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這十級靈根抓到這麼簡單的嗎?這不應該啊?

王宇也是一臉茫然。

不管了,先吸收掉再說。

王宇於是伸手開始對着手中抓過來的十級靈根吸收起來。

但是按理來說每次吸收靈根的時候都是依靠着靈力引導然後讓一個靈根代替另一個靈根的那種,這次這個十級靈根卻是在王宇的體內的周圍逛了一圈然後居然又從王宇的體內飄了出來。

“這是嫌棄我?”王宇瞪大眼珠子看着飄出體外的十級靈根。

剛剛無論王宇怎麼催化十級靈根,這十級靈根像是對起免疫一樣,在王宇體內圍繞着靈根逛了一圈後便從王宇體內再次飄了出來。

“你給我回來!”王宇用黑霧將十級靈根吸了回來。

“今天你從我也好,不從我也好,都必須得被我吸收了。”王宇將這一大段人話說了出來,也不管這十級靈根聽不聽得懂。

難不成要逼迫它自己去替代才行,既然靈力它免疫,那麼其他的呢?

“五行神雷決,火行神雷訣!”王宇手指上面竄起一個小火苗在十級靈根的身上戳了戳。

沒想到這十級靈根根本沒有任何反應。

“可惡,再來!”王宇再次施展五行神雷決。

但是王宇將其五行一一實驗過後,發現這十級靈根根本對五行神雷訣不感冒。

“對了,還有一個吞噬之力!”王宇一拍腦袋差點兒把這個給忘了。

“萬物轉化,吞噬!”這次王宇的手上起來一個豆粒大小的黑霧。

但是這次一靠近這個軟硬不吃的十級靈根,這十級靈根居然蜷縮了起來。

王宇看到之後眼前一亮,“有效果!”

於是王宇直接將十級靈根再次吸收進自己的體內,看到十級靈根還是若無其事地在王宇的體內逛圈,王宇心神一動,一條細長的黑色小龍便出來跟在了十級靈根的後面。

十級靈根見到黑色小龍瞬間從一個考察城市建設的大領導變成了一個慫的可以的孫子,但是十級靈根已經很有骨氣的那種,但是卻沒有想到黑色小龍直接張開嘴咬掉十級靈根的一條腿。

然後王宇又將黑色小龍變成了一個籠子形狀,將九級靈根以及十級靈根包圍到了一起,十級靈根想要衝出去卻被撞的滿頭是包的那種。

最後在黑霧的虎視眈眈之下,十級靈根開始與九級靈根開始替換,而這下子王宇也不用動手催化黑霧了,這黑霧彷彿有靈性一般,見十級靈根替換的慢了就開始督促,然後十級靈根就趕緊融合。

最後十級靈根完全將九級靈根給替換掉了,而王宇的身上全身脈絡以不可思議的速度進行全方位的覆蓋。

而在結界內遠處的一塊廢墟之地上面,一個已經空了的盔甲卻從骷髏頭中射出兩道紅光。

“發現十級靈根入侵者,抹殺,消滅!”這到紅光開始掙脫這裏的束縛。 急婚如律令 終於那道紅光經過層層壓制之後變得暗淡下來,但是還是掙脫起束縛向正在修煉狀態我王宇過來然後飛入王宇的腦門當中。

“發現十級靈根入侵者,抹殺,清除!”那道紅光帶着一絲僅存的殘念和力量入侵到王宇的體內世界。

“這是什麼玩意兒,殘念嗎?”王宇看到這個紅紅的小點有些疑惑。

但是這個紅紅的小點卻一點也不友好,它一進來就開始瘋狂地破壞王宇的修爲,還帶着一股強烈的殺意。

“發現十級靈根者,抹殺,清除!”紅色的小點說道。

“就能也想抹殺老子我?”王宇笑了,伸手將黑霧釋放出來,“吞噬,煉化!”

黑霧還是那麼簡單粗暴地對着紅色的小點一口吞,順帶還打了一個飽嗝。

但是紅色的小點似乎並不安穩而是想要掙脫起來黑霧的禁錮。

“這麼頑強,給我煉化!”王宇將幾十道法印打在上面。

紅色的小點還在不停撞擊着,但是隨着王宇幾十道法訣打入黑霧體內,紅色小點慢慢的撞擊沒有那麼猛烈了,最後被完全吞噬煉化,這一次這個紅色的小點似乎帶着某位極其強大的強者的殘念和一絲實力融入到王宇的體內。

這次王宇感覺到他的體內似乎多了一股具有毀滅性的狂暴力量,雖然只要一絲絲,但是王宇能夠明顯感覺得到自己的實力提升的絕對不是隻提升了一個檔次。

之後王宇對着體內那個石頭雕像再次進行嚴刑拷打,還是相似的場景,王宇,石頭雕像,黑霧。

“說吧,你把寶物藏在哪裏了,在我這個方位震一下,其他方位震兩下。”王宇說道。

因爲有黑霧在旁邊,石頭雕像頓了幾秒震動了兩下。

“原來如此,在我這裏。”王宇說道。

“嗡嗡嗡!”石頭雕像急得一直震動。

“像你這種老妖怪,我問你你肯定不會實話告訴我,既然在我這個方位,我就看看到底在哪裏吧。”王宇說罷便抽離了體內世界。

但是環顧了一下四周,王宇卻並沒有發現什麼遺蹟,於是王宇又將石頭雕像拿了出來。

“遺蹟在哪裏,你告訴我,到了你就震動一下,不聽話就燒你。”王宇威脅道。

“嗡。”石頭雕像震動一下表示迴應。

這不迴應也被不行啊,眼看着黑霧在自己的旁邊,石頭雕像內心就是慌的一批。

王宇帶着石頭雕像在自己的周圍轉了一圈,轉到一個地方的時候,石頭雕像震動了一下。

王宇便從上面下來,這裏是一片草坪,按理來說是一個修建宮殿的好方位,但是這裏光禿禿的,應該是在地下,按照常理來說還應該有什麼機關纔對。

找了一圈,這麼大一塊草坪上面,王宇發現了這裏除了一塊石頭,完全就沒有別的遮擋物了。

王宇將石頭移動開來的時候發現的一個圓形凹槽,跟石頭雕像正好符合,於是王宇將其與凹槽結合起來。

“咔嚓”一聲,“轟隆轟隆”王宇聽到地下似乎有齒輪轉動的聲音,很快地面開始一陣震動,王宇連忙跳起來躲到旁邊。

“轟隆隆~”地面開始龜裂起來,一個尖尖的東西出來,之後慢慢的是一個巨大的建築物慢慢從地下浮現出來,這一聲震動將其他學員還是世家弟子通通都吸引了過來。

屹立在王宇面前的豁然是一個十分宏偉輝煌的建築物,要不是時間太久有了一些裂痕這絕對放在一個國家也只有皇帝才能享受的特權宮殿。

“吱呀”沉重的金屬門被緩緩打開,王宇作爲第一個最先進入宮殿,進入之後,這是一個歐式風格般的大廳,但是周圍卻有很多的門,而大廳之上也擺放着各種各樣的寶物和金銀珠寶。

但是王宇對這些東西並不感興趣,而是讓系統鑑定起來。

“系統,系統,哪裏的能量波動最爲強烈?”王宇問道。

“叮,系統正在採用雷達黑科技進行掃描中,需要等待時間10,9,8……3,2,1,從中間往右數第三道門裏面能量波動最爲強烈。”系統回答道。

“好嘞。”王宇也不客氣,直接去了從中間往右數第三道門。

“喂喂,剛剛感覺到震動了嗎?好像聽說有人發現遺蹟出現了。”一個人說道。

“那我們快去啊,去晚了遺蹟可就要被搶光了。”另一個人略顯焦急地說道。

“大哥,遺蹟好像出現了。”金髮碧眼的英俊男子說道。

“嗯。”黑髮男子應了一聲,睜開了那雙深邃的眼睛。

“大哥二哥,你們可以御劍飛行嗎?人家不想走路了。”小靈撇撇嘴說道。

“好好好。”金髮碧眼的帥哥是相當地疼愛自己的妹妹。

當然一時間所有的仙門宗派弟子和世家弟子已經學院學員都注意到遺蹟東南角的方向。

“我們走!”一個紅衣女子說道。

“嗯!”身後跟着相同道服的女子們。

“唳!”一聲鳥鳴刺破長空。

“快看,青鸞派的白衣公子也就進來了。”一個人說道。

“不是吧,白衣公子的實力可是元嬰巔峯,不是說只有紫府級別以下的纔有嗎?”另一個人疑惑出聲道。

“不知道但是如果這般妖孽人物都進來了,那我們還有什麼好搶的,我覺得能保住小命就已經很不錯了。”第三個人發表睜開的觀點。

“不管怎麼樣,我們也必須搶奪到寶物,衝啊!”一個人不服氣地喊道。

“對呀,這些遺蹟寶藏又不是他們家開的礦,每個人都有權利去尋找,我們也可以有機會去搶!”有人聽到之後隨聲附和道。

之後附和的人越來越多,他們都打算去都時候,一個全身上下都被黑布裹得嚴嚴實實的人從結界的半空當中進來,而這個人全身上下都散發出一股令人極其不舒服且危險的氣息。

“陰靈派?”青鸞鳥頭上的白衣男子看到來的人之後眉頭緊鎖。

“桀桀桀,就你們這羣垃圾也配跟老子我搶東西,都收割好了。”全身黑布的男子陰森森地笑道。 第二百一十章 搶奪

然後全身裹得嚴嚴實實的男子體內黑氣外放在背後形成一個巨大的陰影,那個陰影像一個披着黑布的骷髏人手中拿着一把巨大的鐮刀。

“去死吧!”黑布男子大手一揮。

身後那個黑色的骷髏人便舉起鐮刀向剛剛那羣決定去遺蹟裏面的人揮過來,沒有給任何人反應時間,剛剛還打算去遺蹟的那些紫府以下級別的人便被收割了頭顱,收割那些人的時候如同割麥子一樣,鮮血狂噴。

而骷髏頭的鐮刀上面也發出了鬼哭狼嚎的淒厲的叫聲,被黑布男子收回巨大的黑影重新到體內以後,男子的掌心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圓球,裏面怨氣很重,似乎還有縮小版的人臉想要衝破出來。

“唉,這些人也太弱了,殺了這麼多人才凝聚開這麼一點。”黑布男子有些不滿意地搖搖頭。

“咦,這邊的人倒是不錯。”黑布男子將目光轉向了比自己來得早的青鸞派。

“你休想!”青鸞派的白衣公子拔出了腰間的劍。

而其他仙門宗派和學院的人也都謹慎地看着黑布男子,畢竟他剛剛一下子收割了那麼多人的人頭,保不齊會對他們下手,更重要的是很有可能自己也會被抽去靈魂那種情況是每個人都不想看到的。

“哎呀,還是算了吧,我先去遺蹟看看情況。”黑布男子說罷便向東南角方向射去。

其他人看到黑布男子離開也是暗暗鬆了一口氣。

王宇進去之後發現這裏面挺寬敞的,但是就是烏漆嘛黑的那種什麼都看不見,但是王宇經歷過無數次的戰鬥對於殺氣是很敏感的,側身偏過,王宇躲過了一次攻擊。

緊接着這個漆黑的隧道像是被人給觸發了陷阱一般,接二連三的攻擊和暗器都被王宇完美躲過,很快終於結束了這麼漫長黑暗的隧道,一道光亮映射進入王宇的眼簾。

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個高大的雕像,但是王宇卻從這雕像的眼神裏面捕捉到一絲殺氣。

這是怎麼回事?錯覺嗎?

王宇原本打算從這個雕像旁邊繞過去,但是這個雕像卻移動了方向,這個王宇也注意到了,但是本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則,只要這個雕像不礙事啥也行。

然而很遺憾的一點,王宇正打算從雕像背後的門離開就被雕像一劍劈下給攔路了。

這一下似乎又再次觸動了這個房間裏面的機關,很快在地面上面出現幾個空格然後裏面出現了小的雕像,他們同樣拿着劍。

既然不讓他走,那他也就不客氣了,當即立斷,王宇一陣掌風出去將幾個雕像給摧毀了,然而在摧毀後的地方那些被摧毀的雕像卻又重新恢復的完好如初。

這確定不是逗他的吧?這還怎麼打?

最簡單粗暴的方法就是直接將大雕像的劍弄個窟窿然後自己鑽進去,但是這劍也不知道什麼材質做的,王宇將其破壞就會不停一秒恢復如初。

這尼瑪如何讓人通關呢?這確定不是惡搞?

“系統,我要瞬移。”王宇直接讓系統這個BUG來處理好了。

可是令人沒有想到的是系統居然給出他的回答是系統BUG不是隨便可以用的,如今身處在特殊的磁場環境下面,系統瞬移功能失靈。

這尼瑪打打不死走走不了還讓不讓人活了?!

沒有辦法,王宇索性就盤腿坐了下來,開始思考對策,往往這種遺蹟都是講究技巧的,這裏有特殊的磁場意思就是說這個房間就相當於一個空間緯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