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記者群了有一半都是和丁敏關係相熟乃至很好的朋友,多次和丁敏合作。新品發布會這麼重要的時候,丁敏怎麼可能不邀請他們來幫忙宣傳呢?

這本來是發布會既定的環節,等柳夕上場時才會爆發,然後襯托出柳夕的身份,從而炒作這支仙姿精華霜。

不過柳夕此時出場,只好跳過先前的環節,先炒作柳夕的華夏小神醫身份。

記者們你一言我一語的開口,說的都是華夏小神醫多麼多麼厲害,氣氛頓時熱烈起來。

觀眾們倒是懵逼了,什麼情況,這又是什麼情況?

難道這個莫名其妙出現的少女,還有什麼了不得的來頭不成?

華夏小神醫?這是什麼鬼?

不過聽起來好像很厲害,但是貌似沒聽過啊。

誰知道,求科普。

雖然幾個月前柳夕網路直播很火,但是網民們是最善忘的人群,再大的新聞,最多兩個星期就會忘得乾乾淨淨,被新的新聞和事件取而代之。

別說柳夕了,哪怕是最當紅的明星,消失一個月,你看看網民們還有幾個記得的?

既然別人不知道華夏小神醫的梗,立刻有人科普了,科普的人不是別人,而是發布會的主辦人丁敏。

大屏幕開始播放柳夕針灸給朱老爺子治中風的視頻,視頻中還有畫外音在替觀眾們講解這場針灸的背景。

當時朱老爺子中風嚴重,已經被首都協和醫院著名醫生判定為極度危險,連他都不敢動手術。

但柳夕為朱老爺子針灸,短短不過十分鐘,朱老爺子的病情便穩定下來,轉危為安。

視頻播放后,現場一片嘩然。

很多人想起了曾經網上是有這麼一件轟動性的大事件,也漸漸認出了柳夕的模樣,觀眾們交頭接耳,看向柳夕的眼神無比好奇。

丁敏的神情也放鬆下來,雖然出了張彩田這樣的意外,但好歹發布會重新走入正軌。

可就在這時,第二排和第三排的經銷商群體,逐漸有人起身,並迅速的離開了會場。

這又是什麼意外? 意外又一次發生了。

丁敏臉色僵了一下,明明發布會已經恢復正常了,為什麼又出了問題?

她剛準備炒作柳夕是道教高人徒弟的身份,仙姿精華霜的配方乃是融合了道教古老醫藥配方,然後經過科學研究,去其糟泊,取其精華,乃是不可多得的護膚良品……

可這些都還沒有宣傳,為什麼又出意外了?

丁敏不笨,她很聰明,她原本就知道自己這個發布會,遭受到所有化妝品公司的抵制。

當初她也料到了其他競爭對手會給她下絆子,也早就做好了反面宣傳,藉助其他友商的輿論,把仙姿精華霜的名字一下子灌入所有人的耳中。

這本來是一場商業競爭,雖然兇險,但只要產品夠硬,贏到最後的必然是她。

但是丁敏還是低估了其他化妝品公司的手段,也低估了競爭對手們的決心。

她其實有些後悔自己當初太託大了,把仙姿精華霜的樣品寄給了那些競爭對手。

丁敏的想法是好的,讓其他化妝品公司如臨大敵,然後藉助對方的抵制,來一出漂亮的反面宣傳。

想要虎口拔牙,也要冒著被老虎咬斷手臂的奉獻。

她也低估了仙姿精華霜的威力,這是足以顛覆化妝品界的產品,如果任由仙姿精華霜流通到市面上,其他公司的化妝品還要怎麼存活?

商場競爭是血淋淋的,是你死我活的,沒有半分交情和仁義可言。

知道有這麼一個強大到不可戰勝的對手存在,其他化妝品公司先試著花巨大的代價收購。

收購不成功,他們暫時拋棄了競爭,統一戰線聯合起來,共同對抗這個還沒有成長起來的對手。

嘉賓席沒有人搗亂了,但是經銷商席的動靜,卻比張彩田的搗亂更嚴重。

觀眾們再一次轟然議論起來,紛紛抬頭或者彼此詢問發生了什麼事。

丁敏連忙走下台,一把拉住身邊的經銷商,焦急的問道:「老宋,怎麼回事?」

老宋是樊城實力最強的化妝品經銷商,和丁敏也是多年的合作關係,彼此私下交情很好。

當初李明芳被張麗君冤枉時,柳夕帶著李明芳去市公安局討公道,老宋和丁敏也被牽連了進來。

柳夕和丁敏也因為在警察局惺惺相惜,彼此共同對敵張麗君,而變成了至交好友。

老宋一臉為難,左右看了看,最終咬咬牙小聲說:「丁總啊,我們多年的交情了,按理說是多少應該支持你的。」

「當然,我們明面上是合作關係,私下裡一直是談得來的好朋友。所以,你能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嗎?」

老宋又看了看周圍,身邊的經銷商已經走了好多,經銷商席上只剩下十幾個經銷商還莫名其妙的四下張望,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老宋嘆了一聲,掏出手機,點開一條簡訊遞到丁敏面前。

「尊敬的美雅集團產品經銷商,據悉最近有某商家召開發布會,即將發布一項劣質的,虛假的,不被工商局和質監局認可的精華霜。在此,為了化妝品界的良好和諧發展,為了響應化妝品協會的健康理念,特此勸告本產品的所有經銷商,不要與某仙姿化妝品公司合作,以免行業口碑受損。若是不聽從勸告,我方有權單方面解除與貴公司的合作關係。」

「尊敬的貝潔集團產品經銷商……」

「尊敬的雅詩集團產品經銷商……」

一連串的簡訊,每一條簡訊的內容都大同小異,無非就是勸告經銷商立刻停止與仙姿化妝品公司的合作關係,否則將單方面取締與本公司的合作。

全是知名的品牌,全是知名的化妝品集團。

丁敏明白了,徹底明白了。

難怪經銷商們面色驚恐,一個個連招呼都不打就匆匆忙忙的離去。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

如果只是一家或者兩家公司發布這樣的消息,經銷商反應還沒有那麼大。

你不和我合作,那我和其他產家合作總行了吧?反正都是差不多的品牌,消費者的認同度都差不多,有什麼關係嗎?

不和我合作,是你廠家的損失,不是我的。

但是如果所有的廠家都不肯和自己合作呢?

媽蛋,問題大發了,老子們豈不是要破產?

連續十多家乃是二十家國際或者國內知名品牌化妝品公司發布通告,哪個經銷商扛得住?

很明顯,所有的化妝品公司都聯合起來了,共同抵制仙姿化妝品公司。

從某種方面來說,丁敏的反面宣傳成功了。

就是太成功了,成功的超出了她的承受極限,於是……

丁敏臉色慘白,身體一個趔趄,差一點摔倒。

老宋同情的看了丁敏一眼,從她手裡拿過手機,抱歉的說道:「丁總啊,你要體諒我啊,畢竟我手下還養著那麼多人要吃飯呢。哎,看開點吧。」

老宋說完,從丁敏身邊匆匆的走了。

而還坐在經銷商席位上的那十幾個經銷商,此時也收到了簡訊,屁股著火一般飛快的跑了。

轉眼間,剛才還熱熱鬧鬧的經銷商席位,此刻一個人都沒有。

好一招釜底抽薪!好一招撕破臉皮!

丁敏腦子裡一片空白,渾渾噩噩的看著周圍一張張又迷惑又興奮的臉,只覺全身空蕩蕩的,連一絲力氣都沒有。

經銷商群體離開之後,接著便是嘉賓席。

嘉賓們一個個掏出手機,看著手機上的信息,臉色都是一變,然後屁股一抬,開始先後離開。

丁敏看見了,但也就是看著。

她不用看嘉賓們的手機,也知道是競爭對手們發來的簡訊,內容與發給經銷商們的通告大同小異。

完了!

此時此刻,丁敏心中萬念俱灰,很想找一個無人的地方安安靜靜的待著,再也不要見到任何人。

這場發布會,失敗了。

而且是以最難看的方式,宣告失敗。

從此以後,她丁敏和她一手創辦的仙姿化妝品公司,將成為一個笑話。

一出由她親自導演,親自表演的徹徹底底的行業笑話! 然而丁敏卻笑了,遭遇了如此重大的打擊,她卻笑了起來。

笑容很美,似花綻放。

外婆說過,越難過越脆弱的時候越要笑。

千萬別哭,寧願強顏歡笑,也不能讓賤人們看了笑話。

記者們敏銳的拍下了丁敏含淚帶笑的特寫,準備用作明天的頭條封面。

標題都想好了:新品發布會失敗,女強人丁敏含淚苦笑。

然而誰也不知道,丁敏這一幕含淚強笑的無奈容顏,卻在以後卻成為了無數失敗者面臨絕境時,最強大的激勵。

這一張照片,溫暖了無數奮鬥在夢想之路上的男男女女,激勵著他們面臨困難和挫折時,依然能夠面對無數的白眼,堅強的微笑。

而這一張照片,甚至在十年後,當選為世界攝影大賽「十大感動人心的瞬間」傑出作品。而十年後的丁敏,已經成為了世界無人不知的跨國集團老總,仙姿化妝品集團掌門人。

不管丁敏以後如何輝煌如何牛逼,但現在的她,萬分的脆弱無助。

觀眾們席內的混子們開始帶頭,憤怒的踢桌子砸板凳,罵罵咧咧的也走了。

他們一動,其他觀眾們也紛紛離場,開始成群結隊的離開了。

笑聲,哄鬧聲,嘲諷聲……不絕於耳。

丁敏笑著看他們離開,眼底深處藏著巨大的惶恐和悲傷。

「不要難過,我們還沒有輸。」

身後傳來柳夕鎮定的聲音,她的手又一次搭在丁敏的肩上,掌心的溫暖撫慰著丁敏顫抖的肩膀。

「還沒輸嗎?可是,所有人都走了呀。」

丁敏轉過頭,輕輕擦了擦眼角溢出的淚珠兒,勉強擠出一個笑容。

自己比柳夕妹妹大一輪多呢,她都沒哭,自己有什麼理由在她面前脆弱?

柳夕看著她的眼睛,突然輕笑起來:「那些人走了就走了唄,你忘了,我們才是仙姿精華霜的主人呀,我們才是決定發布會是不是失敗的人。」

丁敏也笑道:「說的也是,可是我們兩個總不能唱獨角戲吧?」

「加上我呢? 機靈寶寶:呆呆孃親你別怕 我可是仙姿精華霜的代言人呢。」

旁邊趙子涵說道,朝丁敏露出善意的微笑。

前妻,請留步 她竟然一直沒有離開,無論是第一次波折時,還是現在全場離席的情況下。

作為一個一線明星,這場發布會的失敗,無異於給她臉上抹黑,是極不光彩的事。

若是其他明星,早就黑著臉悄悄的走了。還會在第一時間發言,聲稱自己受了欺騙,立刻撇清和仙姿化妝品的關係。

但是趙子涵竟然沒有,這顆娛樂圈常青樹,依然站在丁敏和柳夕身邊,盡職盡責的做著代言人的工作。

丁敏感激的看向趙子涵,笑道:「巧了,俗話說三個女人一台戲,我們可不就是三個女人嗎?」

柳夕拍了拍手,慨然道:「那我們就唱一出好戲給那些人看看吧,不然多不好意思?」

「好呀!」趙子涵欣然應允。

「可是就算是三個女人一台戲,總還是需要一些捧場的觀眾吧?」

柳夕輕聲道:「觀眾嘛,想要還不簡單嗎?」

說完,柳夕拿起手機,撥通了衛無忌的電話。

壕,別和我做朋友 三言兩語講完,柳夕又撥通了音音的電話。

隨後,柳夕想了想,電話打給了異能者自由聯盟的主席先生。

三個電話給予她的回復都很簡單:等著,半個小時之內搞定。

第四個電話,柳夕猶豫了一下,終於還是撥通了張晨陽的電話。

她要請張晨陽的爺爺幫一個忙,一個對仙姿精華霜來說很重要的忙。

柳夕曾經應老爺子之請,幫反貪組組長黃文炳看相測前程,曾經指點過黃文炳發展方向。

據說,黃文炳現在在中央,分管的是工商和質檢方面的工作。從某一方面來說,黃文炳是全國工商部門和質監部門的頭頭,最大的那種。

張老爺子已經睡下了,但張晨陽還是去叫醒了他爺爺。他知道,柳夕輕易不會給他打電話,打來必有很重要的事情。

張老爺子聽完柳夕的請求后,輕輕嗯了一聲便算答應了,隨後掛掉了電話。

柳夕鬆了口氣,朝丁敏和趙子涵說:「等半小時,咱們的發布會繼續開吧。」

丁敏和趙子涵也沒閑著,同樣在在打電話,重新聯繫人前來發布會。

柳夕見兩人忙著打電話,便朝場內的助理吩咐,讓保潔重新整理會場,準備下一場的發布會。

留在會場的人,誰都沒有去看網上的消息。

不用看他們也能猜到網上現在肯定到處都是發布會失敗的報道,下面還有無數尖酸刻薄的評論和嘲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