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主幹,劉鋒受到攻擊會損失40多生命值,而他的攻擊則會吸回9點血,兩根主幹讓他損失接近60生命值。

面對次級枝幹,劉鋒受到攻擊會損失20多生命值,而他的攻擊則會吸回13點血,6根主幹讓他損失接近40生命值。

面對末級枝幹,劉鋒受到攻擊會損失8點生命值,而他的攻擊則會吸回15點血,15根主幹讓他吸取超過100點生命值。

一輪攻擊下來,劉鋒的血量反倒稍稍抬升!

【貪慾九頭蛇】,在對抗多名低階對手時,吸血效果最為顯著!可以說這【貪慾九頭蛇】完全克制了duo落之源的物理攻擊方式!

對抗之下,劉鋒很快發現,每種枝幹的攻擊速度不同,主幹的攻擊速度大約在1。0左右,次級枝幹的攻擊速度則不到0。8,而末級枝幹的攻擊速度只有0。5左右。

面對攻擊速度超過1。5的劉鋒,剛剛發動攻擊而被聚集在劉鋒身邊的末級枝幹簡直就是靶子!

趁著末級枝幹還未散去連番發起攻擊,劉鋒在2秒之內通過吸血讓血線恢復到了1100左右!

又是一次對拼,劉鋒的血線再度回升,而duo落之源本體則噴出一個魔力球,正中他的護盾,又將他的血線打了下來。

沒辦法,處於諸多枝幹當中,雖說吸血效果很解渴,可行動能力卻是大受影響,即使是劉鋒也沒辦法想最初那樣從容躲避,被枝幹佔據之後,已經沒有太多提供騰挪的空間。

婚如冬陽 砰砰砰!

能夠穩住血線,劉鋒儘可能的控制敵我攻擊,不斷的對末級枝幹最密集的區域發動攻擊。

通過【貪慾九頭蛇】被動技能順劈帶來的回血效果不高,一旦血線有些下降,又找到合適的輸出環境,他當即利用主動技能【新月】發動一輪強大的攻勢,再把血線拉回來。

因此,即使duo落之源幾度發動魔法攻擊,卻始終拿劉鋒無可奈何,而它頻頻傳來的痛苦嘶吼卻是讓劉鋒知道這個戰鬥方案可行。

噼里啪啦……

幾輪攻擊下來,劉鋒愕然發現,那十幾根末級枝幹,竟然被他意義摧毀,即使是次級枝幹,也有了明顯的傷勢。

雖說血量恢復滿值,但劉鋒此刻卻是沒了最好的吸血對象,在遭受攻擊時,血線立刻就掛不住了。

「不行,缺少了吸血目標,戰鬥方案必須做更改了,可接下來該怎麼打?」

看著除了兩根竹竿和四根次級枝幹之外,空空如也的四周,以及自己再度泛黃的生命護盾,劉鋒漆黑的眼睛里散發出陣陣光芒。 「這個年輕人也真是厲害,以往進去的巔峰召喚師,只撐了不到10秒就逃了出來,生命護盾也幾乎崩潰,可他都已經進去半分鐘了!」

一個年長的祭司臉上帶著吃驚,用驚異的語氣說道。

「而且這戰鬥波動說明,剛剛進去那年輕人不僅沖了下去,而起已經跟duo落之源打起來了!」

一個年輕人面帶紅光,貧乏的護盾狀態並沒影響到他,臉上的疲憊卻掩蓋不住他眼睛里散發出的絲絲興奮。

「豈止是打恰里,剛剛那恐怖的嘶吼聲顯然是duo落之源發出的,這說明他已經對duo落之源造成了傷害!而這十多秒的戰鬥,感覺duo落之源一直在遭受傷害,我懷疑即使這小夥子現在上來,duo落之源也不大可能衝出封印了!」

菲利普主教秉著氣息,用吃驚的語氣說道。

結界內部的情況,菲利普主教是有所了解的,那duo落之源在結界底部,想要靠近必然會挨上幾輪攻擊,缺乏足夠的防護能力,根本就連見到duo落之源的機會都沒有,更別說削弱它的力量了。

把如此貴重的裝備拿給劉鋒,為的就是讓他撐過最初的打擊,這樣才能對duo落之源造成傷害,實在是無奈之舉。

菲利普主教覺得,只要能纏住duo落之源,即使只對它造成少量傷害,讓結界獲取一定的恢復時間,之後就可以繼續鎮壓住duo落之源。可沒想到,劉鋒這一下去,不僅對duo落之源造成了傷害,甚至還打的它慘叫連連。

這可是個巨大的驚喜!

一時間,諸多守衛者都是面帶喜色的議論紛紛。

「無法治療傷勢,能夠恢復血量的治療者立刻集中到結界這裡,給幾名至尊英雄恢復生命護盾,如果這年輕人能堅持到大家血線恢復一些,我們就去接他上來!」

知道劉鋒在下面奮戰,菲利普主教回身,對正在治療傷員的治療者下令道。

聽到菲利普主教的指令,諸多擁有生命恢復能力的治療者迅速來到結界處,為包括韋魯斯在內的幾名至尊級強者修復生命護盾。

吼!

又是一聲怒吼傳來,菲利普主教等人能夠明顯感覺到,duo落之源這次的嘶吼並非完全來自痛苦,而更像是發動了什麼了不得的攻擊。

……

「該死,沒了吸血目標,真心不好打,如果不是對方的攻擊力銳減近半,此刻我恐怕已經掛在這裡了吧。這傢伙卻還有發動技能,它怎麼就這麼多技能!」

聽到duo落之源的這陣嘶吼,劉鋒也是忍不住頭疼。

在掃清了末級枝幹之後,劉鋒的戰鬥方式就有了極大的改變,他不能再跟擁有強勁攻擊力的次級枝幹和主幹硬碰硬,而是通過高額的移動速度跟它們周旋。

知道跟主幹對碰必然會讓自己血量下降,劉鋒選擇避開主幹,每次只跟其中一兩跟次級枝幹進行對抗,讓【貪慾九頭蛇】範圍攻擊打擊至少四五根想要圍上來的枝幹,通過吸血效果維持血線。

這樣一來,劉鋒的攻擊速度優勢就無法利用,甚至每3、4秒才能進行一次對攻,在對方較高攻擊力的影響下,即使有著吸血和高額回血效果,他的血線也在一點一點的降低。

不過,在經過一分多鐘的對抗之後,他成功摧毀掉了4根次級枝幹當中的3根,最後一根也陷入重傷狀態。

而劉鋒的血線,則降低到了200點左右。

知道劉鋒血量不多,duo落之源大吼一聲,驅使著剩餘的枝幹發動攻擊,而它的本體也在醞釀下一輪攻擊。

通過之前的戰鬥,劉鋒知道這些枝幹也是有著自己的技能,包括攻擊速度提升和移動速度提升,此刻的duo落之源顯然發動了移動速度提升,幾根枝幹在轉瞬之間就將劉鋒纏繞其中。

好在枝幹的技能冷卻時間極長,而且也只有主幹才擁有最高的技能效果,劉鋒也是運氣好,才堪堪躲過上次技能發動時間,撐到現在。

而此刻,剩餘枝幹數量的減少,無疑讓duo落之源擁有了更多的操控能力,圍堵劉鋒的幾根枝幹無論在角度還是速度上面都配合的天衣無縫。

禁錮!

下一擊,就是那擁有超強實力的酸液噴塗,避過幾次這個魔法的劉鋒,很清楚這個技能的傷害起碼也在2000左右,這duo落之源顯然是打算用這個技能做最終的了斷。

剩餘的1個次級枝幹和2根主幹從三個方向的將劉鋒牢牢圍住,使得他完全失去了移動能力,而劉鋒則是輕哼一聲,引動體內能量。

晉級!

召喚師的晉級擁有恢復滿額生命值的效果,到達29級的劉鋒,只剩下一次這種機會。

普通召喚師無法在戰鬥時晉級,但可以一心二用的劉鋒,則沒有這方面的限制,在血量下降到暗紅,又將面臨對方做出的超級攻擊時,劉鋒將一直在醞釀的晉級效果引發。

嘩!

晉級30級召喚師!

原本暗紅的生命護盾瞬間補滿,這讓劉鋒獲得了滿值1626的生命值。

砰!

粗重的綠色液體從duo落之源本體噴發出來,正中劉鋒生命護盾,瞬間將劉鋒的護盾值打到暗黃。

-450!

「真是誇張的傷害,它這一擊,又是過千的傷害……」

比起每3秒一次、只擁有300左右攻擊的魔法球,duo落之源的這個線性魔法,傷害無疑更強。

只不過恢復滿額血量的劉鋒,可以輕鬆抗下這一擊,而且憑藉【催化神石】帶來的恢復效果和被動回血能力,劉鋒的血量很快恢復到了1200的程度,並朝著1400繼續增長。

淡綠色護盾。

反手將重傷的次級枝幹砍斷,劉鋒跟duo落之源終於回到了最初的對峙狀態。

似乎相同,但又絕對不同

「嗯?這duo落之源似乎比最初的氣勢弱了很多!」

看著duo落之源本體的翻湧程度大幅度減緩,劉鋒眉頭微微一挑。

跟最初相比duo落之源本體透露出的能量和壓迫感已經大幅度減少,顯然失去諸多枝幹對它來說也是一擊重創。

「duo落之源的本體與枝幹屬於生命共享狀態,共享的生命值極強,根據之前的觀察,共享血量大約在50000左右。還好我有【貪慾九頭蛇】,否則……」

判斷出這個數字,劉鋒的眼角還是忍不住抽動了一下。如果不召喚那些次級枝幹和末級枝幹,劉鋒都不知道該怎麼跟duo落之源打。

而現在,被次級枝幹和末級枝幹帶走了太多血量的duo落之源,戰鬥手段相對顯得有些單調了。

然而即使如此,戰況依舊不容樂觀。

即使是30級巔峰召喚師,即使對方現在已經虛弱至極,duo落之源依舊不是普通召喚師所能對抗的!

「看來,它似乎又有動作了……」

看著duo落之源本體的翻滾速度猛的加劇,劉鋒心頭不由一跳。 「快點,趕緊修復生命護盾,底下的動靜越來越小了,恐怕那年輕人支撐不了多久!作為光榮的安卡拉神廟守衛者,我們不能讓一個外人在這裡送命!」

感受到結界地步傳出的動靜愈發微弱,似乎有結束戰鬥的跡象,認為事態不妙的菲利普主教臉色急切的對身邊治療者喊道。

雖說連那年輕人的名字都還不清楚,可是菲利普主教已經被他所感動,年紀輕輕就獲得了超絕的實力,同時還跟半神級索拉卡有著「非比尋常」的關係,這樣一個人如果命喪神廟底部,而自己等人卻得以保全,那會讓在場所有人羞愧一輩子!

菲利普主教雖然著急,可是守衛者們剛剛打了一場艱苦的戰鬥,現在連外面同伴的屍體都還沒安葬,卻又要調動本就已經耗盡的法力為幾名至尊級英雄恢復生命值,實在是有些勉為其難。

低階治療者此刻已經完全無法發揮效力,稀薄的法力恢復能力讓他們在這種緊急事態當中無所作為。

幾名中階治療者由於魔力透支,已經完全陷入昏迷當中,只剩下十來戰將級輔助英雄還在想辦法為同伴提升血線,但這速度,卻是無論如何也快不起來。

……

隨著duo落之源本體翻滾速度加劇,幾根枝幹頓時一轉,凝結成一面植物盾牌,擺出了防禦架勢。

見對方的枝幹竟還有這種效果,劉鋒不禁有些暗嘆。

不愧是半神,即使是召喚物,也有著自己的諸多技能,進攻、控制、防禦一應俱全。

如果不是【貪慾九頭蛇】的逆天範圍攻擊和吸血效果,劉鋒覺得現在自己已經被撕成碎片了。

至少,那【守護天使】的被動效果應該已經用掉了。

「duo落之源受傷不輕,我應該已經完成削弱它的任務了吧。」

既然任務完成,自己可以全身而退,劉鋒並沒覺得自己能夠以召喚師的實力非要挑戰半神——即使有超過普通巔峰召喚師的實力,挑戰半神依舊不是明智之舉。

如果超過普通召喚師的實力就能跟半神叫板,那剛剛索拉卡早就掛了!

再次確認duo落之源主幹採取了防禦態勢,劉鋒微微鬆了口氣,調動身形往結界方向移動。

然而劉鋒想撤退,duo落之源卻又不樂意了。

原本盤旋成圓盤防禦狀的主幹當即鬆開,瞬間發動加速效果朝著劉鋒卷了過去,而duo落之源本體又有四根新的末級枝幹生長出來,相互盤旋成了一個稍小一點的盾牌擋在劉鋒與本體之間。

「想要留住我?這duo落之源倒還真是個沒完沒了的傢伙……」

很快,兩根主幹就攔住了劉鋒的返回去路,並且通過不斷的攻擊逼迫劉鋒再度下降,這也讓他不得不再度評估當前的局面。

「末級枝幹擁有1000生命,也就是說,我至少要造成4000的傷害才能突破這4跟末級枝幹形成的盾牌,而且難保這個盾牌沒有防禦加成……」

跟主幹相互對抗幾次,發現它們很是不依不饒,在付出200點生命值的代價之後,劉鋒不得不返回結界底部。

鏘!

一斧頭砍在盾牌上,劉鋒發現自己只吸回來30點生命值。

「盾牌果然有防禦加成,普通命中末級枝幹可以吸收15點生命值,4根應該是60,可現在只吸收了30點。說明這盾牌可以減少50%的物理攻擊傷害,而我每次攻擊總計只能打出250傷害。」

一擊過後,劉鋒判斷出這個擁有4000血量,每次攻擊只能打出250傷害的盾牌,並不是那麼容易破壞的。

一時間,戰局又演變成了一面盾牌加兩根主幹跟劉鋒的對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