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乙墨聽的唏噓不已,短短四千年,落敗如斯,也是他們雪人咎由自取。

忽然,他想起一件事情,看著大祭司,緩緩道:「大祭司,你們如此小心謹慎呵護烏拉,他是不是有什麼特別之處?」

忽聽風乙墨如此問,大祭司身軀一震,抬起頭,吃驚的看著風乙墨:「上仙,您、您發現了什麼?」

風乙墨嘆了一口氣,道:「我是外人,都能發現烏拉身上純正的血脈之力,更何況你們雪人一族了。我不知道你們圖騰之力如何激發,可是我卻可以肯定,烏拉這樣的雪人在你們雪人族中極為罕見,我們人類修士有奪舍秘法,不知道你們雪人有沒有。如果讓其他人發現烏拉純正血脈之力,他的小命難保啊!」

大祭司臉色慘白,轉身跪在風乙墨面前,不住的叩頭:「上仙,求你救救烏拉,他是我們烏赫部落的希望,求您了!」

風乙墨拉起大祭司,思忖片刻,道:「這樣吧,我好好研究一下你們圖騰之術,然後再想一個周全的辦法,希望能對烏拉有用!」

大祭司恭敬的雙手奉上獸骨,匍匐在地:「多謝上仙!多謝上仙!」

送走大祭司,風乙墨把獸骨貼在額頭,神識掃過,讀取裡面的內容。獸骨類似玉簡,有儲存功能,可是雪人被禁制修鍊,自然無法生出神識,也就無法讀取裡面的內容了,無法修鍊裡面的圖騰術也就情理之中了。

月之影,顧名思義,把自己當成月的影子,憑藉強大咒語獲得月之精華,發揮超強力量。月之影斬,乃是集中月之精華,形成一把幽冷光刃,隔空取敵人首級如同探囊取物!修鍊至達成境界可以生出百丈光刃!

月之影分,乃是一種極為罕見的分身術,利用月華燦爛,幻化數個影分身,做到以假亂真,讓敵人分不清哪個是真身,便於迷惑敵人,又便於逃跑,最多可以生出32個影分身!

月之影遁,更為玄妙,只要有影子的地方,就可以遁入其中,比之風遁、土遁更為厲害,無論逃跑還是偷襲,都是絕佳手段!

看完之後,風乙墨吸了一口涼氣,好厲害的圖騰之術,比自己修鍊的陰陽訣弱不了多少,可是怎麼看都像法術呢?

再一次認真從頭至尾研讀後,發現練習此月之影,必須有一個先決條件,就是要在身體上繪製月型圖騰,以圖騰之力召喚月之光華,才能施展出來,而且裡面的咒語極為繞口,不容易記住。

可以說,月之影完全針對雪人烏赫部落制定的,局限性非常強,因為雪人中只有烏赫部落崇尚月神!

風乙墨放下獸骨,忽然發現,獸骨上就是一個月型圖騰,完全把兩寸高的獸骨包圍起來,心中一動,右手平伸,逼出兩滴精血,彈射到獸骨之上。

獸骨微微一顫,接著滴溜溜旋轉起來,生出一股吸力,不斷的吸收風乙墨身體內的精血,好似變成無底洞一樣,風乙墨只感覺渾身精血不斷的湧出,生機快速消失!

他大驚失色,連忙單手掐訣,想要阻止那獸骨吸取自己的血液,可是精血變成一條血線,不停的飛入獸骨之中,居然無法阻止!

「老匹夫害我!」風乙墨怒目圓睜,第一個想法就是大祭司布下這個陷阱陷害自己,恨的牙根咯崩崩直響,可是現在不是發怒的時候,而是想辦法阻止它,不然,用不了多久,自己就好被吸成肉乾!

「噬靈蠶,給我吞!吞魂蟲,給我吞!修羅黑芯焰給我燒!」風乙墨祭出吞魂蟲、修羅黑芯焰包裹住獸骨,並且讓噬靈蠶大力吸從自己身體飛出的精血,這才感覺好一些,可是生機還是在慢慢消退。

「逆轉陰陽,天地無極!」這一次,風乙墨左手陽,右手陰,陰陽訣逆轉,血液逆行,精血流失速度大大減慢,可是短短十幾息,他就變成一具骷髏模樣,乍一看都認不出是那個瀟洒帥氣的風乙墨了。

修鍊黑芯焰熊熊燃燒,爆發出最高的溫度,獸骨發齣劇烈顫抖,風乙墨能夠感受到吞魂蟲在吞噬強大的魂魄,不由的驚駭,難不成這獸骨里躲藏著一個厲害人物殘魂?

「噬靈蠶,給我吸!」風乙墨低吼一聲,丹田內噬靈蠶加大力量,猛的一吸,獸骨嘭的炸開,一道圓月圖騰從碎骨中飛出,嗖的鑽入風乙墨身體內,只來得及慘叫一聲,就被噬靈蠶完全吞噬了!

轟!一股強大魂力從噬靈蠶身上反哺回來,風乙墨只感覺識海內掀起了滔天大浪,足足擴張了倍許,修為水到渠成的進入到金丹十一層,跨越了九層、十層!

沒有了獸骨吸取生機,風乙墨立即吞服幾顆靈丹,停止逆轉陰陽訣,取出十幾塊上品靈石,開始行功,渾身乾癟的肌肉慢慢的恢復,可是精血損失不是一下子能夠彌補上來的,因此臉色還是煞白。

一個時辰之後,他長長出了一口氣,暗道好險,如果沒有吞魂蟲、噬靈蠶,早就變成一抔黃土了。忽然,他想起了什麼,撕開衣襟,發現胸口上赫然有一個紅色的月型圖騰!

同時,他也意識到,大祭司可能都不知道會發生這樣的情況,自己誤會大祭司了。

外面風雪交加,風乙墨身心疲憊,倒在帳篷里睡去,這一覺,一直睡到第二天,才悠悠醒來。 其他人並不知道風乙墨帳篷里發生過驚心動魄的事情,見天氣轉晴,各自收拾東西,裝在爬犁上,準備出發。

風乙墨把烏拉帶到身邊,放到銀狼背上,在前方開路。一天一夜的暴風雪,讓地面上的積雪厚了一倍,如果沒有雪狼拖行物品,雪人們將寸步難行。

這一天,僅僅行走了不到二百里路程。

晚上,難得的晴空,一輪月亮高懸蒼穹,風乙墨望著清冷的月亮,心中一動,盤膝而坐,心中默念月之影斬口訣,修鍊起來。

大祭司走出帳篷,望著遠處那個堅若磐石的背影,心中佩服,難怪上仙如此年輕,就有這樣的修為,這跟他極為刻苦是分不開的,正要回去叫族人出來觀看學習,忽然發現一道極為清淡的月華從天而降,鑽入風乙墨胸口之中。

大祭司以為自己眼花了,連忙擦拭眼睛,哪裡有月華?他搖了搖頭,自己想多了,就算是真正的雪人烏赫部落人也無法如此快的吸收月之精華,何況他還是一個人類修士,轉身離去,連人都忘記喊了。

大祭司畢竟年紀大了,回到溫暖的帳篷倒下睡著,半夜,忽然驚醒,鑽出帳篷,只見地平線上多出一個光團,散發瑩瑩冷光,完全就是一個月亮墜落在地面上!

「這、這是……」大祭司激動的無以復加,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月神!月神來拯救我們啦!」

大祭司匍匐在地,老淚縱橫,宛如受委屈的孩子找到父母一樣失聲痛哭,其他雪人聞訊,紛紛出來,看到地平線上的月亮全都驚呆了。

銀狼帶領雪狼站成一排,對準那月亮恭恭敬敬的跪了下去。

「月之影斬!」月亮發出一聲輕叱,一道兩丈大小光刃從其中飛出,閃電般飛出十丈之外,堅硬的地面立即被光刃劈出一道五丈長深溝!

光華逝去,月亮變成了風乙墨,他站起身,發現身後滿地的雪人,連忙道:「你們在幹什麼?還不起來!」

「遵命,月神大人!」大祭司眼含熱淚:「當大人拯救我們那一刻起,老朽就知道大人非同一般,不是尋常人,卻沒有想到大人是月神附體,我們烏赫部落有救了!」

無敵蛇皇 風乙墨哭笑不得,自己哪裡是什麼月神,只不過機緣巧合修鍊了月之影圖騰術罷了。

「大祭司,你搞錯了,我剛才是修鍊你贈與我的月之影,不是什麼月神附體。」風乙墨解釋道。

大祭司搖了搖頭,「不會的,老朽不會看錯,希望月神大人不要拋棄我們!」

「希望月神大人,救救我們!」烏鵬月等人齊聲道。

風乙墨見自己如何解釋,都無濟於事,也就隨他們去了,反正自己把他們安全送到裴炎部落,就會離開。

「你們隨便吧。」

回到帳篷,風乙墨仔細回味剛才修鍊的過程,當開始修鍊時候,的確感覺月亮中有什麼東西鑽入胸口圖騰之中,一股莫名力量向外湧出,遍布全身,就好像沐浴在純凈而清冷的冰泉之中,隨著口訣繼續,那力量越來越大,當到達一個極限,自然而然的就施展出月之影斬!

雖然只有兩丈大小,威力也不是很大,可是風乙墨能夠清楚感覺到這一招擁有無限的成長空間,當有所小成,必然超過法寶的攻擊!

他非常期待月之影分跟月之影遁了。

……

次日啟程,雪人們看向風乙墨,眼中多了敬畏,之前是感激,現在變成了畏懼,甚至有崇敬。就連小烏拉也不敢跟他同騎了,讓風乙墨奇怪的是坐下的銀狼溫順了許多,後面拉爬犁的雪狼更是看都不敢看自己了,這是為什麼?

他不知道,狼族,一直以來也都是崇拜月亮,才有天狼嘯月的傳說,黑暗、月亮、狼自古以來就是一體!

十天後,一行人來到一個廢棄的土堡,這裡曾經有人類居住過,後來廢棄了,雖然是殘垣斷壁,可是還是能夠遮擋風雪,再走幾天,就會到裴炎部落了。

雪人們快速的支好帳篷,生火做飯,小烏拉拿著一塊肉給風乙墨送來,風乙墨接過肉,看著小烏拉:「你還怕我嗎?」

小烏拉搖了搖頭,「不怕,不過爹不讓我打擾你,說你是月神大人,不能隨便驚擾。」

風乙墨笑了笑,拿出一顆紅果:「這個給你,吃吧。我還是希望你叫我大哥哥。」

「謝謝大哥哥!」小烏拉笑逐顏開,接過果子,啃了起來。

「月神大人,多謝您對烏拉的眷顧。」大祭司彎著腰,神態異常恭敬:「再有三天時間,就會到裴炎部落了,月神大人有什麼指示?」

風乙墨嘆了一口氣,站起身,拉著小烏拉一句話也不說走了。

大祭司不敢發牢騷,轉身離去。

「烏拉,你長大想要幹什麼?」風乙墨問道。

「當然要恢復烏赫部落的輝煌!阿爹說,部落有了月神大人的眷顧,必然會再度崛起,我要帶領烏赫部落,統一雪人族!」小烏拉振臂高呼,說的慷慨激昂。

前妻,請留步 風乙墨呆了呆,烏拉不過五歲,其志向遠大啊!

就在此時,遠處傳來密集的蹄聲,好像是馬隊。

只片刻,十幾頭頭上長角的馬鹿出現,每個馬鹿身上都坐著一個人,渾身上下用獸皮包裹的嚴嚴實實,遮擋住面孔,只露出兩隻眼睛。

他們似乎不知道這個廢堡有人,愣了愣,紛紛從馬鹿上跳下來,裡面正在吃飯的大祭司等人聽的蹄聲,紛紛跑出來,看到陌生人群,吃了一驚。

那一隊人本來只是注意到風乙墨,忽然一下子出現這麼多雪人,停下腳步。

最後一個從馬鹿上下來的一個人撥開人群,走到風乙墨面前,摘掉臉上的遮物,露出一張清秀的面孔,面白無須,中年男人。

是人類修士!

大祭司們緊張起來,下意識的靠攏在風乙墨身後。

「這位小兄弟怎麼跟雪人攪在一起?」中年修士看了風乙墨一眼,問道。

「哦?人類難得不能跟雪人一起嗎?」風乙墨反問道。

中年修士皺了皺眉頭,他看不出眼前年輕人真正修為,總感覺不一樣,道:「數千年,雪人被咱們人類壓制的抬不起頭,雙方成了死敵,很少有人類跟雪人交往,他們頑固不化,飲毛茹血,小兄弟還是小心一點好。對了,自我介紹一下,在下雪山宗外門執事曲寒山,不知小兄弟如何稱呼?」

「風乙墨。」風乙墨淡淡回了一句,發現曲寒山腰間掛著十幾個儲物袋,顯然是負責採買的執事。 「我們一行沒有惡意,也不過想要在此借宿一夜,風小兄弟跟雪人說一聲吧,多謝。」曲寒山道。

風乙墨點點頭,示意大祭司他們全都回去。

「裡面很大,曲兄請隨意。」

等曲寒山等人進入廢城,看到高大挺拔的銀狼,大吃一驚,如果不是見銀狼一動不動,就差點祭出武器了。

或許是因為銀狼的原因,曲寒山等雪山宗弟子躲到另外一處,從儲物袋裡取出帳篷支起來,然後派出兩人警戒,其他人開始生火做飯。

最大的帳篷內,曲寒山坐著中間,另有兩個老者、一個白色宮裝女人坐著他身邊。

「曲執事,看出那些雪人的來頭了嗎?」一名老者問道,此人金丹中期修為,滿臉溝壑,一張口,滿嘴黃牙。

曲寒山搖了搖頭,「我看他們應該是雪人某個部落進行全族遷徙,而且馴服雪狼拉爬犁,還有狼王守護,不簡單啊。」

「嗯,的確如此。狼王本身極為兇殘,而且是三級高階妖獸,一般極難馴化,雪人怎麼做到的?」宮裝女修說道,她也是金丹中期修為。

「不見得是雪人馴化的。」另外一個老者開口道。

「哦?馮老有什麼見解?」曲寒山看向那說話老人。

「具老朽所知,雪人一族禁制修鍊,這麼多年以來,他們僅僅憑藉圖騰術苟延殘喘,根本沒有馴化如此高級妖獸的能力,我想,雪狼狼王應該是那年輕人馴化的!」

曲寒山點了點頭,頗為贊同,道:「本執事假嬰境界,卻也無法看透那個叫風乙墨年輕人真正修為,乍一看是金丹二層,可是我在他面前,竟然生出畏懼之感。」

其他三人面帶凝重,齊聲道:「我們三人亦是如此。」

「如果不是咱們修鍊的寒濤訣天生擁有對危險極度敏感的能力,就被此人表面假象所迷惑了。」曲寒山道:「不過好在他們也沒有惡意,告訴弟子們,今晚小心,明天一早就走,不要耽誤。」

「是,執事大人!」

瘋老三人退出帳篷,各自安排去了,曲寒山朝風乙墨這邊看了一眼,和衣躺下。

雙方都提高警惕,風乙墨見大祭司他們非常緊張,笑了笑,告訴他們安心睡覺,有狼王警戒,不會有事,他們這才回到各自帳篷睡下。

風乙墨盤坐在帳篷內,望著身邊熟睡的小烏拉,面帶微笑,這個孩子跟自己有緣。

到了半夜,負責警戒的銀狼突然站起,仰頭髮出凄厲的嚎叫,所有人全都被驚醒,風乙墨一躍而起,衝出帳篷,對面的曲寒山同樣已經出來,臉色陰沉,低聲道:「風小兄弟,咱們被冰黎虎包圍了!」

風乙墨一驚,神識散發,頓時發現廢城四周出現數百頭身材高大的灰白花紋的猛虎,正是三級中階妖獸冰黎虎!

如果是幾頭,甚至是十幾頭,以廢城內眾修士加上狼王都可以解決,可是一下子出現三百多頭,根本沒有辦法突圍,只能死守廢堡!

風乙墨毫不猶豫的取出十幾桿陣旗,拋入高空,隨著陣旗落下,廢堡四周升起一個透明護罩,這是風乙墨剛剛煉製出來不久的四級防禦大陣,之前感覺三級防護陣威力不夠,因此一路上,他抽時間煉製了陣旗,沒想到今天就用上了。

看到大陣,曲寒山一喜,有了此陣作為屏障,起碼安全了許多。

「沒有想到風兄弟年紀輕輕還是一名陣法師,佩服!」曲寒山由衷的讚歎道。 穿越之貓咪不好惹 陣法師,可不是誰都能成的,時間、悟性、禁制水平,大量材料,缺一不可。

「曲兄,召集你們的好手準備出擊,如果等它們攻擊,防禦陣負擔就太大了。這一仗是在所難免的!」風乙墨道。

「好,我這就去!」

雪人們看到外面一頭頭高大的冰黎虎,嚇的瑟瑟發抖,而雪山宗的弟子們也臉色慘白,這麼多三級妖獸一下子出現,他們也是頭一次見到,怎能不害怕?

雪山宗一共有十四人,其中曲寒山假嬰境界,修為最高,馮姓老者其次,金丹後期,另外卜姓老者、宮裝女修都是金丹中期,還有四人是金丹初期,其餘的都是築基期修士。以這樣的實力,應該隨意穿行北疆場,只可惜一下子遇到了這麼多三級妖獸,他們不得不緊張、害怕,畢竟,誰都不想死。

「大祭司,把族人都集中在一起,不要亂跑,這些妖獸不是你們能夠對付的了,你們沒有法術,我只能留下這四具骨傀儡保護你們。」風乙墨說著,祭出四具骨傀儡,想了想,又取出數桿陣旗,在雪人帳篷集中區域拋出,又布下一層護陣,雖然是三級護陣,卻也能夠抵擋片刻。

「月神大人,不要管我們。老朽只是期盼大人危機時候能夠把烏拉帶走,我們這些人也就安心了。」大祭司渾濁的雙眼透露著祈求神色:「烏拉代表著烏赫部落的最後希望,只要他能夠活下去,烏赫部落就不會湮沒!」

風乙墨重重的點頭:「放心,我一定會保護好烏拉周全!」

「多謝月神大人!」大祭司跪地拜謝。

廢堡之外,冰黎虎慢慢靠近,寒風把它們身上散發出來的腥臭氣息送了過來,令人作嘔,它們一個個身高三丈,紅色的眼睛宛如兩團鬼火在黑夜中飄蕩,讓人心生懼意。

現在,最大的戰鬥力來自於雪山宗眾位修士。面對眾多三級中階妖獸冰黎虎,銀狼也躊躇不已。

曲寒山等人因為經常跨越北疆場的大部分區域,準備比較充分,居然取出三架高兩丈的巨大戰車,每一架戰車都放著五根長丈許、粗一尺半的尖矛,尖矛由不知名金屬打造,具有上品靈器的威力,一看就不凡。

風乙墨心中一動,走了過去:「曲兄,不知這樣的長矛你們有多少支?」

曲寒山拍了拍戰車,「這種破山車每一架價值不菲,一支尖矛就需要200靈石,所以一台破山車配備20支尖矛,如果有足夠的尖矛,有了護陣,或許就不用怕它們了。」

風乙墨頗為贊同,雖然沒有見識過破山車的威力,不過以他煉器師的眼光看,尖矛發射后威力超過中品法寶,足以給冰黎虎致命一擊!

他圍著戰車轉了轉,心中一動,取出一張符籙來:「曲兄,如果在尖矛上附加三級攻擊符籙,效果會不會增加?」

曲寒山微微一驚,一張三級符籙價值同樣超過200靈石,看來這個高深莫測的年輕人身價不菲啊,「如果單單一張兩張恐怕沒有什麼效果……」 風乙墨不待他說完,取出一摞各種攻擊符籙,足有六十張,遞給曲寒山,道:「麻煩曲兄貼在尖矛上,增加其殺傷力,也能確保我們的安全。一會兒,我控制護陣,你們發射尖矛,給這些不知好歹的妖獸以重創!」

這些符籙都是風乙墨閑著無事煉製的,以他的制符水平,非常輕鬆的能夠煉製出三級符籙,雖然是下品,威力也不可小覷。

曲寒山獃獃的接過符籙,不由的苦笑,自己還是小看此人了。

不過,有了攻擊符籙輔助,尖矛的威力大增,或許能夠殺退外面的冰黎虎也說不定!

「好!你我通力合作!」

風乙墨回到護陣之前,讓他奇怪的是那些冰黎虎只是圍住這裡,並沒有開始進攻,它們在等什麼?

忽然,他看到了銀狼,心頭一震,不好,這些冰黎虎在等它們的虎王!一旦虎王到來,散兵游勇的冰黎虎就會變成堅不可摧的強大獸軍!

「曲兄,快快攻擊,不要等虎王到來!」風乙墨大聲疾呼道。

曲寒山、馮姓老者、宮裝女修等人聞言一驚,連忙把破山車推到護陣之前,好在手下的人已經把尖矛上裹住了攻擊符籙,風乙墨見狀手中陣旗一揮,護陣打開一個缺口,第一架破山車的五根尖矛帶著幽冷的寒光,嗖的一聲飛出護陣,射向不遠處的冰黎虎!

五根尖矛帶著五道流光,快似閃電,距離冰黎虎又近,而且冰黎虎似乎毫不在意飛來的尖矛,張嘴一噴,一道丈許冰刃飛出,迎向尖矛。

然而,冰刃剛剛碰觸到尖矛,包裹在矛尖上的符籙爆發起來,有的是一團火球,有的是一把冰劍,有的是一道雷弧,幾乎瞬間就把冰黎虎噴出的冰刃轟的支離破碎,而丈許長的尖矛則狠狠的刺入冰黎虎的身體,把它們釘在了冰冷的地面之上!

眾人爆發出一片歡呼,送了一口氣,看向風乙墨目光中充滿敬畏,如果沒有攻擊符籙,尖矛就算刺中冰黎虎身體,也不會有太大威力了。

「還愣著幹什麼,快發射!」風乙墨見雪山宗修士只發射了五根尖矛,不由的低喝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