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六道戲謔道:「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算我百里澤欠你一個人情。」

百里澤伸出了三根手指頭,霸氣道:「如果有一天,我們在封聖之戰中相遇,我可以讓你三招。」

「三招?」

魔六道眉頭一凝,氣笑道:「是不是有點少了?」

「這樣啊?」

百里澤撓了撓後腦勺,嘟囔著嘴說道:「要不……要不我讓你三十招?」

魔六道一個趔趄,嘴角抽蓄道,這小子還真***張狂,三十招?

見魔六道臉色難看,百里澤撇嘴道:「總不能讓我讓你三百招吧?」

「要不然你輸了也不光彩呀。」

百里澤一臉的苦惱,無奈道。

啪!

魔六道抽了自己一個大嘴巴子,暗罵道,自己還真是沒事找事。

!! 所謂道鏈,其實就是由神鏈凝練而成的。

凡是點燃神火的修士,都可以凝練出神鏈。

像浮屠道鏈,它就是有三千條神鏈凝練而成的。

如果只是一股道鏈禁錮百里璽的話,倒也沒什麼。

只要有真神的實力,就能夠斬斷浮屠道鏈。

可問題說,禁錮百里璽的浮屠道鏈有八條。

那也就意味著,想要斬斷百里璽體內的浮屠道鏈,需要八尊真神。

開什麼玩笑?

在神道界,別說是真神,就算是點燃神火的修士也是屈指可數。

所幸的是,有一種異火可以燒斷浮屠道鏈。

臨走時,魔六道只說了五個字。

七寶琉璃炎!

一聽這名字,百里澤就有點發憷。

據傳,太古時,有一種神樹,叫做『七寶琉璃樹』!

七寶琉璃樹根莖就像翡翠一樣,它只有七片葉子。

令人暗暗稱奇的是,它的每一片葉子都呈蓮花形狀。

那七片樹葉正好對應陰陽五行,十分怪異。

有傳言說,七寶琉璃樹並不屬於神道界,而是神古時,一位冥尊從域外帶來的。

太古時,曾有修士降服了七寶琉璃炎,直接鑄就了『七寶琉璃體』。

在當時,七寶琉璃體絕對是一種極其恐怖的聖體。

沒有人知道那位修士的真名,只知道他的法號叫做『七寶神尊』!

隨著七寶神尊的隕落,那七片葉子便化為了七種異火。

而木蓮青炎就是其中一片葉子所化。

還好,現在已經湊齊了一種異火。

如果能夠找到剩餘的六種異火,百里澤就有機會重新凝練出『七寶琉璃炎』。

等回到神道宗,也可以找藍俊采打聽一下,那老頭可是活了不少的年頭,應該知道一些有關『七寶琉璃炎』的信息。

「老大,他們都很配合,還不斷稱讚您仁慈。。」

痞子馬指了指藤太、烏**等人,一臉激動道。

仁慈?

炎凰女額頭上冒出了幾條黑線,扭頭瞥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藤太等人。

仁慈,還真是仁慈呀。

百里澤蹙眉道:「有沒有問出他們族的鎮族神通?」

「我辦事你放心。」

痞子馬拍了拍胸脯,呲牙咧嘴道:「神藤族就不提了,他們的神通不適合你修鍊。」

百里澤問道:「那烏金族呢?」

痞子馬哭喪著臉道:「烏金族就是一群鑄造靈兵的,這就是從那小子身上搜出來的。」

痞子馬遞過來一本藍皮古籍,封皮上寫著『煉器術』三個字。

煉器術?

百里澤隨便翻了一下,這才豁然。

原來『煉器術』就是融煉靈兵的一種秘術。

像這種秘術,威力雖不怎樣,但卻可以提煉礦石中的鐵精、銅精等。

從而將那些精鐵重新融煉,以神魂熔煉成靈兵。

算起來,這『煉器術』也算是一門不可多得的鍛器寶術。

百里澤隨手將煉器術收了起來,又問道:「聖石族呢?」

「這是石化術的修鍊法門。」

痞子馬屁顛屁顛的,將它從石中玉那裡繳獲的石化術,遞給了百里澤。

「嗯,做的不錯。」

百里澤連連點頭,暗贊道:「你有成為『屁聖』的潛力,好好拼搏吧。」

屁聖?

炎凰女一陣惡寒,這小子的嘴也真夠損的。

「對了,小肉豬沒事吧?」

看著躺在炎凰女懷裡的天雷豬,百里澤忍不住問道。

炎凰女摸了摸天雷豬腹部的傷口,擔憂道:「不太好。」

「怎麼?」

「它體內的神胎遭到重創,還好我身上還有一枚『小涅槃丹』,要不然,它體內的神胎必碎。」

「還好,還好。」

「不過?」

炎凰女聲音略微停頓,凝聲道:「等到天雷豬醒來,它的實力估計會跌落到養神境。」

「養神境?」

百里澤心下暗暗自責了起來,要不是天雷豬為了救自己。

以它的實力,在不分心的情況下,絕對可以輕鬆的對付木聖跟冰聖。

「走,回神道宗。」

百里澤一蹙眉,沉道。

痞子馬有點亢奮,指了指血泊中的藤太等人,問道:「用不用將他們綁到神道宗?」

「不需要。」

百里澤搖了搖頭道:「他們已經得到了應有的懲罰。」

「老大仁慈。」

痞子馬裝作一臉崇拜的樣子,媚笑道。

見此,宗伯的臉『刷』的一下難看了起來。

丟人吶,沒想到獨角獸一族竟然出了痞子馬這麼一個敗類。

卑鄙、猥瑣,膽小怕事、溜須拍馬。

可說著說著,宗伯有點懷疑了,怎麼跟我這麼像?

那些修士相互制衡,沒有誰想成為眾矢之的。

像一些長老,也不是沒有顧慮。

就算抓住了百里澤又能怎樣?

在沒有宗族援助的情況下,估計連炎國都出不去。

周圍的那些修士可都是一群狼呀。

吼!

正在這時,從遠處傳來了一聲獅吼。

遙遠的天空中,匍匐著一頭黃金獅子。

那獅子通體如金,獅毛隨風而顫,激起了無盡的氣浪。

霸氣,狂野!

哪怕身處鳳凰山,也可以感受到恐怖的威壓。

強,很強。

「哈哈,是聖后大人。」

最為高興的莫過於道劍宗弟子了,聖后的到來,為他們得到武侯爵位又增加了一份勝算。

「沖呀,咱們先上去拖住百里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