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無痕搖搖頭,「法獁大叔,我已經去過了。」

「那……」法獁剛想問雪無痕有沒有事,卻看到雪無痕一付沒有大礙的樣子,也問不出了。「我在大家的幫助下殺死了噓委衣昂。」

最強三界臨時工 雪無痕的這句話讓法獁又嚇了一跳。「你殺死了他?」

法獁不信的問道,應該不可能吧?是我聽錯了吧?

「是的。」

雪無痕只得把與噓委衣昂的戰鬥一五一十的告訴了法獁,「就這樣我才殺了他。」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法獁長出了一口氣,「你說你可以神血異化和嗜血狂戰異化,並可以兩種異化同時進行。」

「可是同時兩種異化的話,不能增加力量啊?」雪無痕對這點還是不解,為什麼用

兩種反而不能強化力量?一加一不是應該等於二嗎?

「這兩種異化完全相反的,所以起了衝突吧?」法獁按常理推測道,「不過我們這次的學習科目要更改一下了。」

「改什麼?」魔法課不是挺有趣的嗎?雪無痕挺喜歡學時空系魔法的。

「課題就是掌握異化的力量,了解異化的效果,尤其是雙重異化的問題,」法獁認真地說道,「這是你在與佩恩比武前的主課題。」

「明白了,」雪無痕一個立正,恭敬的回答道。

「你要做好吃苦的準備,」表情一本正經的法獁與住日的樣子不同,特別的一絲不苟,「我將用最嚴酷的訓練來磨練你的肉身與意志,讓你達到最佳的異化狀態,這訓練不同於以往的輕鬆,你要做好流汗,流淚,甚至流血的準備才行。」

「我明白,」法獁的話不但沒有讓雪無痕退縮,反而堅定了他的信心。

「你準備好了嗎?」法獁大喝一聲,「白天我們沒有時間,所以要抓緊每個夜晚。」

「準備好了,」雪無痕鬥志昂揚,說起話來鏗鏘有力。「那就從明晚開始!」

撲通一聲,雪無痕驚的一坐在地上,「法獁大叔,不是今晚就開始嗎?」

「你可真木,」法獁笑了,「臨時決定的特訓,連計劃沒有,怎麼練?當然從明晚再開始。」

原來如此,所以凡事有計劃是個好習慣。

玲瓏玉盤照秋露,九州月華共相思。

秋天是金色的,是收穫的秋天,秋天是紅色的,是紛繁的秋天,秋天是藍色的,是詩意的秋天。

被雪無痕和佩恩等人鬧出來的事情弄得睡不著的魯道夫院長來到露台透透氣,突然他感到了一陣魔法波動,在學院里晚上有不少人偷偷不睡出來練習。

例如法獁和雪無痕這對師徒,魯道夫院

長明明知道,卻也睜一眼閉一眼的算了,不一一去管了,但是這波動卻引起了魯道夫院長的好奇心,這分明是召喚術的波動,可是給自己的感覺又有所不同。

想了想,魯道夫低吟道:「以魯道夫之名,雷之獸,電行召來,」隨著一聲召喚,從天空中一道電光落下,化為一個光繭將魯道夫包在其中,然後消失無蹤。

繆斯在假期回家的時候發生了一番奇遇,無意中獲得了一本《複數召喚技巧一百例》的古樸書籍,就一直在反覆研究。

其中有一例是通過召喚三隻普通魔獸,再通過特定的複數召喚方式引來神獸的召喚術。

這三隻魔獸繆斯都能召喚,而且他也掌握了關鍵的複數召喚技術,所以他今天也想嘗嘗用這奇特的複數召喚的滋味。

一開始繆斯很順利的召來了烈火雀、炙煉蜥蜴和赤焰虎,然後又很順利用複數召喚技術操縱它們形成三位影子定形,就差最後一步了,「以古老契約為證,以末裔之血化為神本之尊,」這咒語不長,繆斯是不會念錯的,全神貫注的他並沒有發現一道電光在身後落下,有一個人正看著他。

三隻魔獸這時化為了三道火焰匯聚在了一起,「轟」一聲巨響后在一團赤紅的火焰中出現了一條巨大的蛇身人面召喚獸,這正是火系神獸,烈火焚天。

「我成功了,」繆斯無比興奮地自語道,「這將是我的絕招。」

與此同時,烈火焚天也發現了召來自己的繆斯,它突然一張嘴,吐出無數火箭向繆斯射來。

還沉浸在成功的喜悅中的繆斯被突如其來的打擊驚呆了,他根本來不及反應,腦袋中倒本能的想到了召喚系魔法師在召喚新的召喚獸最怕的文字-反噬,如果魔法師之力不足以完成召喚的最低魔力時,萬一召喚成功就會反噬。

說時遲,那時快,就聽一聲,「去吧,七色鳥,」,一隻七色斑斕的孔雀沖向了烈火焚天,雖然烈火焚天在等級上和七彩孔雀一樣,但是以繆斯召來的烈火焚天還不是魯道夫院長本命獸七彩孔雀的對手。 當七彩孔雀掠過後,在一道七色虹影中烈火焚天消失不見了。

繆斯回頭一望,原來救了自已的是魯道夫院長,「謝謝魯道夫院長,您救了我。」

「你這個魔法是從哪裡學來的?」魯道夫院長不得不承認這魔法很強,剛才情急之下自已只有用本命獸七彩孔雀才能阻止這個魔法。

「這是這本書,」繆斯現在知道了自已的實力還遠遠不足,自己的這本《複數召喚一百例》上所記載的魔法還用不了,不如請魯道夫院長指教指教。

魯道夫院長接過繆斯遞上的《複數召喚一百例》翻了一翻,不禁深深被吸引了,作為召喚系魔法的專家,上面至少有十種魔法自已連聽也沒聽過。

「這書你是從哪裡得到的,繆斯。」一聽院長竟能叫出自已的名字,繆斯自豪極了,「報告魯道夫院長,這是我無意中得到的。」

這麼好的運氣?不過也不必去管那麼多,魯道夫院長將《複數召喚一百例》還給了繆斯,「繆斯,你要好好保存這書,認真修鍊,再過上三四年,你應該有實力使用這些魔法了。」

「魯道夫院長……」繆斯並不急著拿回《複數召喚一百例》,而是雙膝跪地,「今天我了解了自已的實力還很不足,您能不能親自教導我召喚系魔法的奧妙?」

「這個。」魯道夫院長遲疑了一下,他已經收庫斯入門了,再收繆斯,怕是無法兼顧。「

懇請魯道夫院長收下我。」繆斯也看出了魯道夫院長的猶豫,但是在阿斯特魔法學院里對召喚系魔法最精通的就是魯道夫院長了。

良久,魯道夫院長終於決定了,「繆斯,你就跟我學召喚系魔法吧!」

這是個資質不弱於庫斯的孩子,自己穩賺不賠的。

依然還是阿斯特魔法學院的維修處,仍是四個實力強勁的特派生加上一個佩恩,還有一位端茶送水的新人小弟-倫昂可。

「你們大家怎麼看?」維亞掃了一眼大家,除了倫昂可以外,大家

都是剛從阿斯特魔法學院院長辦公室回來,剛得到一個新消息。

「我只要能和無痕比試,其它的無所謂。」佩恩的目的很簡單,只是要比試而已。

「按這個新計劃,我們的利潤會更多,我沒什麼意見。

」繆斯的要求也不多。「

不過,維亞也想多賺錢,但是還有困難之處,「我們作為執行方要做的太多,人手嚴重不足。」

「我想這次除了賺錢以外,我老爸在這個計劃中還加上了考驗我大項目工程的執行力的目的,」薩安不得已的苦笑道,這是他做為獨子無法擺脫的宿命,賺錢不是興趣,而是必須繼承的技能。

「我帶來的十六使,你可以隨便用,不行要招些臨時人手也行。」雪無痕對這事自然是全力支持,他的那些帶來的手下自然可以做些打理工作。

「各位學長,」一直沉默的倫昂可開口了,他真的很佩服這些學長,很想自已也能幫他們的,「如果有需要的話,我也可以幫忙。」

「你……?」雪無痕看了倫昂可一眼,「你也將可能是這事的要角,沒空的。」

「我會是要角?」倫昂可不信地看著雪無痕,「這事與我有關?」

維亞笑了,「倫昂可,無痕沒有騙你,這事與全體新人都有關。」

「與全體新人都有關?」倫昂可想了想,「那只有新生比試會了,是這件事嗎?」

「不,」雪無痕搖了搖手,「倫昂可,今年不只是新生比試會。」

「那是什麼?」倫昂可環視各位學長,「你們能不能告訴我到底是什麼事?」

繆斯一直把他當弟弟看,不忍心再看他那付迷茫羊羔的可憐樣了,「是這樣的,原來無痕和佩恩公開比試這件事有了一些變化。」

「我明白了。「倫昂可用希盼的眼神看著繆斯,希望他再多透露一些新情報。

「因此,」繆斯接著說道,「這次公開比試變為了那個,那個……」繆斯突然忘記了一些東西,只得救援的看著大家。

還是薩安記性好,他拿出一本筆記本翻了翻,才找到了那個拗口的名字,「是新銳青年高手大賽啦,繆斯。」

「對,就是這個名字了,」經薩安的提醒,繆斯才想起了這個名字,「這個什麼什麼大賽的,將由八名入圍選手參加,無痕和佩恩是種子選手分列甲組和乙組首位,甲乙兩組各是四個名額,在各組中獲得優勝者對決出總冠軍。」

「那和我們新生有什麼關係?」倫昂可聽了這麼多,反而更迷糊了,怎麼這麼亂啊。

「是這樣的,」繆斯鄭重其事的說道,「這次的八個入圍除了無痕和佩恩外,將有兩個屬於這次學院新生比試會獲得第一,第二名的學系主將。」

「原來如此,」倫昂可這才明白了所謂全體新生都有關是什麼意思。

繆斯既然說了,乾脆就要說個明白,「剩下的四個名額中還有兩個留給本學院的死對頭滄瀾武技學院,由他們選送兩名選手……」

滄瀾武技學院是阿斯特魔法學院的死對頭,兩家是全大陸最有名的魔法和武技學院,因此他們一直在比風頭。

有趣的是兩個學院雖然都對方表示出了不屑一顧,但是阿斯特魔法學院開有魔法戰士班,滄瀾武技學院也開有戰士魔法師班。

「至於最後兩個名額則是公開在市立競爭場公開選拔,凡二十五周歲以下均可參加,」雪無痕趁繆斯喝茶的工夫,幫他說完了。

「可是,」倫昂可的臉上充滿的沮喪,「我不行的,我連第一天巴克教練的訓練也撐不下去。」

「有人撐過去嗎?」儘管答案是肯定的,但是佩恩還是問了一句。

「沒有……」倫昂可記得第二天大家討論的是誰昏得晚些,而不是誰過了關。

這屆新生那麼差嗎?雪無痕心中暗暗道。 「這不行了,」雪無痕給倫昂可打氣道,「你並不是唯一過不了關的人啊!」

「可我是第一個昏倒的人啊!」倫昂可無奈的說,他也不想這樣啊。頂點

「那就靠魔法取勝,」維亞才這麼一話,就又讓倫昂可泄氣了。

「在第一次魔力測驗中,除了魔聚速度以外,魔力量度,魔攻強度,魔防堅度,我都是倒數第一名。」一個連暗雷閃也抗不住的人,能這樣就不錯了。

「你難道要就這麼放棄嗎?」雪無痕厲聲喝問道,「倫昂可,離新生比試會還有三個星期,你想什麼都不做,就這麼放棄嗎?」

「我不想,可是我不行的。」這孩子早喪失戰鬥的自信了。

「男人可以流汗流血,就是不能放棄。」雪無痕看上是那麼的堅定,其實都是和法獁學的,「不行就特訓,比別人多付出五倍,十倍的努力,甚至五十倍,五百倍的努力,超越別人,更要超越自已。」

史上最強煉氣期 「嗯,」聽雪無痕說得這麼慷慨激昂,倫昂可也燃起了一點點鬥志。

「這樣,我會指定人對你特訓,」雪無痕指的當然是十四使那幾個暴徒,「維亞,薩安,繆斯為了特派生的榮譽,我們再教倫昂可幾手。」

「好,」三個人一致答應,為了保住特派生的名聲也只有這樣了。

「佩恩…..」雪無痕又將目光轉到了佩恩身上。

「我不是特派生,」說這話的時候由於佩恩全身藏在鎧甲中,也看不到他的真實表情。

「可是倫昂可是我們魔法戰士班的後輩。」雪無痕早準備好充足理由了。

「好吧。」這下連佩恩也答應了。

「謝謝學長,謝謝學長,」這時的倫昂可很感激各位學長,同樣隨後三星期的地獄般日子也讓他這輩子都記憶猶新。

……

愉快的周日,對於馬其雷而言是少有的休息日,不只是阿斯特魔法學院不上課,不必去勤工儉學,連夜晚的異化特訓也因為法獁認為該讓雪無痕放鬆調節一下,而中斷了一天。

所以說今天雪無痕可以有空約佳人共進晚餐。就在雪無痕無聊發獃打發著時間的時候,布蘭妮來了,今天的布蘭妮是盛裝打扮,顯得分外的妖嬈,臉上露出甜美的微笑,布蘭妮向雪無痕打著招呼,「嗨,布蘭妮,你來了!」雪無痕笑著回應道。

待布蘭妮坐下,雪無痕因為約的其他人還沒有到,就和布蘭妮聊著他外出的事情,當說到精靈森林軼事的時候,雪無痕幽幽的說道:「靈兒是個好女孩,我也一直當她是妹妹看待,就象我們兩個一樣,我第一眼看見你就覺得你像我的妹妹一樣。」

原來只是妹妹,布蘭妮這才發現兩個人在這件事的看法上為什麼會有這多大的差距,原來雪無痕平時看自已的那種寵溺的目光竟是對妹妹的疼愛。

還好在這件事上自已沒有錯的太多,身為淑女的布蘭妮是不會死纏爛打的,兩人又沒有真發生過什麼事,在這時候知道真相也不錯,有個哥哥疼自已也好,「無痕,我們能不能正式結為義兄妹?」

「我也希望這樣啊!」雪無痕一直把布蘭妮當妹妹看,自然不會反對,「等一會薩安他們來了,我們就由他們見證好了。

」原來今天並不是兩人的燭光晚餐,不過布蘭妮已經接受雪無痕只是哥哥的現實了,只是好奇的問,「是維亞他們三個嗎?」

「不只他們,還有佩恩他們,」雪無痕指得的是去年一起參加新生比試會的魔法戰士班的同學們,「再加上兩個新人。」

「新人?」布蘭妮不明白為什麼會有新人會來,「是誰?」

「薩安的女友……」雪無痕才說到這裡,就被一個聲音打斷了。

「雪無痕學長,」蝶舞顯然是聽到了雪無痕在說自已,「我可不是薩安的女友。」

「還說不是,同進同出。」看著和蝶舞一起來的薩安笑道,「叫我是叫雪無痕學長,叫薩安可就省了學長兩個字。」

自從新生比試后之後,雪無痕一直在外地漂泊,而不安分的薩安卻早已從新生中找到了目標,不俗的實力和英俊的外表,薩安自然是如願抱得美人歸。

當雪無痕回來之後,聽到維亞他們說起的時候,還大吃了一驚,而且一來二回,雪無痕自然也認得這個水系新生的學妹蝶舞了。

「那你們呢?」薩安不甘心只是被雪無痕當笑話,於是反擊道。

「我們,」雪無痕輕鬆的點點頭,「正等你們來見證,我們要結為異姓兄妹。」

「兄妹?」薩安不信的掃視兩人,但是雖在布蘭妮臉上看到了一絲的不甘心,更多的卻是釋然,「恭喜兩位了,」然後又對蝶舞說,「蝶舞,這位就是去年新生比試會上你們水系的主將布蘭妮。」

「原來是布蘭妮學姐,」蝶舞熱情的招呼道,原以為在這裡只會見到特派生學長們,沒想到會遇上自已學部的學姐。

「別叫我學姐了,」阿斯特魔法學院十八歲以下均可考入,女孩子相差一兩歲又看不出,布蘭妮真不習慣讓有可能比自已大的人叫自已學姐,顯得自已有多老似的,「叫我布蘭妮。」

「你們兩個還真處得來,」雪無痕發現有一句話是對的,同樣美麗的女孩子在一起不是密友就是對頭,「布蘭妮,那有一個新人是我們特派生中的倫昂可。」

「我看見一出悲劇正上演,」蝶舞又說了一句,幸好沒發生什麼,「我聽薩安說了,雪無痕學長,你們正在特訓倫昂可,據說他很慘。」

「那不叫慘,那叫磨練,他必須學會我的魔武共振,薩安的三種以上光明系魔法,維亞的兩套強力魔法捲軸的製作,繆斯的三種召喚術和佩恩的兩套槍殺法,為我們特派生增光,魔法戰士班奪冠。」

雪無痕說的那麼輕鬆,可是倫昂可早不成人形了…… 說話間,客人們陸續來了,最後到的是扛著累得動不了的倫昂可的繆斯,「他學習了我的召喚術了,無痕,我的任務完成了,」說著繆斯將軟軟的倫昂可丟在了靠門最近的椅子上。

「那就只差佩恩了,」雪無痕點點頭,「辛苦你了,繆斯。」

教倫昂可並不費力,可把他扛過來真費勁,繆斯自已找了張椅子,搖搖手示意雪無痕不必多說,先喝水潤潤喉。

「佩恩,」雪無痕指著癱在椅子上的倫昂可,「全交給你了。」

「呵呵呵。」佩恩不懷好意的笑道,「我會好好磨練他的。」

這時才喘過氣來的繆斯對雪無痕說了一個消息,「有一件對你來說不算好的事,無痕。」

「什麼事?」雪無痕想想近來不是很太平嗎?

「有一個人參加了那個,那個」終於繆斯這次記住了那個名字,「新銳青年高手大賽的公開預選賽了。」

「那有什麼關係?既然是公開預選賽,只要符合條件都可以報名,一個人,兩個人都可以。」

雪無痕不以為意的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