝶公子說到:「墨,是你的名字,記住了么!」

雖然色厲內茬但是蝴蝶公子墨還是輕笑著回答道:「好的,我的主人。」

墨笑起來十分的讓人舒服,雖然眼睛長得魅惑,但是其中的神情卻是十分的陽光,乾淨。

就這麼秦沫語突然就沉醉在莫得笑容之中看痴了。

這個時候彩兒也飛到墨的耳邊說道:「墨,你這模樣倒是十分的俊俏。」

也許是因為之前是彩兒的青藤蛇蝴蝶護衛,對於彩兒天生就有一種親密感,伸手示意彩兒飛到手上,讓后就十分親切的看著秦沫語繼續的笑著。 墨的主人就是秦沫語所以就算和彩兒親密一些,但是眼睛卻是一直都沒有離開過秦沫語。

就是這樣秦沫語心裏面還是有一次不是那麼的舒服。

「我進化之後已經完全脫離了之前的禁錮,現在對於女王殿下也僅僅只是尊重。」不知道是不是怕秦沫語誤會,墨出口解釋道。

「你,你跟我說這個幹什麼。」秦沫語臉上的紅暈就沒有消退完全過。

「既然你已經徹底變成了人身,到也不需要點化你什麼了,過來跟我修鍊這個術法。」秦沫語手裡提愣著那一本《幻影錄》沖著墨說到。

要是知道點化就是這個樣子還不如直接就和青苔或者彩兒修鍊這個術法呢。秦沫內心想到,但是一抬頭看見墨心裡就美滋滋的。

其實並不是秦沫語花痴墨的長相,要知道秦沫語自從來到了修仙界就真的沒有看見過什麼一般長相的人。

要說宮天行平日里有一些沉悶,但是畢竟是孩子還是有屬於天真的時間,長相上也是濃眉大眼,十分讓人有安全感,當然這只是對於之後長相的猜測。

但是對於秦沫語來說,不知道怎麼看見寧飛飛摔倒撲進宮天行的身上的時候。總是感覺怪怪的,但是又說不出來哪裡怪,就好像不合適的兩個物件擺在了一起。

再說說二爺爺秦量和姜行姜大宗主兩個人雖然是六十歲以及三十歲,但是看起來也都是二十齣頭的樣子,在模樣上的年齡和墨一樣,長相也是相當的出眾,按理說秦沫語對於帥哥在免疫力的方面應該是最有發言權的,但是就是抵擋不住墨的笑容,就好像是有一種,一種難以拒絕的魅力一般。

正在秦沫語提不起精神痴痴地看著莫得時候,一聲響指從秦沫語的腦海之中想起。

青苔很不合時宜的出現在了秦沫語的面前,秦沫語皺著眉想要轟走青苔,但是青苔直接就把召喚寶典砸在了秦沫語的臉上,就是啪的一聲糊你熊臉的那種感覺。

這一下倒是秦沫語一頭霧水,怎麼著青苔這是遇到心動的男嘉賓想要亮燈了,那還是不能再這麼看了,可是我控制不住我積極啊!

可是秦沫語看見青苔的表情凝重,但是一點也沒有對於墨的愛慕之意,反觀正坐在墨肩膀上的彩兒卻是一臉笑眯眯的看著秦沫語以及墨,還時不時的和墨在討論《幻影錄》上面的術語。

秦沫語遊戲不明白的看了看召喚寶典。

蝴蝶公子(魅惑)

等級:鍊氣八層

被動技能:山伯之英

只要是蝴蝶公子喜歡的對象都會被蝴蝶公子身上的翅脈之中的金色靈氣所吸引達到魅惑的效果,同一時間只對一個人有奇效。

技能一:蟲甲

儒衫形態增加蝴蝶公子的魅力以及靈力防禦。

鎧甲形態可以直接防禦不超過一個大階的任何攻擊。

技能二:蝶矢

彙集翅脈之上的靈力變成大量的靈力箭矢攻擊敵人,翅脈之上有大量有青藤蛇毒的鱗粉,只有蝴蝶公子能夠解毒。

技能三:蝶舞

召喚周圍的蝴蝶飛蟲翩翩起舞,飛蟲會根據蝴蝶公子所領悟成功的陣法排列飛舞,形成陣法的威能,此陣法威能與蝴蝶公子領悟陣法的深淺以及蝴蝶以及飛蟲身體強度以及對靈力的承受能力所限制。

技能四:蝴蝶扇

蝴蝶公子以身化為武器,蝴蝶扇等級會根據蝴蝶公子自身修為來提升。

這一下秦沫語就已經徹徹底底的從剛才的花痴境界中走了出來。這才知道剛剛自己的狀態全部都是蝴蝶公子的被動技能所造成的。

但是仔細咀嚼著詞句,秦沫語臉上的紅暈雖然淺了下來但是久久未曾褪去。

最吸引秦沫語反覆品鑒的就是那句喜歡的人。

由此可見顏值這種大殺器對於敵人來說無論男女老少都是一個難題。

《幻影錄》本身除了點化靈物之外就是修鍊了,要知道本身點化靈物就是為了身心想通,《幻影錄》藉由點化的靈物代替自身的氣息以及形象掩人耳目,修鍊到高深的地方甚至能夠將靈物徹徹底底的修鍊成第二分身,可以說是十分的強大。

但是秦沫語可定不會這樣選擇,要知道這《幻影錄》第一層非常的容易修鍊,而且施展開來很難被別人發現,但是越往後修鍊就越困難甚至可以說是根本就修鍊到最後,這是秦沫語不允許的事情。

要知道《幻影錄》的確有人修鍊,但是由於點化之物也一直在成長,所以很多的時候點化之物都會修鍊成為人形的存在,根本就不忍心抹去他的靈智變成第二分身。

而且《幻影錄》之所以這麼便宜的原因就是因為前期雖然用處比較大,但是後期完完全全就是雞肋,難修行不說,而且也沒什麼卵用。

修為高了,自然就會變得強大,還嗯么可能用的上替身幻影這種術法,就算用也是落魄逃亡的時候修鍊個一兩層就夠使的了。

修鍊《幻影錄》這個功法首先就是精神烙印這一步,這也是秦沫語直接把書扔給了墨的原因之一,要是墨不願意的話作為召喚獸僅僅只是為秦沫語戰鬥的時候出一份力就可以了,當然了還有修鍊的時候。

再怎麼說墨也是一隻蝴蝶,既然屬性沒有變,那麼修鍊的時候自然就能夠起到輔助修鍊的能力,而且《靈光蝶羽經》裡面本身也有與蝴蝶精靈修鍊的方法,只不過一直沒有來的及使用。

彩兒:「你是不是就是貪圖美色而已,我之前怎麼沒有聽見你說過可以跟我修鍊呢!」(翻白眼)

秦沫語撓著腦袋:「沒有說過嗎?可能是太忙了就忘了吧,哈哈哈」

「墨,你願意修鍊這個術法么?」秦沫語有些忐忑。

很顯然沒有想到這一次點化沒有怎麼進行,但是直接就獲得了一個合適的精靈,只是這精神烙印本身就是一個十分霸道的事情。

直接將精神烙印在對方的神識之中,時時刻刻可以感受的到對方的思想,以及心情。 「我的主人,我聽你的。」墨深情款款的看這秦沫語說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