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石堡佔地規模很大,看上去就像一個小型城市,當初葉凡本沒有這樣擴大規模修建城堡的打算,只不過後來看著這些武士跟蠻熊四處閑逛,不由派給他們任務。還真別說不管是蠻熊,還是這些獸武,力量都堪稱恐怖。尤其這些獸武,隨著實力提升,他們來自蠻熊的力量就覺醒的越多,基本上一個個現如今都是人形蠻熊了。

通過這些事實,葉凡算是明白,煉製並不是一次性的事情,整個煉製會隨著煉製者的實力提升而提升,知道最終達到被煉製者的最終高度。

蠻熊跟血狼王都非常強悍,論個體戰鬥力絕對要強過絕大多數的骨武,可以說在同一級別的武者中,要想找到在力量上操控兩頭野獸的還真不多。

有了這樣的認知,葉凡自然不會讓獸武輕鬆,修建城堡,各種高強度的修鍊都安排下去,提升實力就是他們該做的事情。

石堡很大,地牢這東西並不是葉凡讓人打造的,這是採蓮這女人只做主張,仗著自己師傅的名義,在葉凡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下,也就成了。

將邪巫族的人掛壓在地牢,葉凡也就不理會這些傢伙了,看著石堡中一群身披重甲的武士做著各種訓練,他盼著戰爭能夠更快來到。

「大哥,聽說你將邪巫族的族老給關起來了?」

邪雨瑤來到石堡,目光掃過石堡,眼中儘是喜色,這東西可以作為石堡最後的報名之地,外族人要想攻克這裡怕是需要付出難以想象的代價。

「一個自以為是的老傢伙,就掛在地牢內,我想邪巫族的人很快就會來贖人了。」

葉凡目光看向一群忙碌的鐵匠,這其中就有陳羽這小子,說來如今成為獸武之後,獲得媲美覺醒武士的力量之後,這小子居然還是不想要學武,這一年來竟然在鍛造術上突飛猛進,雖然距離葉凡自己還有十萬八千里,但是也隱有大師風範了。如今有了好徒弟,葉凡也就輕鬆很多了,起碼鐵弓跟鐵箭這些東西都有其他人來完成。

「邪巫族實力遠超我們邪靈跟邪狼,他們要是真的翻臉如何是好?」

邪雨瑤很是擔心。

葉凡笑道:「邪巫族實力強過我們又如何,如今已不是他們執掌邪巫殿的時候了,我想只要我們展現出自身強大的實力,這幫傢伙應當不敢跟我們死磕,所以這是邪巫族很大程度上一定會妥協。」

「可惜咱們的實力還是弱了點,要是擁有足夠的實力,哪裡用得著忌憚邪巫族。」

邪雨瑤搖頭嘆息,就算父親還在,也遠不是邪巫族的對手,可以說在這個問題上,他們邪靈部落是無法跟邪巫族對抗的。

「雨瑤這麼想就不對了,邪靈部落實力或許不夠,但是如今咱們可是能讓邪狼與邪靈聯合,邪巫族要想動我們可就要掂量一番了。」

葉凡搖頭一笑,看著忙碌的鐵匠門,不由道:「鐵匠還是太少了些,我認為這次對蠻神殿一戰,我們還要俘虜更多的鐵匠才行,如此一來,才能夠打造一支無敵之師。」

邪雨瑤點頭道:「這個大哥看著辦,雨瑤一定會全力支持。」

「主人,邪巫殿的人來了。」

邪彤一身甲胄出現在不遠處,如今葉凡訓練的那些女衛一個個都能身披甲胄,她們並沒有轉職成為獸武,作為美麗的女人,自然不能變成那些獸武一樣。當然了,雖然這些女武士沒有轉變成為獸武,但是她們都轉變成為劍族,在力量上或許不如獸武,但是速度跟劍法上可是遠遠將這些獸武甩開。

可以說如果真正交手,獸武不一定會是劍族女劍客的對手,目前來說重甲武士中只有十多個骨武,而女劍士中卻又二十多個,由此可見劍族煉製法更好,只可惜目前為止,葉凡只打算讓美女專職,男人還沒有這個打算。

當然了,有了將近半年的培育,兩百多名女劍士都已經專職,這樣的研究數量,足夠葉凡幫助陳盈跟葉玉專職了。目前為止,兩女都已經具備劍族所有特質,尤其一點,葉凡將兩女的神之源用真正的飛劍,效果好的出奇,唯一的問題就是她們兩個似乎無法動用飛劍這一招,更別說御劍飛行了。

會出現這種情況葉凡認為應當是兩女精神力不行,無法讓劍飛起來,對於這一點,他也沒有什麼太好的辦法,畢竟精神力是一個人的天賦屬性,如果不具備,暫時很難培養出來。當然,葉凡認為精神力不是全部,或許隨著更加深入,他能夠找到不需要精神力就能駕馭飛劍方法。

……

「能夠打造出這樣的石堡真是不可思議。」

大長老看著眼前十米高的石堡,感覺很不可思議,這些組成石堡的石頭體型都非常大,要想運來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罪不可思議的或許還要算這些石頭的打磨,在大長老看來,這絕不是短時間內能夠完成。

「轟隆!」

忽然石門開啟,沉重的石門緩緩升起,不多時石堡內的情況出現在邪巫族這些巫師跟武士眼中。這次跟隨大長老過來的有四名骨巫,他們都是部落族老,而護送他們的則是足有二十名骨武,這樣的實力放眼那些大型部落也要忌憚。

「大長老,這樣子進去會不會有危險?」

渣攻你這是喜脈啊 邪虎有些遲疑,雖然他一直叫囂著要將邪靈部落滅掉,但是這個時候還是心中有些發虛的,這樣的石堡要是關上,那就是瓮中捉鱉,很有可能會將他們一鍋端。

大長老淡然道:「都來了,自然需要進去。」

大長老沒有理會邪虎,而是率先走進石堡。

看著大長老進去了,邪虎這些邪巫族的族老哪裡敢在外邊駐足不動,交換一個眼神,都硬著頭皮跟上。一行人終於跨國沉重的石門,入門的巨大的草坪,一個個身披甲胄的武士三三兩兩聚集在一起切磋。

大長老的眼睛眯起來,他咂咂嘴道:「這些大多都是血境武士,可看他們的實力怕是都有覺醒武士的程度,邪靈部落的實力要比我們想象中強出很多啊。」

邪虎不屑道:「就算這些武士都有覺醒武士的實力,那最多也就上千,這算什麼。」

「一般的覺醒武士的確不算什麼,但是不要忘了這些可都是身披重甲,如果用得好可是殺傷力可是非常可怕的。」

「嘿嘿!那又如何,僅需派出已經骨武就足夠衝散這所謂的重甲武士了。」

邪虎臉上不屑之色絲毫不減,他目光瞟向身後幾名骨武,他們體型都很是魁梧,一看就不是什麼善於之輩,這些重甲武士看上去倒是威風凜凜,可惜覺醒武士跟骨武之間的差距太大了,不是穿上重甲就能彌補。

「小女子見過諸位邪巫族的大師。」

邪雨瑤領著兩名骨巫迎出來,她臉上的笑容很是燦爛,彷彿彼此間沒有任何齷齪一樣。

大長老微微笑道:「這次過來,老朽主要就是消除誤會的,希望不要影響彼此間的友誼。」

「誤會?」

邪雨瑤一臉疑惑的道:「不知道我們之間有什麼誤會?」

大長老嘆道:「這個誤會可大了,老朽剛剛抵達,就聽到竟有邪巫族有族老不守規矩,想要欺壓部落分支,實在是可恨可惱啊。作為大長老,老朽深感羞愧,恨不得將這些敗類除掉,實在是丟人啊。」

大長老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族中還不忘痛訴這些不守規矩的部落族人,一個勁的道歉,讓原本惱火的邪雨瑤都受寵若驚。沒辦法,邪雨瑤很小的時候就聽說過邪巫族大長老的威名,她知道眼前的老人別看一副快要入土的樣子,其實一身實力非常恐怖,據說已經是半步神巫的地步,這可不是尋常骨巫能夠相比。

「每一個部落都會有敗類,大長老何必替這些傢伙惋惜。說來雖然有些不愉快,但是我們邪靈部落也沒有損失什麼。」

大長老有些欣慰道:「沒有損失就好,沒有損失就好,這樣老朽心理負擔就要小多了。」

一行人很快來到一座石砌的房屋面前,這些邪巫族的巫師跟武士看著眼前完全有石頭砌起來的房屋,一個個都有愣神。這裡的房屋跟石堡外圍的城牆可不同,一塊塊石頭居然都像似刀削一樣,他們實在難以想象這都是如何弄出來的。

「這個石堡到底是如何打造的,這實在是讓人難以置信啊。」

大長老嘖嘖稱奇,原始部落內基本上都是木質的房屋,就算有石砌的,那都是簡單的堆砌,像眼前這樣宛若刀削一樣,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這些我也不清楚。」

邪雨瑤淡然一笑。

大長老微微挑眉,他自然不會相信這話,不過邪雨瑤既然不說,他也沒有辦法。目光轉向那些重甲武士,大長老笑眯眯的道:「這些重甲武士似乎很了不得啊。」

邪雨瑤笑道:「這種重甲刀槍不入,如果他們手持大盾,完全可以武士弓箭手的攻擊,當然了,如果是用來衝鋒陷陣也是非常不錯的,保證無往不利。」

「嗤!」

邪雨瑤的話剛剛說完,大長老身後就有人笑起來,只不過這種笑充滿不屑。

「什麼無往不利,遇上骨武還不是不堪一擊。」

說話的乃是一個體型異常魁梧的大漢,他似乎要比當初的軍牙還要強壯。

邪雨瑤冷笑道:「骨武的確厲害,如果我們用重甲武士充當彷彿,用弓箭手進行輔助,不知道你要如何滅掉這些重甲武士?」

泡大神纔是正經事 這尊魁梧骨武嘿嘿笑道:「弓箭手是厲害,但是只要手持盾牌,何足懼哉。」

「是嗎?」

邪雨瑤冷笑一聲,他們邪靈部落的弓箭手都是手持重弓,一般的盾牌輕易就能射穿,哪怕就是那些專門抵禦箭矢的大盾也一樣。

「不服?咱們比劃一番如何?」

魁梧骨武咧嘴一笑,臉上表情很是猙獰。

「沒問題!」

回答的不是邪雨瑤,而是從石屋中走出來的葉凡,此事四尊身披重甲的骨武跟在他身後,兩米多高的體型,看上去異常的龐大,對於邪巫族這些巫師跟骨武來說,太具視覺衝擊了。

葉凡目光掃過邪巫族的人,咧嘴一笑,「剛剛是誰說要比試?咱們也不用弓箭手出面,你們可以隨便派人上來挑戰,如果不行多上幾個也沒問題。」

先前出言嘲諷的骨武,看著葉凡身後四名兩米多高的骨武,眼睛都看直了,只要不是傻子就能夠看出來這些骨武的力量一定非常狂暴。大漢雖然將近兩米,但是跟葉凡身後的骨武根本沒法比,僅僅看這些身披重甲的骨武的手臂,他能夠想象掄起掛在背上的大劍看來時,自己是否能夠擋住。

四尊身披重甲的骨武沖著邪巫族的人不懷好意的嘿嘿一笑,挑釁的意味太明顯了。

大長老有些吃驚道:「如果有這樣的重甲武士打頭陣,衝鋒時真是可怕啊。」

搖了搖頭,大長老看著葉凡道:「這些重甲都是你打造的?」

葉凡淡然道:「算是吧?」

大長老有些吃驚道:「沒想到一個骨巫居然還是鐵匠,真是讓人很是意外啊。」

「骨巫就不可以掌握鍛造術嗎?其實我最開始並不是骨巫,鍛造才是我的喜好,只是後來發現自己擁有巫師的天賦罷了。」

葉凡搖搖頭,目光掃過邪巫族,淡然道:「諸位這次過來有何見教?」

大長老微微笑道:「這次我們的目的簡單,就是想要邪靈部落重歸邪巫族,在千年前我們都是一家人,只有聯合起來,我們邪巫族才能夠真正復興。」

葉凡淡然道:「邪巫族復興跟我何干?大長老還是說一說如果邪靈部落回歸會有什麼好處吧?」 「好處?」

大長老還沒有開口,他身後的邪虎已經嘿嘿冷笑道:「回歸邪巫族就是最大的好處,如果沒有我們庇佑,這次的兩殿戰爭,你們邪靈部落就等著成為炮灰吧。」

邪虎的話只讓葉凡跟邪雨瑤臉色一沉,這個傢伙還真是囂張啊。

大長老聞言微微笑道:「雖然邪虎說得話囂張了些,但是他說的就是事實,雖然邪靈部落跟邪狼部落已從邪巫族脫離,但是在邪巫殿那些掌權者眼中,我們還是一夥的。如果沒有邪巫族的庇佑,邪巫殿一定會拿你們邪靈部落開刀,雖然他們不會明目張胆的對付你們,但是兩大神殿開戰,他們有太多的方法對付你們了。」

葉凡眼睛眯起來,雖然大長老是在跟他們講解利弊,但是威脅的意思還是非常明顯的,只是這老傢伙沒有指著他的鼻子說如果不回歸,就等死而已。

只是葉凡真正害怕嗎?

他需要戰爭,如果充作先鋒,能夠讓他殺到第一線,那麼他就能夠獲得更多的戰利品,那樣他的傀儡大軍想不壯大都難啊。

「如今那個叫做邪茶的老女人在我們手中,你們想要將他們贖回去,還是拿出誠意吧,如果要談什麼加入邪巫族的好處就不用開口了。」

葉凡嘴角綻起冷笑,冷冷的道:「如果你們不願付出代價,那麼所有俘虜就會一直關押在這座石堡中。」

葉凡的回答讓大長老眼睛眯起來,他認為邪靈部落的人應當能夠看清事實才行,可是葉凡的回答跟自信讓他捕捉到了不同尋常的東西。

「不知道需要付出怎樣的代價才能夠換回邪茶長老?」

大長老開口了,他只提到了邪茶,至於那些不俘虜的武士似乎根本不重要。這不能怪大長老會有這樣的選擇,對於一個部落來說,武士再強只要沒有達到能夠壓制骨巫的地步,那麼地位根本無法同巫師相比。那些骨武或許實力很強,但是那又能如何,一切還是等將邪茶救出來在說。

「能夠匹配她的東西,至於是什麼並不重要,我們的要求只有一點,希望你們拿出足夠多的誠意。」

大長老的臉色陰沉下來,葉凡**裸的跟他談交換條件讓他異常惱火,雖然對方沒有明說,但是態度已經很明顯了。

「我這裡有一本古巫秘籍,這是老朽從一出古迹中發現,雖然有些殘缺,但是絕對是上古大巫國傳承下來的,這東西足夠交換邪茶長老了。」

大長老手中出現一本有些殘缺的秘籍,葉凡從中看到一種特殊的信息,只讓他眼皮忍不住一跳。

這東西……

葉凡很是吃驚,這本秘籍上銘刻著一種特殊的神紋,如果他的記憶沒有出錯的話,他敢肯定這一定是一種神靈傳承。

血仙大陸上有神靈!

這種紋路有點像在母巢上看到的那種神紋,雖然樣式不同,但是彷彿同出一源。

葉凡很是激動,他感覺自己似乎找到了什麼,當初會進入這個世界,就是因為這裡有傳承之塔,也許他能夠儘快找到。

不過葉凡雖然吃驚跟激動,但是他的面上還是很平靜的,他不是那種真正的雛,在天玄世界的經歷讓他可是擁有最為豐富的經驗,關鍵時刻還是能夠控制住自己的情緒。

臉上很快浮現疑惑,葉凡皺眉道:「這東西真是上古大巫國傳承下來的?」

大長老輕撫秘籍道:「是不是老朽也不是很清楚,不過這東西一看就很有年份,上邊的東西雖然如今很難研究出來,但是一定是寶貝了。」

葉凡挑眉道:「既然是寶貝,那大長老為何又將之拿出來?」

「這東西雖然珍貴,但是哪裡及得上邪茶長老重要,老朽當然願意割愛,只求換回她的自由。」

大長老說得慷慨激昂,似乎為了族人安危,自己犧牲在大那也是可以接受的。

葉凡聞言嘴角一扯,對於大長老的話他是不信的,盯著對方手中的古籍,臉上神情顯得很是遲疑,似乎不確定這東西的作用。

大長老面色一冷道:「馬上做出決定吧,換還是不換,一句話的事情,本長老耐心有限。」

葉凡遲疑了一下,有些不滿意道:「一件不知道有什麼用的秘籍是不是帶價太小了?」

大長老臉色變得難看道:「如果你們邪靈部落不打算交換,那麼我們彼此間只能各憑本事了,至於接下來兩大神殿的戰爭也不用管了。」

邪雨瑤急忙道:「交換自然不成問題,事情就這麼著吧。」

大長老看著葉凡道:「公子意下如何?」

葉凡嘆道:「既然如此,那就用這個秘籍交換了。」

「一手交人,一手交換秘籍。」

大長老有些不耐煩的擺手。

葉凡也不廢話,雖然心中樂開了花,但是他還是一揮手,示意身後的人去將邪茶弄出來。

邪茶很快被一個大漢提在手中帶出來,那模樣就像一個小雞仔一樣,只讓這老太婆臉色非常的難看,堂堂骨巫遭受這樣的待遇,如有可能,她恨不得將葉凡碎屍萬段。

葉凡很快得到自己想要的積極,我在手中,他能夠感受到一股波動從體內傳來,顯然是傳承之塔做出了回應。這是一個非常好的跡象,以前不管他如何呼喚,這些神器都裝聾作啞,如今倒好,它們也總算是有反應了。

「大長老不想要將其他人換回來嗎?」

葉凡臉上露出有些疑惑的表情。

大長老淡然道:「如果你們邪靈部落喜歡不如就留著,要是有本事收服,大可讓他們成為你們邪靈部落一員。」

扔下這句,大長老直接走人,這次談判令他感覺很不滿意,他不想繼續在這裡逗留。邪巫族上下臉色都很不好看,尤其邪茶,這老太婆一臉怨毒的盯著葉凡,那模樣絕對是要報仇的。不過葉凡根本不在意這老妖婆的怨毒目光,現在他心思根本不在這個上邊,而是一門心思的想著剛剛得到的秘籍。這可是好東西,葉凡對秘籍上是否記載巫術並不感興趣,他真正在意的還是第二座傳承之塔的信息,這才是真正的關鍵。

……

「大長老,為何要將那份秘籍拿來交換?如果他不同意,咱們就動用武力,就不信他們邪靈部落真敢跟我們邪巫族對抗。」

邪茶臉色很是難看,這回算是將臉丟大了,整個被俘虜,讓她一下子都抬不起頭來。

邪虎亦是不滿道:「根本就沒有這個必要,我們的實力明顯要強過對方,可以直接將人搶回來,哪裡用得著拿秘籍交換。」

大長老沒好氣道:「你們懂個屁,咱們實力是強,但是如果交手,怕是在場一定會有幾個重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