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然,少女們對白龍的印象非常好。

轟隆隆……!

大地震動,有種地動山搖的感覺,片刻后,一頭金色的蠻牛出現眾人眼前,在金牛之上,坐著一個兩米高的莽漢,肩膀上扛著大棒槌,頭頂上懸浮著一枚黃色的種子。

不是牛小蠻還是何人。

在他身後,跟隨著梁廣等人,還有百十頭蠻牛。

嘶……!

看到這樣的陣仗,很多人都倒吸口涼氣,不是心驚牛小蠻的實力,而是對這一群蠻牛的震撼,要是一個衝鋒,誰能抵擋的住。

「這位同學,不知你來自哪個學院,能說說嗎?」一位藍裙少女迎了上去,臉上雖然掛著笑容,可眸子里是高人一等的傲氣,「我是天戈城葛家弟子葛曉慧!」

「不能說。我也不認識你,請讓讓路!」

牛小蠻將肩膀上的棒槌拿了下來。在手中不停的晃蕩,他性子直,看似很憨,可人不傻,在這裡經過很多事情,自然知道人心的險惡。

「你……!」葛曉慧暗中咬了咬牙。深吸口氣道。「你頭頂上的黃色鑰匙,我買了,開個價吧!」

「不賣!」牛小蠻搖搖頭,「請閃開!」

他手中的棒槌抬了起來,指向了葛曉慧。

「給臉不要臉!」幾位青年走了過來,打量一番牛小蠻等人,冷笑道,「葛曉慧是我們天戈城公認的美貌與智慧並存,修為與人格高等的天之驕女。別說買你的黃色鑰匙,就是讓你奉上,你也得跪下,雙手捧著交出來!」

「不知哪裡來的野小子。真以為得到了機緣,就可以傲視我們天戈城的天才了,哼,不知所謂!」

又有十餘位青年圍了上來,其中一位冷哼道。

轉眼間,便有四十餘位青年弟子將牛小蠻等人圍住,個個氣勢滔天。煞氣繞身,眉眼不善。

「怎麼?還想強搶不成?」牛小蠻冷笑一聲,掃視了一眼周圍,呸了一口,「一群沒卵蛋的孬種,想要爺爺的鑰匙,那就出手,別嘰嘰哇哇的像個小娘們,就這個什麼葛曉慧一樣,除了一副皮囊,盡皆骯髒心思。」

「你找死!」

葛曉慧大怒,喝道,「誰替我殺了他?」

「我吳乾坤取他項上人頭,給葛小姐出氣!」

一位青年飛身出來,朝著牛小蠻撲了過去。

他手一抖,便是九九八十一根牛毛細針射了出去,個個都是下品法器,一起發出,威能了得。

「還真有不怕死的!」

牛小蠻冷冷一笑,大棒槌一輪,狠狠的砸下,捲起無盡的狂風,將牛毛細針盡數卷了進去,攜帶著一起落向了吳乾坤。

一聲爆響,吳乾坤變成了血霧。

捉鬼是門技術活 嘶……!

看到這一幕,周圍立即傳來了驚呼聲。

吳乾坤,乃是八重道士,竟然一個照面就被殺了,這是何等實力。

「殺我天戈城兄弟,諸位,一起出手,將他們斬殺,讓世人知道,我們天戈城不容冒犯!」

有人在後面鼓動,可對於高高在上,俯視百城的天戈城的青年強者來說,也就吃這一套。在他們眼裡,所謂的百城學院弟子,不過是一群廢材罷了。

如今出來這麼一位,自然不服,也想扼殺,可最大的原因還是貪婪牛小蠻的鑰匙。

嗡嗡嗡……!

瞬間,四十餘位強者都出手了。

法術絢爛,神通強大,可牛小蠻卻撇撇嘴。

「給我殺!」

牛小蠻大棒槌一揮,身後的蠻牛『哞哞』幾聲,一低頭化作洪流,就橫衝直撞而來,撞碎了法術,當場將幾位弟子撞成了血霧,連遁走的機會都沒有。

「梁廣,你們且坐好,看我手段如何?」

牛小蠻熱血沸騰,大棒槌掄起,猶如戰場上的不敗將軍,一個衝鋒,便轟殺數位。

葛曉慧看著十餘位弟子慘死,氣的臉色發白,她想出手,又畏懼牛小蠻的實力。

「夠了!」

高空上,白龍落了下來,臉色嚴肅,擋在了牛小蠻的身前,喝道,「枉殺無辜,心思歹毒,你的長輩就是這樣教導你的,還不給我住手?」

「果然是個虛偽的東西!」

牛小蠻冷笑一聲,一棒槌轟了過去。

「放肆!」

白龍臉色一沉,袖子中飛出一柄法劍,凝聚一百八十道劍光,轟擊落下來的棒槌。他另一隻手一甩,飛出了一點金光,劃過一道弧線,直取牛小蠻的耳門。

「說你虛偽,那是對『虛偽』的侮辱!」

牛小蠻冷哼一聲,力氣又大了幾分,大棒槌落下,將劍光盡數轟碎,也將白龍震退百米遠。

叮叮叮……!

眼看金光就要射入耳門,牛小蠻肩頭上飛出一面盾牌,迎風變大,將金光擋住,發出了震耳的脆響。 婚後有軌,祁少請止步 仔細看去,卻是一枚金色的釘子。

「給我死,死,死!」

牛小蠻咆哮,大棒槌繼續落下,不停的將白龍轟退,讓周圍人都看呆了。

白龍是何人,天戈城赫赫有名,屬於最頂尖的天才,卻被一個不知哪裡里的莽漢給不停的轟退,這是何等的不可思議。

他出手本想是籠絡人心,可結果卻出乎他的預料。

「究竟哪裡來的蠻子,怎麼會這麼強?」

白龍手臂都快震碎了,心裡發苦,可看到不準備罷休的牛小蠻,一咬牙,從懷中摸出了一個黑色的箭頭。

這個箭頭一出現,詭異的氣息,就讓牛小蠻心神驚悸。

「寶器?」

牛小蠻心頭狂跳。

「將我逼到這個份上,野蠻子,你也不可以自傲了!」

白龍陰測測的笑了一聲,抬起了左手,就要催動黑色箭頭,卻在這時,一道流光橫空而來,瞬間來到他面前,將他撞成了血霧。

白龍,被撞死!

這一幕,讓周圍之人,盡皆愕然,隨後便是不能置信。

就連上空的黑龍也瞪大了眼睛,充滿了震驚。

「這人是誰?怎麼會這麼強?將白龍硬生生的撞死啊,這是何等實力,絕對達到了道師之境,而且不是普通的道師!」

黑龍心中狂吼,他身下的黑鷹發出了畏懼的鳴叫。

「敢對我兄弟出手,找死!」

來人正是丁峰,他看到白龍要祭出歹毒的靈寶,當即怒了,再也不顧後果,以絕對的力量將白龍撞死。

「想殺我兄弟,你們都該死!」

來到這裡之後,丁峰大部分時間都在剋制,能不殺人就不殺人,可這些所謂的天才弟子,卻一而再,再而三的招惹他。

就在剛才,他看到了梁廣等人,卻發現少了兩位,稍微推算,竟然發現已經損落,這讓他一直以來的壓抑之氣,釋放了幾分。

抬起手掌,往下一拍。

蒼天震顫,大地轟鳴,前方五十米範圍盡皆被他一掌拍成了深坑,被籠罩著的十六位弟子也瞬間被拍死。

「還有你,真以為是個人物了?」

丁峰大手探出,硬生生的將已經退到三百米開外的葛曉慧給抓了過來,一把掐住了滑膩膩的脖子,舉了起來。

「你除了一副皮囊,還有什麼比得上我兄弟?家世?當真可笑!」

冷笑一聲,長的國色天香的葛曉慧,她的皮膚飛速的變成了黑色,一張臉枯萎成了枯樹皮,一身法力盡皆消散,凝聚的道種也被打散,就連識海都被破壞。

「你現在還有什麼?」

丁峰冷漠的將葛曉慧扔到了遠處。

這一幕,讓遠處圍觀的強者無不一個冷戰,特別是那些少女,都哆嗦個不停。

狠!

真是太狠了!

竟然將一個嬌滴滴,美艷艷的絕世少女給硬生生的廢了,這到底要有多麼狠的心腸啊。

所謂心很毒辣的毒龍和這一位一比,簡直就是一個好人了。

丁峰將屬於白龍的白色鑰匙拿在了手中,稍微煉化,也懸浮他頭頂,這時才回過頭來,看向了牛小蠻。

「峰哥威武!」

牛小蠻已經下了坐騎,來到丁峰身前歡呼不已。

「峰哥……!」

梁廣等人無不震撼,先是震撼牛小蠻的實力,可看到丁峰出手后,才知道這個一向掛著笑容的丁峰有多麼恐怖。

他們來到近前,下意思的改了稱呼。(未完待續。())

丁峰落在了歐陽勝雪身邊,笑道:「怎麼就你自己了?」

歐陽勝雪眼睛立即紅了,「當初以為你……後來我們和劉小英她們分開,到處尋找機緣,無意中得到了這個鑰匙,本該欣喜,可被那對狗男女給盯上了。要是只有兩個也就算了,我和哥哥絕對能將他們鎮壓,可也不知他們從哪裡聯合了一批強者,對我們圍攻!無奈何,哥哥為了護我離開,差點慘死他們手中,可也傳送了出去。」

「他們兩個……!」

回過頭看了看,丁峰皺了皺眉,從氣息上他感應的出,這是一對兄妹,可他們兩個之間竟然有陰陽二氣交纏,很顯然有了男女之情。

「還真是……!」

丁峰搖了搖頭,看向了歐陽勝雪道,「既然碰上了,那就一起吧!」

「可他們……!」

歐陽勝雪略微擔憂。

丁峰笑笑,沒有說什麼。

「吆喝,勝雪啊,這就是你的小白臉?也蠻不錯的,不知身子骨硬不硬實,夠不夠你折騰?」

王雲譏諷笑道。

「掌嘴!」

丁峰話音落下,已經來到了王雲身前,一巴掌將她扇飛了出去,整整半邊牙齒全部給打了出來,落到了五十米開外,砸斷了一棵古樹。

「打我妹妹,你找死!」

王修大怒,抽出雷霆戰刀,朝著丁峰劈了過來。刀氣橫空。捲起了一團狂風,將兩旁的樹木都卷飛了起來。

啪……!

可刀光還沒有落下。丁峰一巴掌抽在了他臉上,將他也抽飛出去,落在了妹妹王雲身旁。

兩巴掌抽飛兩位強者,讓後面圍過來的強者一個個震驚的停住了。

「葵水之雷!」

丁峰手掐印決,雷之法力湧出,化作一道道雷霆。將周圍的弟子全部轟飛。一個個頭頂冒煙,身上焦糊,卻沒有生命危險。

「再敢追來,殺無赦!」

冷哼一聲,丁峰看向了劉家四傑,讓四位強者一驚,連忙後退,往遠處而去。

「峰、峰哥,你還真厲害!」

歐陽勝雪心中掀起了波瀾。

「是他們太菜了!」

丁峰不以為意道。

「相比你。真的是太菜了!」

歐陽勝雪露出了笑容,「峰哥,你也得到了一枚鑰匙啊!」

「嗯,就在雷谷中發現的!」丁峰道。「走吧,去看看機緣到底如何?」

「好的!」歐陽勝雪的乖巧點頭,沒有了當初的高傲,世間人大多如此,當撕破了最後的保護光環,也不過凡俗一枚。

丁峰也知道了,她為何沒有御劍而行。不是不能,也不是不行,她御劍飛行並不快速,消耗也太大,一旦飛到空中,必定會成為靶子。

兩人遙遙而去。

丘陵上,一座巨大的宮殿突兀的出現,穩穩的落下,紮根岩石。

這座宮殿看起來不大,卻散發出一股奇異的韻律,溝通著這方天地,吸引著九枚鑰匙,引導到這裡來。

隨著時間流逝,來到這裡的弟子越來越多,卻打不開宮殿的大門,也破壞不了宮殿一分一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