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目一挑,頭上亦是多出了一根奇異的角,一切都是那麼的奇怪,但……

卻相當的熟悉。

「雷錃鎧甲?」林風心之所動。

這般情形,和當日自己喚起雷錃鎧甲有著異曲同工之妙,但…細微處卻有許多變化。

「並不同。」

「如今,強很多。」

林風暗暗點頭,身體依舊是自己的身體,但感覺卻已孑然不同。

如今的身體,就好似魔獸變幻原形真身那般,掌握著最初的力量,掌握最強能力。儘管自己不願如此想,但似乎現在這般的身體才是自己最強的能力,血液的流動有著師傅上古神獸『雷猙』的傳承,遠比人類身體強的多!

「金之本源。」林風眼眸微爍。

體外這層鱗甲儼然便是金之本源的實化。

神獸已是最貼緊本源能量的存在,而上古神獸,天賦能力更深神獸一層。

他們,就是本源能量的代名詞!

如今的自己,與金之本源的感應從未有過的強烈清晰。伸出雙手,就算不用刻意去想,自己都能深刻感受到金之本源的存在,領悟金之本源的奧秘,只因為自己身上流著師傅上古神獸雷猙的血。

「就算是妖族最強統領『大聖』,論金之本源的感悟,恐怕也及不上我吧。」林風眼眸輕亮,心之暗忖。

自己曾親眼目睹巫皇帝江與妖族統領大聖那一戰,同為大熊星座,故而自己對妖族統領大聖的招數曾細心記憶研究,之前悟不通然眼下卻能清晰讀懂,就好似有了武者記憶,再重回開始習武之初。

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若以現在這個狀態修鍊奧秘,其它不說,單是金之本源便已是天翻地覆的變化。」

「實力,必能在短時間內巨大提升。」

「然……」

「這並非最強大的變化。」

「真正最強的變化,我想應該是……」林風伸出雙手,握緊雙拳,感受著力量澎湃,眼眸完全亮起。胸口劇烈起伏。「蓬!」猛的揮出一拳,空間劇烈震蕩,金之本源的帶動。身體強度的恐怖無與倫比。

遠勝之前的身體。

這,才是真正最強大變化!

天賦的增加。

「若說之前是雷錃鎧甲,那麼現在……」

「便是雷猙真身。」

「如同奧秘『血鳳』那樣,屬於全面性的增強能力,但並非奧秘,而是本身能力,稱之為——」

「天賦。」

林風嘴角淡淡揚起。

進入瓊樓玉宇短短時間。自己不僅實力等階大幅度提升,如今更平添一層天賦能力!

分身。實力大躍升!



天賦的開啟!

「這裡,能將武者身體內潛在的力量開啟么?」林風心之所動,頗感好奇。

就好似一把鑰匙,打開身體內一直隱藏的力量。瓊樓玉宇看似龐大神秘,擁有著無限奧妙存在,然實則功用卻比自己想像的要簡單許多,但簡單歸簡單,其作用確實是實等實的。

放眼整個踏星府,正如舜所言,瓊樓玉宇最為珍貴。

「其一,提升實力等階。」

「其二,開啟天賦能力。」

「而且兩者都是被動賦予。將實力的提升化繁為簡,更是昭顯瓊樓玉宇之強。」

……

林風心之暗吟。

修鍊,實力的提升。在這裡變的如此簡易。

短短不過幾天時間,自己就在修鍊的大道上跨出了巨大的一步,距離斗靈世界的金字塔頂端,已然越來越接近。如今的自己,倘若喚起雷猙真身,或許………

已經能與妖皇級別的存在一戰究竟!

「呼~~」輕吐出一口氣。林風徐徐點頭,眼眸精亮。

話雖如此。然在瓊樓玉宇中開啟的天賦,喚醒雷猙真身是被動的,並非主動,自己仍需大量時間去掌握這天賦能力。

並非一蹴而就。

「分身能夠在瓊樓玉宇中提升實力,不知本體是否也能?」林風眼眸微爍,心之好奇。

「本體,是否也有『天賦』能夠開啟?」

「若是本體也能,實力會增強到何等地步?」

「再深一層,倘若本體也能像分身一樣,那其他聖王級的人類強者是否也能?」

……

林風思索連連。

分身在極短時間內的實力跨越,讓的自己對瓊樓玉宇有了新的體悟。

瓊樓玉宇並沒有太多限制,前面兩層限制不僅分身能通過,自己的本體同樣能過,甚至許多人類強者亦能通過,譬如千戀皇,譬如萬莫愁,倘若他們也能進入其中,實力是否也會像自己的分身一樣有一個巨大變化?

一切,都是未知。

「試試便知。」林風輕忖。

「倘若本體能,那麼其它人類強者同樣也能。」

「屆時,通過瓊樓玉宇,人類聖王級強者的實力將有一個相當恐怖的躍升。」

雙眸綻光,林風心之暗動。

倘若自己預估是真,那麼…真的是不得了。

然這一切此刻都只是假設,眼下還是以自己修鍊為主。





漫長的修鍊,開始了。

本體,在眾妖『守護』下,在南卜火海正中心大肆吸收火焰而修鍊,擁有足夠多足夠強的中立火焰,吞噬之火的重次以驚人的速度不斷提升。每增加一個重次,所能吸取的中立火焰便更深一層。

而在南卜火海,根本不需要擔心火焰的缺少。

只會越來越多,修鍊越來越快速!

分身,仔細鑽研天賦能力,開啟身體新的密碼。

天賦『雷猙真身』,一旦真正習成,戰鬥力便是百尺竿頭更進一步。不止是戰鬥實力上,平日修鍊中對金之本源的領悟,對金之道奧秘的鑽研更是輕而易舉。

當然,能力越強,修鍊便越難。

吞噬之火重次如是,天賦『雷猙真身』亦如是,就算在瓊樓玉宇中有過一次經歷,但要開啟第二次,卻也讓林風費盡心思,足足修鍊了半個月才是掌握一點訣竅。

足足一個月,才漸漸入門,慢慢變的能控制。

而三個月之期,已是越來越近。

… 「流年不利啊!」墨玉一邊跑,一邊暗暗咒罵。不僅是流年不利,而且是六年不利。

墨玉作為桃花源主墨白的親弟弟,在桃花源中絕對是個一人之上、萬人之下的主兒,本來日子很舒服,只是因為哥哥一個荒謬、荒誕、荒唐的想法,讓他與舒服的日子絕緣。

宣萱是桃花源中最美麗的女孩,從小就是所有人心中的聖女。墨玉的哥哥居然想把她嫁給自己的傻兒子,消息一出,所有人的忿忿不平。

宣萱本人做得更絕,在六年前的一個晚上,她偷了桃花源兩大聖物之一的息壤,逃了出去。

經此一事,墨家在桃花源的威望大降,若不是墨白憑著鍊氣境巔峰的實力挫敗了四大長老,桃花源主的位子就要易主了。

位子雖然保住了,但是墨白的權力卻小了很多。有些事,他原先只要動動嘴,就立馬有人搶著去干。現在不行了,他就算吹鬍子瞪眼,也沒有人聽,最後只能是墨玉去干。

墨白反思這一切,都是宣萱造成的,唯有把宣萱抓回來,明正典刑,才能收回大家的心。當然,追回息壤也同樣重要。

於是,墨白派出墨玉和地支十二弟子,讓他們走出桃花源,去捉拿宣萱。

四年前的一個晚上,墨玉帶著陶亥他們,以洪燭之光,打開桃花源通往外界的混亂通道,進入現代地球空間。

進入通道的一剎那,墨玉感覺自己就象一個高速旋轉的球上的水滴,立即被甩了出去。至於被甩到哪裡,就要看皮球的心情了。

很快,墨玉就到了一個白茫茫的世界,這裡除了厚厚的積雪和參天的古木,就沒有別的了。一股寒意直逼肌膚,若不是他已經進入先天境界,就憑他那一身單衣,非凍死在雪地里不可。

走了一天,墨玉終於看到一個金髮碧眼鷹勾鼻的怪人。不過他不知道對方有沒有惡意,所以他先不忙現身,隱在樹后,看看對方想幹什麼。

那人背著一隻奇怪的鐵傢伙,並從一個樹洞里引出一隻足足有兩個人那麼高的熊,用他背上的鐵傢伙對著熊一陣掃射,將熊的腦袋打得稀巴爛。

這個鐵傢伙給墨玉帶來了心理陰影,後來,他一見有人拿出這個心裡就發顫。很久以後,他才知道那個鐵傢伙叫衝鋒槍。

那個怪人拿出一個豆腐乾似的東西,對著豆腐乾叫了幾聲,很快就來了一群人,他們把這個重達幾千斤的熊給拉走了。後來他才知道,那個豆腐乾叫手機。

墨玉算是開眼界了,他沒想到桃花源的外部世界這樣神奇。他跟在這些人的後面,走到一個村落。眼看著大家把那麼大的一個熊給分完,他餓得肚皮咕咕叫。直到深夜,他才有機會到一戶人家裡偷了塊肉乾,和著雪吃了。

因為不知自己身在何處,墨玉只好不停地走動,從一個小鎮前往另一個小鎮,從一個城市前往另一個城市。衣服、食物都是偷的。當地食物匱乏,他從來沒吃飽過。衣服也沒有幾件,幸好他不怕冷。

墨玉偷東西的時候,也曾經被人家養的狗發現過幾回。主人立即拿出槍來射擊。若非身輕如燕再加有洪燭護身,墨玉可能早就成了一具屍體。

一個偶然的機會,墨玉聽到有人在講華夏語,雖然和桃花源的語言不同,但是勉強能聽懂。墨玉激動得眼淚都下來了,於是他就和那人攀談。

那人自稱孔淳,是來自華夏國的留學生。孔淳告訴墨玉,他們現在所在的國度叫俄羅斯,所在的地區叫西伯利亞。

墨玉向孔淳打聽宣萱,可是孔淳只知道港島有一個演員叫宣萱,再一細問年齡、相貌,和墨玉要找的宣萱根本對不上。

即使如此,墨玉還是想到港島去看看。孔淳告訴他,西伯利亞離港島有十萬八千里,他沒有身份證,沒有護照,哪兒也去不了,說不定下一秒,就會有警察來抓他。

墨玉請孔淳幫他辦身份證和護照,但是又拿不出鈔票。隨身帶的東西除了洪燭,只有一個玉佩。於是他讓孔淳把他的玉佩給典當了,而且要求必須是活當,將來還要贖回的。

孔淳一眼就看出那個玉佩是好東西。他告訴墨玉,手頭有一個工作機會,想讓墨玉到他朋友的公司里做事,免得被警察抓去。

墨玉十分感動,於是就跟著孔淳去了他說的那個公司。進去的時候,說得好好的,包吃包住包辦身份證和護照。可是一真正干起活來,就不是那回事了。

原來這裡是一個黑煤礦,他們從外面騙一些沒有身份證和護照的人來幹活,吃豬食、睡狗窩,活更不用說,又臟又累又危險,死了人直接往礦井裡一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