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險元氣又一次大放,手上也開始不斷的掐訣,他怎麼能夠接受在這種情況下自己師父被人奪舍,那樣說出去也真的很丟人!

「這玩意怎麼比剛才更加狂暴了!」劉秀能夠明顯感覺到這劍的變化,先不說這是劉秀的精神之海,而且這劍能夠清楚的看出來沒有以前的溫和了。

「你那徒弟肯定是看我沒什麼動靜嘍!」杜殷一邊笑著一邊看著劍不斷的刮破身邊的十字架,雖然說這劍偶爾也會刮傷他,但是只要現在劍能夠直接將十字架擊碎,那麼便有機會能夠逃出這裡!

只要逃出這裡,只要逃出這裡,那麼克羅星就還有希望。

那樣我就是整個克羅星的英雄!

劉秀也在艱難的躲避這些劍的攻擊,被這劍集中並不會產生什麼肉體傷害,都是直接殘害精神,如果力度足夠,那便可以直接消滅那份精神,或者……

靈魂!

「騰!」

「斷了?」杜殷聽到聲音急忙掙脫了繩子,整個人沒有絲毫猶豫,直接化成血霧直接衝去外面。

華夏區需要我,克羅星需要我!

可能也就是這個信念一直支撐著杜殷,杜殷現在一直在思考u。

思考一些很奇怪的東西!

「想跑?」

劉秀嘴角輕輕一彎曲,整個人也頓時容光煥發一樣,好像剛才被劍追著的人根本不是他一樣,「小秀子,開始壓制所有的劍,然後封空,將那個小寶貝給我帶回來。」

也就在劉秀剛說完的那一瞬間,所有的劍似乎都跟沒有元氣一番,一把接著一把,便在精神之海裡面消失殆盡,看的倒是也有一點可惜。

「這劍招等有時間讓風澈教教我。」劉秀開始思索起來。

杜殷眼看即將就要脫離這份軀殼,但是頓時後面一股強大的吸力便開始拉他。

說起來這吸力的力道也是很霸道,從然是杜殷元氣怎麼大放,他都躲不開這吸力的吸引。

「出來了!」

風澈剛剛就注意到了劉秀身體裡面出現的異動,劉秀整個人的身體全身泛紅,甚至眼睛都要冒出紅火一般。

但也僅限於這樣,本以為杜殷馬上就能夠出來的,但是接下來也什麼都沒有發生!

「挑釁我?」風澈頓時火冒三丈,然後便身上元氣大放,掐訣而出,這次依舊直觸劉秀。

杜殷不甘心啊,本來就差一步就能夠逃離這苦逼的地方,但是鬼知道那吸力是是什麼,竟然直接就給拉了回來。

還有……

你特么賣十字架的嗎?這嶄新的十字架你是認真的嗎?

杜殷看著眼前的十字架,心裡很不是滋味。

「小秀子,拜託了,全面擋住風澈的攻擊。」

「好,這次便不收你錢了。」

劉秀還是很相信小秀子的,主要是這不拜託也不行啊,這特么……

是他的精神之海啊!

這要是任由著風澈在外面亂來,劉秀身體自然也是吃不消,重點是,還隨時有可能被殺死。

剛才他可見識到了風澈的劍,那簡直就是恐怖如斯,這要是當時對打的時候風澈動了他真正的實力,恐怕就算有系統也不一定打的過啊。

劉秀還是相信小秀子的,畢竟小秀子擁有的能力是很強的,而且還有一些奇特的功能,劉秀也只能夠慢慢的探索。

「接下來就是我們的事了。」劉秀笑著看著杜殷,一屁股坐在地上,一副懶洋洋的樣子。

「我們?有什麼事情。」杜殷一副蛋疼的樣子看著劉秀,他還是低估劉秀的實力了,本以為他只是靠那跟繩子,現在看來這機器人也是一種很可怕的存在。

僅僅是那一份吸力,他就無法抗衡,就算整個克羅星的強者,又有幾個能抗衡……

這特么是一把必死局啊!

「自然是你看破我們秘密的事情啊。」劉秀臉上頓時浮現了一副陰森恐怖的樣子,就好像兩人有著深仇大恨一樣。

「我也不想啊。」杜殷臉上浮現一份憂愁,小聲嘆道:「這也只能怪我太聰明了吧,唉,人太聰明真是麻煩。」

「卧槽……」劉秀臉頓時一黑,「你特么這麼自戀你家不管?」

「好了,不扯了。」劉秀嘆了口氣,「自我介紹一下。」

「我叫劉秀,克羅星海娟縣暴風武館實習導師,七星武士。」

「這是你在克羅星的身份?」杜殷自然是不相信,因為他已經看破了全局。

「什麼叫我在克羅星的身份。」劉秀對杜殷一陣無語,這孩子絕對有病,是不是獻祭了腦子才換來這一身的實力……

「你就別騙我了,在我面前你就說實話吧。」杜殷眼神居然更加堅毅,非常堅定心裏面的答案。

「呵呵。」劉秀白了杜殷一眼,「小秀子,解開他的繩子。」

聲音剛剛落下,杜殷身上的繩子便直接脫落。

「你要放我走?」杜殷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劉秀,他不明白劉秀是要幹什麼。

「你很理智,沒有第一時間跑。」劉秀笑了笑。

「就這等防護,我想跑也沒辦法,乾脆就在這看看你想要耍什麼花樣。」杜殷平淡的說道,他是不覺得他能夠跑出去,所以也不想白費力氣。

「明白就好。」 你我相愛,未曾表白 劉秀站起身來,「來,檢查我的身體,看我是不是克羅星的人。」

杜殷一愣,便集中精神力開始檢查劉秀的身體。

「的確你的精神力和我們的一模一樣,沒有一絲的差異。」

「但是,也不能排除在別的星球沒有和我們一模一樣的人,所以,這根本不能夠證明你就是克羅星人。」

「我特么讓你檢查我的身體,不是腦子!」 「來吧,別愣著了,你介紹下自己。」劉秀看著杜殷,也算鬆了口氣。

杜殷檢查好劉秀的身體以後遲遲不能緩過來,這人的確和克羅星的人一模一樣,但是這也不是讓他接觸防備依據。

「還不相信。」劉秀有些崩潰,「你還有什麼不相信的。」

「這裡的一切,我都不能夠相信。」杜殷環視著四周,肯定的說道:「在整個克羅星,所有的強者的名號我都清楚,他們的能力,我也全都清楚,這裡是我從沒見過的,也沒聽說過關於這方面的強者。」

「呵呵。」劉秀有些無語,指了指上面,「那孩子你認識嗎?」

太乙 杜殷一愣,自然明白他指的是誰。

的確,那個男孩很強,但是和他比還是要弱一點,但在同齡人中已經算的上是超凡的水平了。

但他也從來沒有聽說過華夏這邊有這麼一號人物,除了那個人,玄門如今也出現這麼一位強者,之前居然也沒有關於他的一點消息。

「這是我的異能。」劉秀突然說道。

「異能?」

「我的異能是一個有意識的抽獎系統,我每天通過別人別人對我技能的讚賞度收集秀點,然後來這裡兌換異能。」劉秀驕傲的說道,雖然他實力不強,但是這便是他驕傲的資本。

「這異能……」杜殷眼神中充滿了震驚,「太強了吧!」

「自然。」劉秀欣慰的點了點頭,「剛剛說話的那個聲音便是我這個系統的意識。」

「很強吧。」劉秀一臉的驕傲。

杜殷半信半疑的看著劉秀,又想起剛才看到的顯示屏,「那個就是……」

「沒錯,那個就是我贊下的秀點。」劉秀也轉頭看向顯示屏,顯示屏上顯示著『5752』,這就代表劉秀現在有這些財產。

「你都有這麼強的異能了,為什麼還要在這個小城市待著。」杜殷充滿不解,他不相信這世道居然會有人不想要更強的實力,這世道還有人為了安逸放棄一切,修鍊,是可以……

長生的!

「我的異能是最近才覺醒的,況且這小城市也蠻好的。」劉秀笑著說道,現在就是要讓杜殷相信這裡的一切,然後壓榨他!

「你都二十多歲了吧,怎麼可能!」杜殷有些亂套,他清楚的記得異能覺醒六歲到十六歲是最佳黃金期,越早覺醒異能發展就有可能越好,但是這二十多歲他還是第一次聽說。

「誰讓老子是天才。」劉秀不服氣的說道,又變的嚴肅一些,「我這邊你都了解了,來說說你吧。」

「我?我叫杜殷,出生於華夏,我屬於血元宗一方,實力武神三星。」杜殷很是平淡的說道,這也不是什麼秘密,執法堂的大廳還貼著他的照片。

「杜殷?」劉秀默默的記住了這個名字,好奇的問道:「血元宗是個什麼組織?門派?還是國家部門?」

「你連血元宗都不知道!你這二十年試怎麼活的。」杜殷一副震驚的表情,表情就好像在看一個珍惜動物一樣。

「呵呵。」劉秀尷尬的笑了笑,他被杜殷看的有些發麻,難道這血元宗還是什麼相當出名的組織,就是不是很大,想必也不會多小。

「血元宗,建宗數千年來一直讓世人聞風喪膽,從第一任老祖到現在第十七任老祖每一任都是武神五星以上的存在,當年第一任老祖達到了武神十星,達到了傳說中的半神層次,而血元宗這歷年來武神的數量加一起也有五六十的數量。」

「我們血元宗……」杜殷也是越說越激動,一說到宗門他就高興,他作為少宗主自然對血元宗有一份更加親切的感覺。

「等等,你先別跟我說這些。」劉秀急忙打斷了杜殷,如果他要是不打斷杜殷的話,他真感覺杜殷能把他們血元宗整個歷史都講一遍,自然不是他不想聽,只不過現在也不是聽那個東西的時候。

「怎麼了。」杜殷正講的激動,突然被劉秀打斷了心情有點不爽。

「挑一些簡練的說,還有你們血元宗到底是個什麼組織。」劉秀揉了揉耳朵,一副滿不在意的樣子。

「我們當然是殺手組織了,這有什麼,這誰都知道的問題吧。」杜殷感覺劉秀有一點跟別人不一樣,嗯,跟普通人不太一樣,應該說有點……

智障!

正常人知道的東西他都不知道,正常人不知道的東西,他也不知道。

呵呵,果然這就是外星人!

「殺手組織?」劉秀一愣,沒想到這個世界也有殺手組織,在地球他就有點幻想成為殺手,但是他理智告訴他要正常點。

但是他沒想到這個世界也有這種東西。

「所以你這次來就是殺甄步凡的?」劉秀問道:「至於嗎,武神親自來。」

劉秀還是明白武神這兩個字在這個世界的意義,這就好比地球的航空母艦原子彈的地位。

武神才是克羅星對敵真正的殺傷性武器,當然也沒人用核武器炮轟武神……

「我不過是順道而已。」杜殷有些無奈,本來想著殺完就走,沒想到碰上這麼多事,自己還被人家囚禁了。

「所以說你乾的是非法勾當,那我把你綁去扔給國家部門應該能夠拿到很多獎賞吧。」劉秀頓時眼鏡一亮,發現了杜殷的作用。

當然,他是不會把杜殷交出去的,把一個武神關在這裡多刺激,就好比一個養成遊戲,不對,利用武神養自己,武神能幹什麼?

武神對修鍊一定有自己的見解,也可以讓杜殷指導自己修鍊,這樣修鍊也能進一步發展,這可不是從國家那裡換來的東西能夠比的。

「你特么要賣我!」杜殷頓時慌了起來,這要是被交上去,雖然不至於死,但是那幫每天在刀尖上舔血的,誰知道他們能幹出什事情。

況且他還是重點對象,想必住的也是裡面最奢侈的房間了,看守的人想必也是裡面的精英了,負責愛的教育的人,想必也是那些身經百戰的人。 「只要你乖乖的,我就不會賣了你的。」劉秀一副信誓旦旦的樣子。

「你想要什麼?」杜殷問道,他自然不會以為劉秀那麼好心,一定是有什麼方面想要比如功法,比如財務,他可不相信這樣一個人會多好心。

「唉,我又不是多貪財的人。」劉秀笑了笑,一副很大度的樣子,「我呢,就喜歡做一些好事,我只要一點回報,不是很過分吧。」

「呵,喜歡做好事,還特么要回報,你特么有毒吧。」杜殷也就在心裡罵罵劉秀,畢竟在這裡他還是敵不過劉秀的。

「這樣吧,我看你也挺窮的,身上也沒有什麼值錢的玩意,把你的功法給我,我就讓你在這裡借住幾天。」劉秀說出了心中的想法,他缺錢嗎?

當然是缺!

他特么就差出去賣了。

但是他現在更想體驗一下修鍊的感覺,以前看玄幻小說就想像那個世界裡面的人,體驗體驗修鍊是一個什麼感覺。

而現在他就能夠體驗到,只要把功法要來,那麼還愁實力不好提升?

這可是武神用的功法啊!

「這個倒是可以給你,但是修鍊起來很難的。」杜殷平淡的說道,這功法雖然是血元宗的秘密,但是也沒什麼不能告訴別人,畢竟現在……

被人家給囚禁了!

杜殷可不覺得那些為了保密而犧牲自己的人值得誇讚,對於他來說,他要的只不過是活下去而已,這個世界他還需要去探索呢,只要能活下去,那便值得。

「這有什麼。」劉秀倒是不以為然,現在誰還管它難不難,重點是他現在都沒有辦法修鍊,只要能修鍊就行。

「好吧。」杜殷也便答應起來,「我們血元宗的功法名為《血元功》是真正的神品功法,創造這功法的是萬年前的一位大能,我們血元宗第一位老祖偶然得到這部功法,從此建立血元宗。」

「說重點。」劉秀現在可沒有時間根本暢談血元宗的歷史,「介紹一下你這個功法。」

「著什麼急。」杜殷白了劉秀一眼,「《血元功》分為五層,第一層血水、第二層血膚、第三層血肉、第四層血骨、第五層血元。」

「這部《血元功》我們血元宗數千年的歷史,而真正將血元宗修鍊至大圓滿境界的不過十餘人,當然這其中便有我一個。」杜殷面孔上出現了顯有的驕傲,「怎麼樣,我厲害吧。」

劉秀內心思索起來,正當他要問杜殷下一個問題的時候,只看見杜殷被重新拉回十字架上,杜殷前方並出現一個屏幕。

「正在讀取信息。」

讀取成功!

「小秀子,這是什麼東西。」劉秀第一反應就是這狗系統乾的,除了它沒有人能幹出這種事情。

「這是可以讀取他身體信息的。」小秀子的聲音回蕩在精神之海,「你去試試。」

劉秀走到屏幕面前,整個系統自動亮了起來。

「姓名,杜殷、出生地,克羅星華夏區、勢力範圍,克羅星血元宗、身份,克羅星血元宗少宗主、實力,武神三星、修鍊功法,《血元功》,武技,《血元八技》《血天一色》《血齒》……」

「讀取血元功。」劉秀說道。

「血元功第一層血水,請支付五千秀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