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蒼鷹跟隨水清植朝宮家大門走去。

邊走邊擔憂道:「水執事,我們就這樣離開,萬一有人報復我家主人怎麼辦?」

水清植稍顯不悅:「你真當本執事是花瓶?只要本執事露臉,便說明宮家是衝天閣的盟友,誰敢動,便是與衝天閣作對!」

「這、我當然知道!」蒼鷹尷尬道:「不過,明槍易躲,暗箭難防,我擔心有人混在宮家族人中,會對主人不利!」

水清植看著蒼鷹那雙邪亮審視的眼睛,知道他想試探自己是否在宮家安排其他眼線?

遂抿笑道:「以宮家主的實力,自保應該沒有問題!何況,你們那麼多人,難道連宮家主的安危也無法保證?」

蒼鷹昂首挺胸,毅然反駁:「當然不是!」

水清植輕笑著點頭,闊步朝前走去:「要是不行就直說!衝天閣什麼都缺,就是不缺人!」 水清植和蒼鷹前腳邁出宮家。

宮家後門,便探出一個戴著面罩的黑衣人。

黑衣人鬼鬼祟祟地看了看周圍,貓腰著身體如同黑豹般俯衝出去,眨眼便消失在僻靜的巷子里。

很快,黑衣人出現在一座古色古香的奢華宅院里。

他掃視四周,沒有任何人,只見不遠處的涼亭上,輕紗飄渺。

隱隱約約坐著一道鵝黃色的身影,立刻朝涼亭跑去。

未到涼亭,黑衣人便單膝跪在地上道:「屬下參見殿下!」

「免禮!」曙傲雪高傲的聲音穿透白色輕紗而來。

黑衣人站起身揭開面罩,露出謝楠的面容來。

他皺眉看向曙傲雪,並將她走後發生的事情,詳細說了一遍。

曙傲雪聽罷,猛地將手中白玉茶盞砸在地上,茶水飛濺。

怒斥道:「葉家全是一群蠢貨!本宮讓他們潛伏在曙國這麼多年,竟然被一個黃毛丫頭給一鍋端了!」

「殿下,若不是水清植出手,宮清影根本沒有那個本事!」

「她沒有這個本事?她連本宮都敢算計!」曙傲雪想到五姨娘之事,便對宮清影恨得咬牙切齒。

再想到,她手中的赤火玄陽,更是恨之入骨。

「殿下,葉沁柔和宮熏目前被宮清影軟禁,無法再為我們效力!接下來,該如何是好?」謝楠對宮清影也是怨聲載道。

還以為她是一隻懦弱可欺的綿羊,哪知是頭披著羊皮的餓狼?

竟然瞞天過海,將宮家連根拔起,打得所有人措手不及!

「啟動那顆棋子,本宮要她神不知鬼不覺地消失!」

謝楠知道曙傲雪在說誰。

他面色變得難看:「殿下,錦兒在雪王殿下來鴻城的那日,便失蹤了,屬下懷疑是雪王殿下派人做的!」

曙傲雪猛地站起身:「這麼重要的事,你怎麼不跟本宮說?」

謝楠急忙解釋道:「殿下,負責錦兒的管事已被屬下解決,他們皆不知道您的身份,就算雪王殿下要查,也查不到您身上!」

儘管謝楠如此說明,曙傲雪的雙肩還是忍不住瑟瑟發抖起來。

她轉身看向不遠處那片綠油油的竹林:「噬魂針查得如何?」

「屬下親眼看著葉沁柔將噬魂針交給宮珠,後來她和宮晞、宮清影三人便去了祖墓禁地!」

「至於裡面發生何事?屬下無從得知,只知道宮晞和宮清影活著回來,宮珠應該是死在裡面了!」

謝楠抬頭看向曙傲雪的背影:「殿下不是將宮晞帶回來了嗎? 幸孕成婚:鮮妻,別躲了 剛好可以利用攝魂術查一下!」

「本宮已經探查過,那晚她沒有進入禁地,進去的只是她的傀鴉!」曙傲雪看著翠綠的青竹,淡漠道:「若是本宮沒有猜錯的話,噬魂針應該在宮清影身上!」

「既然如此,屬下立刻去辦!」謝楠頓時興奮起來,朝曙傲雪拱了拱手便要離開。

「慢著!」

謝楠聽到曙傲雪的阻止,立刻止步,回頭看向她:「殿下?」

「此事交給其他人去辦,你還有更重要的事情!」曙傲雪袖中出現一根細如羊毛的銀針,她轉過身朝謝楠緩緩地走去。 謝楠只感覺曙傲雪的目光無比溫柔,還未來得及讚美。

五臟六腑便傳來刺痛的感覺,胸口一股熱流直往上竄。

噗~~

謝楠猛地吐出一口黑血,轟然倒在地上。

猙獰的雙目緊盯著曙傲雪,他伸手指了指她的鵝黃裙擺。

想要說點什麼,卻始終沒有說出口,便斷了氣。

數名黑衣護衛從花叢里跳出,拖著謝楠的屍體消失在院子里。

曙傲雪緊盯著地上的黑血,喃喃道:「來人!」

一名身穿綠裙的婢女從竹林深處跑來。

綠裙婢女跑到她身邊,跪下道:「回稟殿下,方才謝楠來時,並沒有人跟蹤!」

「本宮說的不是這件事,雪王的身體可有好轉?」曙傲雪關切地看著婢女的面容。

「殿下於昨日醒來,據說很快就會回來!」綠裙婢女回答。

「回來?他來作甚?」曙傲雪疑惑道。

綠裙婢女忌憚地瞥了一眼曙傲雪。

小心翼翼道:「宮清影即將及笄,殿下應該是來履行約定!」

「履行約定?」曙傲雪失魂地不斷眨眼:「是啊,本宮怎麼忘了這件事,那小賤人很快就會及笄,他們的師徒約定就要到了!」

「那殿下怎麼辦?」綠裙婢女焦急道:「這些年我們想盡辦法都沒有將她殺死,上次還冒險借來噬魂針,結果也沒有成功!」

「主上已經非常生氣,要是讓宮清影成為殿下的徒弟,主上勢必不會放過我們所有人!」

曙傲雪面色煞白,她又何嘗不想殺死那小賤人?

只是現在她鋪墊的棋子,全被雪王悄無聲息地拔除。

要是再有什麼舉動,肯定會被雪王察覺!

到時候就算主上不動手,她也沒會沒命。

死對於她來說,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死在心愛的人手裡!

「此事本宮自有主張!」曙傲雪俯視著綠裙婢女,冷漠道:「傳令滅口,速戰速決!」

「是!」

……

神醫宮府,庫房。

目送水清植和蒼鷹離開后,宮清影轉身朝庫房走去。

宮家的庫房特別寬敞,長寬約有千平。

只可惜裡面除了廢棄的木箱外,沒有任何有價值的物品。

宮一在庫房裡又發現了十個密室,打開后裡面仍舊空無一物。

宮清影在心底估摸了一下。

這麼多庫房的財物,可不止那日從葉沁柔護衛手中搶到的。

應該是宮仁傅在葉沁柔先一步,將宮家大部分財物悄悄轉移。

宮清影用影力控制先前守護庫房的護衛。

得知來庫房次數最多的莫過於宮仁傅、葉沁柔和謝楠三人。

目前宮仁傅下落不明,葉沁柔被抓,只有謝楠知道財物線索。

她立刻派人去找謝楠。

並帶著宮一等人前往九重寶塔,清查裡面正品丹藥。

果然,裝置中階丹藥的玉瓶里,全是廉價的初品丹藥。

宮家早就被宮仁傅掏空,葉沁柔拿到的不過是金山一角。

宮清影怒不可揭。

吩咐宮一啟動情報網,務必要將宮仁傅那隻老狐狸捉回來!

宮清影氣憤地朝凝凰苑走去,湘兒緊張地緊隨其後。

沒走多遠。

便看見宮十九匆匆跑來的身影:「主人,謝楠不見了!」 「哦?」宮清影眉頭微凝。

看來謝楠自知即將暴露,趁機聞風而逃。

不過。

因為他是宮仁傅的貼身護衛,早就被宮清影用影靈子監視著。

妖孽世子百變妃 這段時日,他一直老老實實,沒有任何端倪。

沒想到宮家一變天,他跑得比野狗還快!

宮十九看著她繼續道:「還有就是皇宮裡的太監總管謝公公來了,說是讓您即刻前去正門領旨!」

「領旨?」宮清影頗感意外。

宮家變天不到兩個時辰,曙皇便派人前來宣讀聖旨。

看來各方勢力安插在宮家的眼線還真不少!

宮清影帶著宮十九和湘兒一行人前往宮家正門。

身穿白色喪服的謝公公與十餘名穿著同色喪服的御林軍們,面色凝重地站在宮家正門口的台階上。

謝公公眺望著緩緩走來,面容憔悴,身著白色素裙宮清影。

心裡琢磨著。

就是這麼一個看似平凡的黃毛丫頭,竟韜光養晦十五年。

並在一日之內,迸射出天才煉丹師的萬丈光芒,將曙國兩大世家一舉殲滅,其手段陰險狠辣,其實力更是不同凡響!

難怪深得羽翼尊者的喜愛,不惜萬里迢迢前來,助她奪得宮家魁首任務品,還將神獸蛋賜名為宮家鎮府至寶!

可悲的是。

曙國這麼多人,竟沒有一個人發現她的端倪,硬是將一個水火雙系的天靈根武者,視為天生的白痴和廢物。

宮清影在距離謝公公五丈遠的地方停了下來:「不知謝公公找我有何事?」

謝公公留意到宮清影髮髻上那朵妖艷的黑色曼陀羅,褐色瞳孔微微收緊。

烏紫色唇角裂出一抹笑容:「恭喜宮家主成為新人家主!」

「公公消息倒是挺快的!」宮清影冷笑道:「不過我弟弟和姨娘屍骨未寒,沒什麼可喜的!」

謝公公尷尬地收斂笑容,看了一眼宮清影冰冷的黑澈雙眸。

隨手將攤開手中聖旨:「宮清影跪下接旨!」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宮清影雙手交疊於胸前,微微頷首,算是行禮。

宮十九和湘兒等人模仿行禮,並朗聲道:「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他不悅地看著他們,叱責道:「趕緊跪下接旨!」

「師父說過,我不需要跪拜任何人!」宮清影淡漠地說道。

謝公公鬚眉上挑,重重嘆了口氣:「罷了,本公公這就宣讀旨意,你可要挺好了!」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

宮清影認真傾聽著聖旨,越聽越想笑。

曙皇得知她是水火雙系天靈根后,進行了一番誇獎。

並說她能煉製出四品銀紋祥雲丹,不止是光宗耀祖,還是曙國至高無上的榮耀。

但因為她丹修實力不夠,特敕封她為四品御醫,待宮家葬禮過後,便要到前往御醫司履行職責。

「特賞賜十萬兩黃金,萬擔中品靈石,一株千年斗靈芝……」

謝公公宣讀完聖旨,門外等候的御林軍們立刻將曙皇賞賜的物品送至宮清影面前。

宮清影雙手接過聖旨,朗聲道:「臣謝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能擁有像宮家主這樣年輕有為的天才煉丹師,是曙國的榮幸,希望宮家主莫要辜負皇上一片苦心!」謝公公眯笑著道。 「臣定不辜負皇上厚愛!」宮清影信誓旦旦。

謝公公謹慎地凝視著宮清影道:「另外,皇上口諭:讓太子妃即刻隨本公公回宮,不知宮家主能否請太子妃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