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氣復甦的大時代要來了,百鬼夜行,妖魔亂世,正是大有作為的一個時代啊!

命運微笑,繼而向前走去。

……

「你參加靈異社就參加靈異社,把我拖著幹嘛?」林殊有些無奈地問道。

此刻已經是二十九日的下午兩點多。下午全校幾乎都沒課,林殊和零落同學正走在前往靈異社活動室的路上。

「領導的話,當然要聽了。反正你去一下又不會怎麼樣。再說了,加入靈異社一起玩多好。」零落同學理所當然地回答。

「領導哦,哪門子的領導,是社團領導,還是生活上的領導?」林殊反駁道。

「自然是……社團的領導。當然,不排除以後是生活上的領導。」零落倒也不怯,直接回答道。

「嘖嘖嘖,厲害了我落哥!」林殊嘖嘖感嘆,並比出了一個大拇指。

「那是,也不看看你落哥是誰。」零落笑答。

青春到了啊,又到了動物交配……不是,又到了發情的季節。

林殊望著頭頂上夏天裡的大太陽,發出這樣的感嘆。 13.全員集結

穿過校園裡長長的林蔭道,走過一片小樹林,活動樓就在眼前了。

林殊不是第一次來,昨天里的篩選節目就是在這裡進行的,只不過昨天是在後面一棟樓,這次是在前面。

「老林,我突然有點緊張。」零落同學走著走著突然這樣說道。

緊張?你緊張個什麼鬼,只是一個社員集結見面會而已!

不過,看著從出門開始就盛裝打扮,現在更是一臉糾結之色的零落同學,林殊覺得自己大概是看出點什麼。

他試探著說道:「你那頭鹿又開始跑來跑去的?」

零落同學點頭回答:「是啊,躁動不安,如同脫韁的野狗,狂吠著,叫囂著,一刻不停。」

林殊嘴角抽搐了幾下,你心裡的這頭鹿,戲還真是多呢!

「真的勇士敢於直面慘淡的人生,敢於正視淋漓的鮮血。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都走到這了,你不會想逃跑吧?」林殊安慰道。

「逃跑,不存在的。我只是在感嘆一下而已。」零落連忙回答道。他看向林殊,笑道:「嗨,老林,你不會以為我想要逃跑吧?怎麼可能!我是誰,我可是你落哥!『手握日月摘星辰,世間無我這般人』,這說的就是我。『仙路盡頭誰為峰,一見零落道成空』,這說的也是……」

林殊一巴掌拍在他的肩膀上:「好了,別**了,趕緊走吧。你們家領導在等著呢!」

零落同學這才意猶未盡地快步上前。

林殊覺得自己有一句「mmp」一定要講,怎麼一開始沒看出來這是一個「零落牌」**機呢?虧了自己還拿魯先生……額,周先生……算了,訊哥兒。虧了自己還拿訊哥兒的名言來激勵他。

上樓,三樓,左拐,第三個活動室,「靈異社活動室」,就是這裡了。

林殊從後門向里看去的時候,裡面已經有人在了。不太多,就幾個人。看樣子,他們兩個應該是來早了。

兩人偷偷從後門進去了。不過,大概是屋子裡人比較少,並且大家都在坐著閱讀桌子上的紙質材料,他們兩個移動的物體,還是很顯眼的。最起碼,靈異社的小姐姐們就都發現了他們。

「這就是那個林殊????」雲溪抓起手機,小爪子飛快地在手機上打字。這是她們幾個小姐姐的群,也是靈異社內部的群。

「看樣子是了。」NG回復道。

「他旁邊就是叫步步『領導』的那個簡零落?」這是糰子大佬。話還沒完,又加了一句:「再胖個四五十斤就是大帥哥了

(?`?????)。」

「。。。。。。」

「。。。。。。」

「。。。。。。」

「。。。。。。」

四個人統一回復的是長長的六個句號。

情深入骨:邪惡總裁請快點 糰子大佬見狀眉頭一皺,正準備說些什麼的時候,卻發現何年突然撤回了那行句號。她疑惑間,手機屏幕里就跳出了一張帶字的圖,何年發的。

那個圖上的字是這樣的:發句號是會懷孕的。

接著她就震驚地發現,手機屏幕上顯示著「雲溪撤回了一條信息」,「NG撤回了一條信息」,「步步撤回了一條信息」,撤回的順序是從下到上的。雲溪很呆萌,反射弧比較長。

這都是什麼操作?

糰子大佬無語了,下意識地打出了一串句號。

然後,大家都沉默了,並且默默地截了一張圖。

「好了,既然大家都來了,也就證明大家是通過了考核願意加入靈異社的。首先,我就先介紹一下我們的靈異社。

靈異社是從建校的那一年就成立的,一直到現在,已經有三十多年的歷史了。當然,一開始並不叫靈異社,是叫『靈學研究社』,後來也叫過其他的名字,這些在發下去的材料中都有。」帥氣的步步站在前面解釋道。

他們一行人坐在下方,活動室很大,和那些上一百多人的大課教室一般大。前面是幾張桌子,後面是電腦桌和文件櫃,整個活動室有些空蕩。

林殊拿起桌上的材料,發現倒是真和這位學姐解釋的一樣。和零落說的也一樣,居然真是什麼「用科學的方法解釋所有的靈異事件」。

對於這樣子的靈異社,他沒有一丁點想加入的念頭,這感覺和過家家沒什麼區別。更何況,他的理想是降妖除魔,他的擔負是天下蒼生,又豈能被束縛在這小小的靈異社裡!

反正他是打死不加入這個什麼靈異社的,今天也只是因為零落同學強拉著才來一趟的。

林殊放下那份材料。開始觀察起旁邊加入靈異社的成員來。都是男的,加上自己一共也才五個人。

他仔細數了數,確實只有五個人。這是人都來了的情況?他看了看只有五個人的前面,然後再看了看身後一大片的空蕩地方,無語。

只有這麼點人,要這麼大教室幹嘛?存空氣啊?

他發現,在另外的三個人中居然還出現了一個熟人,那個人就是上次老木櫃精怪事件的受害者。叫什麼名字不知道,但那張臉還是有印象的。當時他躺在地上,倒在了血泊之中,差點就死掉了。要不是自己來的及時的話。

還有上次居然被人發現了。以前在林山市的時候,他都是隱秘行事,做一名不留名的英雄的。誰知道剛來寧川的首戰,就變成了這樣,不僅人沒救著,還暴露了自己。他擔心害怕了幾天,發現並沒有奇怪的人來找自己,這才放下心來。

這次看到上回的那個受害者,他心裡也好受了一些。起碼,這人看上去是沒出什麼事的。沒出事就好。

另外兩個都不是熟面孔,一個很神秘的樣子,一個很頹廢的樣子。

刨去自己,總共才招了四個人。真是厲害了靈異社!

https://tw.95zongcai.com/zc/54075/ 這還不是關鍵,關鍵是,四個大一學弟,加上五個可能是學姐的小姐姐,四加五等於九。一共才九個人的小破社團,用了這麼大個夠一百人用的大活動室。真是奢侈得不行啊!

林殊剛才也注意到二樓和一樓的活動室,都只有這間活動室的三分之一大小,但是都擠滿了人。哪像這間活動室,十分之九都是空的!

他有些同情一樓和二樓的其他社團的人。他們看到這個活動室里的情況,估計會哭的。

「喂,還看?回魂了!」林殊拍醒零落同學,並拿起桌上的材料對他小聲說道:「叫你看材料,不是叫你看學姐。」

「老林,我要很鄭重的告訴你。」零落同學突然一本正經地看著林殊說道。

林殊被他的眼神嚇到了:「你要告訴我什麼?對不起,我不搞基。」

「滾滾滾!」零落同學一臉嫌棄:「我要告訴你,我看的不是學姐,是我們家領導。」

「你們家領導?」林殊反問。

「嗯,我們家領導。」零落同學點頭,表情很認真。

回到農家當幺女 「好吧,那你……加油?」林殊這樣回答道。

零落好像還想說什麼,被步步地說話聲打斷了。

「接下來,我們來做一下介紹。這位是糰子學姐,也是靈異社的社長。你們千萬不要招惹她,因為招惹她,就是招惹我們,更是招惹整個學校。忘了告訴你們,新校長是糰子大佬的舅舅。並且,糰子大佬是有二十四小時保鏢存在的。」隨著步步的介紹,一個女生冷著臉站起來。

她一一看過眾人,然後打了個響指,平靜道:「進來一個。」

底下五人懵逼間,一個戴著黑墨鏡,穿著黑西服的大漢進來了。他對糰子大佬鞠躬道:「大小姐有什麼吩咐?」

糰子大佬指著靠門的一張木桌子,面無表情道:「砸爛它。」

「是。」大漢連忙回答。然後來到那張桌子前,握掌為拳,變成沙包大的拳頭,猛地砸到那張桌子上,直接就將桌子給砸穿了。

五人連忙閉上嘴,吞了口口水,瑟瑟發抖中。

大漢走到糰子大佬的面前,又鞠躬問道:「大小姐還有什麼吩咐?」

「沒有了,把那張破桌子帶走,你也可以離開了。」糰子大佬繼續面無表情地說道。

「是,大小姐。」大漢真的就收拾收拾那張破碎的桌子,帶著一起離開了。

糰子大佬坐下了,保持著冷臉的姿態。

五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沒有說話。

林殊覺得自己也可以做到這樣,只是那樣做和自殘無異,砸完桌子之後,手估計就腫了。但他特意觀察了那人的手,並沒有什麼變化,甚至在砸完之後,連手都不抖一下。這是硬氣功?

林殊心中疑惑。同時,他還想說,這樣毀壞公物真的好嘛?桌子有什麼錯,為什麼要砸爛它?它只是一張安安靜靜本本分分的桌子啊!

「好了,這位是NG姐姐,是我們所有人的姐姐……」步步說完,NG同樣冷臉站起來。

然後她就看到了糰子在群里發的消息:「文叔現在估計在罵我呢。」

「文叔是誰?」 重生之超級游戲霸主 這是何年。

「就是剛才進來的那個啊,我開著電話讓他進來撐場子,然後我發現砸桌子好像很好玩……不是,好像很有震懾力,於是就讓他砸桌子了……」糰子解釋道。

「。。。」何年發了三個句號,然後像是想到了什麼,迅速撤回,發了一條「……」。下面是雲溪的跟風+1。她也連忙跟風+1。發現居然被步步搶在了前頭。

她連忙看了一眼步步,步步還在介紹自己,根本看不出她什麼時候用手機操作的+1。

NG差點就笑出了聲,但還好他忍住了,保持住冷麵的樣子。總要在學弟面前展示出學姐的威嚴吧,同時也是給這些新入社的小學弟們的下馬威。

「我是步步,當然你們不可以這麼叫,你們要叫我步學姐或者學姐……」這是步步在介紹自己。

然後是何年。

「這是何年小姐姐,人很好的小姐姐。當然人很好也是對我們而言,對你們是怎樣,我就不知道了……」

何年配合著步步,也做出冷臉的表情。

下一個是雲溪了。

步步還沒開口就被雲溪打斷了:「大家好,我是雲溪,雲是白雲的雲,溪是小溪的溪。歡迎各位學弟加入我們靈異社。我們靈異社是個很溫暖的大家庭……」

看著滔滔不絕的雲溪,步步懵逼了。她連忙在群里問道:「什麼情況,你們改劇本了?不給小學弟們下馬威了?」

「哎,再好的劇本也經不起演員亂加戲啊。」糰子大佬嘆息一聲。

「+1。」這是NG。

「+1。」這是何年。

「+1。」這是步步。

「+1。」這是……雲溪?你還有臉+1?你不知道這說的是誰?

「好了,學姐們已經介紹完了,接下來是你們自己介紹自己了。」步步見雲溪說完了一段頓住了,連忙搶先開口道。

「我只是覺得應該給小學弟們一點溫暖,不能讓他們以為我們是一個冰冷的社團。」這是雲溪在群里的解釋。

大家又沉默了。

這時,那個一臉頹廢樣的男生站起來自我介紹道:「我,叫青山。我見諸位如傻逼,諸位見我應如是。」然後,他就坐下了。就……坐下了……

氣氛一時有些尷尬。

額……步步想說些什麼圓一下場,但發現實在是不知道說什麼好。神TM「我見諸位如傻逼,諸位見我應如是」!你這麼改,辛棄疾他老人家知道嗎?如果知道了,應該會把你用「欄杆拍遍」吧!

「嗯,好,請下一位同學自我介紹一下吧。」步步有些無力地說道。

「我叫命運。」然後就坐下了。

這就沒了?

下一個下一個。

「我叫付丹心,是帥氣的丹心大人……」付丹心還準備渲染一下自己的帥氣,就被步步打斷了:「下一位同學。」

這都是些什麼選手,一個個的!

「嗯,謝謝領導,我叫簡零落。是大一新生。這次加入靈異社……」然後零落同學開始發揮自己的口才。雖然零落同學是**機,但對於他這份口才,林殊還是很佩服的。你沒看到。零落同學已經一個人說了五分鐘了嗎!

「嗯,還有最後一位同學,你也介紹一下自己吧。」步步看著林殊說道。

嗯,我什麼時候是靈異社的了,我怎麼不知道?

林殊一臉懵逼。他連忙說道:「不好意思,學姐,我不是靈異社的。」

「不是靈異社的,你來我們這裡幹嘛?」步步突然怒喝道。

不是,這不是……

林殊剛想解釋,然後就看到了零落同學懇求的眼神,想到他剛出現的春天……

罷了罷了,不就一個小小的靈異社,加了就加了吧。

於是,他只好回答道:「我是林殊。」是一個被強迫加入什麼狗屁靈異社實際是以匡扶正義為己任降妖除魔的偉大除魔師。

「好,歡迎大家加入靈異社。」步步急忙說道。她沖著其他四名小姐姐飛了一下眉。大家對視一眼,露出會心的笑意。

ps:寫得很開心很歡樂的一章,直接就寫了四千多字。

晚安。

還有,今天是零落同學的生日,祝你生日快樂啊! 14.戲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