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殺青嘴裡輕喃。

知恩不圖報,枉自為人。

既無法報,那就不為人。

……小谷中,方昊天並不知道天龍堂的第一人,南宮堂皇親自來殺他了。

小谷四周,仍然圍滿了天龍堂的高手。

所有人都在看著方昊天和十二煞衛。

"嗖!"

方昊天飛身回到神情複雜的南宮霧寒身邊。

十二煞衛沒有追擊,都靜站著不動。

南宮霧寒先是怔了怔,跟著想到了什麼,身軀微顫了一下,一臉苦澀。

但此時的他能說什麼?

十二煞衛來殺人家,殺不了人家而被降服,只能算是人家的戰利品。

他真的不能說什麼。

"跪下!"

方昊天突然輕輕一喝。

撲嗵!

十二煞衛應聲而跪。

"怎麼回事?"

四周的那些天龍堂高手頓時懵了。

枯蘭已死,十二煞衛成了他們的希望。現在十二煞衛向方昊天下跪,那他們還有什麼能力對付方昊天,對付叛徒鍾奎?

"去,將他們趕走。"

方昊天手突然朝谷外一指。

抹殺了南宮堂皇的靈魂印記,方昊天自然就留下了自已掌控十二煞衛的靈魂印記,現在是否成功,一驗便知。

嗖嗖!!

十二煞衛沒有二話,閃身撲出,朝十二個方位朝谷外的天龍堂高手撲去。 十二煞衛,煞氣驚人。

飛掠之勢,並不因為那些人是天龍堂的人而有留手的意思,是真要殺人。

對十二煞衛來說,眼中只有主人,其他的人皆可殺。

"不要殺人。"

南宮霧寒陡然驚叫。

方昊天微微一笑,交代十二煞衛不要殺人。如果南宮霧寒不出聲,方昊天不介意讓十二煞衛直接殺人。

這些人是來殺他的,他為什麼不能殺?

但這些人只是天龍堂的小角色,南宮霧寒既然出聲替他們求情,那就給他面子不殺也罷。

踏碎豪門 十二煞衛擁有方昊天的靈魂印記,一定的距離內,方昊天能跟十二煞衛直接靈魂溝通,無聲無息。

"砰砰!"

十二名天龍堂高手被打得噴血倒飛。

十二煞衛因為方昊天的命令不能殺人,出手留了分寸,傷人不殺人。

"煞衛大人……"

"不要殺我。"

"快逃啊!他們已經被方昊天控制了!"

"快逃!"

……一開始,天龍堂還有一些人心存僥倖,但被十二煞衛連著打傷四十多人後終於怕了。

十二煞衛,聯手等同九重大高手。

就算是單獨的實力也不是一般的高手能擋。

天龍堂一眾高手狼狽不堪的被十二煞衛趕跑。

南宮霧寒看向方昊天,憂心說道:"你抹殺了十二煞衛的靈魂印記,我父親發現與十二煞衛失去聯繫后必然大怒。以他對十二煞衛的看重,極有可能會親自來。"

"親自來?"

方昊天眉頭微皺了一下。

他知道南宮堂皇身為天龍堂的堂主,實力之強大絕對是元武郡至頂尖的存在。但他現在實力也比跟韋殺青對戰時強大了許多,對南宮堂皇的到來他不但沒有畏懼,內心中反而有點小期待。

但他也很清楚,如果南宮堂皇現在出現的話,最尷尬的會是南宮霧寒和鍾奎。

南宮霧寒和鍾奎顯然也想到了這一點,而且他們雖然承認了方昊天的強大,可是還沒達到說方昊天足可抗鋒南宮堂皇的存在。

於是在不想面對南宮堂皇又怕南宮堂皇到來傷了方昊天的複雜心態中,南宮霧寒和鍾奎都勸方昊天趕緊走。

"方老弟,走吧!"鍾奎說道:"堂主會給我機會解釋的。只要他信我沒有背叛天龍堂就不會對我怎麼樣。"

話雖這樣說,他內心很清楚。南宮堂皇若來,就算不殺他,他的日子也不好受。

"昊天兄弟,你們快點走吧!"南宮霧寒也勸道,"奎叔跟我父親這麼多年,是什麼人我父親心裡清楚,不會對奎叔怎麼樣的。但你……雖然我們認識時間尚短,但我覺得你是一個很不錯的人,是一個值得深交的朋友,我真不想我父親傷了你。"

兩人相勸,目光誠懇。

方昊天想了想后不想南宮霧寒和鍾奎難做人,於是點頭。

嗖!

方昊天手一揮,直接當著南宮霧寒和鍾奎的面將十二煞衛收走。然後喊了一聲:"夜月,小白,我們走。"

嗖嗖!

小白落到了方昊天的肩上,虛夜月落到了方昊天的身邊。

看到方昊天一揮手就將十二煞衛收走,已經見過虛夜月和小白突然出現,知道方昊天擁有一件可容活人寶器的鐘奎倒還沒什麼。南宮霧寒卻是嚇了一跳。可容活人,而且還輕易將十二煞衛收走的寶器,那絕對是跟他父親藍空尖梭同樣層次的天級空間寶器。在蠻獸封鏡,乃於整個元武郡都是無價之寶啊!

方昊天向鍾奎和南宮霧寒抱拳拱手道:"我們先走了,希望很快就能在蠻獸殿見。"

鍾奎和南宮霧寒還禮,內心中也為方昊天肯走而鬆了口氣,同時也感動。他們都是聰明人,看得出方昊天肯走,很大的原因還是因為不想他們兩人難堪。

嗖嗖!

方昊天和虛夜月飛掠而起。

就在此時,虛空上突然有尖銳的破空聲響起。

破空聲剛起似乎很遠,但下一瞬間一道藍光已經到了小谷之頂。

"這……"

南宮霧寒和鍾奎臉色劇變。

兩人知道藍光是藍空尖梭,南宮堂皇到了。

方昊天和虛夜月也是臉色劇變,下意識就要落下。

轟!

兩道劍光突然斬出。

一道斬向方昊天,一道斬向虛夜月。

兩道劍光如同兩輪烈陽,將這一片區域都照得通亮,刺眼無比。似乎世間不管什麼鬼魅都能在這如烈陽的劍光下通明澄澈,無所遁形。

一擊之下,何等威猛,可怕。

"元陽境九重巔峰!南宮堂皇!"

方昊天和虛夜月頓時色變,同時出手。

虛夜月手中的夜月金罡劍在身周布起了一道金色的劍盾。

方昊天更是十劍齊出。

"皇極至尊劍道。"

"九魂劍陣!"

劍道催動,魂力狂涌。

在劍道的催動之下,皇極至尊劍悍然迎上斬向他的劍光。九魂劍陣則是迎上斬向虛夜月的劍光。

"轟轟!"

兩聲巨響,方昊天和虛夜月渾身一震同時砸落到小谷中。

"噗!"

方昊天算是一個人將兩道劍光扛下了九成的力量,所以落地后一大口血噴了出來。

"昊天。"

虛夜月只是受餘力波及,臉色白了白便恢復血色。

她內心感動震顫。

兩道劍光真的很可怕,如果不是方昊天的九魂劍陣先幫她擋下那劍光,她估計會死。

而這等瞬間發生的危險面前更加看出一個人的心。

虛夜月很清楚方昊天現在最強大的是九魂劍陣。危險之時方昊天用九魂劍陣護她,用最強在的力量護他,證明了她在他的心中,她比他的命還重要。

有君如此待我,我還求什麼?

就算下一瞬間死去,此生再無憾。

"肯定是南宮堂皇。"方昊天用手將嘴邊的血抹掉,"雖然是突襲,但我一下子就受了重傷,我的缺點在這等大高手的面前越來越明顯……我跟他們還是有點差距啊!"

方昊天徹底認識到了自已的缺點,更加清楚了自已的不足。

魂武方面,方昊天確實擁有了與南宮堂皇這個層次大高手抗衡之力,但玄武修為還是太低了。

雖然他有戰體的原因,防守力比層次的高手強,力量也比同層次的高手強。

但跟南宮堂皇這等大高手比,他元陽境五重的修為仍然在有著四重有餘的差距。

"如果我現在是元陽境八重的話,就算突襲也不可能讓我受傷……修為,玄武修為,我必須要將玄武修為儘快提升,否則的話我永遠不能到達像南宮堂皇這類大高手的層次……"

空中,藍光消失,繼而一道槐梧高大,透著無上威嚴的身影懸浮在小谷的上空。

一股不怒自威的威壓籠罩下來,讓得小谷中每一個人都似乎身負千斤巨石。

"真不愧是魂武雙修武者。以元陽境五重的修為居然能擋下我一擊不死,小子,你確實是個天才。"南宮堂皇緩緩降落,"但你如何天才,總有一個弱小的過程。你現在還是太弱小了……弱小的你竟敢奪我十二煞衛,你今天必須死。"

"父親!"

"堂主!"

南宮霧寒和鍾奎同時叫起,身形閃動就擋在了方昊天和虛夜月的面前。

方昊天抬頭。果然是南宮堂皇,他果然來了。

"好強大,真不愧是天龍堂堂主,蠻獸封境的兩大掌權者之一。"

方昊天內心凜然,

蠻獸殿殿主現在弱小,實權旁落,已經完全掌握在天龍堂堂主和元武堂堂主手上。

南宮堂皇身為天龍堂堂主,自是兩大掌權者之一。

"畜生,叛逆!你們好大的膽子,居然敢跟魔族勾結,敢與方昊天這個人族的叛徒混在一起,你們是死罪。"

南宮堂皇電目一掃,聲音極度憤怒。

撲嗵!

鍾奎直接跪下,口中哭叫:"堂主明鑒,屬下斷沒有與魔族勾結,更沒有背叛天龍堂。"

"父親。"

南宮霧寒沒有跪,抬頭看著南宮堂皇說道:"孩兒已以查清,奎叔和方昊天並沒有與魔族勾結……"

"你給我閉嘴。"南宮堂皇陡然一喝,手中一把古樸大劍抬起,可怕的威勢壓迫下來,"你們滾到一邊去,等我殺了方昊天再收拾你們。"

"堂主。"

"父親!"

南宮霧寒和鍾奎抬頭,眼含哀求。

"滾!"

南宮堂皇極度不奈煩,左手拍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