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梭還在顫抖,細聽還能聽到「砰砰」的聲響,以及烏鵲嘰嘰喳喳的聲音。隨著時間的推移,聲音時而大,時而小。烏鵲的叫聲時而有,時而無。

道牧面色紅潤,呼吸平穩。他七竅呼出紅濁焰氣,蘊木盡數吸納。肉眼可見焰火在蘊木中燒,卻涌冒出更多青綠牧氣,讓道牧吸入。

火養木,木生火,這一幕會讓人想到那扶桑樹與太陽金烏。

「嗯!」道牧猛地睜開眼睛,雙眸金光璀璨,給房屋一切事物披上一層金裝。

須臾,金光收斂,道牧回過神來,將蘊木收好,縱身起床。但見人影模糊,道牧已經來到門前。

咯吱,道牧剛打開房門,就見李煥衍右手舉在半空,做叩門姿態。

「已過幾日?」道牧淡淡然,抬左手將李煥衍舉起的右手按下,目光掃向屋院外,看見彬棘他們一行八人已在外恭候。

候宰邢見狀,笑著答道,「如今已過三天半,飛梭剛剛跨越銀河,還需三天才能飛臨織女星。 我不是個爛人 而後半天繞織女星,尋機而降,正好七天。」

賭鬥場的面積佔據這片大區域的三分之一,青坊也佔據大區域的三分之一,其他都在餘下的三分之一區域。

道牧本不想去,此刻自己卻又沒有什麼坐性,又見牛郎和彬棘兩人一直在勸他,他便答應一起去。

道牧心想雙方的心態和出發點雖然不同,但必定是想要他等登場參與賭鬥。牛郎不外乎為賭鬥的盤口,大家最近手頭都緊張。彬棘不外乎想要看他出糗丟臉,或者出意外丟命。

牛郎曉得道牧早就看穿這拙劣的套路,他也曉得道牧一定會去,因為道牧手頭比他還要緊張。

彬棘也曉得道牧早就看穿自己的心思,可他更是曉得道牧這人是多麼孤高自負的一個人。因此,只要他稍微激將一下,道牧就算看穿他的心思,照樣也會去。

其他人也都猜測出對方心中那些小九九,每一方的人都認為對方,不知死活。一個個帶著耐人尋味的笑容,雙方共同踏上大路。 可報復嘛,就在縫合的時候,稍稍沒有處理得那麼完美而已。

留下了一個縫合后的疤痕。

他聞言,低聲笑了一下,「看來縫合技術還有待提高。」

小護士一臉驚恐:「……」

慕醫生,你這是過度謙虛了吧?

你的縫合技術,可是在全院里出了名的美容聖手啊!

縫合的技術,你敢稱第二,沒人敢稱第一的!

「走了,飯點到了。」

慕少璽率先離開。

傍晚,他下班從醫院離開,就接到了景行的電話。

他起初,先是愣了一下,沒猜到景行怎麼會給他打電話。

一邊往停車場走,他一邊接起了電話,「景行。」

「少璽哥。」宋景行笑著道,「我沒打擾到你吧?」

「沒,已經下班了。」

「那就好。是這樣的,我是想告訴你一聲,圓圓今晚跟我一起吃飯。她就不會官邸了。」

腳步一頓,慕少璽薄唇微勾,車鑰匙在手上拋了兩下,「你們倆一起吃?」

「嗯,是的。」

「行。」他不輕不重的一個字,宋景行聽不出喜怒。

也無法猜到他真實的情緒,但他同意了,這就好辦了。

「那少璽哥,先這樣,我掛了。」

陸圓圓眼巴巴的瞅著宋景行,「哥,行了嗎?」

太初魔主 宋景行勾唇一笑,氣質清雋儒雅,抬手揉了揉她的腦袋,「沒問題,少璽哥同意了。」

同意了……那就好。

陸圓圓吐出一口綿長的濁氣,拍拍自己的胸口,「太好了。」

「圓圓,你好像很緊張的樣子?」

「我有嗎?」她眨巴眨巴眼,此地無銀的轉移了話題,「我們今晚吃什麼呀?快走吧,我好餓呀。」

每次一說到慕少璽的事,她都是這樣。

宋景行看破不說破,無奈的搖頭,「上車,帶你去吃海鮮。」

……

深夜的醫院,萬籟俱寂。

空蕩蕩的走廊,白色的燈光顯得那麼的刺目。

細微的腳步聲,打破了這深夜的寧靜。

最終,腳步聲停留在了ICU病房外,隔著玻璃,她安靜的看著躺在病床上,渾身插滿了管子的楚城。

喬小諾一手貼在冷冰冰的玻璃上,似乎想透過玻璃,輕觸他灰白的臉。

目光遊離不肯離去。

傷得很重么?

為什麼會在ICU里呢?

「喬小姐,您是來看這位病人的嗎?」護士一眼就認出了喬小諾。

因為慕少璽的關係,所以醫院裡的護士也認識她。

喬小諾輕輕點頭。

「是這樣的,這位病人今天送入院的時候,慕醫生說讓聯繫他的家屬。可我們聯繫不到他的家屬,您看,您認不認識他的家人?」

「我……」她欲言又止。

楚城的家屬么?

他母親早逝,只有一個年邁的父親,在做著圖書館管理員的工作。

她之前見過一次,那是一個淳樸善良的老人,也是,只有那樣的父親,才能教育處楚城這麼溫柔的人來。

小護士想起了什麼,她匆匆丟下一句:「您等我一會兒。」

她匆匆跑開,很快就折返回來,手上拿著一個透明的密封袋,裡面有一台手機。

看清那台熟悉的手機,喬小諾瞳孔驟然緊縮。 道牧他們剛臨賭鬥場,就有一短髮女子迎來。

她面相嬌嬈,眉目透著一股霸氣。一身青黑蛟龍皮衣,緊束勁身,藏不住胸山蜂腰。腳裹龍鱷皮靴,腰掛龍筋長鞭,背負一把與她格格不入的巨劍。

經候宰邢介紹,原來短髮女子是他妹妹侯佩氤,為賭鬥場的管理者。

「我是侯佩氤。」侯佩氤大步向前,右手伸出,語氣直爽豪邁。

道牧見狀,亦伸出右手,與侯佩氤相握。道牧握手感覺對方手感軟糯,見其皮膚銅色,手心卻無老繭,著實讓人留戀不肯鬆開。

「我是道牧,牧劍山道牧。」道牧禮貌性握了一下,說完話之後,便主動鬆開手。

侯佩氤又依次牛郎,李煥衍和候大壯三人打招呼握手,牛郎三人亦是禮貌而過,不曾欺心,要多留餘溫殘香。

彬棘的七個同伴,亦都是地仙境,模樣且是青年模樣。實則卻要比侯佩氤年長不少,少則一二百年,多則一千餘年,而侯佩氤骨齡也不過二百歲出頭。

遂見他們一個個皆淡淡「嗯」一聲回應,未伸出手與侯佩氤相握,更沒有跟侯佩氤道出他們的名諱。他們對待侯佩氤的方式就跟對待道牧的方式,如出一轍。

自打登上飛梭,接管賭鬥場之後,侯佩氤什麼世面沒見過。見她面對這種情況,依然面不改色近身彬棘,「我是侯佩氤。」笑容不變,語氣不變。

「我是彬棘,出自織天府大黃山,彬牧師的脈承。今飛升織女星后,拜入祝織山靈獸天。」彬棘同道牧他們一般有禮貌,也沒敢欺心,多留餘溫殘香。

靈獸天?

道牧頓時愣了愣神。

須臾,道牧看向牛郎與候大壯,眉目被疑惑擠滿,皺成三豎肉褶。

候大壯見狀,立馬細聲給道牧解釋,原來牽牛星上靈獸天,在牧星山四分五裂之後,樹倒猢猻散牆倒眾人推。

牽牛星上的靈獸天本已空空蕩蕩,無甚靈獸。靈獸的食糧,野獸和靈草倒繁衍不少,卻還是顯得蒼涼而荒蕪。

而今牽牛星上的靈獸天充盈,充滿生機與靈氣,實則是因為織女星的靈獸天里,那些犯錯而被下放的靈獸都歸回祖地。

久而久之,就變成如今規模。雖比不上織女星的靈獸天,更比不上牧星山完整時的靈獸天,但儼然已經成為牽牛星一股隱世的強大勢力。

聞得此言,道牧忍不住傳聲問牛郎,是否也要拜入靈獸天?

牛郎左手正轉著煙槍,也不叼嘴裡,也不打算抽,東張西望,左顧右盼。聽得道牧的話,牛郎回首一笑,「若我要拜入靈獸天,何須不辭牢遠,下凡牽牛星?」一邊說著,一邊轉頭看向他處。

牛郎自織女星下凡,來到牽牛星,並非單純逃婚。最重要還是取得織天府弟子的身份,以及在那靈獸天尋得根骨出靈的靈獸。

牛郎不再細講,道牧便不再問。

侯佩氤帶著道牧一行人逛,耐心給的到道牧他們講解不同區域,不同的賭鬥條件。

賭鬥場,顧名思義,就是一個賭博和角斗集合的場所。

有在場外下注賭鬥的,有親自登場賭鬥的,有相同修為境界賭鬥的,有跨境界賭鬥的。

有以強大肉身,赤手空拳賭鬥的,也有刀槍劍戟十八般武藝賭鬥的,也有毫無任何限制,自由賭鬥的。

只要你能夠想到,賭鬥者和下注者超過千人,賭鬥場便幫你私人訂製。還幫助你把想法更合理化,製造更多噱頭,吸引更多賭徒和亡命之徒。

飛梭背後的勢力,只收取一定比例的收益和場地租賃費用。

當熱度散去,收益無法支付場地費用的時候,就會被淘汰。觀看人數多,下注賭徒多,收益高的賭鬥場才活下來。

賭鬥場有三大熱門,經久不衰。一個是自由賭鬥場,毫無任何官方規則,讓場上的角鬥士自己確定規則。

一個是體術賭鬥場,封印丹田,赤手空拳相戰。一個是對弈賭鬥場,封印丹田,以各類兵器相戰。

這三大熱門賭鬥場為飛梭背後勢力所管控,侯佩氤大部分的精力也都花在運營這三個賭鬥場上。

賭鬥場不算很大,一個個走下來,也才看了個六成左右的賭鬥場,照樣花去一整天的時間。

道牧四人一點都不急,一邊吃吃喝喝,一邊觀看行人百態,且還能一邊聽侯佩氤兄妹講的奇聞異事,享受得緊。

彬棘的同伴都有些見識,全程大多時候興緻缺缺。唯有精彩的打鬥,以及他們下注的時候,才會像打了雞血一樣。

彬棘表面上沒甚大變化,心中則暗暗著急。照這麼一個速度,恐怕最後一天才輪到三大賭鬥場。屆時,所有計劃全都泡湯,還白白損失他一千兩百多斤靈髓。

彬棘在人群中做出一副為難的樣子,「仙子,你瞧大家都興緻缺缺,不如我們就直接去你口中那三個最熱門的賭鬥場吧。」聲音也有些糾結和不好意思,支支吾吾。

若非道牧跟彬棘有過幾次交集,否則還真有可能也被彬棘給騙住。

但見那走在前頭給道牧他們引路的候宰邢、侯佩氤兄妹二人聞言,立馬駐步。同時轉身,眼神在期間還打了個照面。

「牛少爺,意下如何?」侯佩氤笑問牛郎,刻意忽略其他人。

此話一出,惹得彬棘的七個同伴臉色微變,或冷眼森森,或嘴角抽搐,或抿嘴微笑,或似笑非笑,或冷笑以待。

彬棘眯眼笑道,「我曾有幸與牛師弟共處幾年,卻還記得牛師弟無甚坐性,喜動不喜靜,喜鬧不喜寂。」

牛郎哈哈大笑,「彬棘師兄說得甚對!」目光一轉,嬉笑道,「麻煩二位帶路,先去就近的賭鬥場吧。」

聞言,候宰邢兄妹二人示以善意笑容,同時轉過身去,眼神又相互碰撞一下。有興奮,有好奇,有疑惑,也有擔心,笑容燦爛而複雜。

對弈賭鬥場。

人還未到,就聽得一陣又一陣的聲浪,此起披伏,渾如大浪拍岸,嘩嘩聲嘯不絕。道牧耳利自聲浪之中聽到咆哮聲以及武器激烈碰撞聲。

候宰邢兄妹帶領下,剛到門前,就迎面走來一個金甲衛。金甲衛帶著他們快速通過特權通道,直登尊貴席位的區域。

侯佩氤見場上賭鬥的兩個人甚是面生,問金甲衛道,「誰人在場上賭鬥?」

金甲衛手指那身著青衣白袍,一直被壓制的陰鷙中年人,給眾人介紹道,他是祝織山快刀道的弟子,名作彬禮,七百二十三歲。

彬禮十六歲拜入祝織山,二十三歲高階天境。奈何生不逢時,織女星仙氣稀薄渙散,使得他荒廢幾百年。

直至當代織女感天悟道,讓織女星重獲天恩。他沐浴仙氣,突破桎梏,蛻去凡胎,終成一尊凡仙,接著又用二十餘年,突飛猛進至地仙,仙號一刀道人。

彬棘的七個同伴也跟著金甲衛一起,七人你一言我一句,讚不絕口。

另一個青年,三十歲左右模樣,單手掄著方方正正的戰錘。他時而舉重若輕,時而舉輕若重。

舉重若輕之時,他渾似在揮舞一把木製鎚子,像在舞劍一樣,使著華麗招式,與彬禮對弈,旗鼓相當,誰也奈何不了誰。

當掄錘青年覺得彬禮的招式不夠凌厲兇狠,沒有什麼可以學的時候。他便大開大合掄錘,好比那一座座萬丈大岳蓋壓而下,彬禮被壓得喘不過氣,無奈下又施展其他殺招。

莫看戰錘重且塊頭大,看著就不靈活,卻讓掄錘青年防禦固若金湯,刀近不得他周身三尺範圍。

莫看長刀細且長,在彬禮手中武動,就如自己身體一部分,卻一次次被戰錘轟砸,每次都是堪堪一寸處,彬禮得以逃脫。

好在雙方的丹田都被封印,否則彬禮早就已經敗北,被錘成一團肉泥。

「仙氣稀薄,不是還有其他辦法嗎?」道牧拍了拍牛郎肩膀,疑惑道,「牽牛星亦能有那麼多凡仙與少量地仙。以他天縱之資,為什麼還會荒廢六七百年,卻不得更上一層樓?」

道牧見牛郎也懵懵懂懂搖頭,手依然附在牛郎肩膀上,目光卻轉向候宰邢兄妹。候宰邢兄妹二人有感,轉身過來與道牧對視。

因中指不能彎曲,中指對人又不雅觀。道牧退而求其次,右手抬起,食指與中指凝成劍指,直指彬禮,「我觀他周身罪孽縈繞,冤鬼在凄厲哭訴,他既已成就地仙,不該還有這麼濃郁罪孽纏身。怕是他這幾百年來被魔障蒙蔽雙眼,做下不少缺德事,如今已墮入魔道。」

道牧話才剛落,彬棘的七個同伴臉色驟變,目光森森,烏雲密布。

「放肆!」一人臉色結霜,話如寒氣,眼神如冰刀。

「亂談!」 爹地,求你管管你老婆! 神兵奶爸 一人雙手環抱在胸,冷冷仄仄笑著,斜眼睨視道牧。

「嘴臉!」一人雙手叉腰,怒視道牧,聲如洪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