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雪笑道:「你們兩個誰做東我都沒意見,反正我只帶着一張嘴來的,對了,老秦,你也要喝點酒,就別開車了,晚上讓老旦他媽送你回來。」

三個人到了麗都酒店之後,李新年讓顧雪陪着秦川先去包廂,自己則在酒店門口等母親,大約十來分鐘之後,終於看見章梅開着那輛現代車趕到了。

「旦旦,究竟是什麼朋友啊,搞得神神秘秘的?」章梅有點不放心地問道。

李新年拉起母親的胳膊就往酒店走,一邊說道:「等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

章梅停下腳步,嗔道:「你不說清楚我就不去。」

李新年知道母親的脾氣,只好說道:「媽,不是別人,就是你的老朋友秦川。」

章梅一愣,隨即似乎明白是怎麼回事了,瞪着李新年質問道:「你這兔崽子究竟搞什麼鬼?你怎麼會認識秦川?」

李新年笑道:「媽,這就叫緣分啊,你不知道,顧雪和秦川也認識好幾年了,今天就是她把秦川請來的。」

章梅一臉狐疑道:「咬,感情你們兩個今天是要給老娘做媒呢。」

李新年乾笑道:「媽,我就是這個意思,剛才我已經在醫院見過秦川了,我覺得你們挺般配啊。」

章梅嗔道:「你懂什麼叫般配?你和顧紅可真是般配的一對。」

。 「是不是海盜們拉的水線,是不是他們把水線拉低了?他們故意的?」八號選手安耐不住的問,但是沒能得到回答。

「別誣陷我們海盜,是你們自己不小心。」裁判拿着手中的哨子對八號說道,隨即看向了六號和五號。

「我勉強可以走,應該可以堅持。」六號選手說着,在地上走了兩步路;「我應該不影響比賽,你呢?」

六號選手關切的看着五號選手,五號選手面露難色,拼了老命在地上挪了一步,但是重心一旦更改就會全身冒汗無法走動,甚至失聲痛苦,看來骨折無疑了。

「五號,即使你能比賽,但是你的腳趾骨折了,便不配跟王子殿下待在同一屋檐下。」

突然間一個哨響,裁判的手一揮,泳池上面圍觀的海盜飄着大鬍子紛紛湧上來。

他們要將五號選手抬走!五號選手現在就像是一個打折的貨物,遭到了哄搶。

尖叫與不甘全部都在喧鬧中被刺穿,空氣中都是哄搶和謾罵的聲音,恨不能將天使一般美麗的五號四分五裂。

連手指都不能落下一根。

「她是我發現的!我們寢室已經該分配新的女人了!你們上次已經領過一個了!」

「但這次使我們先搶到的,先來後到!等我們玩剩下再送給你們!」

「我們寢室上個月就拿到了最佳寢室獎,我們有權利多分配一個!」

「那是上個月!」

剩下的四個女孩全部站在原地凝滯著。

想救嗎?

想。

你有能力救嗎?

沒有。

那你眼睜睜看着同伴被欺負,會不會心裏煎熬。

煎熬,真的好煎熬。

姚窕的短促的呼吸聲在哄搶的糙亂聲中,橫空出世,輕輕淺淺,卻毅然決然,她光着白皙嫩滑的腳掌,這一刻已經向前一步。

「勇士,你覺得會是誰做的手腳呢?」王子聽到消息便帶着勇士這過來看戲,勇士靜默無聲。

王子沉寂的眸子釘在勇士用半個小時時間,就長出來的蕁麻疹。

感受到王子殿下嫉妒的視線,勇士神秘幽邃的眸子撇向王子殿下:「我覺得是七號。」

「七號?不對,明明五號和六號才是相鄰賽道,七號跟五號相隔太遠了。」王子殿下看着泳池上方攥著拳頭正要有所作為的七號。

「七號品性善良,而且富有正義,只是有時衝動魯莽。但是也蠻乖巧的。」王子殿下像是眸子裏充了電一樣的看着姚窕的背影。

嘴角上揚著帶着冰冷的氣息,金唯看向王子殿下:「您不是只看得上第一名嗎?現在,還不是正式的比賽呢。而且我看她不順眼。我希望骨折是七號而不是五號。」

「歐?」王子殿下不解的看向勇士不再完美的面孔,心中湧現起舒適,隨後才是真正的疑惑:「為什麼?」

金唯的舌尖抵了抵上牙膛,冷硬的神情根本就是不屑回答這個問題。

而此時,五號選手的手腳被兩撥陣營拽著,像是一塊正在被分食的肉!

不遠處,小鹿似的眼睛不可遏制的眯了起來,姚窕的拳頭已經攢到了極致的力量。

她邁開了腿,什麼也沒想——

八號和九號看到她要走過去,立即發現了不對,兩人趕緊上前攔住她:「你別傻了!她只是去暖床,你去了會直接死的!」

「我就是看不下去,我受不了了,大不了死吧,也不這樣干瞅著強!讓開——」明麗的眸子此刻漆黑無比,她在緊緊盯着他們的動作,和處於弱勢的五號。

若肉強食,但女人不是食!

姚窕控制不住起來,便沒有那麼多後果可顧!

「七號!」八號還有九號已經控制不住姚窕了。

姚窕拎起一個椅子直接朝着海盜們而去。椅子腳在地面上不斷割據着響聲。像是為海盜們送行的一首哀歌。

什麼比賽,什麼海盜船,統統見鬼去吧!

「呵。也好。你也去死吧。」金唯幽暗驚艷的瞳孔緊緊盯着她的背影,她在漸行漸遠,朝着海盜們的方向去送死。

金唯冷硬著英武俊逸的面龐,高大英倫的身子全部背過去,不再看她一眼。

如此情況,身邊的勇士竟背過身去?王子殿下驚訝得看着勇士,這種時候,不是應該保護一下七號嗎?

「勇士?」

王子殿下看着沒有絲毫同情心的勇士開始無法理解:「能否保護一下本殿的七號,她只是有一些小衝動,但是罪不至死。按照以往,海盜們會殺了她。」

「而我的身份,現在去改變條例又不太合適,勇士快去阻止一下吧。」

「我說了,我看她不順眼。」冰冷的聲線像是一堵能將人拍碎的冰牆。金唯眸中的光輝早已盡數熄滅,且越陷越深。

「她死了也好。」

「勇士,你到底怎麼了本殿的七號你從一開始就不喜歡她。」

王子慌錯的瞳孔在勇士高大的背影上定住,一時間,兩人紛紛看向泳池的背對面,卻不想給了有心人的可乘之機!

王子腰間一晃,感到腰間的帝王劍被抽出了!

王子驚擾的視線瞬間轉向正前方,他看見面前的七號面目的決絕跟慷慨赴死,大義凜然的模樣。

七號原來是嫌棄椅子不好打架,便丟了椅子,專門來抽走他的配劍了!

嚓——

帶着一絲小小的火花,劍鞘在王子的腰間掛着,但是空空蕩蕩。

劍亮的比游泳池的光波還要耀眼,瞬間王子殿下驚愕著眸子,他看見自己的一撮頭髮飄落空中,緩緩落下。七號曼妙的身姿甩著雨水般的水滴,在空中旋轉了半圈之後已經將他的劍全然拔出,滿是殺氣!

猶如一個征戰沙場的女將軍。

「勇士。」王子殿下緊張地不知道如何表達情緒,帝王劍都已經被抽走了,勇士卻還不轉過身來!

「我不。我不想管她。」金唯高大的身影背着,滿是午飯時間的怒火。

做朋友?做不了,只能在死或是情人之間做選擇。

但凡她對他還有一點的愛,哪怕是喜歡也好,會提到朋友二字么?

相濡以沫,不如直接送你進墳墓。

「轉身!你快轉身!」王子殿下眼看着自己父親傳承的帝王劍已經被七號在地面上開始摩擦遊走!

「我絕對不會管她,讓她自生自滅。」不就是想救人,然後還想把自己的命也搭進去?

是她自己願意的,去死吧,她死了,他就可以擺脫掉痛苦。

再也不會因為一個不愛自己的人承受莫名的折磨。忍受着身處卑微的煩惱。

「勇士!我的劍被她拔走了!勇士!」

勇士不回頭,王子殿下兩隻戴着白手套的雙手立即上前,將勇士高大的身軀擺正:「她搶了我的劍,快去攔住她!快去!」

臉上一個凝滯,金唯順着王子殿下急迫的視線看過去,然後才知道這女人搶了王子的配劍,真會搶,一搶就搶了個大的。

也不知道這劍到底有多大的威力,他還真想見見。

冷峻這面龐,金唯現在不着急阻攔,他高大的身影向著姚窕的方向移動着,緊接着看戲。

五號選手的衣服已經被搶破了,狼狽到讓同樣身為女人的姚窕想要不屑一顧的毀滅!

人家現在只是腳趾骨折,這樣的時代不是應該讓醫生急救嗎,為什麼一個海盜船就這麼沒有人性呢,一次能忍,兩次能忍,第三次讓你們也忍忍吧!

「受死吧!」姚窕憤怒的看着他們然後將在地面上摩擦出火花的劍刃抬了起來。

堅毅的臉頰上面沒有絲毫的膽怯,姚窕將手中的劍舉過頭頂。然後一陣刺眼的強光瞬間聚集在劍刃之上!

她感覺自己的手心都已經因為劍的威力而變得哄熱,像是劍中積聚著一股力量正在徐徐發光發熱。

隨即姚窕直接拼盡全力朝着海盜們劈了下去!她的目標是半個海盜船都被劈成兩半!

「吧啦啦能量!嗚呼拉忽黑魔變身!」

「吧啦啦能量!嗚呼拉忽黑魔變身!」

「吧啦啦能量!嗚呼拉忽黑魔變身!」

手在空中一頓,姚窕的腦袋現在開始大量的出著虛汗,整個人都呆了。

瞳孔驚悚的在自己手中的劍刃上面停留,姚窕懷疑自己幻聽了。

再次用力向前一劈!

「代表月亮消滅你!」

「代表月亮消滅你!」

「代表月亮消滅你!」

姚窕雙手握著劍柄,還保持着標準的揮劍姿勢,要知道她是鼓足多大的勇氣才這麼乾的。

王子殿下一直帶着一個玩具?!

她鬆開自己被硌到發紅的掌心,看見劍柄上面全是一些奇怪地文字還有按鈕,肯定是剛才不小心按住了什麼。

正當姚窕對着劍柄瘋狂按的時候——

「夏天夏天悄悄過去,留下小秘密,壓心底壓心底,不能告訴你。」

「夏天夏天悄悄過去,留下小秘密,壓心底壓心底,不能告訴你。」

「夏天夏天悄悄過去,留下小秘密,壓心底壓心底,不能告訴你。」

金唯英倫絕逸的面龐冷著,一身漆黑的海盜袍將他襯托的格外冷酷,他高大的身影立刻頓住在姚窕身後—— 本來以爲是不小心將一個無辜的醫女捲入了進來,正愧疚着,沒想到醫女纔是真正的大佬。

小丑竟是我自己。

羅傑瞪大眼睛看着阿娜。

阿巴阿巴?

惡魔獵人這個職業,闖蕩星海16年的他自是有所耳聞,那是一些專門獵殺惡魔族強者的傢伙,其中各種族都有,沒有統一的管理者存在,有的爲賞金,有的爲私仇。

與青海的海賊獵人相仿。

“發現劍靈奧秘的不止你們,有些人比你們更謹慎。”阿娜解釋道:“現在這件事對一些人來說已經不是秘密了,甚至惡魔族恐怕都得到了消息,我來這裡,就是在等惡魔族來救援他們的同族。

本來是打算利用你們讓劍神山的人將我抓走,方便埋伏的。”

“所以之前……”桑貝爾又想起之前莫名被他擊敗的兩名劍客。

“不,不管怎麼說,還是多謝你救了雷利!”羅傑鄭重道。

阿娜面無表情:“我並沒有在爲隱瞞身份向你們道歉,相反你們還破壞了我的計劃,你該道歉。”

“呃,對不起!”

羅傑乾笑,一下子好冷漠。

阿娜又轉頭對菲戈道:“不要干擾我的計劃,劍聖帝米斯吸引過來的惡魔族會很強,沒有帝米斯做天然的盟友,我未必留得住他。”

“你這話說的,像我能對那位劍聖做什麼似的。我只是一個剛從老家星球、小地方出來闖蕩星海的新人,他可是東宇宙海知名度最高的強者之一……”菲戈搖頭。

阿娜沉默。

小地方?小地方走出一個草帽就算了,再加上你?東宇宙海最強星球之一的劍繁星都未必能比得上你口中所說的‘小地方’,你難道覺得只有天龍星纔算是大地方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