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好。"

方昊天劍一揮便將這名魔化高手的頭削斷,然後向前掠去。

"嗯?"

差不多五百米左右,方昊天就發現了一處特別的地方。

穿過密叢之隙,方昊天看到前方的林子好像塌陷一片一樣,一棵棵的大樹呈散射狀向外倒下,而每一棵大樹竟然都是焦黑,就好像被大火燒過一樣。

但這裡是密林,如果真的這裡出現過山火,那燒的就是一大片,估計整座山林都燒毀,不可能只燒那麼一點地方。

方昊天終於到達那些焦樹的地方,臉上頓時浮現驚訝之色,只見一排排倒下的大樹中心是一個直徑至少百米,深達五十米的大坑。

坑中,正有一名黑衣人坐在中間修鍊著,身上不斷的有魔氣涌動著。

但最讓方昊天驚訝的是他站在大坑的邊緣,能清晰的感應到大坑之底有一股若有若無的能量升起來然後四擴。

這股能量很精純,方昊天僅是幾個呼吸就感覺到一種很舒適的感覺,似乎修為都有精進的跡象。

方昊天可是天人境的修為,就算是靜心修鍊,沒有過三五天的時間都不可能感覺到修為有精進的跡象。

但現在僅僅是幾個呼吸就有此感覺,這讓他感到震驚了。

震驚之後就是狂喜。

有如此現象,只能說大坑之底有著比外面不知道濃郁多少倍的能量。

"誰?"

坑中的人也突然發現方昊天了,猛然抬頭,雙眼中有可怕的精芒。

嗖!

坑中人身形一閃便是飛縱而上,一下子就懸浮在半空,神色冷傲陰森,居高臨下的俯瞰著方昊天。

此人看上去年紀不大,三十七八歲左右的中年人。他目光冷傲,嘴唇微薄,給人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而他身上仍然涌動的魔氣,更是讓他覺得他是大魔王降臨人世之感。

"你就是銅使?"

方昊天將手中的赤霄炎龍劍舉起。

"嗯?你竟然知道我……"冷傲中年人正是那六名魔化高手所說的銅使。他眉頭微皺了一下,隨後臉色一變:"他們全死了……話雖是問,但實則他不需要方昊天給答案就知道了結果。

如果他的那六個手下沒死,方昊天斷然不可能出現在這裡。

轟!

銅使話聲剛落,虛空中就爆發出一陣鋼鐵般的轟鳴聲,一圈無匹的魔氣自其體內爆發出來。

這一刻,這名銅使體內彷彿蘊含了一座巨大的魔氣世界,隆隆運轉,滔天吞地,永不枯竭。

"天人境!"

方昊天雙眼眯起,心中微凜。

"轟!"

銅使突然在原位消失,下一瞬間,"鏘"的一聲,頓時劍聲如龍,氣勢驚人的直刺方昊天,一副自信滿滿一劍就要將方昊天擊殺的架勢!

無疑,這個銅使也是一名劍道強者。

"潛龍出淵! 愛上你,時光傾城

方昊天眼中爆發神光,赤霄炎龍劍一閃彷彿化為一道匹練飛出,幾不可察的殘影一閃就瞬間迎上對面而來的劍光。 "轟!"

一聲驚天的巨響,兩道劍光猛烈的撞擊在一起。

只見氣浪翻滾,兩個人對劍,居然平分秋色。

"咦!"

那銅使發出一聲驚咦之聲,似乎是沒想到方昊天看上去年紀輕輕,但在劍與修為上居然都是不遜於他,居然和他平常秋色。

不過銅使內心雖然驚咦,但他的反應卻絲毫不慢。唰的一聲,細薄鋒利的長劍反手一撩,直接反削向方昊天的脖頸。

這一手反應奇快無比,毫無間隙,就好像之前早就計劃好了一樣。

如果事先沒有防備,只怕瞬間就會中招。

叮!

在刻不容緩的瞬間,方昊天反手一轉,赤霄炎龍劍便將對方的劍擋下。

兩人瞬間暴退十米,然後同時落到地面上,雙方距離正好二十米。

"絕龍蠻荒中像你這樣的年輕人只有兩個才是天人境的修為,但你不是黎克,也不是白池,你不是絕龍蠻荒的人。"銅使對絕龍蠻荒的情況很熟悉,目光如劍,銳利無比的盯著方昊天,"說,你是什麼人,從哪來的?"

"你的廢話真多。"

方昊天嘴角浮現一絲譏諷的神色,隨後腳下突然重重一踏。

"砰!"

劇烈的聲音中,大地震動,持劍向前暴射。

與惡魔有關的人,唯有殺。

"找死!"

見方昊天主動出手,銅使一聲怒吼,魔氣滾滾,一股濃烈的黑暗氣息從他的四肢百骸內噴薄而出。

剛才這個銅使表現出來的修為還是天人境一重,但現在一剎那水漲船高,直接達到了天人境二重巔峰的地步,顯然剛剛還隱藏了修為,此時一股股潮水般的黑暗魔氣涌動的厲害。

"人類小子,我剛剛突破,正好你送上門來給我穩固修為。你不說出你的身份來歷不要緊,反正一會你落到我的手中還是會說的。"

銅使的聲音從濃煙中傳來,張揚、放肆、甚至帶著一種從骨子裡透出來的嗜血和冷酷。

"這是真正的惡魔!"

方昊天的心中猛然沉了下去。

他原以為此人也是被魔化,但從他的話中卻得知此人是真正的惡魔。

惡魔的身體與人族不一樣,惡魔的身體比人族的身體強壯,力量更是大得驚人。

現在對方是天人境二重的修為,方昊天自是不敢有任何的大意。

"小子,你的實力不差,天人境一重的修為,很好,以後就當我的傀儡吧!"

銅使的聲音再度響起。

下一刻,狂風呼嘯,銅使的身軀一閃,瞬息間在原地消失。

"危險!"

一股強烈的危機感驟忽而來,如同驟雨般籠罩全身。

方昊天心中一凜,想也不想,猛然一縱,手中的赤霄炎龍劍便是揮出。

"怒劍寒光百萬丈。"

劍光,瞬間籠罩而出,幾乎將這一片區域都變成了一個劍的世界。

每一道劍光都是發出那種令人感到牙齒髮酸,頭皮發麻的劍氣切割聲,很明顯方昊天的這一招施展出來威力比他在元武郡時施展出來更加的強大,更加的可怕。

劍光如此籠罩,那銅使的隱身之術如何的高明都是無法繼續下去,身形就在方昊天的面前出現。

銅使的臉上有驚訝之色,顯然對方昊天如此可怕的劍招感到意外。

但他的出手卻是沒有半點停頓,相反,越是發現方昊天的劍招厲害,他的出手就更加凌厲,手中的劍也是傾刻間揮灑出驚人的漫天劍光。

砰砰砰……!

劍光相撞,發出的卻是兩位天人境氣勁的撞擊聲。

每一道劍光的相撞,就如同一枚炸彈在炸響。

兩人瘋狂對劍,不斷移動,劍光所到之處,花草樹木皆毀,土石碎濺,簡直毀滅一切。

轟!

突然一聲簡直是前面的撞擊聲加起來都要響亮的爆炸聲轟隆炸響,一道身影猛然從劍光中暴射而出。

擦擦擦!

這道身影在地面上滑退中撞倒了十幾棵大樹,更是激起了滾滾煙塵,花草四濺。

五十多米后,此身影一躍而起,正是臉色顯得蒼白的方昊天。

"小子,你的修為比我低,而你們人族的身體力量本就遠不如我們,你拿什麼跟我打?你的劍招雖然不錯,但你道高一尺,我魔高一丈,你還是抵不過我的力量轟擊。"

銅使緊了緊手中的劍,大步向方昊天走去。

他毫不掩飾自己眼中的譏諷,而其身上的魔氣涌動的更加厲害,而他的身體也已經變成了一尊通體漆黑、青面獠牙的魔軀。

在他看來,方昊天僅是天人境一重的修為,劍招再是厲害也斷然不是他的對手,所以步伐很沉穩,透著無上的自信。

"你果然是真正的惡魔!"

方昊天緊了緊手中的劍,粗重的喘著氣,他的嘴角隱隱有血絲汩出。

那銅使動手經驗很豐富,幾乎是在交手的一剎那他就突然顯露魔軀,一下子爆發強大的力量,不但化解了方昊天"怒劍寒光百萬丈"這一招,還將方昊天震傷了。

"知道又如何?"銅使譏笑道,眼中閃爍著殘忍的光芒,"以後你只會是對我最忠誠的傀儡。哈哈,有你這樣的傀儡當手下,比那六個傢伙好多了。"

在銅使的眼中,方昊天無論如何都是插翅難飛,已經是被他魔化的傀儡。

"聰明的話,不要再試圖反抗了。你是打不過我的,你這一套劍法再是厲害也不可能抵擋我的力量,你就老實的當我的傀儡吧,這樣可免了失去自身意識之前遭受的非人痛苦。"

銅使邊走邊說,不斷的用言語嚇唬方昊天,好引起方昊天的恐怖而減弱鬥志。暗地裡,他體內的血氣滾動的厲害,發出陣陣的雷鳴之聲,在醞釀著最恐怖的一擊。

"呵呵呵……真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傢伙,力量大就一定能贏嗎?"

盯著步步逼進的銅使,方昊天站直了身體,用左衣袖擦了一把嘴角的血跡,冷笑連連,眼中殺機盈盈。

"牙尖嘴利!"

聽到方昊天說他四肢發達頭腦簡單,銅使立馬就是一聲怒喝。

轟!

銅使突然一縱,化為一道黑煙瞬間消失在原地。

他的身軀雖然很龐大,但速度卻是不受半點影響。

但正是龐大的身軀加上快得驚人的速度,更讓他的攻勢充滿了驚人的氣勢,簡直威不可擋,嚇人至極。

轟轟!

銅使的氣勢再度變化,整個身體與劍融合,最後化為了一尊巨大的"魔神",九道劍光如同魔臂,以崩天裂地之勢向著方昊天暴擊而來。

魔神之形,九道劍光,如同九臂神魔。

方昊天盯著銅使,星辰般漆黑的瞳孔上倒映著化為魔神的虛影,眼中的殺機不斷濃烈,最後濃烈到了極至。

"萬一黎清生他們並沒有放棄,聽到這邊的大動靜肯定會過來看,所以我不能跟此惡魔久戰,要速戰速決。拼了,不成功便成仁,就一招!"

"九魂劍!"

"魂域!"

"給我殺!"

方昊天內心急吼。

轟隆!

時間彷彿停滯下來。

九魂劍瞬間九劍合一,化為一把巨劍,巨劍被魂域覆蓋,在方昊天全力催動靈魂力的情況下就斬出十多丈的劍氣。

這一斬,可以說是方昊天最強大的實力,如果這一斬無功,方昊天自覺得斬殺不了這個惡魔了,除了急離此地別無他法。

轟隆隆!

劍氣劈裂虛空,浩浩蕩蕩,如同開天闢地。

"這……"

"九臂魔神"的臉龐上明顯浮現駭然之色,感覺到了方昊天這一斬中蘊含的可怕毀滅之力。

"殺!"

魔神怒吼,九道劍光也是合而為一。

大家都是九劍合一,形成巨劍,斬出最強大的劍氣。

砰!

劍氣相撞,當則四射,方圓百米皆毀,變成一個荒蕪光禿的大空地。

"九臂魔神"的劍光消失了,被方昊天的魂劍擊散。

魂劍仍然透漏凶威,繼續前斬。

"不可能,你僅是一重修為,怎麼可能有超越我的實力!"

"九臂魔神"發出驚恐的吼聲,知道遠遠低估了方昊天的實力,這絕對是人類當中又一個越境殺敵的絕世天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