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虎一愣。

葉凡沒有理會青虎,而是根據真武之眼的指引,他很快來到一棵大樹前,當然他關注的並非大樹,而是大樹不遠處的一口井。

「這是出口?」

青虎再度一愣。

葉凡沉聲道:「既然這裡有一座井,咱們不如下去看一看?」

青虎挑眉道:「萬一不是陷阱怎麼辦?」

葉凡笑道:「陷阱肯定會有,只不過我個人感覺這裡或許就是生路。」

狐瑤兒點頭道:「有必要探一探,那道石門絕對是下一個陷阱所在,咱們明知兇險萬分還去闖,很是不妥,還不如進入這座枯井瞧一瞧,萬一真的發現生路,豈不是更好。」

青虎聞言不由點頭,他是不想去闖下一道陷阱了,天知道會有什麼,他可不認為自己還能夠幸免於難。

「誰先下去?」

葉凡神色淡然,絲毫沒有第一個下去探險的意思。

青虎也沒有廢話,當然,他不是第一個下去探路,這老傢伙還沒有這樣高尚的情操,他一揮手,找來一個虎族武士,讓其進入井中一探。接受青虎命令的並不是骨武,而只是一個覺醒武士,這老傢伙也清楚,就算有危險最多損失一名覺醒武士,這對於強大的虎族來說不算什麼。

虎族武士也沒有說什麼,很是乾脆的下去了,井倒不是很深,不多時這尊武者出來了,他帶出的消息讓葉凡感到很是意外。

「沒有出路?」

「是的,我並未發現任何機關一類的東西。」

虎族武士搖頭,他還將井中的情況形容了一遍。

「陳兄會不會弄錯了?」

青虎挑眉,他臉上現出狐疑之色,說來他是真的想要找到全新的出口,因為如此一來,就預示著不用去闖下一關的陷阱了。

「不可能。」

葉凡搖頭,他相信真武之眼的判斷。

「可下邊根本沒有出口一類東西,這點總不會有假。」

青虎搖頭,他自然相信手下不會胡說八道。

葉凡沒有說什麼,接過武士手中的火把,他打算自己下去看一看,真武之眼從來都沒有出錯,既然看到出路在這裡,那就一定在這裡,至於虎族武士沒有找到,他並不感到有什麼不可思議的,這裡就連陣紋都存在,用這類東西掩蓋出路也不是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井並不深,根本不用藉助任何工具,葉凡輕鬆就下到井底,他發現這裡還真沒有什麼出口一類的東西,不過他並未氣餒,一路下來他都將洞壁仔細觀察過,並未發現什麼陣紋一類東西。 朕家&病夫&很勾魂 此時葉凡下到井底,同樣沒有看到什麼陣紋,這不由讓他感到疑惑,不過他並未放棄,而是再度使用真武之眼,很快他的實現落在腳底,將腳下泥土用劍挑開,很快他就發現陣紋一類東西了。

葉凡沒有去嘗試開啟陣紋,而是將所有土掀開,很快就發現這應當是一個井蓋一樣的東西,很有可能在井蓋下還有更深的東西。

葉凡割破手指,讓自己的血抵在陣圖上,很快讓人驚異的變化開始,這滴鮮血就像似燃燒一樣,一股血光朝著整個陣紋飛速蔓延。葉凡沒有停下來看情況,萬一在井蓋打開的第一時間射出什麼暗器豈不是要倒霉,所以他第一時間躍出井來。

「情況怎……」

青虎的話還沒有說完,有弩箭從境地射出,「哐當」一聲在頭頂炸開,只將井邊的人嚇了一跳。

「嘿嘿,幸好老子精明,要不然這下子說不定要倒霉,去看一看有什麼東西出來沒有。」

葉凡咧嘴一笑,有時候還是謹慎一點比較好,雖說剛剛的弩箭就算突然射出來也不一定能夠傷到他,但是射出來的要不是弩箭了。

可以說能不冒險,還是不要冒險的比較好。

青虎一揮手,立時就有一個骨武靠近了井,這老傢伙的舉動讓葉凡不由癟嘴,真是上位者的典型啊,有危險的事情統統都讓手下去做,可不像他很多事情都親力親為。

「族長,地下有火光!」

王爺在上:廢柴小姐求指教 很快傳來窺探的武士的驚喜之聲,這下子井邊的人都有些激動了,有火光表明井底另有乾坤,或許這就是眾人的希望所在。

有了希望,青虎臉上的表情立時就不同了,這老傢伙這下主動湊到井口去看,果然他一眼就看到有亮光從井底傳來。

「來人,下去給我看一看。」

青虎再度派出了炮灰,自然這是虎族的武士,對於這老傢伙的舉動,葉凡自然不能說什麼,雖然這些武士不久之後都可以成為他的手下,但這時候都是青虎的人,他自然不可能多話。

這次下去可不是一個,而且還有骨武,顯然青虎想要穩妥一點,如果真有守衛,起碼骨武靠得住一點,能夠拖住讓他們這些人下去增援。

打鬥並未出現,原本不到五六米的井這下子有十多秘,下邊的武士很快就表示非常安全,這下子眾人就興奮了。

有了希望自然要下去,對於這一點葉凡當仁不讓,這倒不是他想要快點逃出生天,而是他當心如果讓青虎這傢伙提前下去,這老傢伙會不會先一步將出路堵死,那樣他就要追悔莫及了。

葉凡也不管青虎跟狐瑤兒是否答應,他直接跳了下去,當出現在井底時,發現這裡非常空曠,應當是一個巨大的密室,而在密室中有夜明珠一類東西。

「這裡不久前似乎有人。」

葉凡微微皺眉。

「的確好像有人呆過,看來這個遺迹之地還真是有人啊,就是不知道都是些什麼人。」

青虎跟著葉凡下來,他顯得很是激動,不過想想也對,只要找到這個地方,說不定就不用再去闖那什麼該死的陷阱了。

葉凡將密室檢查了一番,這裡看情形沒什麼特殊的,除了打開井蓋時射出的機關外,並沒有其他東西。葉凡微微皺眉,這裡肯定是有人的,可是對方並未守住這裡,這似乎預示著在這裡的人應當不多,只要不是什麼機關陷阱什麼的,接下來不會有什麼威脅才對。當然了,葉凡也不會徹底放下心來,作為一個上古時代巫師留下的以及,裡面的東西絕不會簡單。

「接下來怎麼辦?」

青虎沒有離開這個密室,他現在似乎以葉凡馬首是瞻。

「你說這裡的人知不知道我們來了?」

「這個很難說?」

青虎挑挑眉。

剛剛下來的狐瑤兒道:「這夜明珠是誰的?」

「我們下來就有。」

最先進來的武士開口。

狐瑤兒道:「那對方一定知道我們下來了,我想不管是誰都不會隨便將一顆夜明珠留在這裡。」

「咱們必須儘快出去,萬一這人將這條出路堵死就不妙了。」

青虎臉色陰沉。

葉凡點頭道:「青族長說的沒錯,咱們的確該早點出去,萬一真讓人斷了出路那就麻煩了。」

葉凡當即通知上邊人的都下來,要走自然需要將所有人都帶走。這次進入這裡的有數百人,密室還是容不下所有人的,不得已率先打開密室的門。

說實話,葉凡想過很多種可能,但是唯獨一種可能沒有想到,當他打開密室的門時發現居然大方光明不說,眾人還進入一片鳥語花香中。

「難道我們離開了落雁谷?」

一群人有些傻眼,明明眾人在地下,可現在居然出現在一片鳥語花香中,尤其頭頂還有太陽,無疑在地底深處是不可能看到這些的。眾人認為離開了落雁谷也不是不可能,一時間也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該鬱悶。高興自然是不用在面對那該死的死亡生物了,而鬱悶那就是遺迹之地沒能去成,那傳說中上古巫師的寶藏自然也就跟他們沒什麼關係了。

青虎有些不信邪,讓人開始搜索這片區域,負責搜索的人很快回來,說從地形來看就是落雁谷,只是這裡並未發現任何他們來過的痕迹,更別說不久前還發生過慘烈大戰。這種情況讓所有人腦子都有些發懵,跟落雁谷一模一樣,可卻又不是他們來的落雁谷,那這裡到底是什麼?

「我們到底來到什麼地方了?」

青虎感到事情太過詭異,這種感覺很不好,他發現自從進入這個所謂遺迹之地之後,太多的事情超出他的預料。

葉凡神色淡然,雖然剛開始他同樣吃驚,不過他的眼力可不是這些傢伙能比。

這是什麼地方?

葉凡早就發現這應當是一座認為打造的空間,它完全模擬了落雁谷的情況,只不過這個情況並非落雁谷如今的情形,而是在那遙遠的過去。

葉凡很是興奮,這個上古巫師還真是厲害啊,居然能夠將巫師演化到這一步,如果他將這些巫師的手段徹底掌握,就算是在這個沒有力量的世界也將橫行霸道。

「這裡或許就是遺迹之地!」

狐瑤兒的臉上儘是興奮之色。

「何以見得?」

青虎皺眉。

狐瑤兒興奮的道:「你忘了那些古老的傳說了,傳聞上古巫師擁有通天徹地的本事,別說這種創造世界的方式,就算御空飛行也不在話下,此地完全跟落雁谷情形一模一樣,這足以表明這是人為創造的世界,我們應當很快就能夠找到上古巫師留下的寶藏。」

「那不知道上古巫師的傳承在何地?」

葉凡忽然插話,他在狐瑤兒的眼中看到一種激動,這不是因為這個傳說,她似乎知道什麼其他人不知道的秘密。

狐瑤兒笑著搖頭道:「這個我就不知道了,要想知道這裡是否有上古巫師的傳承,我們還是將這個人造世界搜尋一番吧。」

重生之大涅磐 「定當如此!」

青虎點頭附和,兩人很快就指揮人忙碌起來,他們根本沒有去徵詢葉凡的意見。

葉凡嘴角綻起冷笑,這兩個傢伙完全就是過河拆橋了,如今似乎沒了威脅,立時就想跟他劃清界限。不過葉凡並不在意,這些傢伙就算得到上古巫師的傳承又能如何,如果你無法看懂上古巫師的文字那就是一個笑話,到時還是需要依靠他。

葉凡沒有去跟著兩人,這個根本用不著,誰叫他已經控制了十多個狐族巫師,這其中可是有狐瑤兒的女兒,可以說不管這兩人想要玩什麼花樣,他們絕對想不到最後自己手下統統都會倒戈。

葉凡不再理會兩人,而是領著手下開始探查這片人造世界,對於創造空間,他遠比這個世界的人要了解,雖然不知道上古巫師的空間巫術,但是很多東西都是相同的,尤其他還掌握了陣圖這門學問。在一個沒有力量的世界,要想銘刻陣紋倒不難,不過他認為要將法陣激活才是真正的困難所在。

如何激活?

葉凡忽然想到那些陷阱中的屍傀,一時間他有了另外一的想法,或許這所謂的陷阱並非是陷阱,其實這些東西都是支撐這座宛若世外桃源一般世界的力量所在。這是一個沒有力量的世界,不過現在看來這裡有血色力量,同樣還有屍氣,僅從這兩種力量來看都跟人有關,所以當初那些上古巫師才會大肆屠殺。

想到這裡,葉凡心情有些沉重,這種用屠殺演化而來的巫術實在是太恐怖了,他感覺如果這種巫術流傳出去,怕是又要造成腥風血雨了。

不過巫術落在其他人手中定會成為禍源,可如果是在自己手中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 葉凡很是擔心讓外人掌握這種巫術,不過目前來看這些人要掌握這種巫術非常困難,首先一點,他們要掌握這種巫術必須掌握古老巫師神語,而這東西顯然不是誰都能夠掌握的。葉凡很快想到了這個世界中生活的人,他感覺這些人應當掌握了這種古老神語,所以他首要任務就是找到這些人,將之控制在手中,如此一來就可阻止外人獲得這種充滿血腥的巫術了。

如何找人?

這一點難不倒葉凡,他直接開啟真武之眼,很快一條若有若無的清晰路線出現在葉凡的眼中。

這次跟隨葉凡進來的只有三十尊骨境獸武,另外還有幾位骨巫,實力還算是超強的,如果加上他自己的話,就算遇到神級存在或許也能一戰。

「主人快看,前面有那種樹!」

忽然一尊獸武的驚呼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葉凡目光看去,立時發現那種可以用樹枝繪製陣圖的樹成片出現,這讓他一下子興奮起來。葉凡有理由興奮,這東西如果將之汁液取出來,在搞一個可以存放的器皿,他相信將來自己就不用愁沒有足夠多的樹枝繪製陣圖了。

既然發現這種特殊樹木,葉凡沒理由不過去看一看的道理,尤其他還發現真武之眼指明的方向正好就是這邊,不用說這片樹林也是那些一直生活在這裡的人精心栽種的。

樹林很大,葉凡發現有數十畝之多,如果提煉樹汁的話怕是數量不少。這就是財富啊,葉凡心中美滋滋的想著,不過很快他就嘆了口氣,雖然可以提煉很多樹汁,但是必須承認,要想將這些樹汁都提煉出來可不是容易的事情,而現在他也沒時間做這些,一切還是等找到這裡的人,然後再想其它事情。

葉凡一行很快就在樹林中發現一條小徑,雖有不少雜草,但是可以看得出來這條小徑經常有人行走。會遇到什麼,還是讓葉凡非常好奇的,他感覺很快就要見到那一直生活在這片空間中的人了,他們到底是什麼人了?是上古巫師的後裔?還是落雁谷的人?

無數的念頭閃過葉凡的腦中,很快他就看到一座竹屋,在樹木的包圍中給人一種世外桃源的寧靜感。竹屋非常安靜,只有一些飛禽在林中嬉戲,只有家禽跟家畜並沒有。

葉凡停下了腳步,真武之眼看到了危險,如果從這條路走過去,一定會觸發陷阱。

陷阱?

葉凡的目光掃過所有地方,很快他注意到不遠處有一塊石碑,上邊有古老的語言,同時還有陣紋。這是一種葉凡從未見過的陣紋,不過在試煉夢境中學習到的陣紋之道讓他能夠窺視到其原理。

這是一個幻陣!

這是葉凡的初步判斷,看上去應當沒有什麼太大的傷害,只不過他們一行很有可能會迷路,幻陣還是非常可怕的,就算葉凡有真武之眼也不一定能夠走出來,因為幻陣有很多種,有的能夠根據人的心裡變化產生變化,難保眼前的幻陣不具備這種可能。

葉凡的目光落在石碑上,他很是好奇,這些陣紋上並沒有血液這種東西,如此一來,到底用什麼來觸發陣紋的威力?

這個問題讓葉凡很是好奇,現如今他只知道人體的血液可以起到激活陣圖的力量,而眼前的陣紋顯然不是這樣,這或許是一種全新的力量,如果能夠找到,對他意義還是很大的。說實話,葉凡討厭用鮮血作為陣紋動力,一旦這種巫術推廣開來,很可能會掀起腥風血雨,眼下這個用屍體構建而成的世界還會繼續出現。

甚至葉凡也可以猜測,上古巫師消失說不定也是因為這種禁忌巫術的盛行導致的,所以不管從哪一個角度來說,他都不應該將這種巫術發揚光大。

心中思緒很快收回,葉凡再度開啟真武之眼,他的確看不明白石碑到底隱藏了什麼玄虛,不過這些其實根本就不重要,他只需要如何應對眼下的情況就是。

幻陣很多時候並不一定會有危險,不少都是通過扭曲人眼中看到的東西,只要自己能夠看穿這一切,或許就不會有事。巫術其實並沒有那麼神奇,以葉凡的了解,巫術其實就是依靠人體內部的各種能量,幻陣自然也是如此,而既然是一個幻字,那麼最大可能就是影響人的心裡。

這樣的陣圖在這樣沒有力量的事情非常強大,只不過這種強大隻是針對非巫師者,如果是像葉凡這種級別的巫師進入幻陣中,真正收到印象的可能性並不大。

面對幻陣如何破?

葉凡皺著眉頭,目光落在石碑上,他的臉上很快露出笑容來。

其實很簡單!

幻陣之所以厲害完全是因為這塊石碑,如果自己修改幻陣,自然就可以讓威力化於無形。對於如何破解陣圖,葉凡還是很有心得的,在試煉夢境中無數次被炸死就是因為他修改陣圖之故。而眼下刻在石碑上的陣圖其實非常好破,他根本不要真缺,哪怕是錯誤的也能強行將這個幻陣給破掉。

想到就做,葉凡很快將收集的樹汁拿出來,他最終年年有詞,不多時弄出一些汁液,割破手指,讓樹汁跟血液混合,然後屈指一彈,讓汁液朝著十倍飛射而去。

巫咒在念誦,葉凡的心神則附著在這滴汁液上,御劍飛行的效果很快顯露,汁液直接落在石碑上。

「嗤!」

樹汁像似燃燒起來,很快原本完美無缺的陣圖收到影響,一下子徹底癱瘓。

葉凡對於自己的手段還是很滿意的,這下邁步繼續前行,石碑屹立於原地,對於他的闖入不聞不問。顯然葉凡成功了,讓石碑上的幻陣暫時性失去威力,能暢通無阻的靠近竹屋。

竹屋非常安靜,葉凡小心將這裡搜索一番,他並未發現什麼有價值的東西,這才將竹屋的門推開,不過非常可惜,他並未遇到人。

當然,葉凡也不能說毫無收穫,起碼他知道一點,屋內住的人不多,似乎只有一個人的樣子,而且,根據葉凡的觀察,這個人應當是一個小孩子,這不得不讓他疑惑,難道操控怪蟲的就是這個小孩子。

不要怪葉凡會有疑惑,因為他在屋中發現很多小女孩喜歡的玩具,至於大人的東西雖然也有,但那都是很久沒有動用了,顯然如今這裡居住的只有一個小孩。

人去哪了?

葉凡會向留在密室中的夜明珠,他明白也只有小孩子才會出現這樣大的失誤,要是一個穩重的人,肯定會在離開前將夜明珠拿走。

現在人去哪,葉凡感覺對方很有可能是被自己一心嚇跑的,一個與世隔絕的人,突然遇到這麼多的人,一定會感到害怕,躲起來也正常。當然了,葉凡不認為這個小孩子會普通,畢竟能夠操控怪蟲,本身就不會簡單。

有了這些想法,葉凡選擇性離開,他如果一直在這裡,或許對方根本不會現身。當然了,葉凡雖然離開,但他還是會回來的,只不過他會獨自一人回來,而且是採取御劍飛行的方式。

這個世界並沒有夜晚,葉凡出現在這裡已有數個時辰了,可天空的太陽愣是一直懸挂,這樣的情況也是非常不適應的。本來葉凡打算等天黑再去一探究竟,而現在也只有白天飛行了,這樣一來自然容易暴露自己,只不過他也沒有什麼更好的辦法。

……

竹屋的門推開開,一個小女孩出現在門口,她輕吐了口氣,小心翼翼的將屋外打量一番,發現那些人都走了之後才走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