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分鐘后……

鳴人和雛田離開的地方……

「嘭~」

一陣煙霧炸開~

自來也閃亮登場!

低著頭,踩著蛤蟆,酷酷的說道:

「喲~小夥子,小姑娘~接下來準備由我大蛤蟆仙人自來也!帶你們參觀一下,神奇的大自然!」

說完自來也緩緩提起頭,看向了前方,接著一愣!

有點安靜啊……

不好!!!

自來也臉上一急!

立馬四處查看!

片刻后……

「漩渦鳴人!日向雛田!!你們倆死哪裡去了!!!!不要讓我找到你們!!!豈可修啊!!!」

自來也怒火衝天!

他才離開了多久!

這倆東西就不見了!

發泄完……

隨即氣勢也隨之一泄……

自來也踉蹌的走到鳴人坐過的石頭上……

捂著胸口,心也疼,肝也疼……

他都懷疑這倆狗東西故意演他,說學習仙人模式……

把他支走……

完蛋了……

他把九尾和日向大小姐弄丟了!

而且是自己不出現,可能沒人找的到那種!

7017k 「謝謝誇獎,我還能更進一步。」被劇組的老演員承認演技,是件很令人高興的事,不過,葉靈有更大的野心,她現在的演技還是太稚嫩,真正的好演員能夠演繹出一眼萬年,那種眼神里飽含著各種不同情緒的演技,令人讚歎。

趙謙很欣賞新人演員有這樣的態度,笑道:「哈哈哈,就得要有這股勁,繼續學習吧,在片場可以學到很多東西。」

「是的,我也這麼認為,已經學到了不少東西。」葉靈點頭,片場里有著各種各樣的信息,有的有用,有的無用,她學會了篩選,在劇組的這半個多月,像一塊海綿的她,徹底補充著身體里的水分。

總之,生活很充足,過得很滋潤,她想她是適合這裡的。

蘇筱被抓入魔宗,趙謙飾演的男主因為女主的關係,對自己堅持的東西,對魔宗要做的事情,產生了疑問,在蘇筱油鹽不進,不透露百花宗的那件鎮宗之寶,男主沒有想殺害她,而是利用自己的人脈,讓蘇筱假死送出魔宗,卻被魔宗宗主知曉,他抓走了蘇筱,給人吃了一顆黑色丹藥。

全身上下彷彿都在被蟲子噬咬,蘇筱疼得在地上滿地打滾,最後,當蘇筱再次從地上站起來,她的雙眼無神,恭敬的跪下:

「魔宗大人!」

「……」

這一場結束,大家都有點被葉靈最後一個眼神震撼到了,哈無波動,卻又不是瞎了,眼睛里能夠看到對魔宗的忠臣,有點怪異,可偏偏這一場對蘇筱這個人物來說,就是要怪異,一種被人控制的怪異感。

葉靈在劇組裡如火如荼的進行著,寧榮在寢室住了幾天,唐綿綿和宋柔看出寧榮並沒有喪氣,在她提出要住回家的時候,兩人答應了,寧榮要去準備個人第一張專輯,現在原創歌曲已經準備完畢,也要開始忙碌起來了。

在錄音棚,依舊是上次為她們四人錄製第一次參賽歌曲的老搭檔。

金三問今天也在這裡,這幾天為了寧榮退團和葉靈曝光兩件事情,可算是忙起來了,這還是從退團事件開始,第二次見到寧榮,而這一次見到,這位他認為是鑽石的傢伙,散發出了比他認為更大更閃耀的光芒。

一共七首原創歌曲,旋律非常好聽,而其中的歌詞也非常有意境,尤其是主打的兩首歌,在寧榮得天獨厚的空靈嗓音下,簡直無敵,能夠唱進人的心底。

「不得不說,你是個寶藏,葉靈也是個寶藏,我作為你們的經紀人,就是要把你們這兩個寶藏一點一點的亮相,吸引無數尋寶狂徒。」

寧榮:「玩笑有點冷。」

金三問一點也不在意,開口:「別那麼苛刻嘛,我的冷笑話只需要感覺到冷就行,你的這七首歌完成度非常高,我覺得需不需要藏下幾首,除了兩首主打歌曲,剩下的五首當中,我認為還有三首完全可以作為下一張或者下下張專輯的主打曲。」

寧榮搖頭:「不需要,歌曲曲庫還有很多,江郎才盡這四個字,不會出現在我身上。」她也沒對金三問說出她一直堅持創作,稍微有靈感,就會把旋律記錄下來,所以曲庫里的歌曲和旋律不知道有多少。

「嗯,行吧,我想我們可以宣布你要發布個人專輯的消息了,趁著這一股東風,給你的個人專輯宣傳一下熱度。」

「會不會對葉靈造成傷害?」

「放心,一點影響肯定會有的,可是你們兩個作為明星,不管做得多好,總會有有『黑點』存在,還有一句說得好,黑紅也是紅,當然,你們兩個可不算是黑紅,有才能的人總會更得人喜歡。」

「有什麼需要我配合的可以說。」

「安心準備個人專輯吧,我能夠處理好。」

「……」

兩人的對話很快結束,對比起還能和葉靈聊幾句,金三問對寧榮,只能說說工作上的事情,不得不說,他手底下的兩位藝人,這性格可算是南轅北轍,可偏偏,這樣的性格,還能是好朋友。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任何事情都不值得驚訝!

晚上六點,雖然誰是小靈子畫家的話題沒有之前那麼火爆,可是曾經的話題度和火熱程度不是騙人的,大家都對此事有點印象。

然後,就在此時,酷哩酷哩漫畫網的官方網頁上,小靈子漫畫作者的那一頁,突然間出現了一張照片,那張照片上是一位年輕的女孩子,嬌俏可愛,手裡拿著數繪板,正在用心勾畫著作品,或許有人正在喊著她的名字,她轉頭看過去,眼底帶著笑意,就是這時候被抓拍的一張照片。

與此同時,小靈子作者的官方賬號,葉靈的官方賬號,發出一摸一樣的兩段話,還互相@了對方。

one-pink葉靈:大家好,不知道我的另外一個身份會不會讓你們喜歡,為此苦惱了許久,還是認為不能隱瞞粉絲,讓我們鼓掌歡迎小靈子大大,對的,也是歡迎我。@小靈子催更的寶寶們有福利了,馬上就能恢復一周兩更了呢~~~

小靈子:大家好,不知道我的另外一個身份會不會讓你們喜歡,……讓我們鼓掌歡迎能唱能跳的葉靈,對的,也是歡迎我自己。@one-pink葉靈正在劇組拍戲的我不能見到你們,就跳一段舞蹈當做福利吧~~視頻連接……

兩段相同的話語,酷哩酷哩漫畫網的照片,讓粉絲們炸了。

秋風掃落葉,有點冷:也就是說,我喜歡的偶像和漫畫作者是同一個人?

千萬不是我:原本不能接受小靈子是葉靈的我,看到了那張照片,突然間發現,葉靈就是我心目中小靈子的長相。

安心:我想知道葉靈還有沒有其他馬甲,要是有的話,趕快爆料,我還想要福利啊,《天王》更新得太慢,一周一話完全不夠看,總算是能夠恢復每周更新兩話了,算不算守得雲開見月明?

豐收:我是葉靈的媽媽粉,不愧是小靈子,多才多藝的寶貝是最棒的,寶貝沖鴨!!! 「你就不能換個人執著嗎?我根本配不上你,和你在一起每一天我都很自卑。我的心就像是架在火上烤一樣,和你在一起越開心,一個人安靜的時候我越是害怕孤獨,覺得我自私,不該佔有這麼好的你。」

「唐幸,我有羞恥心,所以我痛恨卓駿。也因為這羞恥心,每次和你上床,我都經歷崩潰。我願意和你做,我不排斥你亂來,哪怕弄得我很痛苦,但只要是你就可以。但每次和你做那種事,我的心都很煎熬。」

「那你喜歡嗎?」

唐幸突然逼近,眼神如同沸騰的開水,灼熱的落在她的身上,有些瘋狂。

她的臉瞬間通紅無比,懊惱的瞪著他:「這個重要嗎?」

「重要!如果你舒服的話,我會很開心。」

「滾!」

譚晚晚忍無可忍,怒喝出聲。

她不要面子的?

這麼羞恥的話,問出來合適嗎?

唐幸得不到期待的答案,沮喪的耷拉著腦袋,像是被人訓斥的小孩子一般。

一時間病房內安靜的落針可聞。

她小心翼翼的給他上藥,弄好后,道:「好了,我去買點吃的給柒柒送去,你在這兒……」

她的話還沒說完,唐幸一把扣住她的手,直接將她拉入懷中,穩穩地坐在他的腿上。

「我可以親親你嗎?」

他第一次,徵求她的同意,態度虔誠認真,眼神也趕緊純粹,泛著聖潔的光。

她愣住。

「我說不可以呢?」

「強吻。」

她聽言,氣急敗壞:「那你還問我幹什麼?」

「走個過場,你不回答,我當你答應了。」

他理直氣壯的說道,然後俯身攝住她的唇瓣。

這一次沒有入侵掠奪,而是溫柔細雨。

唇齒交纏,愛意暈染。

良久,他鬆開了唇瓣,意猶未盡的舔了舔唇瓣,眸光深邃的看著她,帶著吃人的慾望。

她嗅到了危險的氣息,小手立刻死死抵住他的胸口。

「這是醫院,你別亂來。」

「好吧。」

他難得拖鞋,他等會也要去看看唐柒柒。

「我先走了……」

她忙不迭的離去,逃之夭夭。

他猛吸了兩口冷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待一切恢復正常才去了隔壁病房。

還沒入門,就聽到裡面悉悉索索的聲音。

「小景真的是我的孩子,封晏,我們一家人團聚了。」

他微微一愣,推門進去。

「怎麼了?」

「小幸,小景是你的親侄子,你是他的親舅舅。」

「這是怎麼回事?」

唐幸一頭霧水。

唐柒柒簡單說了一下,唐幸很驚訝,世界上還有這樣的緣分。

難怪,他和封景那麼親,他那個時候還疑惑,這孩子又不是姐姐親生的。

他艷羨的看著封晏,如今姐夫也算家庭美滿,夫妻和睦,兩個孩子圍繞膝下。

可自己呢?

老婆還沒有攻略下來,也不知道何時到頭。

他不忍心打擾他們,便下樓去找譚晚晚。

她就在附近買東西,沒有走遠。

她被一群孩子絆住了腳,幾個孩子在吹泡泡,玩遊戲,她就在一旁看著,笑容柔軟。

他突然意識到,譚晚晚應該是比較喜歡小孩的。

。 寧清若的話音剛落,褚臨沉低沉急促的嗓音即刻響起:

「你說什麼?!」

秦舒?

寧清若居然提到了秦舒的名字?!

褚臨沉甚至懷疑自己聽錯了,忍不住確認道:「你剛才說……是誰讓你們去找巍巍的?」

因為緊張,性感的喉結滾了滾,說話的語氣都有些顫抖。

明秋鶴和衛何都看出了他的異樣,目光不約而同地落在他的手機上,猜想著他到底聽到了什麼,能激動成這個樣子?

電話那頭,寧清若和賀斐也聽出了褚臨沉語氣里的異樣,兩口子互視一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