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滾滾的煙塵在上空漂浮,遮天蔽日。

但深淵魔域中並不昏暗……

開裂的地面中,赤紅色的岩漿滾滾流淌,散發出大量的光和熱,將整個世界的基調定為妖紅色。

除了光與熱之外,還有刺鼻的硫磺味。

不過若是在深淵魔域呆的久了,這股味道也不是那麼無法忍受了。

「咕咚,咕咚……」

一條螋魚從岩漿中一躍而起。

這種生長在深淵魔域中的魚,身上沒有血肉,渾身上下都是裸露在外的黑色骨骼。

依靠這種特殊的骨骼,它能抵抗岩漿中恐怖的高溫。

正當螋魚落回岩漿之際,一條細線飛射而來,卷在了螋魚兩側的骨骼上。

輕輕一拽之下,那條螋魚就被提了上去。

「螋魚的骨頭很特殊,將它骨骼表面的黑色物質刮下來,可以製成辟火盾,」方家的一名大圓滿一把抓住這螋魚。

剛剛釣上來的螋魚溫度與岩漿相仿,落手之下,那名大圓滿真神尖叫一聲,隨即高高拋起,用手中的須彌戒指對準螋魚,一把將這條螋魚納入須彌戒指中。

在十多年前,豪門對深淵魔域的了解遠遠不如現在。

那時候其他三大禁地還能任意前往,而深淵魔域尚且屬於冒險家的樂園。

隨著其他禁地被封閉后,豪門聯盟被迫開闢深淵魔域。

現在他們對深淵魔域了解的更多,雖然這是被迫的。

「咕咚,咕咚,咕咚……」

就在這時候,下方的岩漿再度開始冒泡。

「方元甲,好像又有螋魚要出來了,」旁邊一人提醒道。

方元甲見狀,淡淡一笑,手指輕輕一捏之下,一條細細的絲線再度盤旋起來。

「嗖!」

他拿捏好時機,那條絲線就朝著岩漿上方卷過去。

「嘩啦!」

與此同時,自岩漿下方竄出一物。

那並不是方元甲所以為的螋魚,而是一隻黑乎乎的大手!

方那絲線繞在大手上后,這大手反過來一把勒住細絲,朝著下方猛然一拽。

這個過程的速度極快,方元甲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整個人就被拽了下去!

「方元甲!」

豪門賭局:圈養甜心妻 旁邊那名大圓滿真神愣了一下。

但終究是大圓滿,反應速度可是出奇的快,抬手之下,一道刀光就朝著方元甲與那巨手相連的絲線斬去。

「嘣!」

勒的筆直的絲線頓時被斬斷。

可方元甲已落在了那大手之中,這大手抓著方元甲就拖入了岩漿之中。

「糟了!方元甲被拖下去了!」那名大圓滿吼叫道。

豪門聯盟的聖人們,亞聖們原本在遠處的一塊空地上休整。

當這大圓滿發出求救聲后,極遠處驟然出現了一道遁光,那赫然是方家的一名亞聖!

亞聖飛速遁來后,目光一掠,看到岩漿表面的波動,臉色一冷。

隨即從半空中一躍而下,順勢單手拍打在了地面上!

「啪!」

伴隨一聲清脆的響聲。

一股發自骨子裡的極寒,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朝著四面八方擴散而去。

即使是不斷翻滾的赤紅色岩漿,也在瞬息之間凝固,化為一片漆黑,表面迅速覆蓋了一層白霜!

亞聖再跳到那凝固的岩漿層上,一拳砸向凝固的岩漿。

「咔咔咔咔……」

凝固的岩漿層從中裂開,方元甲整個人已被凍僵在岩漿層中。

和方元甲一起被凍僵的還有那隻大手!

方家亞聖將方元甲硬邦邦的身體提上來,扔在了一側,砸在地上發出「哐當」的脆響。

隨即再一腳踩在那隻大手上,這大手已凍的極脆,這一腳踩下去,大手便已化為了粉末……

至於擊殺岩漿下層這隻大手的主人,這名亞聖沒有這份興趣。

方家亞聖吸收了方元甲體內的寒氣后,他才開口斥責道:「虧你空有一身修為,連這等警覺性都沒有,丟我方家的臉!」

將方元甲拖入岩漿的不過是一名熔岩巨人而已,只要略微小心點,根本不足以對大圓滿造成威脅。

「對不去,雲叔……」剛剛的確是方元甲太過大意。

方家亞聖一步踏入,再度化為遁光返回。

休整的營地之中……

東方純鈞等聖人都齊齊望向華天命。

華天命盤膝而坐,淡淡的說道:「從第二層的秘境處,有通向第三層出口的路,我確定這是一條捷徑,走這條路至少能節省一個月時間!」

聽到這話,聖人們臉上都流露出意動之色。

一個月時間倒是沒那麼重要……

但深淵魔域之中,哪怕是逗留一個呼吸的時間,都會發生意外。

這樣大大的縮短行程,他們自然是極為願意的。

「有這樣的捷徑,為什麼先前沒有向家族彙報?」東方太清不失時機的質問道。

華天命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回道:「這條路我沒有驗證過,而且第二層的秘境我已經上報過,請問你去過么?」

一年多年,華天命發覺了深淵魔域第二層的秘境,算是立了一個大功。

實際上在這個秘境的一側,還有一條進入第三層的路。

不過當時華天命踏足第三層后,並沒有逗留太久就退了出來,一個人闖蕩深淵魔域第三層太危險了。

「好了,這些只是小事而已,」東方純鈞淡淡的說道,「就按照天劍所說的那條路走!」 東方純鈞做出了決定,其他人自然沒有異議。

就在短暫的修整之下,極遠處的煙霧忽然翻滾起來,在那厚重的煙霧中,隱隱有火光閃爍,同時還帶著一陣陣低沉的嘶吼聲。

這滾滾煙霧吸引了眾人的注意。

「是魔域火精,數量真是不少……」有人說道。

一些大圓滿的臉色微微有些不自然。

這魔域火精是火焰中誕生的特殊生靈,一般都是成群結隊而出,所到之處,片草不留。

在深淵魔域中幾乎是災難的代名詞。

探索深淵魔域的真神和大圓滿們,若是看到這幅景象,都會迅速逃遁,找一個安全之所躲藏起來。

若是逃的晚了,即使是大圓滿也會隕落在這煙霧中。

「讓我來吧!」

默不作聲的含青帝淡淡一笑,旋即站了起來。

「魔域之火中誕生的生靈?我喜歡啊!就不勞煩含青帝你出手了,哈哈!」

唐侖說著已是一躍而起,沖向了天空之上。

只見他雙手猛然展開,自他的丹田處噴洒出熊熊火焰。

大當家不好了 這火焰捲動之下,化為一閃火焰之門。

「嘩啦啦……」

從那火焰之門竄出了三條長達萬丈的火龍。

三條火龍的形貌各有不同,但每一條火龍都綻放出強大的氣息。

這些火龍都是唐侖運用雛火神道孕養了無數年,每一條火龍的實力都相當於一名亞聖,更重要的是這些火龍取自唐侖衍化的不滅之火。

就算這火龍被屠戮了,依舊能在他體內世界中重生。

但從這一點來看,和聖人們依託寰宇的不死不滅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嘩嘩嘩……」

三條萬丈長的火龍沖入那煙霧之中,頓時將這團龐大的煙霧分割成三份。

魔域火精固然極為兇悍,但依靠的是數量。

可這三條火龍正是他們的剋星!

它們奈何不了這三條火龍,反而被火龍瘋狂的吞噬著。

「嗚嗚嗚嗚……」

一時間,那煙霧中的火光瘋狂的翻騰,傳來一陣陣刺耳的慘叫聲。

一盞茶的時間后……

閃爍著火光的煙霧盡數消失了,只剩下三條火龍盤繞在空中。

吞吃了海量的魔域火精后,三條火龍的體型變得更加龐大!

「回來!」

唐侖淡淡的喝令一聲。

三條火龍揚著腦袋朝天咆哮了一聲,舒展身體后就朝著唐侖的體內世界中鑽去!

「唐侖兄煉製的三條聖火龍越來越強了,恭喜!」含青帝不失時機的恭維道。

唐侖拍了拍肚子嘿嘿一笑,「你倒是有眼光,我這聖火龍繼續培煉下去,用不了半個神紀元,聯手之下足以對抗聖人!」

「說不定日後一條聖火龍就能對抗一名聖人,」含青帝又道。

「哈哈哈,那是差了點……」唐侖哈哈笑道。

神道的修鍊是有極限的。

在大圓滿后,向上進境的空間並不大。

所以有些極為厲害的大圓滿真神,是有能力對抗亞聖的。

本質上亞聖以及聖人的修為還是大圓滿。

一條聖火龍即使再厲害,也不可能對抗一名聖人,這馬屁拍的太過分了。

其他的聖人雖然沒有說話,但心中對含青帝自是非常不屑。

唐侖解決了這些魔域火精后,豪門聯盟的眾人再度啟程……

「嗖嗖嗖嗖……」

眾人齊齊攀升至半空,朝著前方飛遁而去。

這一路之上,布滿了深淵魔域中的凶物。

平日里這些凶物自然兇悍異常,死在它們手中的真神不計其數,甚至有大圓滿也曾隕落於此。

一頭在洞穴中歇息的魔岩蠍獅感受到天空上的動靜,從洞穴中飛竄而出,矗立在一塊褐色的岩山頂部,仰頭髮出一聲劇烈的咆哮。

那一聲咆哮剛剛發出,天空中驟然降下一塊碩大無比的冰山!

這座冰山的來勢極快,當魔岩蠍獅看到這冰山的時候,已經沒有躲避的空間了,它只能像小貓那樣驚恐的發出一道嗚咽之聲,就被壓在了這座冰山之下,肉身更是四分五裂。

強如魔岩蠍獅都是如此,深淵魔域二層中的其他生靈只能選擇躲藏迴避。

二十多名聖人,四十名亞聖,上百名大圓滿在二層的世界中飛馳,如入無人之境……

深淵魔域實在是太大了。

即使這群人的遁速奇快,也耗費了三天時間才到達目的地。

這裡是一片望不到邊際的火海。

不過在火海的邊緣,則有一道看不見的牆。

Leave a Comment