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島還有一個地方,當地人叫劈柴院,那裏的豆腐腦、燒雞、醬肝、南肚出名,海鮮也不錯,都是漁民剛出海打出來的,原來那裏是碼頭,能吃到新鮮的海貨。在中山路附近,我曾經去吃過一次,要是明天白天有時間的話,可以帶你去吃海膽海星和扇貝等,這些在我們那裏是吃不到的。」

秋歌笑靨如花,聽到有這麼多好吃的,吸着手指上泥螺的味道,一付傻妞的樣子。

回到房間,兩人穿上運動服,秋歌是一套白的,雷大鵬是一套藍的,腳上的鞋子也是跟服裝搭配,這些是雷大鵬買相機的時候,秋歌去選的兩套衣服和鞋子。

從酒店去中山路棧橋,十幾分鐘的路,雷大鵬牽着秋歌的手下車時,棧橋附近的人已經滿滿地,往裏面走的和往外面走的人得側身才能過去。

棧橋的兩邊,用巨大的鎖鏈攔著,有當地的百姓在邊上釣魚,海浪一下一下地衝擊著橋墩,濺起老高的浪花兒。好不容易照了兩張照片,人來人往的,鏡頭裏面總有人出現。

隨着人流往前走前面就是金瓦朱壁、盔頂飛檐的一個塔,上面寫着回瀾閣幾個大字,塔裏面有兩層,秋歌趴着窗往裏看看,裏面還沒有開放。

走到回瀾閣南面,放眼望去,一片蔚藍,遠遠地能看到對面的小島,雷大鵬介紹說:「對面的小島叫小青島,據說有駐軍把守。」

看看手錶,雷大鵬喊秋歌:「坐在石墩上休息一下,然後去路邊打車去嶗山,中午在山上吃飯,下午就能趕回來。」

出來的時候,秋歌在自動櫃機上買了兩罐可樂,秋歌打開一罐遞給雷大鵬,大鵬喝了一半又還給秋歌,秋歌笑笑,把罐子裏的可樂喝光,兩個人喝一罐飲料,也能喝出愛情的味道。

雷大鵬攔了一輛計程車,一說去嶗山,司機要一百塊錢,雷大鵬堅持打表走,司機說回來是空駛,打表沒人去。秋歌掏出一百元遞給司機。計程車沿着東海路一路向東,這條路是沿着海岸走,秋歌伸出手,讓海風吹着柔軟的小手。

路過昨天看到的「石老人」,計程車繼續往前走,路面開始崎嶇不平,司機說前面有個風景,但一般人都不停,在山上往海里看,有一塊大石頭,像一隻蛤蟆,大蛤蟆附近都是一些小蛤蟆,關於蛤蟆石有個傳說:

傳說許多年以前,嶗山腳下有個魚村叫麥島村,有一年,奇怪的事情發生了,許多行人在經過小路走親戚的時候失蹤了,原來海邊出現了妖怪。當時八仙之一的鐵拐李正在太清宮講道,聽說后決定夜間前往降妖。

夜晚,鐵拐李變成一位慈祥的老人,拄著拐杖在路上行走,走到一個陡坡前,突然從石頭後面轉出一個美女,那美女上前挽著老人說道:「爺爺,你要去哪裏?」老人眯着眼睛一看就知道遇到了妖精。

在美女的攙扶下,鐵拐李一步步來到海灘,立刻被一群美麗的姑娘包圍,姑娘們一起高興的跳起舞來,攙扶她的姑娘說他就是她們的晚餐。

鐵拐李怒從心頭起,猛地掄起了拐杖,那拐杖見風變大,周圍的美女都被砸了一拐杖,倒在沙灘上。美女們就地一滾,變成了一群蛤蟆,張開大口噴出黑色的濃霧!鐵拐李舉起拐杖,使出法術,那一群妖魔竟然全部從沙灘上消失,原來她們都跳進了大海。

鐵拐李把拐杖伸向大海,高聲叫道:「東海龍王,給我把妖精抓出來。」只見大海波濤洶湧,浪花出海水分兩半,東海龍王率蝦兵蟹將把一群蛤蟆精押上岸來,鐵拐李謝過龍王,把拐杖向天空一指,一道閃電向沙灘的蛤蟆精劈去,那些蛤蟆精一瞬間全部化做頑石,張牙舞爪,定在哪裏,就是眼前這一片沙灘。

司機停車,兩個人下車拍照。秋歌誇師傅講的好,師傅得意地說:「這個故事我都講了幾百遍了,上山的遊客坐我車的都聽過。」

回到車裏,司機問他們走那條線,秋歌說:「去看嶗山道士,太清宮吧。」

「好的,我給你們送到山下,中午哪裏有吃的,可以多玩兒一會兒。」

從車裏出來,停車場附近已經有好多遊客,秋歌拍了幾張山腳下的照片。跟着遊客,一條不寬的小路一直向上延伸,秋歌問雷大鵬:「寫《聊齋志異》的蒲松齡一定走過這條小路,站在這裏,我們也算與古人同在了。」

蒲松齡書院是對外開放的,走進去,牆上掛滿了書畫作品,房子不大,窗戶向西,是那種完全古代的建築,刷著黑色的漆,這個時候陽光還不能直射進來,有警示牌寫着禁止拍照,秋歌看屋裏的遊客都走出去了,悄悄地拍了兩張,心底一陣興奮,見不到蒲松齡,在他的屋子裏站一會兒也是一種滿足。

書院外,真的有個老道士在掃院子,秋歌站在那裏,在分析是商業表演還是真的幹活,她上去問道士:「師傅,你天天就住在這裏嗎?」

老道士沒抬頭,繼續手裏的活兒,因為常年打掃的緣故,路面上並沒有灰塵,只是有幾片偶爾飄過來的樹葉,道士開口:「道士就是住在道觀,不住這裏還能住哪裏?」

秋歌被道士的話弄得有些尷尬,道士可能發現自己的話有些生硬,像是補償,他又開口說了一句:「嶗山的樹是一種神秘的符號,幾百年上前年的年齡都有,你可以去樹下聽聽樹的聲音。」說完夾着掃帚,走了。 此刻,全場歡呼,宋諍等人更是驚喜不已。

可褚雪麗和霍格思的心情,就沒有那麼妙了。

他們怎麼也想不到,陳天龍還有這麼一手!

當真是大力出奇迹不成?

霍格思的目光有些閃躲。

輸錢倒是不怕,畢竟輸錢也是褚家的錢。

但如果讓他當眾鑽胯,他怎麼受得了,而且鑽得還是半個情敵的胯。

褚雪麗本就就想要打壓陳天龍從而抬高霍格思,就更無法容許霍格思鑽陳天龍的胯了。

「霍格思,你還等什麼?」

這時,王偉剛好冷哼一聲。

褚雪麗的面色立馬陰沉下來。

她攔在了霍格思的身前,冷聲道:「讓我老公給一個家道中落的廢物跪下鑽胯,你們休想!」

說著,褚雪麗看向陳天龍,哼道:「知道你缺錢,我們輸得籌碼,可以雙倍給你!」

「沒錯!」

霍格思也立馬高聲道:「我輸掉的籌碼,褚雪麗可以雙倍支付給你!但你一個高中都沒畢業的廢物,我可是研究生,你也配讓我鑽胯?拿上這些錢,足以讓你過上不錯的好日子,希望你不要不識好歹!」

聞言見狀,秦曉等人勃然大怒。

他們沒想到霍格思不僅不履行承諾,還和褚雪麗一起,對陳天龍進行言語羞辱。

這事兒幹得未免太不地道了!

「不識好歹?你們不會真以為陳先生差那點兒小錢吧?」

只是這時,不等秦曉等人開口,一道妖嬈的聲音,忽然從不遠處響起。

眾人瞬間分散開來,讓出一條道兒來。

接著,一個穿著黑色皮衣的性感絕美女人,便緩緩走了進來。

看到她,周圍的男人們只覺呼吸都變得粗重了起來!

也許偶爾來賭場的人,不認識她。

但經常來賭場的人卻都知道,這女人不是旁人,正是女皇賭場的老闆,帝都的地下女皇——烈焰!

烈焰強大的氣場,令男人們眼珠子瞪得滾圓,半點也挪不開來。

女人們看向她,更是只有自慚形穢的份兒。

到了她這個位置身份,甚至不需要美貌和地位,那股氣場氣質,就能征服很多人。

可偏偏,她還有性感火辣的身段兒,還有令人羨慕嫉妒的絕美外貌。

「老闆。」

看到她,包括菲菲等人在內,周圍的侍應生和兔女郎們,紛紛鞠躬行禮。

鄭奇事也走上前去,畢恭畢敬地站在烈焰旁邊。

「剛才的事情,我都看到了。」

烈焰揮了揮手,示意鄭奇事不必多言。

接著,她將目光投向了褚雪麗等人。

褚雪麗有些警惕又有些畏懼地看向烈焰。

雖然褚家勉強也算得上是百億家族了,但也絕不敢得罪整個帝都的地下世界王者。

烈焰想要對付褚家,就算不用那些見不得光的手段,也有太多太多辦法。

褚雪麗護著霍格思,警惕地道:「我們好像沒有得罪您吧?」

「當然沒有。」

烈焰女皇淡淡地道:「我只是為陳先生鳴不平而已。」

褚雪麗立馬眯起眼睛,指著陳天龍,道:「你認識他?」

「以前不認識。」

烈焰女皇瞥了陳天龍一眼,而後唇角勾起一抹性感的弧度,道:「但現在認識了,一個能用一百塊籌碼從我這兒贏走一百萬的人,我豈能不去認識認識?更何況,這位陳先生也確實是一位值得結交的朋友。」

陳天龍和烈焰女皇對視了一眼,心裡像明鏡似的。

他在賭機區造成的轟動,肯定引起了烈焰的注意。

烈焰找人調查他的身份,也是理所應當的。

以他現在的身份,完全值得烈焰親自出來結交。

光一個陳氏集團,就市值破千億,已能擠進國內百強,更何況陳天龍旗下還有一個已經浮出水面的天龍控股!

「剛才你們說,多給陳先生一百萬,這事兒就過去了,讓陳先生不要不識好歹?」

見陳天龍點了點頭,烈焰也禮貌地點了點頭,然後重新將目光投向褚雪麗和霍格思。

烈焰微微昂首,滿臉高傲和戲謔,道:「看樣子,你們這兩個小孩子,都不看新聞的嗎?你們難道不知道,陳先生乃是千億體量級的陳氏集團董事長,旗下還有一家未上市的天龍控股嗎?千億體量級集團掌舵人,會在乎你們這區區兩百萬,你們說說,是誰不知好歹啊?」

……《葉飛》第998章梨花酒宴正式開始 「不信?」

林凡笑了!

事實擺在眼前,能由得這老狗不信?

他看向林欽:「上來。」

林欽一怔,但還是依言走上台去,在林凡面前鞠躬行禮,恭敬的道:「少主。」

林凡點頭:「盤膝修鍊。」

林欽目光一閃,隱約知道林凡要做什麼了。

當下沒有說話,直接開始修鍊。

諸人都將好奇的眼神看向林凡與在他面前盤坐修鍊的林欽,他們也都知道林凡要做什麼了。

這葯鬼不是說不信嗎?

那很好,林凡再用實例證明。

林正等知曉林凡做事風格的人,都憐憫的看向葯鬼,這老狗,慘了!

但誰又能說什麼?

一切都是葯鬼咎由自取罷了。

一縷縷無形的天地元力向林欽匯聚而去,在場者不乏眼力高深之輩,看見這個情形,都微微點頭,從天地元力的匯聚程度,就可看出,這林欽天資尚可。

林凡也是笑了笑,打斷林欽的修鍊,隨後他抬指,隨意的指向如寶珠般的引元丹,摘下一顆,遞到林欽身前:「服下,然後繼續修鍊。」

林欽毫不遲疑的將丹藥吞入,繼續修鍊。

葯鬼一直臉色蒼白的看着林凡所做的一切,他知道,也許他真的栽了!

在九凰煉丹界縱橫幾十年,也不是沒輸過,不是沒敗過,但想不到今日的自己,竟然會輸在一個以自己年齡至少相差了三四輪的少年手中!

不甘、憋屈、憤怒、殺心等等心緒充斥在他心中,讓他臉色時青時白!

當林欽丹藥入肚的瞬間,諸人臉色皆劇變!

因為,他們竟然能夠聽見,如同湍急河水流動般的唰唰聲!

天地之間的元力,與比最開始林欽吸收三倍有餘的速度迅速的在彙集!

且,這些元力太過濃郁與純正了,在林欽天靈蓋上方,似一朵縮小千百倍的白雲一般,那是元力彙集之後,林欽來不及吸收造成的奇景,一滴滴液化的元力掉在地上,啪啪響着。

林凡笑了笑,隨後扭頭,看向葯鬼,眼神猛然犀利起來,如鷹隼:「現在呢,你可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